​搞姬时代,了不起的CP

毒眸 · 2021-01-18
​成败皆CP。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毒眸编辑部何润萱,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双女主剧集不少,搞姬成为新生产力,“为妮写诗”在COSMO红毯上一鸣惊人,《了不起的女孩》里“金桐玉女”甚至冲进微博超话前五。

但与之相伴的是剧情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了不起的女孩》本身还有都市戏、男女情感戏,但却被部分粉丝选择性忽略。官博下面好些留言都在强调金晨和李一桐双人戏份,甚至热切地希望出双人直播、杂志等。

女三则因为被说影响看CP,不得不在评论里解释:糊是我的错。虽然她在试戏的时候被告知是三个女生的戏(这一点也得到了导演的验证),但对于某些CP粉来说,她依然是那个多余的“第三者”。

自《盗墓笔记》开始,CP已经成为了剧集流量的顶梁柱,无论是官选还是民选都成为炒热剧的最佳手段。最大得利者当属《陈情令》,这部耽改作品不仅给王一博肖战带来流量,也给出品方新湃传媒带来巨大利好。后者不但跻身热门剧集公司之列,也在今年获得了小米的千万投资。

CP关系代替剧情成为讨论的主流,这种偏离看起来正在成为一种趋势。但随着CP成为日常,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嗑CP到底对剧有没有伤害?

从原教旨主义来说,剧集的本身当然是剧,而不应该是其他。但在当下的语境里,剧和文学作品一样,其实自从出生之日起,定义权和解读权很大程度都交之观众。

互联网拉近了曾经被电视机隔绝的审美距离,观众的主观能动性也得到前所未有地放大。尤其对于饭圈来说,解构和再创作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到底是否构成伤害,就很难界定。

以古早的《星际迷航》为例,虽然这是一部正经剧作,但不妨碍粉丝将其中的两位男主(柯克和斯波克)作为耽美的幻想对象。管你怎么抬举这部和星战并列的宇宙开荒之作,他们只在意两人如何互生情愫、产生性吸引。

《星际迷航》

更有资深的科幻粉丝在每周看完之后进行“重写”,去纠正官方作者对“她们的男人”所犯的错误。比如亲密的戏份不够,而误会又总是太多。这种再解读也延伸至其他美剧如《警界双雄》《迈阿密风云》《秘密特工》《布雷克七人组》等。

詹金斯也早已为这种“重写电视剧”的行为总结了十种范式:背景重设、扩展原文本时间段、重聚焦、混合同人、人物错置等等。总体来说,这些“重写”都是从原剧里提炼出若干核心人物,放置到一个新的环境中,重新端详。有时候甚至赋予他们新的身份和名字。

在“金桐玉女”的超话里也有类似操作,就有粉丝重新剪辑了沈思怡和陆可的故事线,让两人的“恋爱”有了甜甜的结尾。虽然取材自原剧,但对两人的互动做了提炼和拼凑,完成了一次“情感强化”(也属于上述十大范式)。

回到其他国剧,B站上大量二创有拥趸,也证明很多观众心里的最佳剧情线未必跟导演编剧一样。

比如当年的《琅琊榜》,孔笙为了在权谋戏里特意把在原著里出场不多的霓凰写回来了,但观众并不买账林殊和霓凰的账,而是认为梅长苏和靖王才是“真爱”。孔笙在得知这件事之后,惊呼“还有这种事?”

更夸张一点的是《伪装者》,因为不喜欢程锦云,有UP主自己做了一个“万里无云”版,获得大量网友三连支持。相较之下,楼诚CP显然是深入人心得多,还有人把靳东和王凯在《外科风云》里的素材剪成了一个前世今生,硬生生让两位医生“爱得深沉”。

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伤害与否,嗑CP都是现代参与性文化的一个重要分支,不因主创的预设而改变。但另一方面,粉丝文化对大众文化的影响原本也就是有争议的,被抢夺了解读权的制片方们难免心里有点小失落。

《了不起》的出品方小糖人就告诉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他们欣然接受读者的二次解读,但还是希望大家认可它作为一部都市剧的身份。“有些是因为剧情故事人物,但也有些是与我们创作无关的,作为创作者我们要分得清哪个是自嗨,哪个是观众情绪。”

而《伪装者》导演李雪也在受访时回应过“基腐剧”这个说法,强调在创作时根本没有受到过CP文化的影响,观众会嗑CP可能是因为作为独生子女的理解角度不同。“关于耽美和CP,我也不懂,但是这种兄弟感情在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来看,是很正常的,我从小跟我哥就是这么掐大的,不是说我独创的,或者我瞎编的。”

根据公开资料,最近五年仅耽改剧就超过10部,包括《烟袋斜街10号》《逆光源》《再见x先生》等等,但真正出圈的也只有《陈情令》《镇魂》《上瘾》这几部。

《上瘾》

耽改这条路并不好走,但仍有前仆后继者,无疑是渴望流量。以《陈情令》为例,在临近大结局时,腾讯以30元的打包价对会员超前点播,据搜狐报道有至少261万人购买。加上其他衍生收入,收官之时该剧就吸金接近一亿。

但想要通过CP粉获得利好的制片方,即将面对另一重风险:如果不做好售后就会被反噬。耽改如此,BG亦然。

2020年播出的《琉璃》《韫色过浓》《传闻中的陈芊芊》就是最佳例证。袁冰妍和成毅组成的“初遇夫妇”,因为前半段疯狂撒糖收获关注,但成毅在收官歌友会上却刻意与袁冰妍保持距离,直接导致第二天微博掉粉6万。播完即拆伙让CP粉觉得受到欺骗,剧本身也热度下滑。

《琉璃》优酷热度变化

而丁禹兮这边,虽然前期被称为“端水大师”,在快本的开场曲都是《左右为难》,但最后这碗水还是没端平。

一来剧粉发现公司在宣传上更倾向《韫色过浓》,似乎无视《陈芊芊》同期热度更高的事实,二来后期他在直播里称和《陈芊芊》里的女主更像兄妹情,被后者剧粉认为是公开拆CP。丁禹兮的粉丝为了澄清,甚至做出了一张营业对比图,但成败皆CP,有些事在饭圈可不是一张图就能说清楚的。

除了对单部剧的主创有影响,嗑CP可能也对剧集行业存在着一些更隐秘的侵蚀。在眼下短视频大行其道时,CP粉的嗑的往往也是短物料(毕竟只想看自家正主们),这让长剧集的大量内容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工业废水”。

长此以往,长剧集是否也会以追求“效率”优先,变成短视频的素材供应商?一分钟说电影已经是不少电影人的噩梦了,专属的CP CUT是否会让剧集行业面临同样的问题?

当然,这个问题也不是无解。詹金斯早就说过,相对于完整无缺憾的作品,作品本身的缺陷和不足往往更能够激起观众某种集体创造性。

如果一部剧足够自洽到圆满,那么想拉CUT或者进行重读的观众,也很难远离原设定、剥离出独立的新故事线。毕竟,《伪装者》《琅琊榜》这样的剧是很难一直跳着看的。在一个抢夺作品定义权的时代,主创其实仍有空间可以发挥。

另一方面,虽然嗑CP的确会输出伤害,但它的积极作用也不可否认。

不像电影,因为剧集容量更大,通常编剧在创作时,人物都有留白,有时候观众就能从主线里用显微镜里找出隐藏CP,解锁新剧情彩蛋。

比如《大丈夫》里做配的俞飞鸿和杨玏,两人之后合作《小丈夫》;《庆余年》里陈道明和袁泉饰演庆帝和叶轻眉,《流金岁月》里则变成了恋人未满的挚友。虽然这两部的主创没公开说是有意为之,但很难说没有受到CP粉的影响。尤其是沈严,作为一个连自己都要客串一把的顽皮导演,怀疑他官方“拉郎”也是合情合理。

所以说,嗑CP,有时候也有妙手偶得。这是剧集工业里不可多得的灵光一现。编剧无论是in-house还是外部合作,接触到的社会经验始终有限,而观众的集体智慧某种程度上补足了这一块。

以前的人做剧,观众只能在电视机前看,不能拉进度条,反馈也很延迟。而现在,只要你想,随时就能互动。在这样一个高互动时代,嗑CP这事只能说是观众自由,无论结果好坏,皆是民意。

那么,就让社媒的归社媒,创作的归创作,制片方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剧做到更好吧。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重回OPPO的沈义人,如何融入这个新集体?

2021-01-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