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世纪的最大问题不是“城市化过度”,而是“城市化不足”

神译局2021-02-09
21世纪的问题不是太过城市化,而是我们不够“都市人”。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2010上海世博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在城市不断崛起、城市化不断加快的今天,作者认为,我们的城市不够“城市”。本文编译自Fast Company,原文作者为Ben Wilson,著有《大都会:城市的历史,人类最伟大的发明》(From Metropolis: A History of the City, Humankind’s Greatest Invention),原文标题:The problem for the 21st century isn’t that we’re too urban—it’s that we’re not urban enough,节选自《大都会》。

图片来源:Pexels

今日,世界的城市人口增长约20万人。明天也是一样,还有后天,如此进入未来。到2050年,有三分之二的人将生活在城市中。我们正在见证历史上最伟大的进程之一,6000年的进程将达到顶峰,我们将在本世纪末,成为一个城市化的种群。

如何生活以及在哪里生活是我们可以扪心自问的最重要问题之一。我们对历史和自身时代的理解大多来自对这一问题的探索。从大约公元前4000年美索不达米亚的第一个城市聚居开始,城市已经成为了巨大的信息交换场所;人们在密集的、狭窄的都会中进行富有活力的互动。直到1800年,仅有3%到5%的全球人口生活在范围较大的城市区域;但是这极小一部分人对全球发展有着不成比例的影响。城市一直都是人类的实验室,历史的温室。为城市的魔力所吸引——和一周之中的成百上千万人一样——我开始搜寻并写作城市的历史,我的前提是:我们的过去和未来,不论好坏,都与城市紧密相连。

图片来源:Pexels

今天,城市甚至在侵占新地的时候拔地而起。城市中心与郊区的古老分界打破了。郊区不再是老生常谈的单调与无聊,许多郊区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稳步城市化,拥有工作的机会、更丰富的种族多样性、街头生活、犯罪的流行和毒品的滥用——换言之,它继承了城市中心的善与恶。当我们在21世纪谈论“大都会”的时候,我们不是在谈论曼哈顿的中心商务区或者东京市中心——传统观点中权力和财富聚集的地方——而是城市与城市相连的地区。

虽然人们会为美丽新城的景象所迷醉,但未来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更可能是孟买或者内罗毕超级密集的自建自治的区域,而不是上海或者首尔的市中心,或者休斯顿或者亚特兰大的扩张带。今天,有十亿人——每四名城市居住者中就有一名——生活在贫民窟、棚户区、贫民区等,不管它叫什么,就是那种没有规划、自我建造的城市区域。全球劳动力中有约61%的人——二十亿人——过着这种生活,多数人的衣、食、住在扩大着城市人口。

只有理解不同时代和不同文化当中不同的城市体验,我们才能理解3000年最大的挑战之一。城市从不完美,也不会完美。相反,城市中的许多快乐与活力正来自于空间的混乱。我说的是,许多建筑、人和活动聚集在一起,被迫进行互动。秩序从本质上说是反城市的。让一座城市迷人的正在于它不断的发展——不断地建造,重新建造,从开始到绵延数代,编织出一座密集的、丰富的城市。

这一种混乱正是城市的核心。想一想香港或者东京,满街都是摩天大楼,充满着行人、市场、餐厅、洗衣店、酒吧、咖啡店、轻工业和工作室。或者想一想孟买的达拉维,一个吵闹的大城市,持续的、疯狂的街道活动——短短一段距离之内,就可以满足所有生活所需。想一想全球的现代城市,在那里,零售、轻工业、居住区和办公室都被严格地区分开来。在很多情况下,这样一种功能分区会有一种净化城市的效果,让它们更整齐和整洁,但是缺乏活力。城市规划就有这种效果。汽车也是一样。私家车的普及从根本上重塑了城市。高速公路加速了郊区城市化和城外零售,市中心里,宽阔、繁忙的道路以及停车场也扼杀了残余的街头生活。

图片来源:Pexels

当我们说全球人口中有超过50%的人口正在经历城市化时,我们可能会犯一个错误。很大一部分现代都市人并不过城市或者都市化的生活方式——也就是,在他们生活的步行范围内,能轻松接触到文化、娱乐、休闲服务,工作机会,公共空间和市场。这超过50%的多数人是一种郊区-城市的生活方式,不管是草坪环绕的浮华独幢,还是“落脚城市”(arrival city)——在快速发展的都会边上的寮屋区。

21世纪的问题不是城市化的速度太快了,而是我们城市化不足。为什么重要呢?如果我们能够随心所欲利用地球,就不会这样了。每天有20万人涌入城市——或者我们在2010年左右变成一个巨大城市物种——这种事实是醒目的,但这不是故事的全部。更令人震惊的是,虽然城市人口将在2000到2030年之间翻一番,钢筋水泥丛林占领的区域却要增长三倍。仅在这三十年中,我们就会扩大我们的城市足迹,面积相当于南非。

全球的城市发展把我们的城市推向湿地、丛林、雨林、河口,红树林,河漫滩和农田——给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带来严重的威胁。这是真正的移山,给挥霍的城市化史诗开路。

我们的城市是遭受逼近的环境灾难的前沿阵线;因此,它们也可以是减缓气候变化影响的前沿阵线。城市最显著的一个特征就是它能够“变形”。在历史当中,城市已经适应了气候变化、改变中的贸易路径、变革中的科技、战争、疾病和政治动荡。比如,19世纪的大流行重塑了现代城市,因为它们推动了土木工程、环境卫生和城市规划的发展。21世纪的大流行也将以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重塑城市。

功能完备、资源丰富的社区能够让城市更具反弹力,尤其是在当下,我们需要更具反弹力和适应力的城市,准备好去面对气候变化与大流行下新的严峻挑战。这类解决方案需要真正广泛的城市化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它需要我们丰富想象力,拥抱城市样态的多样性。历史,是让我们睁开眼、看见所有城市体验的重要方式。

图片来源:Pexels

译者:沈晨烨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数据中的新动向

2021-02-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