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50度电池包迷局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1-13
关于蔚来150度电池包供应商的猜测,并不是从几天前的NIO DAY才开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第一电动汽车网”(ID:d1evwx),作者:邓娅,36氪经授权发布。

关于蔚来150度电池包供应商的猜测,并不是从几天前的NIO DAY才开始。

去年12月22日,海口索菲特酒店4楼,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给当时到场的媒体做了一场不在活动计划内的交流。

这场交流时长近两小时,整理出的速记接近两万字,而在秦力洪一发不可收拾、让现场公关都有些紧张的“爆料”中,就有150度电池包的发布计划。

据我们参加活动的同事回忆,当时交流结束后便有多家媒体就150度电池包供应商是谁向蔚来求证,但都没有得到回复。之后,蔚来的一位电池工程师表示,蔚来正在与供应商探讨技术方案,谁能做到就选谁。当时,大家对这句话的解读就是,宁德时代不一定就是那个板上钉钉的人。

时间来到2021年1月10日,NIO DAY举办的第二天,在面对媒体对蔚来固态电池供应商的询问时,蔚来董事长李斌依然三缄其口,只表示“我们会全力加快量产,我们选择的是最好的、最先进的、能够量产的技术。”

谁也没想到,本应是关注焦点的ET7,却在自己的“大日子”被一家未知的电池供应商抢去了风头。这个神秘的供应商究竟是谁,也成为了2021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开局“悬案”。

清陶退出,卫蓝有可能吗?

此次关于供应商的猜测,进入候选名单的几家企业,回应几乎都在打太极,既没证实也没证伪,唯有清陶早早来了一波“否认三连”。

1月10日,清陶总经理李峥在在某微信群中回应“清陶没有采用原位固化路线,我们自己生产氧化物固态电解质粉体。”

不仅如此,据消息人士透露,蔚来企业传播高级总监马麟在微信群中回答自媒体关于此次固态电池采用的是否是清陶产品时,直接给出了“不是”的答案。

双方的共同否认,也让清陶早早退出了这场“竞争”。

那么卫蓝呢?

根据蔚来发布会公布的技术细节,该固态电池采用了3种新工艺:原位固化固液电解质、无机预锂化硅碳负极、纳米级包覆超高镍正极。

在我们获得的一份卫蓝的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原位固态化技术就是其主攻方向,同时,预锂化技术、硅碳负极包括LATP纳米级超薄包覆都是这份报告里的关键词,从这点来看,与蔚来公开的3个技术点基本吻合。

但仅仅如此并不够,量产能力如何也最终决定着卫蓝能否成为名单上的那家企业。

这份报告制作于2019年年初,当时卫蓝在其中提到其固态电池的应用状态仍处于研发阶段。不仅如此,在2020年3月31,前任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到卫蓝参观调研时,卫蓝董事长俞会根曾表示,“还没有推出汽车动力电池量产的产品。”

一般电芯开放从A样到B样到C样再到SOP至少需要3年,整车验证一般需要至少15个月。想要在2022年四季度实现装车,那么最快要能在2021实现量产,这意味着2018年A样测试要完成。

这样看来,卫蓝也不是我们要寻找的那家企业。

辉能与宁德时代,七巧板仍少一块

再来看看辉能与宁德时代。

作为在固态电池行业比较活跃的企业,辉能科技与蔚来确实有公开的合作关系。2019年8月,蔚来汽车与辉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以打造采用辉能MAB固态电池包的样车作为了短期目标。

在2020年,辉能曾与第一电动网有两次深入交流。第一次交流时辉能表示,其产品在国内的搭载时间原则上是2022年年中,搭载的产品是VDA590或者355,能量密度目前是220~230Wh/kg。这与蔚来公布的360Wh/kg能量密度有不少差距。

不过,当时辉能CEO杨思枏也透露,辉能能将能量密度做到330Wh/kg,但因为要搭配其他富锂化的架构技术,同时,单价并不亲民,因此依然只是一个实验性的产品。

随后,在2020年11月,在与辉能的第二次交流过程中,辉能带来了最新技术ASM与CIP(详见《一颗不会热失控的电芯就是一个电池包?》),同时透露,新电芯的配方为NCM811正极+28%SiOx负极,依然是混成固态,电芯中有重量不到4%的胶态电解质。虽然没有公布具体质量能量密度数据,但据辉能所说,“如果将搭载了圆柱状电池的T公司电池包替换成这款CIP电池包,根据能量密度来换算,续航里程将达到1159km。”

这样来看,与蔚来的描述也算基本符合。但遗憾的是,原位固化并不是辉能的技术路线,七巧板仍然没有凑齐。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宁德时代身上。

2019年3月,宁德时代发布消息称,其研发团队攻克高镍三元材料及硅碳负极材料等关键核心技术,率先开发出能量密度达304Wh/kg的电池样品。

此外,智己汽车也在去年年底宣布,其车型将搭载与宁德时代共同开发的“掺硅补锂”技术的电芯电池,虽然能量密度为240Wh/kg,但续航里程同样将达到1000公里。

由此可见,宁德时代已在“硅碳负极”和“高镍正极”领域有了较成熟的技术储备。但上述提及的“原位固化固液电解质”却没有相关信息,宁德时代官方也仅仅给了一个“宁德时代的高强度研发投入和技术储备,以及量产制造能力,能够支撑我们产品竞争力的持续领先。”的官方回复,终究没有给一个准确的答案。

迷局背后

虽然根据目前的公开信息,并没有一家动力电池供应商完全符合蔚来给出的拼图。但我们或许可以推测出答案。

虽然宁德时代在原位固化上并没有详细信息,但并不像辉能一样给出了否定答案。目前作为动力电池1.0战争的两大胜出者之一,宁德时代已经形成了技术研发、技术落地、车企反馈、技术更新、持续领先的闭环。这其中如滚雪球般积累的数据与knowhow是其他家难以比拟的,再加上成本分摊与量产制造能力,如果存在这么一家供应商,答案只能是宁德时代。但如果真是这样,对于动力电池行业来说,变数又将减少。期待着从新技术新路线上实现追赶的企业将铩羽而归,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时间鸿沟是其难以跨越的巨大障碍。

当然,以上的猜测都是建立在蔚来说的话能实现的基础上。

其实,当我们再回过头看看这场迷局的“始作俑者”,一个疑问总是在心中萦绕。

为什么李斌如此执着不公布这个供应商?难道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答案吗?

1月11日,在面临询问时,卫蓝董事长俞会根也说了句颇让人玩味的话,“只有李斌有标准答案,其他都是猜测。”

1月11日股市开盘,锂电池指数开盘狂跌3%,多只个股跌停。1200亿市值的恩捷股份跌停后,其技术总监回应中金公司时说:“这个事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10年20年都有可能,一是技术问题,二是成本问题。” 与此同时,蔚来汽车股价当日大涨6.42%,盘中市值一度超过1000亿美元。

业内人士指出,尽管固态电池研发过程中,技术、量产、工艺、成本控制都存在很多难点,但蔚来的方案仍然存在理论上实现的可能,一旦实现,将极大改变动力电池市场的竞争格局。此次李斌放出的这颗超级卫星,其震撼力之强,恐怕超出当事人预期。

蔚来汽车高层在回应我们的询问时指出:“在这么大的舞台上,我们所说的话是真的,不会是假的。”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钉钉

北汽集团

家动力

滚雪球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