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逃离大厂:放弃200万年薪辞职,她到底在想什么?

领英LinkedIn · 2021-01-13
放弃200万年薪,需要多少个理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inkedIn”(ID:LinkedIn-China),作者:王希娜,36氪经授权发布。

离开A厂五个月了,一直有朋友让我写写“逃离大厂”的感受。迟迟没有下笔,因为我自觉有一些负面情绪待消化。

今天的职场上,焦虑和负能量已经很严重了,不需要我再添一笔。

如今当我终于能带着感恩与平和的心态看待任何经历,我想来分享一些,我离职前后的思考。

在我看来,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是处理好三重关系。

与父母的关系:父母是我们的来处,童年影响、成长经历,决定了人格一生的底色。

与钱的关系:它意味着与社会价值、职业发展、生活方式的关系。

与自己的关系:我是谁?我要去往何方?我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有人问:跟伴侣和孩子的关系不重要吗?

重要,这些是与自己关系的分支话题。婚姻和孩子不是人生的必选项,如果你有,首先还是要处理好与自己的关系。

只有自己拥有足够的爱和能量,才能关照好身边人,毕竟你无法给出自己所没有的东西。

与父母的关系

去年我爸爸在体检中,发现肝上有结节,我和老公带他去专科医院复查,安排好住院,约了手术时间,我妈妈在医院陪他。

我每天加班得天昏地暗,听爸爸说就是要做个小手术切除结节,没太在意。

有一天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医生让我在手术之前去一趟,她说:我跟医生说了你工作忙,不用你来了,我签字就可以了,医生说了三遍让你还是来当面交流一下……你能请半天假吗?我说可以的。

到医生办公室,我看到电脑上病历的“恶性肿瘤”几个字,有点懵,我傻乎乎地问:这个,是癌症的意思吗?医生说:是呀,你以为呢?

我震惊的眼神看向妈妈,妈妈淡定地说:我和你爸爸都早就知道了。

我问爸爸:你早知道,为什么不跟我说?

他说:有什么好说的,得病了能治就认真治,不能治的话,每个人都有生命结束的一天。关键是看你这辈子活得有没有遗憾。

做手术那天,妈妈一再强调我不用去,去了也帮不上忙,我说我去那坐着也安心呀。

在手术室外,我依然抱着电脑在赶PPT,电话接个不停。走廊里坐久了有点冷,妈妈把爸爸的外套搭在我背上。

我看妈妈一直抱着被子,等着爸爸出来时给他盖上。我说:你抱着多累呀,放椅子上吧。她说:你爸爸爱干净,医院椅子脏,我就抱着吧,不累。

医生说这种介入手术,麻药只能在浅层起作用,而内脏上相当于硬生生用火烤,只能靠病人自己忍受。

爸爸出来了,我握住他的手,冰凉。我问:很疼吧?爸爸苍白的嘴唇抿了抿,试图对我笑:不疼。

医生说:你父亲很坚强。妈妈扭过脸去偷偷擦眼泪。

我一手夹着电脑,一手帮着推爸爸的病床,进电梯时我回头看了眼手术室门口的灯,清冷寂静。我有点恍惚,一个问题击中了我:生命这么宝贵,我足够对得起它吗?

有次我做心理咨询时抱怨:我觉得我爸爸对我的爱是有条件的,只有我表现好他才喜欢我,他的大家族和自己的面子都比我重要,我过年时生病没去老家拜年他都生气。

我说着说着哭了,然后又不好意思地笑:我这么大了,还在意爸爸爱不爱我,是不是很幼稚?

心理医生说:对你来说幼稚,对你的内在小孩却很重要。如果她感受不到无条件的爱,你需要做她的父母。

今年决定辞职后,我一直瞒着爸妈,我知道他们为我的公司、我的职位和薪水而骄傲,我怕他们失望。

后来我想:如果他们评判我,我就做自己的父母,无条件接纳自己。我就给爸爸发了个消息。

爸爸回复我:支持你的决定,身心健康永远是第一位的。如果钱不够生活用,我们想办法资助你,也可以找你弟弟帮忙。

我好像突然间得到了许可,我不一定要像前半生那样,努力按照主流价值体系获得成功,我可以做个外在平庸、内在自足的人。

与钱的关系

于是,我成了一个所谓“放弃200万年薪,然后找到内心富足”的人。

说实话,这句话是有点标题党,我猜“200万年薪”的关键词会提高打开率。

请原谅我用了个吸引眼球的小伎俩,来邀请你阅读我的文章。

这可能会给你造成两个误导:

一个是,你需要有能力挣到高薪然后才能追求心灵的成长;

第二个是,你把高薪和自我对立起来,好像要找到自我就必须对金钱不屑一顾。

而我想跟你说的是:

第一,每个人都有内在的智慧,无论你的境遇如何,你都值得去看见自己,在现有的条件下找到更加圆融自洽的状态。

第二,钱没有好坏之分,它的存在形式是纸张或者电子数据,它的本质是流动的能量,它的来来去去,最终取决于我们无意识中的能量波动。

如果你把钱当成仇人,当然它只好远离你;如果你把钱当成主人,当成所有事情的最高目标,那你与它的关系也不平等,你总会活在匮乏中。

事实上,如果你能在坚持内心热爱的同时,获得让你满意的收入,那是很值得庆祝的事情,因为你找到了属于你的快乐地带!

关于与钱的关系,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对财富说是》。

离职后我对于自己跟钱的关系也陷入了困惑。

回想我过去三段工作经历,在B厂还差一个月就能拿年终奖的时候,我离职了。

在L厂我升职后对福利和薪资都很满意,可几个月之后我离职了。

在A厂我拿到了不错的绩效也升职了,奖金、涨薪和股票都超出我的预期,半年之后我又离职了。

看这一串事件,我在怀疑:我是跟钱有仇吗?

当然每次离职在表面看来都有非常充分的原因,可是如果同类事情一再发生,一定是因为我无意识中的模式吸引来的结果。

我思考了很久,才找到一点线索:好几次升职加薪,都来得比较突然,我总是努力表现出自信从容的样子。

可是我的内心深处似乎总有个声音在质疑:你能胜任吗?你配得上这些回报吗?

这种质疑成为我潜意识中的阻碍,让我没办法跟金钱建立起稳定长久的关系。

我离职后第一次有人付费请我去讲课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还没准备好!我没有成熟的课件,时间太仓促了,我讲得不好会辜负推荐人的信任……

当我意识到内在的阻碍又在作祟,我对自己说:你可以,你值得,允许自己拥抱新的机会吧。于是我赚到了第一笔讲师费。

在梳理自己与金钱关系的同时,我也在感受,更完整的财富概念。那些在我们忙于挣钱时容易忽略的。

我们本身具有的财富:我们的身体、家人,我们与自然的连接,我们内心的自由、尊严,以及最核心的,我们的人生意义。

带着这些,我就不再需要通过拥有什么或者做什么来填补匮乏感,我可以当下就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富足,再满怀富足感去做我想做的该做的事。

去接纳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的波动,去迎接随之而来的物质和精神回报。

与自己的关系

人生本可以没有意义,为了好好活着,我们需要赋予它意义。

这就是我们每个人要为自己找到的北极星。

两年前我在美国参加过一个名叫“True North(真北)”的领导力工作坊。

我和一群来自全球各地的陌生同事,围着火炉回顾各自的前半生,找到那些有意义的时刻连成线,再指向终身的使命。

我为自己找到的使命是:点亮职场女性。

我老家在南方的农村,跟很多偏远地区一样,有重男轻女的习俗。我好像总是想要去证明:女孩可以比男孩更优秀。

我常常考第一名,也成了我们村里学历最高的人。我曾经认为男女平权已经实现了,因为学校里女生的成绩普遍不弱于男生。

进入职场以后我发现,女性往往要付出更多才能得到和男性均等的机会。尤其是在当妈妈以后,光是坚持留在职场几乎就要拼尽全力了。

我常常跟朋友分享自己的经历:我生老大后,休产假时接到老板的电话通知我升职了。

生老二后,哺乳期内得到了一份理想offer。

怀老三的时候,我升职了;生老三几个月之后,我又升职了。

一般观念是怀孕生子对职业发展会产生巨大阻碍,我是怎么做到逆势上升的呢?简单总结三点:

一、 心态。怀孕不是生病,现在大多是脑力劳动,只要没有特殊的孕期并发症,完全可以保持正常的工作节奏。

在家里可以尽情撒娇,在职场上不要把自己放在需要被保护被照顾的地位,否则心态上就弱势了。

有次怀孕时做一个调研项目,要去品牌店做陌拜,我同事去了被赶出来,我挺着大肚子跑了几天,好几个店主出来给我搬凳子坐下请我喝茶。

有孩子之后也更容易跟客户拉近距离,要主动化挑战为优势。

二、 格局。上两个台阶思考,上一个台阶做事。

站在老板的老板的角度,考虑TA想要的是什么?站在老板的身边,辅助TA达成TA老板的期望,成就老板的同时也就是在成就自己。

我有两次升职是紧跟在我的老板升职之后;还有两次升职,是我的老板离职或调岗,老板的老板放眼一看,只对我印象最深,就让我接班了。

三、 能力。找一个能力标签,是组织需要的、稀缺的、认可其价值的,同时也是我自己擅长的,把这个标签贴在自己身上,不断强化它。

达到所有人一想到这个事就想到你,要么只有你能做,要么都来问你的建议,这时你就难以被取代了。

我生老大时休着产假被升职,就是因为当时很难缠的一个大客户,老板认为只有我能搞定。

为了激励我休完假赶紧回去全情投入工作,就给我争取了有史以来第一个休假中员工的升职。

我在每份工作中、一份工作的不同阶段,标签都不一样,不要只考虑自己有什么特长,要去匹配组织的需求,找到结合点再去强化。

我想借此鼓励女性朋友们,孩子和事业,我们值得同时拥有。同时我也很清楚,那些难过的时刻。

晚上喂奶彻夜不眠早上挣扎着起床去上班时的困乏,休产假后重新适应工作的迷茫。

开会时接到孩子老师电话的惶恐,产后抑郁抱着孩子站在窗边想跳下去的绝望,孩子生病住院了我还在外地出差的崩溃……我都经历过。

我想要弥补童年时内心的不公平感,想要疗愈曾经痛苦挣扎的自己,所以我决定把自己活成一道光。

当我只有小小的力量,我就温暖身边和我一样的职场妈妈;如果宇宙赋予我更大的能量,我就去点亮更多的人。

我选择个人成长教练作为我终身发展的职业,也因为在做教练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与人的深层连接,在帮助对方改变的同时也从中得到反哺我自身的力量。

我的教练对象绝大多数是女性,当我陪伴她们从失落的全职妈妈实现经济独立找回自信。

从不如人意的现状脱离拿到满意的offer。

从一线员工提升了软技能获得晋升机会。

力不从心的高管提升了领导力变得轻松高效。

从疲惫焦躁中找回从容平衡……

我就感觉,我通过她们获得了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成长。

最后,说说关于裸辞

自从我裸辞以后,很多朋友跟我说:好羡慕你的状态,我也想辞职。

我通常会说:辞职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想清楚你自己想要什么,你又在逃避什么?

我决定裸辞,看似任性,背后却有我的底气:

第一,我一直在持续地学习和自我探索,我有自己的价值体系,不至于轻易被外界评判所打击。

第二,我有几项可傍身的技能(营销咨询,市场调研,企业教练,我还有心理咨询师的认证,我还擅长写作!)这些技能保证我有机会做自由职业,在我想找工作的时候也不愁找不到。

第三,我有一定积蓄足够支撑我和孩子们至少一年的生活所需。

如果你想裸辞,建议你至少满足上面三个条件中的两个,否则可能在离职一段时间后陷入迷茫慌张。

当然,如果现在的工作已经严重危害到你的身心健康,那就不用过多考虑了,身体永远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相比于要不要辞职,我更建议你思考这几个问题:

1. 我的个人愿景是什么?我要为我的人生赋予什么意义?

2. 我现在的工作有哪些地方可以支持我的个人愿景?

3. 我有什么可迁移的技能?在市场上其他公司也能广泛应用,如果能实现自我闭环,达到可以做自由职业的标准那就更好了?

4. 我现在的工作可以给我什么资源来提升可迁移的技能?

5. 我在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反应出我内心什么未满足的需求?

6. 我能放弃什么、改变什么,此时此刻就找到当下的富足感?

当其他人都在抱怨内卷都在贩卖焦虑,我们至少可以为自己先点亮一束微光。

+1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领导者要问的是,能促使大家共同探讨组织尚未发现的重大新机会的问题

2021-01-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