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村”里的年轻人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1-12
“时机可能不能决定所有事情,但时机可以决定许多事情。”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边码故事”(ID:tech-kk),作者:JUMP、徐浪,36氪经授权发布。

六年前的创业热潮,意外卷入了一批刚进大学的年轻人,他们在浪潮奔袭的缝隙中寻找空间——抓住微信公号、外卖、小程序上的机遇, 从“小镇做题家”到现实的大学“梦想小镇”,新的挑战和变化也在不断涌现。“内卷”激烈的社会语境下,一群年轻人“连续创业”的五年,会经历什么?

76家创新企业的商标贴在杭州市余杭区梦想小镇“天使村”村口的宣传墙上,向每一个来到这片创业园地的访客展示它蕴含的潜力,墙上的标语里写到:

“时机可能不能决定所有事情,但时机可以决定许多事情。”

一条余杭塘河连起了新与旧。穿过一栋栋坐满年轻人,创业公司聚集的崭新大楼,几百米之外,是横跨在余杭塘河上的古桥,桥对面则是一片古朴的建筑,国学大师章太炎故居在临街显眼位置,冷冬上午,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零零星星的游客,不紧不慢地欣赏河两边的景色。

从杭州市中心一路往西20公里便能到达梦想小镇天使村,正如它的地名一样,这是一片新旧交错的地方,梦想是源于对未来的憧憬,小镇是故乡凝结而成的意象,天使则更像是一种诱惑。

“梦想小镇”天使村的入口,图源:边码故事

“梦想”在小镇随处可见。在“梦想之墙”上,布满了创业者们的“金手印”,它们拼成一个英文单词“dream”。余杭塘河边的电子屏幕上有一句话: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这句无时无刻不在闪烁着蓝色的光,仿佛就是说给河对岸一栋栋大楼里的创业者听的。人们称梦想小镇是“让梦想变成财富”的地方,能将公司进驻梦想小镇的创业者都是带着光环而来。

21岁的大二学生杜渊拿到了这把金钥匙。

出走的小镇“做题家”

在天使村6栋的一个办公室里,杜渊和高少辉头戴粉色和金色的米老鼠头纸头套,正在模拟一场直播,他们正在做一款帮助95后年轻人恋爱的社交APP和QQ小程序。粉色头套代表女生,金色代表男生,直播是他们最新尝试吸引用户关注的方式,他们想在其中找到位置。

平台已经拥有超过300万用户,背后的团队不到三十人——借助18年上线的小程序,他们有机会触达数亿计的年轻人。但这一切并不是偶然促成,杜渊并不是一个创业新手,早在15岁时,他便向父母提出过一个惊人要求。

“我想做一个网站”,不容置疑的口气。

一向对杜渊持放养态度的父母听完他的创业计划后表示了支持,杜渊想做家乡第一个门户网站,在上面发布旅游景点、特色小吃、二手房屋、工作招聘等信息。

注册域名,买服务器,虽然只需几千块钱就可以启动创业,但对只是初中生的他而言这仍然是一笔巨资。除父母的支持外,杜渊去打了寒假工,800块一个月,在酒吧里洗杯子,晚八点上班,凌晨四五点下班。

在PC时代,敦煌县城里很多人都在用杜渊做的网站——敦煌在线,这是他第一次在创业中获得成就感。一度有广告找上门,一家酒厂看到了杜渊留在网站上的QQ号找过来,表示可以用酒券去换广告位。拿着酒券去酒厂提酒,别提有多激动。杜渊很在乎网站排名,“我每天放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拿手机去搜一下关键词,看我排第几。”这次创业从初中持续到高中,高二后学业变忙,在高考的关卡上,网站以关闭而告终。

大学时期的冯林源(左)和杜渊(右),图源:边码故事

父亲在旅行社工作,母亲在照相馆上班,这是一个生活在敦煌小城的普通家庭。初中以前,父母几乎不用担心杜渊的成绩,当时,姑姑在敦煌县城开了一家维修手机店,杜渊常去玩,当时最新款的手机电脑,他总比其他孩子先接触到,感受到网络魔力,他开始自学编程。

他记得,高三的时候,冬天早自习,天微微亮,他站在座位上背英语单词,从教室窗户里向外望去,可以看到鸣沙山,微风拂过山头,吹起黄沙,像有丝绸飘过。他想,我得离开这里,先看看外面的世界。这也是当时老师们对他们的思想灌输,“考上大学就会拥有一个美好未来”。

高少辉的班主任同样对他这么说,高三这一年他铆足了劲做题刷题,希望去到一个重点大学。

在没有意识到大学的重要性以前,他是一个叛逆学生,曾经一度整日在校园内外闲逛,打架闹事不读书,几乎被放弃。高二时,他创业开过一个烧烤摊,但禁不住混混朋友们吃喝,很快倒闭。高三时,他遇到了对他给予足够关注的班主任,现在想起来,这算是挽救了他的未来。

在福建南平乡村读完小学四年级,高少辉才跟随做生意的父母来福州念书,回忆起童年,那是一段自由烂漫的时光,父亲在外,他又是家中唯一的男孩,深得母亲和家族老人喜爱,青春期的叛逆,父母也拿他毫无办法。

那一年“小镇做题家”的日子,终究没有辜负。2013年,他拿到了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录取通知书。大学的创业经历,改变了他的人生,按照父母预想中的计划,他本应该是回福州找一份安稳的工作。

在高考报志愿时,杜渊的父母希望他报考师范或气象学专业,因为这两个专业在敦煌是最好找到体制内工作的,他都拒绝了。离开早就决定好了,高考结束后,2014年9月,杜渊来到了拥抱互联网和创业的杭州。

互联网给杜渊打开了一个相比古老敦煌更加崭新的世界,在杜渊做网站前,敦煌尚没有一个出口可以了解敦煌的历史与当下,是他感受到了互联网气息,并抓住了它。杜渊很少去跟父母解释,自己正在做什么事情,也几乎跟他的高中同学们失去了联系。

这6年里,杜渊保持每年回家一次的频率,那是一个渐行渐远之地,年轻的他尚不清楚故乡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微信上诞生的校园创业明星”

因为高考而被中断第一次创业,一直是杜渊心里的遗憾。

在无比重视成绩的中学,杜渊无疑是孤独的,他做的网站,是他区别于其他学生的重要作品,他享受这种不断升级打怪的过程。

进入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之后,杜渊迫切需要一个新机会。

他发现,周围同学很流行用校园微信公众号,但都是以在线查课表、查成绩等教务功能为主的官方号,能否有可能去做一个以生活服务为主并且可以商业化的校园微信,做一个连锁?

他把这个想法说给了当时的学生会部长冯林源、负责运营校内最大公号“杭电助手”的高少辉和其他几个熟识的朋友,几人一拍即合。

他们想到了“口袋大学”这个名字,即“将大学装进我们的口袋”。注册域名和公众号,发布信息,张罗同学加入。2014年12月31日,跨年之际,他们组建了简易口袋工作室,在校园内进行了第一次招新。

大学的第一个寒假,团队开发了口袋杭电(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口袋浙财(浙江财经大学)两个公众号的基础功能。

2015年3月21日,开学不久,杭电首推“网上刷水”功能,学生们结束拿着水卡在校园接水的传统,可以直接从公号线上订水,粉丝快速增长。

那是一种可以一个人走在路上想到这件事都会笑出声的喜悦,这样的成果,他想告诉身边每一个人,是刺激团队成员继续往下推进的强心剂。两天后,团队在浙江财经大学进行地推,全员出动,主打“第二课堂报名”,吸收了前500名种子用户。一个月后,下沙地区的众多高校加入进来。

杜渊和他的同伴们跨进了创业的浪潮,看着粉丝数逐渐增加,年轻人心潮澎湃。加入的名单越拉越长,杜渊、冯林源、王赏、张柱、高少辉、蒋舜彬、费新新……

那两年,《中国合伙人》在大学校园里被讨论得很多,有一句台词,同样也被他们所知,“梦想是什么,梦想就是一种让你感到坚持就是幸福的”,他们有着剧中人相似的心境。来自大学城里的不同高校,是朋友,同学,也是“合伙人”,都年少气盛,有冲劲,每次头脑风暴是他们最期待的时刻。

他们看到了“口袋大学”可复制并且规模化运作的可能性。

需要注册一家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一穷二白”的年轻人,从生活费中挪用,问朋友和父母借,每人几千块,终于凑齐。

兴奋携裹着紧迫与焦虑袭来,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已经完全没有上课的时间,杜渊和另一位合伙人冯林源决定暂时休学。

5月14日,公司注册成功,6月3日,递交“口袋大学”商标申请。一个从微信公号中看到的商机正式转化为公司化运营。

拿到执照的那一天,团队受邀参加“2015年中国O2O新商业峰会”,在火车站里,每个人都很激动,那是一种离成功又近一步的真切感受。开往北京的火车上,还敲定了一项合作,“口袋杭电”与“口袋师大”达成联盟。

暑假很快到了,他们离开校园,团队15个人前往浙江金华进行封闭开发,为了省钱,所有人一起吃住,15个人凑钱租了一套200平米的公寓,唯一一间有床的房间给了四个女生住,所有男生只能打地铺,两两一组轮流排班做饭,其余的时间都是泡在办公室里开发新功能。

杜渊和他的团队在一起,图源:边码故事

帮室友找对象、树洞、约个球等鼓励学生走出寝室的社交功能都是那个暑假经过头脑风暴开发出来的。”回想起来,那是一段异常纯粹的时光,所有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

开学后,宿舍空间太小,早出晚归会打扰同寝室的同学,他们干脆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两居室。只有两张床,这意味着每天都有人要打地铺,他们选择了抽签的方式,抽到哪里睡哪里,没有人有怨言,大家都是学生,说要加个班,你干就得了!

这是一种像“老友记”一般的友情,那是一段不计较得失和利益的时光。

对杜渊来说,2016年10月27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这一天,他的创业团队在第八届浙江省大学生职业规划与创业大赛中获本研组创业实践类一等奖,他本人也被授予“2016年浙江省最佳创业实践之星”荣誉称号,在随后的路演中,有9家投资机构为其举牌。

正是在这次路演中,杜渊拿到了进驻梦想小镇的钥匙,并获得了两年的免租期。这是一份昂贵的奖赏,在外界的话语中,这相当于一扇成功的大门在等待这群年轻人开启,他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接住了它。

这一切就像是一个美好的梦一样,机会推着他走向了一条创业之路。杜渊和冯林源又重新回到学校读书,想在创业和学业上寻找平衡。然而,危机往往就掩盖在成功的表象下,隐藏在不断滋生的渴求中。

寻找新「缝隙」

在“口袋高校”疯狂复制,往杭州以外高校扩展的过程中,一年过去,他们发现,不只是他们,几乎是所有人都发现了公号这一机会,大学里的头部公号已经很难撼动,作为一个“入侵者”,明显水土不服。

按照理想中的预设,每个学校都要建立运营团队,真正实施起来却发现,不是每一个学校都有感兴趣的人愿意做,学生团队流动性大,内容质量也参差不齐。

团队决定捡起之前被搁置的一个项目食堂外卖,做“口袋公社”平台。在校园物流的基础上,引入众包,开发调试产品之后,拿到了美食城一年的独家代理权,他们尝试融资,无果。2016年7月,他们利用暑假时间前往深圳科兴科学园,试图挖掘校外白领外卖市场。

“我知道还有很多坎等着我去迈过,但我一点儿也不怕,因为信念,终将成功!”当时的杜渊展现着强烈的信念。

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条路走错了:把食物送到寝室与一开始鼓励学生走出寝室的创业初心不符;白领食堂外卖当时已有巨头杀入,巨额补贴下,小公司生存缝隙狭窄,他们毫无招架之力。

迷茫之际,苏州一家投资公司找上了门。

路演起了作用,因为了解到杜渊之前积累的校园创业经验,决定给予百万级风险投资,团队撤退深圳转战苏州,开启第三个创业项目——口袋高校。

公司进入快车道,两年内,有1.3万个校园公众号接入了口袋平台,覆盖2000+所高校,连接近万名高校新媒体运营者。口袋高校也加入腾讯微校平台,高峰时,公司月营业额超过20万元。

变化也随之而来,2018年,伴随版本更新,微信订阅号信息不再以列表形式排列,以大量信息占据用户微信消息列表的粗放模式成为了过去,口袋高校的微信矩阵流量遭遇断崖式下跌,广告收入也随之大幅减少。

是继续创业还是放弃,他们又走到了新的关口。除了是否要创业的焦虑,还有离别的哀愁,一群年轻人,四年里一直吃住在一起,这种属于少年时的“义无反顾”,让他们一直没有离散,毕业,让他们不得不考虑未来的人生。“留下来还是找工作,成了一个两难选择,大家都很难受。”

“很难停下来,不甘心,并且也还有机会。”

在暂停的间隙,杜渊曾去梳理过自己的创业路径,产生过怀疑:“也许是因为太了解学生这个群体了,团队似乎养成了路径依赖,更倾向于去做面向学生群体的产品。”

高少辉、冯林源决定与杜渊再次一起创业,他们的办公地点也从大学迁往梦想小镇——终究还是要经受社会考验,这群从小镇出发的年轻人,来到了另一个小镇。

他们身上有着相似的东西,童年都在小镇或乡村度过,都很早对互联网产生兴趣,一度也都是“小镇做题家”,都有对成功和变得“不一样”的渴求,凭借着这些,大众创业的环境作为推力,很容易将他们吸引到一起。

离开校园创业“江湖”后,浙江师范大学金鹏已经将自己的健身餐连锁店开到了上百家,浙江工业大学邓建波的创业公司在2017年就获得了数千万投资,中国药科大学的高欣正在进行直播创业,河海大学的王晶亮做了新媒体公司……他们都曾是“口袋大学”的参与者,无意间,当初在微信上的创业过程,也催生了一批新创业者。

再回“象牙塔”

在“梦想小镇”很多事情都是新的。

荣誉已是过去,对杜渊和高少辉而言,成长是必须的。年轻人如何管理年轻人,是一大难题。公司有20多名员工,仅靠“江湖”或“兄弟义气”去维持并不现实。还有现金流问题,尚未盈利的项目,如何说服投资人和员工,未来是有前景的?

团队模拟直播互动,图源:边码故事

他们常去找在大厂工作的朋友聊,听取他们的意见,借鉴一些适用的工作方法。员工的平均年龄只有25岁,大片的粉色背景和随处可见的标语营造出温馨浪漫之感。

让相遇变得简单

走心认真、保护女生、契约精神、尊重隐私

好的缘分值得等待

优秀、成长、创新

上班上得好辛苦,吃口零食来弥补

我感觉我上辈子是个蒲公英

他们回到了自己擅长的社交领域, 现在的公司与业务,可以追溯到做“口袋高校”时的“帮室友找对象”创意。

这里面有投资人的建议,从擅长领域着手,风险低;也关乎创业的初心,在大学时,他们就发现年轻人对线上交友付费意愿强烈。“大家可能觉得大学生都很活跃,很容易接触异性,事实正相反,很多人都没有恋爱经历,尤其是出了大学,进入职场之后,很难有机会接触异性,仅仅是恋爱体验就特别难得。”选择QQ小程序的原因是,他们发现,零零后大学生一直在用QQ,大三的时候要实习了,要找工作,要跟导师见面了……这些变化都会在空间里呈现。

杜渊展示了正在不断迭代的APP以及QQ小程序,在这两个平台上,有300多万人参与线上交友活动。

回望创业的过程,他们发现,在过去5年里,确实踩到了一些风口,只是当时不自知。把青春赌注在一场场创业里,除了成功的喜悦外,也有遗憾,因为投入太多精力在创业,他没能好好享受大学泡图书馆、郊游的轻松时光。

浪潮过后,大学生创业也回归理性,在“内卷”的社会语境下,他的学弟学妹们已经没有了当初创业的环境和机遇,更多人选择深造或进大厂。如果重新选一次的话?“我应该还会那样去做,但是可能会慢一点,不会那么激进。”杜渊的梦想是创建一家能为社会创造价值的独角兽公司。

会议室墙上,一张“乘风破浪”的书法作品是团队去扬州玩时带回来的。值得庆幸的是,这些一起去的朋友们,大部分都还在身边,在一个电话可以约饭的距离范围内,在创业路上。

身边真切发生的财富自由的故事也刺激着杜渊,这样的故事他在大学听过很多,至今仍旧吸引着他,并相信有一天,会成为故事的主角。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微信

口袋高校

浪潮

路演中

帮室友找...

微校

做家

创业计

志愿时

华进

老友记

下一篇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财务报表分析能力,做上市公司分析时就等于瞎子,不可能得出任何有意义的结论。

2021-01-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