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A股30年终迎教育企业IPO,“旧金山”系投资人浮出水面

任雪芸 · 2021-01-13
这是A股首家直接IPO的教育企业。

文 | 任雪芸

编辑 | 潘心怡

在传智教育上市前,A股没有一家直接IPO的教育企业。

这个聚焦于成人IT培训赛道的机构,在进入二级市场之前,也不像一众K12培训企业那样,为普通大众所熟知。

不同于“猿辅导们”高举高打的策略,不爱花钱营销的传智教育素来低调示人,这让它的财报数据显得格外“扎实”。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传智教育分别实现营收5.4亿元、6.99亿元、7.91亿元和4.41亿元,净利润为7201万元、1.37亿元、1.73亿元和8384万元。

而翻阅其资料,36氪发现,也许是因为早早实现了盈利,与当下这个时间点中拼命融资的教育机构不同,传智教育背后的投资方并不多。

2017年,创新工场、经纬、蓝图创投、君度投资投资2.47亿元,时隔一年,嘉御基金入场。此后,传智教育再未有过公开的融资信息。

种种因素,为这家A股直接上市的教育类第一股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沿着传智教育的上市旅程,一场冲击资本市场的拉锯战逐渐浮出水面。

在这个看上去“非主流”的投资赛道上,三个关键人物在不同时段的出场,锚定了这次成功上市的基石。

关键融资成A股上市起点

“相比拿到钱,传智引入资方,考虑更多的是业务本身。”身为创始股东的蒋涛聊起传智教育,着墨最多的两个字便是“踏实”。

蒋涛是投资圈著名的“金山系老将”,被不少媒体称其为雷军兄弟团的一员。

1997年,受雷军邀请,蒋涛加入北京金山担任副总经理,期间领导开发了金山词霸、金山单词通等产品。

蒋涛在金山工作不到两年的时间,在他的回忆中,21世纪初,金山有三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产品经理,邢山虎、孔毅、冯鑫。“大家加入金山的时间不同,我和王峰是同期。”

2014年,蒋涛与王峰一起成立了天使基金极客帮创投,成立9年间,聚焦于技术驱动,共投出了100多个项目。

2006年,CSDN(蒋涛所创立的中文IT技术交流平台)和张孝祥老师联合创立传智播客,在2017年底之前,蒋涛担任传智教育董事长一职。

他向36氪回忆,成立十四年以来,传智教育缺的并不是钱。“初始公司成立投了10万元,之后一直到2017年,一直没有主动对外融过资,甚至没有写过BP(Business Plan)。”

因此,2017年的那轮融资被蒋涛赋予了别样的意义,在他看来,甚至可以说是传智教育得以在A股上市的起点。

在这轮投资中,创新工场、经纬、蓝图创投、君度投资共拿出了2.47亿元,细拆这轮投资背后的资方,金山系的身影又在其中若隐若现。

在蒋涛的微信朋友圈中,蓝图资本创始人孔毅发现了当时还叫传智播客的传智教育。孔毅和蒋涛曾先后于金山任职,尽管没有直接交集,但同属雷军的朋友圈。

孔毅说,也许曾同属一个圈子,金山人喜欢的项目都差不多,更何况认识这么久,大家之间的信任很深厚。蒋涛说,金山人都有一种天然的认同感,大家在一起总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当“想看后期项目”的孔毅遇上了“求融资”的蒋涛,同为金山人的大背景下,蓝图做出了投资传智教育的决定。

同样的“金山效应”也反映在曲静渊的投资决策上。

时任经纬创投担任资本市场董事的曲静渊也是前金山人,与蒋涛相熟为她接近传智教育打下了基础。

在这轮融资中,经纬拿到了近一半的份额。同时,因看好这一模式,作为个人投资人,曲静渊个人出资1000万元。

当然,不论是孔毅还是曲静渊,投资传智教育,感情因素以外,背后还有更为理性的考量。

投资是一门学问

在蒋涛成立极客帮这一年,孔毅离开了老东家顺为资本,成立了看早期项目的真顺基金。

2013年,孔毅获得中关村十大天使,2014年获得投中集团颁发的中国最佳天使top30。其代表项目一下科技,作为短视频的头部企业,小咖秀红极一时。

可惜的是小咖秀最终没能起来,这也让孔毅至今仍耿耿于怀,他亟需一个“作品”来证明自己。

2016年左右,一直在做早期投资人的孔毅萌生了看“中后期”项目的想法,紧接着,他与蓝色光标董事长赵文权、启迪合伙人侯东联手,成立了蓝图创投。

也是在这时,在金山没有过就职时间重叠的蒋涛和孔毅产生了交集。

尽管同属金山系,孔毅和蒋涛同时出现的公开场合并不多。在传智教育搭起桥梁之前,两人之间的信息互通,有时还会通过共同的朋友曲晓燕(现任传智教育CFO)。

成立蓝图创投后,孔毅试图通过朋友圈找一些可靠的后期项目。在曲晓燕的牵线下,他联系到了蒋涛。“当时,我们还是通过微信沟通,蒋涛推荐说,传智教育还不错。”

基于熟人之间的信任感,孔毅带着团队展开了调研。

出身于产品经理,在转行做投资后,孔毅对项目的审视依旧带有做产品时期的特色。

“产品力强,靠口碑驱动。”这是他被传智教育打动的核心因素,在这背后,更为细节的追溯则要归结于传智教育当时的“后付费”模式。

“学生先学习,找到工作再付费,找不到不用给钱。”尽管时隔三四年,在谈及这一模式时,孔毅依旧表示了震惊。

在他的逻辑体系中,这样的承诺代表了企业的信心,而信心的来源便是“产品力强”。“只有一个好产品才敢给出这样的承诺。”

采访中,蒋涛亦谈及当时孔毅得知传智教育采用“后付费”模式时的情形,“他很惊讶的,而且在那个模式下,传智教育的坏账率极低,不足3%。”

全赛道奔跑

采访之前,36氪翻阅了孔毅之前的投资经历,发现很难给他打上“专注于某个赛道”这种标签。在采访中,对于这一疑惑,他表示,这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

“投资人本身是一个持续学习的职业,随着市场的变化、个人能力的成长,投资理念和投资方向也会发生改变。”

在早期对自我的认知中,孔毅认为自己是一个专注科技项目的投资人,随着投资项目的增多,他发现,“原来我是在全赛道奔跑。”

如果进一步去抽象化他的投资逻辑,除却看到每个项目自身的特性,他把自己的投资原则归结为“数学法则。”

“无论是什么类型的企业,它的增长速度最后都是一条曲线。”在这条曲线背后,有壁垒、有技术、有定价权,这些变量决定了企业的发展。”

以这套逻辑为框架,孔毅对传智教育进行了简单拆解。

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2017和2018年,传智教育的销售费用分别为5509.05万元、5586.70万元和7452.55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0.20%、7.99%和9.42%。

相比其他教育企业,传智教育更倾向于口碑获客。

由此可以判断,在当下教育企业疲于营销获客时,如果能合理控制销售费用,利润自然也上来了。在孔毅看来,这也是传智教育的核心壁垒之一。

在做天使投资人期间,孔毅曾模仿雷军的投资方式。后来他发现,在天使投资的底层逻辑中,人脉是不可缺少的关键一环。“雷军的朋友圈注定他接触到项目和我所能看到的不是一个级别。”

借由传智教育这个项目,孔毅开始转向中后期投资。

四年时间过去了,孔毅在采访中复盘了手中项目。“目前投了26个项目,未来2、3年间,包括行云进口电商、云丁智能锁、易联智能灯、南京贝迪新材料、普莱信半导体设备等8到10个项目,有冲击上市的可能性。”

从2012年进入顺为,孔毅的投资生涯已经过去了8年,在传智教育上市之后,他也将迎来新的收获期。

在36氪对孔毅的采访中,他感叹:“在我这些年的投资生涯中,雷军给予了很多帮助,他是一代‘旧金山人’的楷模。”

经纬入场

从一开始的被好友“安利”到主动出击,曲静渊投资传智教育的历程更像是一个被“圈粉”的故事。

2000年,曲静渊离开国企,加入金山集团任财务总监,一待便是七年。2007年,踩着PC互联网大潮,曲静渊随冯鑫加入暴风影音,在暴风工作的八年期间,曲静渊结识了“老同事”蒋涛。

“应该是在2015年左右,蒋涛找我推荐一个财务顾问,说是需要帮传智教育做一下财务方面的梳理。”于是,曲静渊推荐了此前在金山的老部下曲晓燕,也是因为这次举手之劳,曲静渊就此和传智教育结了缘。

“晓燕加入后,总会跟我讲传智教育的优点,课程设计规范、课程迭代快、管理严格等等。”曲静渊告诉36氪,到了2016年前后,蒋涛带领传智教育寻求IPO融资,得知这一消息后,曲静渊动了心。

“以前是听晓燕讲,这次我们打算自己去看。”当时,她在经纬担任资本市场董事,负责投前尽职调查及投后再融资辅导。

第一步是和传智教育几个高管聊天,几轮对话下来,曲静渊抓住了一个关键,“几位高管都表示,传智教育基本是口碑获客,在市场层面的营销费用比例极低。”

“我并不以为然,毕竟这和当时IT培训市场主要通过广告获客的模式完全不同。”带着些许疑惑,她开着车去了传智教育在昌平北七家的一个校区。

“当时学生们在上晚自习,我随便找了五六个同学咨询,结果真的没有一个是通过广告来报名的,都是听别人说学习效果好、能找到工作,然后主动来上课。”

紧接着,她们团队去走访了济南、上海、武汉和广州等地的校区。

长达几个月的调研下来,曲静渊对传智教育形成了一个基本认知。“区别于公立校,但是又贯彻了公立校严格的管理制度。”

这时,曲静渊心里的悬着的那块石头开始落地。

从创业者到职业投资人

按照曲静渊的说法,传智教育所做的职业教育其实正是针对某一岗位所做的针对性培训,而且是在短期时间内,进行高强度的训练。

在采访中,她多次表露了对这一模式的欣赏。“如果要教给学生一门生存的技能,这种方式是对的。”

而在更接近曲静渊专业的一环,她进一步发现,传智教育的财务状况相对良好。“2016年的时候,他们净利润就有7200多万元。”

经过内部审核后,经纬对传智教育做出了投资的决定。在经纬参与了100多个项目的投后管理后,经传智一役,她初步完成了从创业者到职业投资人的转变。

聚焦于曲静渊的个人经历,相比一个奋斗者,她更像是一个“每一步都踩中大趋势”的幸运儿,当然这其中不乏果断与勇气。

21世纪初,曲静渊只身来到北京,加入名不见经传的金山,后来,踩着互联网风口,她加入暴风。再后来,又到了顶尖投资机构历练。

采访中,她总结过去的三十年,表示自己是每换一次工作,就看到了一个新的时代。

这种变动在细微之处也有迹可循。

2019年,曲静渊成立了一家非典型的教育公司,她说,这个念头产生于尽调传智教育的那段时间。

如她再三所言,如果做职业教育,通过密集的培训,短时间内教会学生一个技能是非常成功的模式。

在北四环的一座大厦中,曲静渊租了两间办公室,带着十几个员工开启了自己的创业生涯。

她告诉36氪,课程研发已经近一年左右。但是,她表示并不着急。“像传智教育一样,我们也想以效果为最终导向。”

“旧金山”人

在传智教育的这轮投资中,蒋涛扮演的并不是一个投资者,而是一个引路人。拉长时间线来看,这个角色甚至贯穿于传智教育的整个成长历程中。

蒋涛把传智教育发展划分成三个阶段:起步期,规模化,资本化.

在2015年之前,传智教育处在自给自足阶段,到了2015年左右,蒋涛和传智教育的一众董事开始谋划更高阶的发展。

“我们希望它能上市,而教育企业在A股独立上市还没有先例。”为了合规,并谋求更多的支持,蒋涛决定“牺牲”自己的占股比例,引入战略投资人。

事实证明,这一决定也的确为传智教育成功上市奠定了基础。

对于蒋涛个人而言,这个选择无疑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过程。不过,在采访中,他多次表示,并不后悔。“当企业长大了,就该放手。每个阶段都需要不同的股东来参与。”

1月12日,深交所,传智教育敲钟的现场, 蒋涛、孔毅、曲静渊一起到场祝贺。

在不久之前,金山软件成立30周年的晚会中,围绕雷军身旁,金山系一行十几人开心合影。

在他们身后,一个时代远去,而散落在创业、投资圈的“旧金山”人却依旧活跃。

+1
3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传智播客

蓝色光标

一下科技

金山软件

家在一起

圈子

心怡

专注科技

我推荐

下一篇

或将负责吉利所有品牌的设计活动。

2021-01-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