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入冬,三年腰斩,曾经的中国汽车第一城怎么了?

华商韬略 · 2021-01-11
成为中国底特律,然后呢?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华商韬略,36氪经授权发布。

落后、追赶……再落后、再追赶……

成为中国底特律

2012年,重庆市政府印发《重庆市汽车工业三年振兴规划》,要将重庆打造成中国最大的汽车工业制造基地。此后,时任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多次在各种场合明确提出,要将重庆打造成中国底特律。

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工业制造基地,重庆是有底气的,也是有足够底蕴的。

1862年,北洋大臣李鸿章为扭转清朝衰微之势,创办了上海洋炮局,之后从上海辗转迁往苏州,从苏州到南京,再从南京到重庆,成为战时中国最重要的兵工厂,贡献了抗战所需60%以上的武器弹药。

这便是重庆汽车的擎天柱——长安汽车的前身。

▲上海洋炮局

战时最重要的兵工基地,不但让重庆在改革开放后有了长安汽车这样的支柱企业,也让重庆形成了发展汽车产业的工业基础。

1978年,时任国家计委副主任的顾明怀着忐忑的心情问邓小平,“汽车工业可不可以搞中外合资?”

令他喜出望外的是,邓小平说可以,“不仅轿车可以搞,重型车也可以搞嘛”。

两个月后,邓小平又对第五机械工业部提出:“你们90万人,至少要拿出一半搞民品。”

这两项决定直接促成重庆传统兵工厂向汽车制造业转型。

此后,长安机器厂确定与日本铃木合作,正式开启了汽车业的新里程。西南车辆厂、嘉陵机器厂、建设机床厂、江陵机器厂等传统兵工厂,也都与外企建立技术和资金合作,转入轿车、重型车、摩托车等的生产制造。

▲20世纪90年代,摩托车风靡一时

被认为是“时尚”的象征

摩托车、汽车,迅速成为重庆的核心产业。到1996年在B股上市时,长安汽车已实现年销量7.2万辆,全国市占率17.7%,成为重庆龙头企业。

长安汽车的持续发展和对外合作,也让德尔福、电装、李尔、佛吉亚、伟世通等国际顶级零部件供应商纷纷到重庆,促成了重庆的汽车产业链进一步完善,并推动当地民营资本陆续向汽车业涌入,让重庆汽车业驶入快车道。

到2013年,除了拥有当时正如日中天的长安汽车之外,北汽、上汽、二汽等都在重庆设立了生产基地,中国大半汽车品牌都在重庆生产,以力帆汽车为代表的重庆民营造车,展现出良好的发展势能。

在此基础上,重庆还进一步提出了“1+8+1000”模式来夯实其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其中的“1”指长安,“8”是要让中国前十位的汽车有七八个汽都在重庆生产,“1000”是要形成上千个汽车零部件的配套体系。

重庆有信心成为中国底特律,还因为其坚信两个大的趋势会继续:一是美国底特律过时了,汽车制造正在加速向中国转移;二是国家西部大开发会持续深入,汽车制造也会向西部侧重,而重庆汽车产业已经在西部独领风骚。

随后几年的发展证明,重庆的判断是正确的。

2014年,重庆汽车年产量突破260万辆,成功实现“全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的目标,此后几年,在长安的高增长之下,重庆汽车产业继续高歌猛进。

2016年,长安汽车再创佳绩,并达到历史新高:当年实现营收785.42亿元,净利润102.8亿元。当年,全国汽车产量突破2800万,而重庆一地就实现汽车产量316万辆,蝉联中国汽车第一城。

然而风光之下,以长安汽车为核心的重庆汽车产业暗藏危机。

危机来临

从2017年开始,长安汽车就越来越卖不动了。

年报显示,2017年到2019年,长安汽车销量从287万辆一路下探至176万辆,几乎是断崖式的下跌。

根据长安汽车最新战略“香格里拉计划”,其非新能源业务到2025年都要砍掉,但看目前形势,CS75P、逸动p等燃油车型仍是它营收的主力。

用燃油车利润为新能源车输血,最终实现转型,这是长安汽车目前的整体思路。但它在这个思路的两端,都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

燃油车方面,曾经为其带来巨大增长的合资品牌不灵了。

目前,长安汽车已结束与日本铃木长达25年的合作。据内部人士介绍,此后,“长安铃木就像没妈的孩子,很少有人理”,并且再也没有发布新车。

铃木之外,其他合资品牌也都处在下坡道。“合资品牌整体都不行了,除去剥离的板块,长安福特马自达跟从前没法比。”上述内部人士说。

典型如,长期作为“利润奶牛”的长安福特,2019年的销量已从2016年的95.7万辆下降至18.4万台,不到巅峰时期的20%。

卖不动的结果,就是亏钱。2019年长安汽车净利润同比下降488%,亏损26.4亿元,长安失去“国产第一品牌”的头衔。

合资品牌几乎集体沉沦,自主品牌也是危机重重。

新能源汽车新势力的横空出世,吉利、传祺、荣威等平价车新晋势力的快速崛起,让一到两年才推出一款新车的长安汽车,已明显跟不上市场变化。

新能源车方面,长安这几年不但难言进步,甚至相较其他同行,不断退坡。其新能源车2018年亏损2.7亿元,2019年亏损4.8亿元。

最严重的问题是,它在新能源市场没有一款真正的拳头产品。

长安不是没有对新能源的前瞻和预判。

2014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作为彼时国产第一品牌的长安汽车,则在2015年上海车展上就展出过混合动力、插电式混合动力等新能源车,其后也有各种努力,但始终反响平平。

非但没有抓住新能源机会,还在燃油车上开倒车,这样的故事不只发生在长安。重庆其他车企,更是只有更惨,没有最惨。

力帆前董事长尹明善,早在2015年就宣布了总额达52亿的“史上最大”增资方案,提出要在2020年之前推出21款纯电动和混合动力车、实现累计销量50万辆。然而,到2020年,它已沦落到破产重组的悲惨境地。

数据显示,宣布破产之前的2019年,力帆累计销售2.25万辆传统乘用车、3091辆新能源汽车,最惨的2019年10月,它只卖出了6辆车。

力帆之外,如北汽银翔,重庆市政府和北汽连番输血也没有把它救活,在2020年12月破产重组;东风小康,也在连年亏损之后卖身东风。

就在长安开倒车的2017年,重庆便被广州超越,失去中国最大汽车生产基地的地位,此后至今,它再也没有夺回这一荣耀。

数据显示,2019年重庆市汽车产量为138.3万辆,同比下降19.91%,不足2016年的二分之一。

剧痛之下,整个重庆汽车产业链都跌入寒冬。

痛定思痛

下滑之下,重庆一直在努力。

2017年10月,刚刚当上董事长一个月的张宝林带领长安发布了“香格里拉计划”:在整个新能源领域投资1000亿元,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燃油车。

为尽快跟上节奏,长安还于2018年与蔚来成立合资公司。

但这条路走得不顺。两年多来,长安蔚来屡屡传出计划终止的消息。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6月13日,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已卸任长安蔚来董事长,改由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谭本宏接任。

一边曲线救国,一边自力更生。与蔚来成立合资公司的同时,长安也加速自身新能源的发展。

2019年,长安汽车成立全资子公司长安新能源,并引入长新股权基金、两江基金、南方工业基金、南京润科产投等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28.4亿元,成为国内第一家实现混改的汽车央企。

同时,长安汽车还宣布,将在未来三年投入100亿元,加快推进新能源“大、中、小”三个平台的打造,以及新能源和智能化的融合。

目前,长安已与重庆两江新区签约,投资102亿元打造新能源产业园,作为推进“香格里拉计划”的重要载体。此外,长安新能源也在美国、英国等地组建技术创新基地,针对新能源“大三电”前瞻技术、新能源智能化融合技术、氢燃料电池系统集成关键技术等进行突破。

2020半年报显示,长安新能源已推出CS55纯电版、逸动EV、新奔奔 EV、CS15EV等新能源车型。“针对用户个性化需求,在平台上对产品进行迭代更新,就是长安在做的事情。”一名接近长安的业内人士如此表示。

近日,与华为和宁德时代的合作,又为长安制造高端序列产品打了一剂强心针。“未来,宁德时代将为我们供应电池,华为就是智能化座舱的方案解决者。”长安汽车一位工作人员如是表示。

长安之外,重庆其他车企也在纷纷谋求改革,重庆市政府更是加大了支持力度。

2019年初,重庆下发了《重庆市加快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若干政策措施(2018-2022年)》规定。规定明确,将对各级车企、研发机构、数据平台给予最高3000万元的配套研发支持,并积极完善新能源车基础设施建设,到2022年,全市建成公用快充桩超过4000个。

▲重庆奥体中心快速充电站于

2019年10月建成投运,规模为西南最大

随后,重庆市政府又在《关于加快汽车产业转型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加快新能源和智能联网的发展,以此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并明确了到2022年实现年产新能源汽车约40万辆、智能网联汽车约120万辆,成为全国重要的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研发制造基地的目标。

一批围绕新能源和智能联网的项目,也在加速推进中。

2018年,比亚迪决定在重庆璧山投资100亿发展动力电池生产项目。目前,其“刀片电池”已全球发布、正式投产,产能已达20GWh。

2019年4月10日,小康股份旗下金康SERES两江智能工厂,在重庆正式投产并发布了首款增程型新电动汽车。该厂基于工业4.0标准打造,实现了整个生产线的平台化、柔性化和透明化,被认为是重庆智造的宝贝。

2019年8月30日,长城汽车重庆工厂正式竣工投产,成为其在全球的第五个全工艺整车生产基地、中国南方首个整车生产基地,这也是长城集工业之大成的高端制造项目。

2020年9月16日,国内首个国家氢能动力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建设在重庆正式启动。该项目预计将于2022年完工并投入试运营,将以检验检测为核心,建成氢能全产业链的测试评价能力体系。

2020年12月,力帆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重庆满江红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根据公开资料,一系列股权穿透后,吉利成为力帆新的实际控制人,也就是李书福将接替尹明善成为力帆的新主人……

重庆还有机会吗

重庆经济与汽车业深度绑定。

数据显示,至2019年,重庆现有汽车生产企业41家,汽车制造业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值比重高达22%,提供就业岗位40万个,贡献税收104.9亿元。

2018年以前,在汽车业的拉动下,重庆GDP增速常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18年以后,受汽车业持续低靡影响,重庆GDP增速也下跌至平均线以下。

汽车业的未来,已是新能源汽车。

在《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二0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新能源汽车已被明确列为重点关注产业。

在这未来趋势中,重庆有它的优势,但也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一些传统的优势也正在被瓦解。最重要的是,越来越多地方政府加入到对新能源汽车的争夺中。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快速建成投产

比如,上海市政府与特斯拉的合作。在上海政府的全力支持下,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仅用一年便实现了买地、建厂、拿资质、投产以及首批国产Model 3交付。按双方协定,特斯拉将在3年内完成750亿元以上销售额。

上海已经拥有上汽这样的超级汽车企业,如今再抓住特斯拉这个新能源之王,其在汽车产业的竞争力自然如虎添翼。

有“最强风投机构”之称的合肥市政府,则通过对蔚来的百亿级投资,抢到了一张领跑新能源汽车的关键门票。

根据合肥官方信息,蔚来中国将在落户合肥的5年内,打造千亿元产值的龙头企业,加速合肥新能源汽车集群发展,引领安徽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全国第一方阵。

▲蔚来EC6量产项目在合肥启动

数据显示,安徽新能源汽车生产及销售量目前已占全国整体市场的近13%。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合肥正在试图通过布局新能源汽车来实现“换道超车”。”

除了以上两地,北京、广州、长春、沈阳等传统优势城市,杭州、深圳、金华、宁德等新兴工业城市,也都在政策驱动以及龙头企业的带动下,加强着对汽车产业的筹码。甚至,理想汽车原本打算在重庆生产,也被常州截了胡。

数据显示,2020年1至11月,重庆市汽车产量、产值同比分别增长12.9%和12.2%,增加值增长10.2%,产量、增加值增速高于全国16个和3.9个百分点

持续几年的颓势,正在被扭转,但群狼环伺之下,重庆想要在新的竞争中王者归来,还有很多硬仗要打。

参考资料

1、《重庆,“失速”的汽车城》中国经济周刊

2、《重庆汽车沉与浮》21世纪经济报道

3、《长安汽车加速“断舍离”:“第三次创业”任重道远》 21世纪经济报道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百分点

股权融资

长安汽车

源和智能

特斯拉

华为

长安福特

天眼查

长城汽车

比亚迪

蔚来汽车

理想汽车

华商韬略

北汽银翔

小康股份

东风小康

德尔福

长安铃木

微信

马自达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