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一门外语,是对大脑的终极锻炼

神译局 · 2021-02-24
学外语的又一个理由。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学外语有很多好处,其中一个好处是,可以帮助我们降低患老年痴呆症的风险。科学研究发现,学习第二语言可以提高大脑的认知功能,改善大脑的健康,提升大脑的灵敏度,增强大脑的执行功能,进而使大脑更加灵活。本文译自Medium,作者Markham Heid,原标题为" Why Learning a Foreign Language Is the Ultimate Brain Workout",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Illustration: Kieran Blakey

在2010年的一项开创性研究中,一组加拿大研究人员探索了双语与阿尔茨海默病之间的联系。

当时,人们知道,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和锻炼身体的老年人,往往在一定程度上能预防痴呆症。该研究团队感兴趣的是,双语能力(理解两种或两种以上语言的能力)是否有类似的作用。

为了找到答案,他们收集了200多名被诊断为老年痴呆症的患者的数据。他们发现,会说两种或两种以上语言的人,比只会一种语言的人,平均晚5年出现老年痴呆症的症状。即使在研究团队控制了职业、教育水平、出生国家和其他变量后,这种差距仍然存在。

双语能力如何保护大脑免受痴呆症的伤害呢?该研究的作者强调了一种被称为“认知储备”(cognitive reserve)的东西,这是一种大脑在遭受疾病侵袭时,保持正常功能的能力。他们写道:“(双语)似乎有助于认知储备,从而降低累积的神经病理学的影响。”

大脑是一个器官,不是肌肉。但是几十年的大脑研究揭示,大脑就像肌肉一样,似乎也能从努力的训练中受益。一旦一个人到了中年,这种训练可能就是必要的。“大脑就像身体一样需要锻炼,否则它的功能就会慢慢消失,”凯瑟琳·考德威尔·哈里斯博士(Catherine Caldwell-Harris, PhD)说,她是波士顿大学心理学和脑科学的副教授兼双语研究者。“要么使用它,要么失去它。这背后有大量的神经科学研究支持。”

考德威尔-哈里斯(Caldwell-Harris)说,几乎任何一种新活动(比如培养一种新爱好,或参观一个新地方)似乎都能吸引和挑战大脑,提高大脑的功能。但是学习和使用第二语言可能是大脑训练的最终形式。她说:“学习一门新语言,是一种要求全能的活动,几乎涉及到认知功能的所有方面。”

语言训练似乎不仅能使大脑更健康、更强壮,而且可能还有助于重塑人的体验方式,以及与世界的互动方式。

1.  双语能力和大脑的执行功能

大脑不是一个静止的器官,它会根据所执行的任务不断变化。其中许多变化是可以测量的——从大脑的电活动和大脑皮层结构的实际质量和密度来测量。在2019年发表在《神经科学前沿》(Frontiers in Neuro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意大利研究人员测量了语言训练对59至79岁健康老年人大脑的影响。仅学习英语四个月后,研究对象在两项大脑健康和灵敏度测试(全球认知能力测试和功能连通性测试)中的得分显著提高。

“学习外语是一种非药物认知干预手段,可以提高年轻人和老年人的认知能力,”该研究的第一作者乔凡娜·布比克(Giovanna Bubbico)博士说。她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和意大利克耶地-佩斯卡拉邓南遮大学(D’annunzio University of Chieti-Pescara)做博士后研究。

对于其他的新奇活动来讲,一旦一个人的大脑掌握了这些活动,认知方面的益处就会逐渐消失。但学习外语不同,第二语言会一直以有益的方式挑战大脑。布比克说:“第二种语言迫使大脑根据环境在两种语言之间切换。”她解释说,“这个过程似乎增强了大脑的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s),即计划、集中注意力、做出决定和参与认知的其他重要方面的能力。执行功能是大脑对意识和行为进行监督和控制的各种操作过程,在处理突发状况和日常决策中非常重要。

考德威尔·哈里斯(Caldwell-Harris)对这一点进行了补充。她说:“具备认知灵活性,能够从一项任务切换到另一项任务,而不是处于漫游状态,是执行功能的一个重要方面。”

执行功能差的人(这个问题通常在晚年出现,或某些情况下在大脑受伤后出现)在环境变化后改变思维或行为的能力降低。基本上,他们的大脑会陷入一种旧的或无用的活动模式。她说:“如果你会两种语言,你就必须时刻注意别人对你说的是什么语言,这样你才能做到更好地回应。”这可能是双语有助于保持大脑灵活和健康的一种方式。

在这一点上,考德威尔·哈里斯说,在童年或成年早期学习第二语言,是否比在以后的生活中再学对大脑更好,目前还不清楚。但她指出,许多关于双语能力益处的研究(比如研究双语能力与老年痴呆症的相关性的研究)都涉及那些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习第二语言的人。

就像年轻时养成健康的饮食或锻炼习惯,肯定比老年时才这样做要好,在年轻时用第二语言挑战大脑,也比以后这样做更好。有证据表明,学习第二语言除了能让大脑更敏锐、更熟练之外,还能丰富人们与他人和世界的互动方式。

2. “语言相对论”概念

艾马拉人是南美洲的原住民,他们并不期待2021年的到来。这是因为,在他们的母语中,“期待”未来的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在2006年《认知科学》(Cognitive Science)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记录了艾马拉人谈论时间的方式。说英语的人(以及说大多数其他语言的人)把“未来”描述为就在眼前的东西,他们正在一步步靠近。而艾马拉人则以一种相反的方式谈论时间。由于未来是不可预见的,他们推断,未来是在他们的身后,在视线之外。过去是可见的,因此过去就在他们面前。研究小组发现,艾马拉人在谈论未来时甚至会在背后做手势。

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语言如何影响人们对生活和世界的看法。这种影响被称为“语言相对论”(linguistic relativity)。任何曾经学习过一门外语的人都可能注意到,外语对某些思想或概念的处理方式,与自己母语不同。

考德威尔·哈里斯说:“当你学习一门外语时,你会发现其他人对事物的思考方式可能与你非常不同。这种体验可以给你带来新的启发。”

她还举了两个例子。俄语和英语不同,俄语中有两个不同的词表示蓝色——一个指浅蓝色,另一个指深蓝色。研究发现,由于这种语言差异,俄罗斯人能比说英语的人更快地发现蓝色深浅之间的差异。

她还提到了德语单词schadenfreude(幸灾乐祸),指的是一个人可能从别人的不幸中感受到的快乐。虽然说英语的人和德国人一样能理解这个概念,但说德语的人有一个专门的词来形容这种情绪,这可能会加强他们识别和承认这种情绪的能力。

学习一门新语言会让大脑面对这些不熟悉的见解。考德威尔·哈里斯说,从根本上说,它需要大脑对已有的认知进行调整。这种调整不仅能让人精神振奋,而且还能帮助人们以新的、丰富的方式看待世界和彼此。

她说网上有无数的语言学习工具,其中很多都是免费的。这些都是学习语言的好方法。一旦一个人有了一些基本的知识,就有一些服务可以把学习者和母语人士联系起来。

考德威尔·哈里斯补充道:“学习外语的问题在于,人们真正想要的最终结果是做到语言流利。虽然语言流利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但双语对大脑益处,从一个人开始学习这门语言时就开始了,而且不会停止。

译者:Jane

推荐阅读:普通人如何后天锻炼出超强记忆力?


+1
2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这两轮融资将用于吸引海内外尖端技术人才,提升产品交付能力,功能深化和芯片生态连接能力升级。

2021-02-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