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ET7发布,马斯克焦虑,BBA难眠?

未来汽车日报 · 2021-01-10
当蔚来也开始「画饼」。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 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吴晓宇。

头图来源 | 蔚来官方

文 | 吴晓宇

编辑 | 李欢欢

NIO Day第四年,蔚来再次把新品发布会办成了“演唱会”。

2017年请来了摇滚乐队梦龙Imagine Dragons,2018年嘉宾是摇滚巨星“火星哥”Bruno Mars,2019年有邓紫棋助阵,今年则由常石磊和蔚来乐团开场、汪峰压轴演唱。 

但明星和表演还是配菜,备受瞩目的主菜——蔚来全新轿车和电池新产品,还是由蔚来创始人李斌亲自捧给了用户。 

1月9日,在成都举办的NIO Day2020现场,李斌发布了蔚来旗下首款旗舰轿车蔚来ET7。新车可选装搭载70/100/150kWh固态电池包,最高续航将超过1000km。 

严格来说,最高配车型还处于“画饼”阶段,蔚来预计搭载70/100kWh电池包的车辆2022年一季度可交付给用户,而150kWh固态电池包预计2022年第四季度才会推出,相应搭载该电池的ET7准确交付时间未定。

但蔚来选择此时发布,或许也是出于无奈。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此前和媒体交流时曾表示,别的品牌在某方面做出了成绩,就有人觉得蔚来不行了,但如今汽车行业“贩卖期货”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坦白地说,我们也会被迫做一点(贩卖期货)这个事,但如果是期货,就要明确地说时间表。”

来源:蔚来官方

就在9天前,国产特斯拉Model Y正式上市,彼时有传言称1月1日当天,Model Y订单便突破了10万辆,蔚来因此遭遇大规模退单。虽然后来李斌亲自下场辟谣,但相继推出新产品,的确令特斯拉与蔚来之间的“火药味”陡然变浓。

李斌上台期间,现场被蔚来粉丝的掌声与呼声淹没。蔚来车主杨烁也亲临现场,见证了蔚来的又一次成长。从2017年到现在,杨烁陪着蔚来历经了四年沉浮。在杨烁眼中,有一丝“自家孩子成材了”的欣慰,蔚来变得“会养家”了。

2017年首届NIO Day,蔚来一掷千金,为用户豪气地包下8架专机、60节高铁车厢、19家五星级酒店,在业界至今都是一个传说。第二年,蔚来依然为用户“包了酒店”。 

“那两年蔚来太飘了,什么东西都要买最好的。”杨烁说。2019年现金流告急,蔚来终于学会节俭。为用户订酒店、包大巴的福利也消失了。 

正如杨烁所言,蔚来会养家了,2020 NIO Day没有再豪气地为车主提供机票和酒店。但“缩水”的待遇并没有将车主的热情熄灭。这一天,蔚来深圳的“亲生粉”们自费包机前往成都,赶赴与蔚来的一年一会。

而发布会还未结束,已经有蔚来Fellow、蔚来车主在朋友圈以及蔚来App晒出新鲜出炉的ET7订单。不知道ET7能否再现Model Y的销售“奇迹”,可以确定的是,新一轮角力已经开场。

来源:未来汽车日报

马斯克的对手,BBA的噩梦?

2020年底,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接受采访时,曾预言,特斯拉最大的竞争对手或许来自中国。马斯克是否暗指蔚来,不得而知。但蔚来每出一招,似乎都指向了特斯拉。

李斌在现场详细介绍了ET7,这是蔚来首款具备自动驾驶能力的智能电动旗舰轿车。蔚来官方将ET7定义为“为自动驾驶而生”的汽车,单从外观设计来讲,它打破了传统汽车的设计常规,将车身线条与自动驾驶感知硬件融为一体,这是连特斯拉都未曾做到的设计突破。

来源:蔚来官方

ET7基于第二代高效电驱平台打造,最大的看点是搭载了蔚来最新的自动驾驶技术。新车采用蔚来自主研发的Aquila超感系统,拥有33个高精度传感器,包括11颗超感镜头总像素数高达8800万、1 个超远距离高精度激光雷达。

蔚来超算平台Adam搭载四颗英伟达NVIDIA DRIVE Orin芯片,算力高达1016TOPS, 是迄今为止最强大的量产移动计算平台。如果这些数据太过专业,可以用一句官方说法来概括其自动驾驶技术的程度,即蔚来建立了全栈自动驾驶技术能力,将逐步实现高速、城区、停车、加电等场景下的点到点自动驾驶体验。

来源:蔚来官方

来源:蔚来官方

来源:蔚来官方

这样的精准度,恐怕连特斯拉都不敢承诺。李斌透露,蔚来此次发布的NAD(NIO Autonomous Driving)系统,其算力可以达到特斯拉FSD算力的7倍。 

另一个令人瞩目的产品,是蔚来发布的150kWh固态电池。这款电池采用固态电解质,突破了原位固化,高性能硅碳负极和纳米级包覆、超高镍正极等多项核心技术,实现了360Wh/kg的能量密度,可以令车辆续航里程达到1000km。不过,这款电池要等到2022年四季度才能交付。

配合新产品,蔚来推出了第二代换电站。新一代换电站单站电池数量增加至13块,每天最高可完成312次换电。换电时,电池双轨道出入仓同步交换,车主无需下车即可完成换电。还可以运用AVP自动泊车技术,实现一键自动泊入换电平台。并且,每次换电系统将自检电池、电机和电控系统。 

虽然部分技术成功“碾压”特斯拉,但蔚来内心的对手似乎另有其人。 

蔚来联合创始人秦力洪曾表示,蔚来ET7对标的车型是宝马7系等豪华轿车。李斌也重申,蔚来要抢夺的是传统豪华车的市场,售价与BBA燃油车相当,在服务、性能、智能化等方面超越BBA,这是蔚来的策略。 

从售价来看,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蔚来ET7的售价区间为44.8万-52.6万元,虽然与宝马7系价位还有不少差距,但是已经超过了宝马5系、奥迪A6L等传统豪华中大型轿车。相似的售价,“碾压式”的售后服务与智能化水平,蔚来ET7发布,恐怕又是一个BBA的不眠之夜。

蔚来变“抠”了

蔚来举办NIO Day“由奢入俭”,折射出其经营思路的转变。

“蔚来对车主好,对员工也很好,非常舍得花钱。”在蔚来研发岗位工作3年的陈星向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透露,蔚来曾为员工提供诸多福利。员工学车,蔚来报销4000元;员工买车,蔚来补贴2万元,且不限制品牌。这样的包容体现出蔚来普及电动车的决心,希望员工“享受并切身体验电动车,即使买的不是蔚来”。

除了与车相关的福利,蔚来的福利还渗透于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蔚来员工出差的补贴上限约为800元,这个水平可以与世界500强公司媲美;蔚来员工还可以享受带薪旅游,公司每年补贴3000元鼓励员工旅行。

“当时蔚来对后续发展过于乐观,以至于浪费了不少资源。”陈星回忆道,2018年下半年,蔚来成功上市,继续从星巴克、苹果等公司招人,只追求他们能为用户带来的服务体验,并不太在意这些员工过往从业经历与汽车业的关联性。 

转眼来到2019年,蔚来内部渐渐有些动荡。那年3月,李斌在一封内部信中宣布将启动末位淘汰制,蔚来上下被笼罩在裁员的阴霾中。仿佛一夜间,人人都知道,舍得为用户豪掷千金的蔚来没钱了,唱衰蔚来的声音不绝于耳。各种负面传言也开始在员工间流传,“这些传言几经辗转,愈发真假难辨,搞得人心惶惶”。 

当时有人传言蔚来计划取消补充公积金。“我在很多公司工作过,补充公积金的标准都是工资的7%”,陈星感叹,“像蔚来一样按照工资的12%缴公积金的公司真不多”。这对于员工来说,算一笔不小的收入。因此,要取消公积金的传言引来不少员工在蔚来内部社区匿名吐槽。

传说要取消补充公积金的那天晚上,李斌一个人坐在偌大的会议室里玩手机,没有人清楚李斌在看什么,陈星猜测,他很有可能看到了那些吐槽。最终,李斌没有取消补充公积金的福利。传言不攻自破,大家虚惊一场。 

虽然保住了公积金,但因为现金流紧张,很多福利还是消失了。

学车买车福利被砍掉了,出差补助也基本与普通公司对齐,“去一线城市出差大约补助四五百元”,带薪旅行则被替换成了年假。 

比福利缩水更令人绝望的是,蔚来开始裁员。“不少曾经一起加班的同事都在那个时期离开了我。”有些是被“优化”的,有些是提前“下车”、另谋出路。“那时我时不时会看一眼系统中的员工数量,从峰值的一万两千多逐渐降低到七八千。” 

每天乘班车回家,同行的伙伴都神色悲怆,说不定哪天就被通知明天不用来了。在陈星看来,“忧心自己的前途是一部分,更多的是不甘心,不甘心苦心经营、殚精竭虑的事业前功尽弃。” 

“蔚来的困境,很大程度源自自身。”陈星认为,过度设计导致大量浪费,这样的现象普遍存在于各个部门。过度设计也不能说是错,只能说在当下,很多方案并不是最优选择。陈星打了个比方,为了提升1%的安全性支付超过10%的成本到底值不值得,见仁见智。

来源:蔚来官方

节衣缩食后,陈星的团队变得更加艰难。“需求还是那些需求,经费却没有,不但如此,人员还要缩减,剩下的人要身兼数职。”这让他总不时想起谷歌最初创业的时候,“就算用土豆发电,用树莓派做服务器也得让业务跑起来”。 

那时候,蔚来究竟能维持到何日,所有人心里都没底。 

后来,蔚来调整了经营思路,“变得务实了,该省则省”,前蔚来用户运营总经理王超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在保证用户是护城河的根本调性下,向特斯拉的风格靠拢”,简单来讲就是提高销量与毛利率。 

那些从星巴克、苹果招来的员工被“优化”,取而代之的是来自传统车企的有丰富销售经验的人,“现金流紧张、订单量不乐观,就得卖车求生存”。 

这样的转变被证明是正确的。2019年9月至11月,蔚来的销量连续3个月正增长,大家“终于在黑暗中看到一丝光明”。 

“用户护城河”变窄了?

蔚来能迎来这一丝光明,其用户功不可没。

2019年,蔚来因自燃事件跌入谷底,股价只剩1美元时,一片唱衰之中,只有蔚来车主鼎力支持。有车主自掏腰包几十万,资助蔚来参加澳门车展;有车主花费1.2万元为蔚来投放出租车广告。

疫情期间销售受阻,老用户上阵力挽狂澜。2020年一季度,蔚来交付3838辆新车,老用户推荐的订单比例高达69%,远高于2019年45%的平均水平。

这在其他企业看来,几乎是无法想象的。蔚来引以为傲的用户运营甚至被外界看作一门“玄学”。 

在入职蔚来近3年,负责用户体验工作的张文苑看来,用户运营一点都不“玄”,“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没那么高大上,就是以身作则、自上而下的事情”。

当然,蔚来的用户体验部门,工作“绝非和车主聊聊天这么舒服”。用户体验部门在内部身肩重任——是蔚来的“质检部门”。

“李斌一年到头围着用户飞,每天晚上在用户群里与用户沟通。”这与那些把用户运营当作噱头的车企大不相同。“有多少传统车企老板真的会做用户运营?不,他们只会让员工去做。” 

不过,随着用户规模攀升,要维持如此高标准的服务,蔚来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12月,蔚来销量达到7007辆,创单月交付量新高,且连续9个月实现同比翻番。 

用户数陡增,这令蔚来销售顾问张一诺倍感压力。 

张一诺平时需要对接意向客户四五百人,服务的车主也越来越多,“卖多少车就得对应服务多少车主”,每个蔚来Fellow负责的车主数量不同,“基本为几十甚至数百位车主”。 

蔚来为每一位车主设置了一个VIP服务群,在这个群里,有十几个工作人员随时待命,只服务一个车主。2020年下半年,张一诺服务的车主群数量由190个迅速增至283个,“每天忙不停,感觉再多几只手都不够用”。 

张一诺的压力很快传导至车主,反映到车主端,便是用户体验下降了。

一位订购了蔚来ES6运动版的新车主抱怨“蔚来在割车主韭菜”。“专属群没动静,没有工作人员告知车辆生产进程”。这位车主的专属群,只在第一天有工作人员说过几句话,后来便再也没有消息。 

令这位车主不满的是,蔚来对老车主很好,但是,新车主的福利却被大幅削减。蔚来曾宣布,2020年10月11日之后下“大定”的车主,不再享有蔚来首任车主终身免费换电的权益。已提车用户及2020年10月11日(含)前支付大定且正常排产提车的用户,免费换电权益保持不变。 

这暴露出蔚来经营“用户护城河”背负的巨大的资金压力。要知道,用户运营是件烧钱的事。蔚来财报显示,2019年二季度亏损32.86亿元,其中有27亿用于日常运营开支。“在当时,(运营费用如此之高)对股东来讲显然是个挑战。”2020年初,李斌也曾披露,“不算人力成本、移动服务车的投入,单‘服务无忧’项目蔚来每年在每位车主身上便要亏损4000多元。” 

卖车的速度太快了,不仅人手、资金跟不上,建充电桩、换电站的速度也很难跟上。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车主换电时需要排队逐渐成为常态。 

ES8车主李茉表示,打开蔚来App,发现距离最近的朗廷大厦蔚来换电站仅有1人排队。当他一路飞奔过去时,该换电站已有5人排队,需要等待2个小时。 

另一位南京车主则称,目前南京有三个换电站,少时需要等一两辆车,多时需要等六七辆车,“非常影响换电体验”。

“(用户)规模扩大导致蔚来倡导的用户体验被稀释,这个矛盾是我们接下来面对的最大挑战。”秦力洪坦承蔚来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

来源:蔚来官方

但无论如何,坚持做一家用户企业,这个原则不能改变。在36氪举办的2020 WISE大会上,李斌分享自己的创业经验时重申了这一点。未来该如何化解这个矛盾,李斌表示蔚来将从4个方向努力:1、增加更多的授权服务中心;2、增加换电站;3、后台的体系更有效率;4、增加必要的人手,加强对服务团队的培训。 

为了达到上述目标,2020年12月10日,蔚来汽车宣布,计划公开发行6000万股美国存托股份(ADS),其中每ADS代表一股A类普通股。加上账上超过200亿现金储备,蔚来底气十足地进入了下一轮竞争。 

有很多离开蔚来的小伙伴也回来了,陈星觉得“这就是生活,有相同目标的人,最终还是会走到一起”。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未来汽车日报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特斯拉

宝马

星巴克

蔚来汽车

一路飞

点到点

奥迪

下一篇

因疫情黑天鹅在全球的影响,居家娱乐成为更多人的休闲选择,也让一批游戏公司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宠儿。

2021-01-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