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渐清,《传奇》版权之争已成定局

锌财经 · 2021-01-10
揭开盛趣背后的维权史。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麦莒,36氪经授权发布。

文/麦莒

编辑/大风

2021年,《传奇》IP的江湖又起波澜。

1月8号,娱美德官方发布声明,表示盛趣游戏给宜春心乐科技有限公司出具所谓的《著作权授权书》行为无效,并且控诉宜春心乐以《传奇世界》授权名义实际对外进行《热血传奇》游戏相关授权的行为侵害了其作为《热血传奇》游戏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很快,心乐科技官方作出了回应,强调自己是通过合法的途径从盛趣游戏获取到《传奇世界》的相关授权,并且声明盛趣游戏对《传奇世界》网络游戏享有完整、独立的著作权,有合法授权第三方基于《传奇世界》网络游戏改编手游等游戏作品的权利。

实际上,早在去年12月,盛趣游戏与旭玩科技就连发两份公开声明,针对韩国娱美德、株式会社传奇IP、深圳娱美德等相关公司进行《传奇》游戏IP的授权行为,联合作出严正声明:即刻依法开启《传奇》IP市场的“净网”行动。

盛趣的态度如此强硬是有底气的。2020年盛趣一共收到了两份有利的诉讼判决和两份保护自身权益的禁令,围筑起《传奇》IP的城墙。娱美德此时的声明,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支撑下,更多的是无力的“挽尊”。

维权、被坑、判决,锌财经复盘了2020年围绕《传奇》IP的重大侵权和维权事件后发现,即便《传奇》在中国已经度过了20个年头,关于《传奇》IP的各种故事仍旧在发生,围绕着《传奇》IP的维权也依旧没有停止。

四份裁决书,盛趣持续巩固自己的版权围墙

《传奇》这个IP已经陪伴中国的游戏玩家走过了20年之久,关于《传奇》IP的争论也纷纷扰扰绵延了将近二十年。源代码泄露造成的私服泛滥,和娱美德在大陆地区各种各样非法的授权行为,持续搅浑《传奇》IP市场。

而作为这款游戏的引入方,盛趣(原盛大)也是这场版权维权马拉松中跑得最久、最努力的选手。

图源网络

2020年对于盛趣来说是具有关键性的一年,这一年盛趣通过两份有利的诉讼判决和两份诉前行为保全,一点点捍卫起自己及子公司及亚拓士对《传奇》IP国内授权的绝对权利。

在娱美德起诉盛趣子公司数龙科技所开发的《传奇世界》手游的游戏画面侵犯《热血传奇》游戏画面的著作权侵权纠纷中,浦东法院经审理认为盛趣信息享有《传奇世界》的著作权,但并未对该游戏画面的呈现手段和终端作出任何限制,应视为其认为无需作出限制。

而在娱美德起诉《传奇》IP的手游《龙腾传世》的著作权改编方盛趣信息、游戏开发商绍兴乐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游戏发行运营方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三者侵犯其权益的案件中,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依旧驳回了娱美德对于“侵害著作权”的诉求,仅仅是认为江西贪玩在宣传过程中存在虚假宣传的不正当行为。

著名的“渣渣辉”来自江西贪玩运营的《传奇》游戏

这两份裁定的意义在于,明确了盛趣拥有的《传奇》IP市场范围不仅包括当时已有的游戏市场,还应包括随着技术发展而必然会出现的其他游戏细分市场。所以,娱美德多次提出《软件许可协议》只许可了端游的改编而不包括手游和页游的这一说法是无稽之谈。

比这两份裁决更加重要的是2020年3月30日,江西省宜春市中院驳回了娱美德对于诉前禁令的复议。也就意味着,宜春市中院于2019年11月13日做出的关于娱美德公司、株式会社传奇IP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传奇》的改编权授权的裁定维持有效。

此前,这一份禁令一度掐住了娱美德的脖子。不过娱美德在宜春中院驳回复议的情况下依然没有停止在中国大陆地区持续肆意非法进行《传奇》IP授权的行为。他们披上了香港娱美德的马甲,由香港娱美德和大陆地区的金丰公司签订了授权协议,想法设法绕开禁令的限制。

于是,在2020年9月14日,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发布了一道诉前保全书,要求娱美德公司、韩国传奇公司、香港娱美德、深圳娱美德、金丰公司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再行改编、授权《传奇》IP。

这两份禁令是盛趣目前手上最坚硬的两堵盾牌,牢牢地守住了《传奇》IP这个拥有20年历史、年入6亿人民币的金饭碗。

难避禁令限制,娱美德频频上演闹剧

除了盛趣,此次净网行动中的另外一个合作方也非常值得关注。旭玩科技是江西贪玩和恺英网络共同组成的一家科技公司。前者是和盛趣一起被告上法庭的同盟战友;后者恺英网络则是娱美德为祸《传奇》IP市场的一个典型受害者。

2020年9月15日,A股上市公司恺英网络发布公告,拟以人民币1元的价格转让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70%股权,而这70%的股权是恺英在两年前花了10.64亿元买入的。如今忍痛割肉,是因为浙江九翎被收购后发生多起重大仲裁诉讼案件,目前背上的判赔金额已达22.9亿元,完全超过了已有的净资产。

浙江九翎的遭遇,不过是恺英网络在这场《传奇》祸事里的一个侧面。2016年10月25日,恺英网络宣布和韩国游戏公司娱美德签订合同,以共计2.98亿元人民币获得《传奇》手游和页游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开发及商业运营授权。

于是,当时的恺英网络立即被掌握大陆地区独享著作权的盛趣给告上了法庭。被骗的恺英停止了与娱美德的相关合作。结果这一行为引来了娱美德的疯狂报复,恺英网络在2018年到2019年间遭遇了大量来自娱美德的恶意诉讼,最后导致了如今的无奈之举。

实际上,像恺英这种被娱美德蒙蔽,花钱买了假授权的游戏公司不在少数,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小企业,被骗之后连追讨权益的能力都没有。目前已有多起和娱美德相关的合同诈骗刑事案件在中韩两国立案。

原本2019年末宜春中院的诉前保护书出具之后,可以阻止娱美德在大陆地区以授权的方式行骗。但是,娱美德方为了能够取得这些企业的信任,持续释放虚假信息,用一些张冠李戴的法律文书和在大陆地区没有法律效应的判决引导舆论,企图避开禁令的规束。

2020年6月,娱美德方宣布拿到了一份来自新加坡国际商会仲裁院(ICC)作出仲裁裁决。娱美德根据裁决书的结果声明盛趣游戏在中国大陆运营、开发和授权《传奇》IP的行为严重侵犯了株式会社传奇IP的著作权。

关于这份仲裁结果的有效性,锌财经采访了深圳知名律所的版权律师仲雨萌。仲律师认为,ICC的仲裁结果基于2017年蓝沙和亚托士之间签署的续展无效的前提,而实际上早在2018年,续约协议约定的仲裁机构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对这件事作出裁决,裁决结果确认2017续约协议为合法有效的协议。更何况,ICC对2017年的这份续约协议并没有管辖权,所以这一裁决行为超出ICC所具备的裁决范围。

并且,仲律师告诉锌财经:“ICC是一个国外的民间仲裁机构,外国的裁决想要在国内生效的话,需要当事人向中国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而迄今为止据我所知,这个裁决也没有在我们中国的法院得到认可和支持。”

如果要承认一份有悖于国内司法部门已有结论的裁决有效的话,在某种程度上讲,是对中国的司法主权的侵害,也是对中国法院司法管辖权的侵犯。

而娱美德方也清楚这一事实,于是在9月份由版权代理方公示了一份裁决书,假意宣布江西省高院撤销了宜春中院的既有裁定。看起来是关于《传奇》IP的禁令已经被取消,实际上是虚晃一枪。细看之下就会发现,代理方公布的撤销裁定是(2020)赣09知民初78号,禁令是(2019)赣09行保1号,两者根本不是同一份。

左为盛趣公告的禁令裁决 右为娱美德代理方公告的撤销裁决

如今娱美德在声明中重申ICC的仲裁结果,不过是娱美德在走投无路之际,试图绕过禁令的黔驴之技,并不能改变娱美德无权染指中国大陆《传奇》IP市场的事实。

《传奇》20年,一场旷日持久的版权保卫战

那么,娱美德为什么明知道违法还要这么做?因为钱。

《传奇》是游戏行业中唯一一个能够把一款游戏变成了一类游戏的IP。目前,围绕着《传奇》IP产生的国内市场达到了每年七百亿人民币,用户规模达到了6亿。“打怪掉宝、PK爆装”这样的看似简单的核心机制,在如今种类繁多的游戏市场依然拥有大量认可的玩家,他们会不断尝试一款又一款新的《传奇》类游戏。

《传奇》类游戏界面

而对于娱美德来说,“保护《传奇》IP”已经成为其营收的主要来源,主要方式就是授权他人和诉讼赔偿。根据公开的财务数据,娱美德60%以上的收入来自于“产品授权”,超过6亿元。这个收入规模已经超过了中国绝大部分的中小型游戏公司。此前深受其害的恺英网络就曾经公开控诉“以诉讼或仲裁方式提出极高索赔金额是娱美德及《传奇》IP惯常采用的一种施压手段”。

利益,是他们知法也要犯法的驱动力。

再加上《传奇》游戏经历过源代码泄露,私服更是数不胜数。时间跨度长、侵权成本低,导致侵权行为数不胜数。仅仅2017年到2018年之间,市面上就诞生了3000多款涉嫌侵权《传奇》IP的盗版游戏,而经过维权之后只有1/4确定被下架。

仲律师告诉锌财经,《传奇》维权的另一个难点在于,游戏侵权的隐蔽性更强,取证过程更难。因为,所有的侵权行为都是在网上完成的,甚至有一些盗版游戏连最基本的官网都没有,仅靠聊天工具私底下传播链接。

实际上,侵害版权的行为在游戏领域并不是少数,甚至因为游戏形式越来越丰富而变得更加复杂且普遍。仲律师表示,目前常见的侵权行为可以为五类。

第一种就是常见的游戏换皮,属于侵害著作权。行业人士表示,这种类型的维权是最复杂的,因为诉讼标准高,审理周期长,当然社会关注度也很高。

第二种素材类的侵权,即在游戏的宣传设计过程中出现剽窃现象,这种现象大多数情况下种属于不正当竞争。

第三种是商标侵权。即游戏开发方在竞价排名、推广应用时用类似的游戏名称,俗话就是“蹭热度”,这种情况会涉及到商标侵权的问题。以《传奇》为例,很多盗版游戏都会带上“传奇”两个字,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第四种就是游戏运营过程中产生的合同问题,比如说有些独代或者联运的合同,会被有些法院认定成是计算机软件的许可合同。代理合同和计算机软件许可合同之间的性质千差万别。

最后一种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是时代的产物,即生态诉讼。具体涉及到游戏直播、游戏账号租赁、游戏外挂等游戏生态内的行为,有可能会产生涉及著作权或者不正当竞争的问题。

游戏直播 图源网络

《传奇》20周年的周年庆上,盛趣CEO唐文彦在公开信里说到:从2002年《传奇》出现第一个私服开始,我们对《传奇》的维权已经持续了数年,跨越了端游、页游、手游的三个时代。《传奇》IP的发展史几乎就是一部知识产权保护与反侵权的历史。

这句话道尽了一个游戏内容者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时的心酸和悲壮。

2020年对于整个游戏界充满意义,年中《黑悟空》用一个预告片就惊艳了国人,年末《2077》一经发布就火爆游戏世界。人们都在期待中国拥有如同后者般的游戏创造力,而娱美德和万千私服运营者在推迟这一天的到来。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恺英网络

锌财经

玩科技

心乐科技

传世

得到

龙科

即刻

微信

下一篇

融资狂潮,史无前例。

2021-01-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