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怎么把估值65亿元的公司做死的?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1-08
一份老二非死不可的生意,谁让你成了老二?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任尚坤,36氪经授权发布。

“两个月前公司还在疯狂排测评课,招新员工。”学霸君一位老师对“商业人物”说,工作没了不要紧,工资没了也不可怕,就当喂狗了,最可怜是家长,很多人12月初刚续费,一家几万几万的,都是血汗钱啊。

学霸君是主营1对1辅导的在线教育公司。尽管离它宣布暴雷已经有一周时间,但各色群里的讨伐声依旧不断。有家长在寻求投诉渠道,有老师在联系家长私下教课,也有其他培训机构混迹其中招揽生意,还有完全的局外人带头收集家长们的个人信息,说是要统一寄往法院,伸张正义。用一位家长的话讲,大家都不清楚对方是谁就填了资料,“病急乱投医”。

2021年1月2日,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发了一封道歉信,题为《写给所有学霸君亏欠的人》。除了向家长、老师、代理商说“对不起”外,张凯磊用加粗的文字强调: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这算是他的担当。

不过,张凯磊并未讲公司沦落至此的原因,他只含糊提到八个字:管理不善,决策错误。

张凯磊把矛头对准媒体,“我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推进再快一点,赶在媒体前就能救所有人了”。在他看来,正是由于媒体跟进引发挤兑,潜在投资人评估了道德风险,决定不再投钱,从而让学霸君最后的救命钱没有了。张凯磊明确表示会回应所有人,但不会回应媒体。

而在此前元旦跨年夜,张凯磊回复了《中国经营报》抛出的问题,其中有这样两个:

如果能够重来一遍,你会规避哪些问题?

多融点钱。

你说的“一对一模式比大班课容易管理”指什么?

失败者没有资格评价。等着吧,等这场狂欢结束,时间会说明一切。

刚过去的一年,疫情催动在线教育产业性井喷,单K12(基础教育)赛道融资总额超500亿元,比过去数年加起来都多。伴随着的,是各大机构不惜重金砸钱获客,营销、广告、优惠轮番轰炸。就在学霸君倒下的差不多时间,它的直接竞争对手掌门教育被传将赴美上市,募资超3亿美元。K12领域主营1对1的两家头部企业,呈现冰火两重天景象。

学霸君缺钱,其最近一次融资是2017年初,有1亿美元。只是问题在于,张凯磊所执念的融资多寡,与学霸君大败局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家长和老师本不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集结在群里讨论的,是属于自己的钱为什么拿不回来了。

商业观察者刘润在文章中称,学霸君直到病危,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摔倒。他给张凯磊的道歉信打了个不及格分。他认为学霸君的死因是“资本的无序扩张”,即挪用别人的预付款,来赌自己创业成功的做法,从根本上破坏了风险与收益对等的投资秩序。

依国家政策与监管要求,培训机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按培训周期计费的,禁止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

而此次让被套其中的用户更愤懑的是,直到双十一、双十二以及圣诞节,学霸君还在大搞促销。章邯称,她总是接到学霸君官方的电话,让她给孩子续报课程。双十一期间,她在被反复游说下又报了240节课,共计22588元。她原本计划让孩子在寒假上这些课。结果没到元旦,课程班主任和销售的电话就都打不通了。

类似遭遇的家庭不在少数。身在浙江杭州的刘立文购买了220节课,只上23节,余197节约两万元。其实,学霸君退费难的问题早已出现,只不过家长们并未预料到——“一家大公司”会在如此短时间内迎来惨烈的局面。

“因为学霸君频繁更换授课老师,我在8月份就申请了退款,但一直没有回应。”王晓海在5月那会儿花26600元买了140节课,上29节,应退费21364.44元。可她涉及到了“分期贷”问题。在她记忆里,学霸君销售仅告诉她,报课可以分期付款,并没提分期贷款。她咨询银行,银行方面讲如果她不还款会影响征信,因为学霸君没有把钱给到银行。

李芳也说,她在学霸君出事后回查才了解有贷款。她当时课程总价24800元,首付了2480元。因为没有发票和纸质文件,她付完钱还询问工作人员什么时候给合同,对方答应给她邮寄,但她一直没收到。而有些电子文件要去网上看,现在网站已经打不开了。

这是一场即便在内部看都有点突然的暴雷。李芳是12月27日从任课老师处得知学霸君要倒了。照例每月25日,是公司给老师发薪水的日子。可连续两个月,老师们没收到工资。

“最重要是社保公积金要断缴,而且9月份的时候公司让所有全职老师换签公司。”上海分部老师叶羽向“商业人物”透露,她和很多老师签下了离职信,离职信没有写日期,单位从上海谦问换到苏州谦问,工作群从钉钉转移到了企业微信。她起初没在意,认为只是正常的工作调动,直到网上有了铺天盖地的信息,另外群管理员退群了。

上海谦问万答吧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是学霸君1对1的运营主体。2020年中旬几个月时间,张凯磊名下先后注册成立了几家新公司。学霸君暴雷后,这被外界质疑其涉嫌转移资产。依张凯磊的回应,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属于学霸君全资体系内的公司。他想把有盈利的小班课放到苏州公司,然后再把该公司卖掉,换钱救1对1 。

学霸君北京分部一位员工讲,他确切知道公司不行了是在12月26日。当天,他收到上级领导通知,核心业务1对1项目解散。27日下午,备注为“学霸君1对1教务主管”的朋友圈截图开始疯传。该主管明确表示“学霸君已经倒闭...我们现在正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及卡号,这也是我上交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有下家有工资。”对员工统一回复完这句话,张凯磊再无下文。仍在工作群里的老师万茜称,到目前还没见到最新通知和进展。从上述道歉信里的信息看,学霸君当下有3000名员工,1万多名老师,5万多深度付费用户和100多个线下代理商。

这是张凯磊经营8年的结果。学霸君在2013年成立,其前身是张凯磊2012年从金融机构辞职后设立的问吧科技。他也确实能算得上教育行业的老兵。当初张凯磊以数学物理双满分考入南开大学数学系,大学期间即休学创办“问吧教育”。

2014-2017年,靠拍照搜题工具与答疑服务起家的学霸君,先后完成6次融资,并转型1对1在线辅导,其估值巅峰时超10亿美元。当时主打北美外教在线1对1的VIPKID正备受资本青睐。直到2018年,张凯磊还在出席各类活动,对外宣称公司1对1业务实现单月营收破亿,全年总流水超10亿元。

不过2018年也成为拐点。没了融资的学霸君改变销售策略,开始让家长们一次性充半年或一年的钱,然后给与一定优惠。张凯磊接受采访时也不讳言在线教育对销售的倚重。

新东方好未来,再到跟谁学等后起之秀,在线教育大班课已经是个商业上跑通的模式。而1对1模式本身规模不经济,尽管客单价很高,可剥去教师成本、获客成本、服务与运营成本后,这在现在看依然是个赔本赚吆喝的买卖。

张凯磊此前对《中国经营报》披露公司的利润率:“2018年最惨,收1元支出2元,净亏1元;2019年收1元支出1.7元,净亏0.7元;2020年收1元支出1.3元,净亏0.3元。”

要单从市场来讲,1对1辅导的需求是存在的,只不过它的马太效应更为显著,投资机构倾向于押注龙头,老二在烧钱大战中掉队,基本免不了淘汰命运。

可话又说回来,是谁让你成了老二?

(应受访者要求,章邯、刘立文、王晓海、李芳、叶羽、万茜为化名)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