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企业公益的四个瞬间:于暗处燃灯,在阳光下播种

未来城不落 · 2021-01-07
将善待进行到底

四川省凉山州有20多座4000米以上的高峰,据说可以看见川西最美的星空。被同事一句“山上每个孩子的眼睛都和丁真一样,眼里有星星”深深吸引,梅婷(化名)卯足劲气喘吁吁地爬着近乎60°仰角的山路。路的尽头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川兴镇金新小学。沿路鸡、鸭、鹅在身边闲逛,有小孩子坐在地上玩一只空的零食袋子,孩子扬起脸咧嘴一笑,那眼神真的清澈如星。

在这里,梅婷见到了传说中“搭上全家建学校”的金新小学校长—罗滢。“‘金新小学’校名的寓意是:希望每一个孩子都是闪闪发光的‘金子’,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罗滢身着彝族服饰,用带着浓浓乡音的普通话介绍着校史。学校的发展和自己她的人生轨迹早已密不可分。

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川兴镇金新小学校长罗滢

2003年,罗滢从阿坝专师毕业,本来要调到城里的公立学校去,可她却留下来和家人一起把家里的茅草屋改造成了小学。17年以来,罗滢有很多理由远走高飞,但一个简单的想法拉住了她:圆孩子们一个上学梦。大山里的孩子们读书都要到10公里之外的小学去上课,每天光是花在路上来回的时间就有6小时,有些适龄儿童就因此辍学了。她想,要是在山上建个学校,离家近一些,上学方便了,也许辍学的孩子就会少一些。

参观校园的过程中,团队一行感叹道:“没见过这么简陋的学校”,恨不得马上动手把教室、寝室、食堂、厕所都重新修葺一遍。但这打着“简陋”烙印的一切,却几乎倾注了罗滢所有的心血:最初的教室桌凳都是罗校长的父亲一点点用泥挖出来的;后来学校里的水泥教学楼是一家企业捐赠的;教师宿舍是用罗校长结婚时的彩礼装修的;食堂、学生宿舍也是这么多年一点一点修出来的。

这座“东拼西凑”看不出规划的学校里,罗滢从24岁待到了40出头,学校从仅有17个学生,到现在800个学生在这里学习、生活。

老师批改过的作业本

从触动到行动,以公益之光点亮远山人生

“如果无法享受良好的教育,孩子们可能一生都难以走出大山,必须要为金新小学的学生和老师做点什么。”考察结束后,梅婷脑海中循环着这个念头。

作为龙湖基金会负责人之一,梅婷很快牵头汇总出一份调查报告,希望尽快通过公益行动助力政府共同改善部分居民的生活难题:很多村民并非原著民,而是从海拔更高的山区搬迁至当地,他们缺少可以耕种的土地;很多居民是彝族,不懂汉语,不识汉字,无法到外地打工,因此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即便能外出打工挣钱,如果因病、因伤回乡,他们就会再度断掉经济来源;现有的薪酬、福利、教育资源难以留住优质师资,缺乏优质教育的孩子走上社会后很难有竞争力。

报告中每一条有待改变的现状,都刻画着大山与城市间深深的隔阂,而公益就是要缓解这种社会割裂感,特别是在孩子、残疾人等弱势群体身上,抚平历史原因带来的天生褶皱,使其具备自立自强的能力,保有对美好的向往和追求梦想的动力。

当然,更多的改变还需要带动更多力量。为了更好地践行公益,2020年10月,由龙湖集团发起,经深圳市民政局批准,龙湖公益基金会注册成立。公益基金会围绕“助学兴教、关爱儿童、助老扶贫、绿色环保、文化传承、抗疫救灾”六大领域开展公益项目。甫一成立,龙湖基金会很快拉起一个由建筑设计、工程管理等多个职能组成的志愿者团队,重新进驻大山修缮校舍、食堂、宿舍、厕所,改善孩子们的学习、生活环境。

龙湖公益基金会还牵头为学校设计了校徽,印在为孩子们定制新校服上。同时,充分调动社会资源将成年人教育提上日程,帮助当地居民提升职业和生活技能。正如一位龙湖志愿者所说:“想当然的、脱离实际的关心和给予,反而是一种负担。要寻找、聚焦、点亮人生轨迹中,最需要被关注的需求,最需要被激发的特质,从而让更多人一生受益,一生被善待,一生被改变。”

变帮扶为培育,用“公益生态链”思维善待“全生命周期”

当下社会史无前例的多元,但多元之外仍存在鲜有目光关注的“边缘”,比如32岁的周德志。

九年前,他大专最后一年实习时,因为抑郁症中断学业,此后一直宅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或者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出门闲逛。2019年9月,一张特别的通知书将日渐滑向社会边缘的他拉了一把。通知书告诉他龙湖资助的“展翅飞翔班”很适合他。认真思考之后,周德志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改变现状的机会。

手握通知书的他来到了位于涪陵太白大道19号——重庆医药卫生学校,进入了这个特殊的班级。这个班有32名学生,他们来自重庆各区县,要么身患残疾,要么是残疾家庭的子女。“展翅飞翔班”传授的是康复方面的相关专业技能,设立这个班级的目的,就是激发这些学生自我内动力,继而转换为发展后劲。入学后,周德志成了班里年龄最大的学生,最小的同窗才16岁。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学习,周德志改变了很多,他不再将自己深锁,能无障碍地与同学交流,相互间相处很愉快;他得了很多奖,还获得了学校的一等奖学金,评为了“三好学生”,“涪陵区优秀学生”。“9年空白攒够梦想的勇气,只要开始飞翔从来都不晚。”周德志为他在“展翅飞翔班”的时光写下这样的注脚,他希望毕业后,能当康复治疗师,进入社会像大多数人一样自食其力,过上正常生活。

同学们所谓“展翅飞翔”的梦想,实则朴素到令人心酸,大都如周德志说的那样“像大多数人一样”,“过正常人的生活”。比如残疾学生刘方淼,他觉得自己很普通但很幸运,因为“龙湖资助我的生活费,让我可以很好地活下去。学到知识后,我可以很有尊严地生活”;比如年纪最小的魏颜湘同学“想继续考上重庆医高专,今后从事医学专业工作”早点为身有残疾、独自抚养她的父亲减轻负担。

“展翅飞翔班”学生周德志

这群特殊学生的平凡心愿正是龙湖“展翅飞翔班”办班的初衷:集合企业、教育系统的力量,为特定的对象(残疾人群体)提供无异于正常环境的职业技能培训,让帮扶对象获得生存技能,通过技能培训,让这些容易被忽视、容易走向社会边缘的群体看见自己的价值,用知识和技能改变生活轨迹,成为一个有爱、自信、拥有追求梦想能力的普通人,真正融入社会,去过正常的、被尊重的生活。

变帮扶为培育,“公益生态链”式地输出善意,基于理性的思考和科学的执行,这是龙湖基金会发起的初衷之一。除了青少年,龙湖“善待你一生”的使命指引是关照到受助者的各个人生阶段:通过聚焦科学养育、儿童医疗、素养教育、职业教育、老年活动空间改善等,让儿童拥有更加健康、快乐成长的机会,让少年有陪伴一生的习惯、兴趣和热爱,让青年有自我实现、追求梦想的能力,让老年人乐享晚年。每个人可以有热爱生活的乐趣和勇于生活的能力。

特殊时期,用善意连接“孤岛”,激发守望相助的力量

如果说弱势群体需要的是抵御被社会边缘化的力量,那么在特殊时期陷入孤立无援境地的人需要的则是社会大爱及重回正常生活的善意帮助。

2020年,疫情留在很多人记忆中也让很多人理解了守望相助的珍贵。

牛怡静是天津冠寓的一名门店店长,对于她来说,2020年最难忘的一天是3月28日。当天下午15:05,牛怡静所在的门店接到了“天津市归国留学生疫情专用隔离暂住点”的征用信函,他们只有一天时间帮助租客安排新的落脚点、腾空房间做消杀准备。

迅速成立专项应急工作小组后,牛怡静和同事与租客逐个沟通协调,帮助租客打包搬家。3月29日15:00前,所有租户顺利完成转移。23:00,门店有了“新身份”——天津和平区第九隔离点。

冠寓西康路店员工牛怡静

截至12月中旬,和平区第九隔离点先后共接待2000多位隔离人员入住,其中大多数是受疫情影响紧急回国的留学生。被隔离之初,他们很多人自嘲为“孤岛上的人”,但在隔离期结束后纷纷留下感谢信:

“感谢这14天的关怀,让我们倍感温暖。”

“谢谢为我们坚守一线的你们,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

“希望你们可以早日脱下防护服,有个假期好好休息。”

但对于牛怡静,穿着防护服的“非常态生活”持续了将近一年。

像新冠疫情这样,让全社会陷入一场“意外”的现象并不常见,但以基数庞大的社会个体衡量,“意外”就是一种日常,对其中的人具有“山呼海啸”和“最后一根稻草”的破坏力。这个时候,需要来自于外界的爱心传递温暖。越是艰难的时刻,龙湖越是坚守同路人的承诺,越是毫不惜力地去响应受助对象“最需要被关注的需求”。

一家善良的企业能创造出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它能为有需要的用户提供优质的产品,还在于为推动社会前行提供了更多动力,以及激发了更多人守望相助的能量。比如,武汉因新冠疫情“封城”之时,龙湖随即宣布捐赠总计3500万元的现金及医疗物资,用于支援武汉及周边地区疫情防控工作;当疫情席卷全球之时,龙湖集团再捐赠价值800万元人民币的医疗防护物资,援助意大利、韩国、美国、英国及法国等当时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国家;在疫情导致客流锐减之时,龙湖集团对旗下商场的所有商户,租金费用减半,覆盖龙湖商业当时布局的10座城市,在营的39座商场,支持到超过4500家合作品牌;为帮助广大商户缓解运营困境,龙湖集团主动牵线搭桥,引入建行、招行等金融机构资源,面向龙湖商业全国范围内的商户提供低成本的贷款支持。

公益精神渗透日常,持续践行社会责任

企业作为社会生态中最为活跃、影响力较大的基础单元,肩负的社会责任并不止于捐了多少钱或开展了多少公益项目,更是将公益与业务充分协同,将公益精神渗入企业品牌、文化和业务中,卷积更多社会资源,影响更多同路人,形成一股势能将正向的价值传得更远更广。

龙湖成立于1993年,发展至2000亿销售规模之后,每年竣工面积超过1500万平米,如何将项目对生态的破坏降到最低,成为项目规划建设的另一个主要课题。

早在1995年,龙湖拿到一块位于重庆郊区的项目,项目旁边是生态环境良好的九龙湖。重庆多山多水,但湖水资源也同样珍贵。而且,在波光粼粼的湖面和湖边的刺桐、竹林里栖息着一群白鹭,那是它们历来的家园。

在项目建设之前,龙湖就对九龙湖周边5公里地表径流和地下水做了调查,预估出新入库水源能使九龙湖每年换水三到四次。龙湖投入技术和经费,通过雨污分流和植被多样性种植,对水质进行保护。后来为了更好的实现蓄水、排洪、绿化,项目又设计了地下涵洞,直接导致销售利润减少了1/4。但25年后九龙湖的水仍然清澈,白鹭也在项目施工完成后重新飞了回来。

15年之后,龙湖在另一个更大湖水风景区:云南抚仙湖拿到新项目。抚仙湖是地球上仅存的2个能够保持I类水质的巨型淡水湖之一(另外一个是贝加尔湖),同时也面临被农药、化肥污染部分水域的危险。

龙湖提出“先治理、后开发”,历时逾740天全球调研,超过1195天产品研发的超长耗时,投入3亿多元建设环保工程,清淤20万方,设置了消落带缓冲泥沙,并建设滨湖湿地公园,利用土壤、植物、微生物协同净化水质。与中科院、中国地质科学院合作,对周边山体进行植被修复,恢复多样性植物群落。在项目开发的同时,成为生态保护的参与者。

在重庆九龙湖畔栖息的白鹭

过去20年中,我国商品房销售额从3935.44亿元增长到约16万亿元,约4亿人通过城镇化的进程住进城市,城市的面积扩大了数倍。在诞生了大量百亿、千亿企业的同时,一些生态、环境、栖息地永远消失或失去平衡。如何把环境保护、节能减排、绿色可持续开发贯穿到企业的业务中去,可能是每个企业的社会责任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2020年8月,龙湖集团成立了环境、社会及管治(ESG)委员会,开始体系化地开展ESG管控工作。所谓ESG,即以环境(Environmental)、社会(Social)及公司治理(Governance),是可持续发展的国际化标准,体现了一个组织在环保、社会责任和企业管制方面的综合能力,科学地衡量了企业将社会责任嵌入组织与战略的程度。ESG委员会的成立是公益精神深深渗入龙湖企业文化和业务的集中体现。

为了将公益精神持续推动,龙湖集团还将每年的11月20日设立为“龙湖公益日”。以“公益,因行动而简单”为口号,龙湖志愿者将从员工群体开始,渐渐扩大范围,在传递善意的过程中发现更多同路人,链接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共同行动起来,让更多人被善待,让美好改变持续发生。

+1
2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爱生活

刻画

一根稻草

点一点

常态生活

加健康

天光

重庆医药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