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三十而卖

巨潮商业评论 · 2021-01-08
三十岁的苏宁,关键词是缺钱。

文 | 五月

编辑 | 杨旭然

出品 | Tide-Biz

“中国零售史,半部看苏宁。”

30年前,年仅27岁的张近东拿着10万元资金,在南京租下一间200平方米的门面房,开启了苏宁的创业之路。

此后,苏宁跟随时代浪潮,经历了中国零售行业变革的全过程,从一家空调专营空调店发展为拥有25万员工、年销售额超3300亿、横跨线上线下的零售巨头。

但到了2020年之后,迈入而立之年的苏宁,留给外界最深的的印象却是“缺钱”。

自去年11月开始,苏宁就已多次陷入债务违约、资金链问题的传闻。张近东父子将苏宁控股股权全部质押给淘宝,借款10亿元的风波还未平,新的一波风波又起。近日,张近东再将其持有的苏宁置业65%的股权质押给淘宝中国。

面对随之而来的舆论质疑,苏宁的回应一概是“不属实、已报案”、“股权质押是正常的商业合作”。

相比某一方的表态,经过审计的苏宁易购财务报表,会更有说服力:从2014年开始,其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已连续6年为负值。

“买下”伏笔

长期的各类收购是给苏宁带来庞大债务压力的原因。

90年代初,家电市场特别是空调一时供不应求,苏宁成了最早建设市场、享受时代红利的那批人。

接下来的几年,苏宁跑马圈地,疯狂扩张,在国内家电市场站稳了脚跟。

当电商浪潮汹涌袭来,苏宁很快被京东、淘宝打乱阵脚,张近东才试图学习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并于2011年提出“再造苏宁”,计划到2020年(也就是去年),将苏宁易购打造为电商行业第一。

后来的故事是,淘宝和京东稳居龙头位置多年,美团、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也迅速崛起,苏宁易购的收入虽然也在增长,但势能相差悬殊。

“沃尔玛+亚马逊”的商业模式设计迟迟没见成效,主营业务的赚钱能力却在直剧下降。

为了转型、保持成长能力,苏宁电器、集团旗下苏宁易购(002024)通过收购大举扩张,涉及电商、物流、金融、地产、体育、科技等多个领域:

2012年,苏宁电器以6400万美元全资收购母婴平台红孩子

2019年,苏宁易购先花27个亿收购37家万达百货门店,又斥资48亿元,买下家乐福中国80%股份。

苏宁还进军了零售相关的快递行业。

2017年,苏宁云商旗下的江苏苏宁物流有限公司以42.5亿元完成对天天快递的收购。被收购后的天天快递却陷入到连年亏损中。

文娱也是苏宁的发力点之一,多年来下重手进行收购。

2013年,苏宁旗下苏宁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斥资2.5亿美元收购PPTV;

2016年,苏宁旗下体育财产集团以19.6亿元的价格,收购意大利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68.5%股权;

同一年,集团旗下的苏宁聚力(原PPTV)以3.2亿美元收购龙珠直播

多元化的布局里当然也落不下地产。过去多年间,苏宁不断开发苏宁酒店、写字楼等商业地产项目,并战略投资了恒大地产200亿元,在此轮股权质押风波的过程中,苏宁置地将65%的股份质押给了淘宝。

几年时间里,苏宁电器层面+上市公司层面累计投资超过400亿元,销售规模不断扩大,业务类型也更像互联网公司了,但难免亏损。2014-2019年,扣非净利润始终为负。

线上线下融合的大趋势下,苏宁以集团军作战的方式本没有错,阿里、腾讯、京东等都是通过类似的投资、收购扩宽边界。

包括阿里收购大润发、高鑫零售、控股银泰百货,腾讯入股永辉超市、高鑫零售、海澜之家等,以此接入零售行业更多的线下消费场景。

而外界对苏宁多领域布局一直存在担忧,包括缺乏跨界的管理人才和行业资源,以及体系内缺乏流量支持,不仅没有给苏宁带来预想中的收益,还增加了资金负担。

收购后形成资金负担,最典型的案例就是PPTV。在被苏宁收购两年后,PPTV亏损超10亿,为此张近东不得不将其从苏宁上市公司主体中剥离。

天天快递亦连年亏损。据苏宁财报,其收购天天快递3年半时间内亏损超40亿,2020年上半年,再创5.52亿元的亏损新高。

疯狂扩张的苏宁小店,也没能实现之前的期待。作为线下流量入口,苏宁一度试图借此打通其包括苏宁金融、苏宁有房等等全链路生态,因此苏宁易购不惜花费巨大的精力在全国疯狂开店。

2017年底时还仅仅23家苏宁小店,到2019年6月底时,已猛增至5400家左右。

每家店高达上百万的成本投入,以及阿里、京东等亲自下场后,线下小店竞争愈加残酷,且亏损严重。最终,小店与PPTV一样没有逃过被剥离的命运。

大举扩张严重影响了公司现金流。苏宁开始用发债的方式改善现金流,自2018年开始,通过母公司苏宁电器、苏宁易购等平台共计发债1000亿元。这也是业界最近质疑的、一年内到期的债券规模超223亿的重要原因。

卖出盈利

通过变卖资产来获得账面利润,成为苏宁易购近些年的常态。

2020年前三季度,苏宁易购上市公司实现营收1808.6亿元,透过苏宁易购近年财报发现,过去七个季度,营业总收入始终低于营业总成本,即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财务报表上的利润数据又是如何实现的?实际情况是,苏宁易购通过不停变卖资产,来获得账面利润。

仅2019年,苏宁易购就处置了196亿元的资产。包括35.9亿元的苏宁便利超市、1.6亿元的陕西苏宁易达、7.2亿元的4家物流公司、价值155.6亿元的苏宁金服,以及3家资产管理公司。

过去六年多,苏宁易购一直在变卖旗下资产,企业归属净利润也因此转正。

2014年,向华夏资本出售门店,获益19亿元;

2015年,再次向华夏资本出售门店、向境外公司出售PPTV股权,获益17亿元;

2016年,卖仓储、子公司京朝苏宁电器,获益18亿元;

2017年,又卖了阿里巴巴股份,获益约43亿元;

2018年,苏宁卖了阿里巴巴的股份,获益约139亿元;

2018年,向“苏宁深创投-云享仓储物流设施一期基金”出售旗下5家公司全部的股权。

其中最数额最大、引起最多关注的一次,是2015年苏宁以约140亿元购买阿里巴巴股票,从2017年开始,分三次将阿里股权卖出,获得超140亿元的净利润。

单是这项交易套现获得的利润,就比苏宁辛辛苦苦多年赚的钱的总和还多,这成了2017年-2019年之间,苏宁实现业绩利润最主要的来源之一。

和阿里的合作,也因此被外界认为是苏宁所有投资布局中,走得最对的一步棋。

苏宁小店也没有逃过被卖出的命运。2019年,苏宁易购向张近东之子张康阳旗下公司出售苏宁小店100%股权,在贡献公司净利润35.7亿元的同时,还把苏宁小店这一长期亏钱的板块剥离了出去。

可以看出,苏宁易购这些业务的接盘方,大部分是苏宁电器或张近东父子的关联公司。资产从上市公司倒出,就是为了给上市公司一个更“好看”的财务报表。

通过类似手段拿出“看起来很美”的财报后,投资者似乎并不买账。

2015年,苏宁易购曾发布一项员工持股计划。公告显示,二期员工持股计划认购公司2015年非公开发行股份约6592万股,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0.71%,锁定期12个月,存续期48个月。

但几年过去了,参与这部分持股计划的员工并未出售这部分股票,并在今年进行了存续期展期。

究其原因,无非是苏宁易购的股价不给力。当时员工持股计划的认购价格为15.17元,但苏宁易购股价早已回落,除少见冲高外,多年来几乎一直在9-12元左右徘徊。2021年1月6日收盘,苏宁易购报7.58元,目前市值705亿元。

为提振股价,苏宁易购从2018年起,一直在进行股份回购,且不断加码。

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苏宁易购分别为回购股份支付1.45亿元和9.99亿元。而从去年11月开始的股份回购今年八月已经完成,累计金额达到10.1亿元。

这些与长期的对外投资一起,给苏宁带来了庞大的债务压力。

“扣非前盈利”难以为继

连续多年的“扣非前盈利”模式,让投资者很难对上市公司继续保持信心。

苏宁的发展与扩张是通过发债、卖阿里股票、剥离子公司带来的收益在实现。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很难对上市公司继续保持信心。

回顾苏宁近年的股价走势,自2015年牛市后,股价就一直走在下行通道中。2015年至今,股价下跌近7成,在2020年12月份再次创下了7.34元的新低。

苏宁易购股价表现(2015年1月-2021年1月)

多数情况下,股票的涨跌与公司的盈利有直接的正相关关系。2015年-2020年,苏宁易购营收从1355亿增长至2700亿(2020年预估),收入规模已翻番,但扣非净利润始终为负。

在产业竞争对比上看,苏宁易购的营收增速较其他几家电商平台并不占优势。平安证券的数据显示,苏宁易购线上业务的营业收入增速在大幅放缓。

这两个因素成为压在苏宁股价上的两座大山,股价只能走下降通道。

从苏宁易购披露的财务数据看,很明显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的盈利状况在进一步衰退:

2020年一季度:营收下滑7.07%、扣非利润-5亿;

2020年二季度:营收下滑17.63%、扣非利润-2.45亿;

2020年三季度:营收下滑4.58%、扣非利润-2.55亿。

公司为此解释,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苏宁小店上半年亏损拖累了业绩;二是2018年公司出售了部分阿里巴巴股份实现净利润56.01亿元,所以今年净利润同比数据就显得很少。

在上半年的23亿盈利中,仅转让苏宁小店股权一项,就为上市公司贡献了34.28亿元的净利润——上市公司的利润,就是接盘方张康阳旗下公司的亏损。扣除这笔交易,苏宁易购上半年经营亏损了11.28亿元。

2019年,公司净资产收益率只有10.7%。平安证券预计,这一指标在2020年以后将只有2%左右。

一段时间以来,苏宁相关企业的债券大幅下跌,苏宁控股股权质押给淘宝所引发的传闻,都在加剧着市场的担忧情绪。

在外界看来,全部股权质押,说明苏宁对资金周转的需求迫切,很多投资者凭此判断苏宁的债务负担情况。

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苏宁易购短期借款高达28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应付债券分别为46.16亿元、62.48亿元、79.95亿元,流动负债总额达1099.67亿元。

但是苏宁易购仍正急速扩张。自2017年苏宁定下新零售战略后,线下的疯狂开店一直在继续,目前已合计拥有各类自营及加盟店12329家。

苏宁易购的资金链因此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状态,张近东眼中的机遇,同时也是很多投资人判断中的风险。

连续多年的“扣非前盈利”模式下,苏宁的发展与扩张是通过发债、卖阿里股票、剥离子公司带来的收益在实现。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很难对上市公司继续保持信心。

写在最后

苏宁仍然是一个体量无比庞大的线下零售巨头,但对于目前更加复杂的中国零售业来说,仅靠线下显然不够——竞争对手的野心太大,动作太过迅猛。

除了攻占下沉市场之外,二度上市的京东,已经将攻势打入苏宁的传统优势区。今年七月,其再度拿下五星电器54%股权,计划在“线下再造一个京东家电”。

就连曾经的老对手国美也在卷土重来,并且有了更强劲的帮手。

5月,京东宣布战略投资国美。强势入局的拼多多,也宣布与国美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国美零售全量商品将上架拼多多。“线上”、“服务”成为国美新的关键词,而这些正是苏宁近年来一直在发力的业务。

当年“苏美争霸”激战,苏宁如日中天。任谁也不会想到,到苏宁三十岁的时候,会是如此局面。

注:文中K线均来自于东方财富

+1
2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融入时代巨潮,发现投资决策
巨潮商业评论特邀作者

融入时代巨潮,发现投资决策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苏宁易购

苏宁小店

京东

国美

天天快递

拼多多

阿里巴巴

腾讯

平安证券

浪潮

东方财富

龙珠直播

红孩子

二度

海澜之家

易达

家乐福中...

苏宁置业

银泰

永辉超市

沃尔玛

五星电器

下一篇

压力更少,成就更多。

2021-01-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