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购获刑七年,海南离岛免税最重判罚诞生

财经十一人 · 2021-01-06
各方对代购的微妙态度背后,是地方政府、海关和经营主体之间的博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十一人”(ID:caijingEleven),作者:不止十一人 杨立赟,编辑 :余乐,36氪经授权发布。

海口海关所属海口美兰机场海关关员加强对离岛免税品的监管巡查力度

自2011年离岛免税政策落地海南,已接近十个年头。这十年来,随着免税行业的不断发展,代购、走私免税品的情况亦层出不穷。新年伊始,海南公布了一宗有关代购的最严判决。

据中新网报道,近日,海口中院依法对被告人李某恒、李某贤走私普通货物罪一案(下称“双李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恒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360万元;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被告人李某贤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40万元。

据《财经》记者了解,这并非海南第一宗有关代购走私免税品的案件,却是第一宗对外公布判决结果,也是判决最严厉的案件。在这宗案件之前,2018年至2020年亦有几宗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的案件,但并没有对外公布判决结果。例如,发生在2020年的陈某冲、林某、吴某番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一案,涉嫌偷逃税款17.6万元,并没有当庭宣判,但是公诉方建议对三人均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并分别处以罚金。

一位接近海口海关的知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自2020年7月离岛免税新政落地,海关从8月开始,每个月对代购走私行为都有侦查打击行动,每个月都能打掉七、八个团伙。大多数案件尚未判决或没有对外公布。“这对于海关而言并不是好事,因为代购会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

因此,“双李案”的判决结果,被认为是海南在显示打击走私问题的决心。这个案例或许对整个免税行业的代购问题都将有所影响。

“中国不是判例法的国家,但是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同案同判,这宗案件的判决对所有代购都有震慑作用,以后判案都会参考。”广东楉泓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袁楚鹏说。

然而目前,代购们似乎仍然没有被吓跑。一名专门在海口从事代购的人员对以客户身份询问的《财经》记者表示,海南对代购的打击一直很严,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她自有门道,只会更加谨慎行事,而不是“金盆洗手”。

“(用)自己家里人(的额度)就行,客人不举报也还好啦,”这位代购说。

10万元免税额度如何涉及千万元的商品

经海口美兰机场海关缉私分局核查,李某恒在多家离岛免税店套用他人免税额度购买免税商品销售牟利,涉及免税商品价值1220.7万元,涉嫌偷逃税款210.6万元。李某贤参与利用他人免税额度购买免税商品价值106万元,涉嫌偷逃税款22.1万元。

光靠代购个人的免税额度,不足以支撑代购产业,更达不到走私的规模。代购往往需要利用“人头”(其他人)的免税额度。

双李案中,2019年起,李某恒开始利用他人离岛免税额度购买免税商品,然后在微信朋友圈销售牟利。除了用“人头”的额度购买免税品,人头的免税额度也成了一种可以流通的商品。李某恒组织、利用代购人员(俗称“人头)离岛免税额度购买免税品转卖给王某等人,从中赚取50-100元不等的“人头”代购费。

2020年3月,双李开始在美兰机场利用出岛旅客免税额度套购免税商品。李某贤还利用他人免税额度购买免税商品转卖给韩国代购,从中赚取差价。

双李案发生在2020年7月离岛免税新政之前,当时每个离岛旅客的免税额度是3万元。新政落地之后,免税额度提高至10万元,对于代购和普通消费者,都是一种刺激。

新政实施的第一个月,《财经》记者在三亚免税城看到:代购们在卡地亚珠宝店内一边购物,一边给微信上的买家直播,以确认货品和金额。一个人10万元的免税额度如果用来购买珠宝,买不了几件就超额了。代购会使用朋友、同事的额度在免税店代购,但熟人圈子可以借用的额度总是有限,免税额度便成了有价值的东西。

根据海南离岛免税政策,旅客在购物时必须已经购买离岛机票、火车票、船票,离开海南本岛但不离境时凭身份证件和机票才能在关口提货。专业代购们便长期有偿征集离岛机票,当时一张离岛机票的价格是300元。如果游客在海南时正巧是生日当月,购物会享受额外的折扣,这意味着同样的10万元额度可以购买更多商品,因此这类离岛机票的报酬高达1500元。

除了向真实的游客征集机票,代购也会组织“人头”专门进行代购走私。一部分是从外省进海南岛代购,另一部分是海南本地人购买之后离岛。

上述海关人士表示,海南本地的大学生是代购最喜欢的“人头”之一,在学校发展下线,建微信群,可以组织起一批学生。“每天的费用有500元到800元,确实能够吸引到学生。很多学生还没坐过飞机,做’人头’还能免费坐飞机。”他认为,如果海南政府下决心打击代购,最简单的方式是设置高于人头费的举报奖励金,“举报代购能得1000元,风向自然就转了。”

海南免税成绩单里有代购的“贡献”

在2020年底,海南公布了全年的免税销售成绩单——2020年全年海南离岛免税店销售额预计约315亿元。这个数字大约是2018年中国免税市场规模的80%。

上述海关人士表示,这300多亿元中,代购的贡献相当大。“地方政府非常需要免税这个政绩,免税企业也需要业绩,对于代购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制度设计上就有很多漏洞,让刑事打击来堵,是很难堵住的。”

他补充道:“免税店的一些销售策略设计不是为了普通消费者。比如学生有优惠,高昂的免税品,学生哪里有消费能力?怎么可能额度全部用来购买小棕瓶(雅诗兰黛的眼霜,有税市场的销售价格约为每瓶510元)?”

2020年12月30日,三亚海旅免税城、中免集团三亚凤凰机场免税店和中服三亚国际免税购物公园三家离岛免税店正式开业,海南离岛免税店增加至七家。很快,海口还将有三家免税店开业。届时,海南免税购物店将达到十家。随着海南离岛免税越来越繁荣和火热,海关稽查代购走私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目前,海南本地居民购买免税商品,也必须离岛才能提货。上述海关人士透露,下一步,本地岛民的“自用清单”很快就将出台,即本地岛民无需离岛也可购买免税商品。“到时候可能出现一个村直接去购买、囤货,通过离岛货车直接拉出岛去销售的情况。因为货运通道还没有设立海关。”

从技术上,海关依然面临很多问题。“现在免税企业没有和海关打通数据,海关要侦查,只能一家一家去要数据,效率非常低。如果能和所有免税企业打通数据,便一目了然。”上述海关人士表示。

“这种(代购走私)案件在法理、实物上是不存在争议的,案件侦办方法很成熟,无论是谁在代购,最终利益一定是集中到某几个人身上,他们的关联账户很容易查到。”袁楚鹏律师表示,海关和地方政府、经营主体之前的复杂关系,主要由于各自的利益不同。“海关是很特别的机构,是绝对的垂直管理。任何一个海关、即便是最基层的办事处,都是代表国家,都是用国徽的。海关所有行为都是国家行为。但是地方政府从中央政府获得了政策红利,想发挥政策的作用,也要面对中央某些部门对他们业绩考核上的压力。”

海口中院在对双李案的判决中表示,离岛免税政策是中央支持海南发展的一项特殊优惠政策,该案中两名被告人利用他人离岛免税品额度购买免税商品进行倒卖牟利,逃避海关监管,扰乱了市场经济的正常秩序。该案的宣判,将严厉打击离岛免税“套代购”行为,彰显法院严惩走私犯罪以及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的决心,保障离岛免税购物政策的顺利实施。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由《财经》杂志公司产业报道团队的十一位专业财经记者创建
财经十一人特邀作者

由《财经》杂志公司产业报道团队的十一位专业财经记者创建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微信

中免集团

圈子

货运通

海南发展

雅诗兰黛

下一篇

随着公司发展越后期、规模越来越大,火花思维要面临的挑战也在加大。

2021-01-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