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亲述:社交移动支付巨头 Venmo 的起源故事

神译局 · 2021-01-20
美国最流行的转账支付应用Venmo的诞生记。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Venmo联合创始人讲故事:两个大学室友喜欢一起做业余项目;毕业后尝试创业做了些项目,后来各找了份工作;再后来又一起尝试一些项目。08/09年时做出了“朋友之间发短信转账”的东西,后来演化成 Venmo。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指望做了第一个项目,立刻就能成功。做了许许多多的业余项目之后,可能会找到某个想法比较靠谱;一开始的原型会很简单很简陋;第一版(发短信转账)跟你最后“成功”的为人所知的那版(转账的app,还有个newsfeed)可能差别很大。原标题Origins of Venmo,作者为Venmo联合创始人安德鲁·科尔蒂纳(Andrew Kortina)。

我经常给别人讲Venmo的起源,现在决定用文字写下这个故事,分享给本周开始在公司实习的同学享。

我的朋友Iqram和我一起创办了Venmo,主要是为我们和我们的朋友解决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我们当时仍然在使用现金和支票来互相转账,并认为这是很愚蠢的。每个人都应该使用PayPal来互相转账,但认识的人里面没有一个这样做。我们认为PayPal的日常使用体验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于是我们决定设计一些感觉“正确”的东西,就像我们用来与朋友互动的其他移动工具,如短信、Gmail、Facebook等保持一致。这就是Venmo是怎么来的。

Penn宾夕法尼亚大学岁月

我和Iqram是2001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大一随机分配的室友,从那以后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我找到我和Iqram的最早的照片。

Iqram在宾大学习计算机科学,我开始也是学习计算机科学,但我发现很多学习都是在做作业练习的时候发生的,我没有从大学中获得额外的价值。我无法证明学费是合理的,因为我只是花时间通过做编程练习来学习,于是我提出了一个假设,即我将通过学习尽可能不实用的科目来最大化大学学费的价值,这些科目是我毕业后/大学之外无法做的事情,比如与一群非常聪明的学生和教授一起阅读和讨论杰出的书籍(事后证明,艺术是非常实用的东西!)。我避开了大型讲座和大学实习之类的事情,尽量把时间花在研讨会和写作工作坊上。最后我的专业是哲学和创意写作,辅修了计算机科学和逻辑学。

不过在这段时间里,我依然对建站感兴趣,总是借机为我所在的各种俱乐部或有乐队的朋友建网站。

在大四的时候,我和Iqram一起建立了我们的第一个真正的项目,一个名为“我的校园”(My Campus Post)的大学分类网站。这是我们第一次尝到了通宵达旦的编码课程来将产品推向市场的滋味,我们学到了很多关于草根营销和具有季节性使用的产品所带来的留存挑战。

“我的校园”的营销物料

我喜欢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读哲学、做有趣的副业上,而主动忽略了参加面试等实际的事情,但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天妈妈来参加毕业典礼,她问我:“你毕业后要做什么?”当时我坐在寝室的地板上,我记得我对这个问题非常害怕,觉得“我不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要做什么”,但也觉得短期内还可以,最终回答说:“毕业后2个星期才搬出寝室。我会想办法的。”

毕业后上门推销

Iqram最后在西费城找到了一个便宜的转租房,我们花了一个夏天的时间为餐馆、沙龙、酒吧等建立网站。我们挨家挨户推销:“嘿,你需要一个网站。花500美元的价格,我们可以帮你搭建起来······只出100美元? 好,成交。” 当我们试图把我们正在建设的网站抽象成模块化的东西时,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得到了很多推销经验和被“不需要”拒绝的经验。有一个“不”,仍然比我后来听到的其他大多数“不”(对于更大的交易)更遗憾,那就是这家神奇的巴基斯坦餐厅Kabobeesh,它以3.5美元的价格在新鲜的馕面包上提供鸡肉串三明治:我们试图以100个鸡肉卷作为交换帮他们建站,但未能成交。

Kabobeesh:我推荐这家店的鸡肉卷和鸡肉卡拉希。

有一次,我们在酒吧里聊天,讨论如何用一些兼职工作来垫付我们的支出。我们注意到酒吧在招人,就拿了两份申请表,开始填写。我们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填写所有基本的背景资料、教育、个人信息,然后到了推荐信部分。我们当时并没有什么过去的雇主可以写推荐人,所以我把Iqram作为推荐人,他也把列为推荐人。当时我们还在一起合租,所以填的街道地址是一样的,毫无悬念,我们没有接到酒吧的回电。

Swooge和Philafunk

在这期间,我们也一直在研究创业公司的事情,比如一个叫Swooge的实时网站分析工具(现在让我想起了Chartbeat+Google Analytics)和一个网络的音乐销售平台Philafunk(就像iTunes+MySpace)。

Philafunk网站和宣传单。

在几个项目之后,我们意识到我们在建立一个成功的创业公司方面,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所以我们决定去找一个创业公司并在那里工作。在我看来,我们所做的这些项目中,有很多还是很棒的想法,这也是执行力比想法重要得多的坚实证据。

Iminlikewithyou

于是我们找到了这家纽约的公司,iminlikewithyou.com,这家公司当时刚从Y Combinator起步,我们作为首批3名员工中的2名加入,所有工程师都是在我们搬到纽约的那天一起开始的。我们有一个才华横溢的团队,打造了一个非常创新的、沉浸式的网络体验,也学到了一堆真正做创业公司的知识。最终,公司从最初的交友网站的想法转变成了一家休闲游戏公司(OMGPOP),我们因为对打造游戏不感兴趣而离开了。

iminlikewithyou网站

Ticketleap and Bit.ly

Iqram在Ticketleap做了几年工程副总裁,我辗转反侧,最后在Bit.ly上的Betaworks工作了一段时间。

在这期间,我们都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我期待着我们一起做新项目的时候,这次的知识和经验更丰富。这些年,我经常提出一起创业的想法,但时机一直不太合适。

探索新产品理念

2009年初,Iqram和我聊天时提到他准备从Ticketleap离开,继续前进,我记得当时我想,“太好了,让我们来做这件事”。我们开始在周末聚在一起(他在费城,我在纽约),讨论不同的想法。

Yogorino

我们有一个朋友在费城开了一家酸奶店,在帮助她进行技术上的准备和运行时,我们意识到传统的销售点软件是多么的可怕。我们设计了一款基于网络的销售点软件,通过50美元的USB magtek刷卡器将任何一台笔记本电脑变成收银机。当我们想得更多的时候,似乎面临着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分销问题(我们想起了我们的门对门餐厅销售的日子······),另外,虽然这是为了解决我们一个朋友的问题而设计的,但这不是我们自己每天都会使用的软件。

Web POS原型。

回到音乐

我们探索的另一个想法是在当地的一场爵士乐演出中产生的:我们想,“如果现在就能通过给这个乐队发短信下载这个演出,然后在我们的电子邮件中就能收到演出的mp3,那就太棒了”。这越来越接近我们最终得出的Venmo概念,我们为此构建的分析框架无疑为最初的Venmo服务提供了很多参考。

通过短信销售音乐的分析。

这个概念甚至衍生出了Venmo这个名字。很多人问起这个名字的由来,头脑风暴的过程是我们尝试过众多名字。我们在探索拉丁文词根vendere “卖”和mo代表移动的意思,我们的要求是(1)很短,5-6个字母;(2)可以是一个动词;(3)没有不直观的拼写;(4)注册域名很便宜。Venmo在GoDaddy上有售,而且符合几个标准,所以我们选择了它。

发现Venmo

有一个周末我们聚在一起研究这个想法,Iqram去纽约看我,把钱包落在了费城。整个周末都是我帮他付钱,最后他给我写了一张支票还我。他要找支票簿来做这件事,这让他很恼火,而我如果想兑现的话,也要去银行,这让我也很恼火(我一直没去兑换这张支票)。我们想,“为什么我们还要这样做?我们用手机做其他一切事情,我们肯定应该使用PayPal来还对方钱。但我们没有,我们的朋友也都没有这样做。”

所以我们决定,就试着解决这个问题,建立一种互相转账的方式,让人感觉和我们与朋友使用的其他应用中的体验一致。

我们对这个想法相当兴奋,心想:“肯定有人在做这件事。”我们找来笔记本电脑,开始上网搜索,很快就发现了Obopay:用手机直接给任何人汇款的方式。他们最近从诺基亚那里拿到了7000万美元投资,我们想,“完了。”。但后来我们试了试这个产品,发现没有什么感觉,而且看起来有点笨拙,不像是我们认识的人都会用的东西。

Note的进化

我们很快就做了一个原型,通过短信实现,而且非常简单。要发送Iqram 20美元,编辑短信“iqram 20 ”到我们的号码(我们巧用了Google Voice账户,因为替代方案Textmarks需要你在每条短信前加上一个关键词,毕竟那时候Twilio还没诞生······)接收方会看到“kortina付给你20美元”。

Google Voice SMS hack.

就在我们把这个工作做好之后,我们决定我们需要在每笔付款上做个记号,这样我们就可以追踪这些金额是用来做什么的。“Iqram的20元,在Nooch吃泰式午餐。”

界面是短信,所以我们马上想到,当然要让另一端的人看到信息才行,所以我们更新了收信人的信息。“kortina在Nooch给你付了20美元的泰式午餐费”。

venmo短信,这是什么手机?还是Windows系统?

融资故事

当我们有了原型之后,就开始和投资人见面,看看是否能筹集到一些资金,当时我们分别还在Bit.ly和Ticketleap做兼职,在筹集到资金之前,我们并不打算离开工作岗位。

我们从这些早期的会面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即,在没有明显的用户增长势头的情况下,只靠一个产品原型来融资是相当困难的。但有几个无价的时刻,我经常会深情地回想,我记得有一次会议上,我把短信后台(基于Google Voice)的内部运作规避了大约十分钟;还有一次会议上,投资人说他只对“10亿美元、全垒打的机会”感兴趣,而Iqram回答说:“这将是一家万亿美元的公司。”当然,还有我们执行摘要中的这段话:

Venmo执行摘要,2009年10月

Venmo使任何拥有移动设备的人都能通过短信发送和接收付款,在买家和卖家之间建立对话。

向移动支付的转变需要一种服务,它能捕捉到日常现金交易。Venmo的交易是个人化的,短信让支付感觉像对话。Venmo保持这些社交细微差别的媒介以及支付能力,让Venmo消除了交换金钱的压力。手机的无处不在加上Venmo的魔力,将形成坚不可摧的网络效应,让Venmo成为一切支付的首选方式。

虽然我们在融资方面的运气并不好,但幸运的是,我们在创业之前就已经认识到,建立一家公司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所以当我们刚开始将各种想法做成原型时,我们请了两位朋友作为公司顾问,来自纽约的朋友Sam Lessin,他正在经营一家名为drop.io的创业公司,还有Chris Stanchak,Ticketleap的CEO,Iqram在Venmo之前就在Ticketleap工作。

早期阶段Sam用Venmo给Iqram转的一笔钱。

事实证明,有两位自己也在经营公司的企业家作为顾问是非常有价值的。他们是解读投资人反应的传声筒,做了大量的介绍,提供产品反馈,并提供一般的运营建议。另一个重要但出乎意料的结果是,Sam和Chris很早就参与了公司的工作,这就是我们的第一笔投资:2009年12月,Sam和他的父亲Bob投出了我们的第一笔天使轮融资。

2010年1月,在一群了不起的天使投资人和顾问的帮助下,我和Iqram终于离开了之前的工作岗位,全身心地投入到Venmo的工作中,我们花了几年的时间,将这个产品从一个赤裸裸的短信原型发展成今天的服务。不久之后,我希望能记录下最初创立后几年的其他故事,不过第一章到这里就结束了,一切未完待续。

译者:蒂克伟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得到

才华横溢

推荐信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