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裁员,还被领导PUA了

市界 · 2021-01-06
地产人的寒冬:从年初裁到年尾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陶婷,编辑:胡刘继,36氪经授权发布。

对于很多地产人来说,刚刚结束的2020年,几乎没有火焰,有的只是海水。

12月21日,本该在这天收到工资的张瑟,没等来工资到账的短信。这坚定了张瑟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决心。

20天前,在公司正常运营、且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情况下,张瑟遭遇了老东家的离职PUA。

“说你吃回扣、不让你打卡、被移出工作群”等等,这些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的裁员手段,被张瑟的老东家统统用在了张瑟身上。

“分手不应该要体面吗?”张瑟问道。

同一天,某知名头部房企沈阳公司员工也告诉市界,公司要辞退他,设置了打卡权限,让他打不了卡,已经超过三天了。

这些不体面的分手背后,源于地产行业的年关难过。自2020年初至今,地产行业裁员事件似乎没停止过,但是,这一现象的发生并非偶然。

2013年以来,随着房地产短缺经济的逝去,房地产行业逐渐走向内卷化,裁员事件就在周期中轮回上演。2020年以来,在疫情重击、三道红线之下,地产行业越来越寒冷。

于是,在裁人者和被裁者之间,一场蚂蚁与大象的博弈再次展开。

1 胳膊真拧不过大腿

早在10个月前,舒畅就说,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胳膊真的拧不过大腿。”他和他的同事们,应该算是2020年最早一批被“离职”的地产人。

2020年2月仲春,尽管温度慢慢回升,但山东的平均温度依旧在零到五度,最低甚至达到零下五六度。

异常寒冷的,还有菏泽的楼市:根本看不到买房人。舒畅所在的售楼处,也未能幸免。在无人问津的日子里,舒畅和同事们也没闲着,他们穷尽一切办法拓客。

2月21日下午,舒畅的领导突然通知他们去公司开会。这次会议很不寻常,足足开了三小时。在会议的前半段,领导列举了公司近三个月的业绩与开销支出。

重点是后半段,表情显得很凝重的领导开口了:“公司现在用不了这么多人。”一番说辞之后,舒畅们等来了结果:以业绩优劣定乾坤,排在后15名的置业顾问,将被辞退。但领导也说了,为了顾及彼此脸面,给大家10天时间自行离职。

残酷的现实让舒畅坐立难安。公司有大概30名置业顾问,他的业绩排在中间位置。业绩好的不用担心,业绩差的心知肚明。是去是留,舒畅着实难以决断。

如果现在离开这里,舒畅不仅会失去一批老客户,还会损失一笔数目不小的佣金。舒畅们的客源来自老客户推荐,他们大部分只拿到了80%的佣金。按照公司规定,剩下20%的佣金要等到交房后才能拿到。

此时,全菏泽的售楼处,大多处在值班状态,也并不招人。主动离开也更意味着就此失业,并且期限未知。就在舒畅左右为难之下,有同事给他打了电话。

商量一番后,舒畅和同事们决定,谁都不要主动提辞职。在他们看来,老板用不了这么多人,辞退员工无可厚非。但是,这与大环境有关,本不是他们的错。更何况,公司主动辞退,却不给任何补偿。

两天后,看到没人辞职后,舒畅的领导动手了。当天下午,排名后15位的置业顾问,不仅被公司转成了外拓人员,他们的名单更被公司贴在了售楼处。

在售楼处,有两种岗位:一种是置业顾问,一种是外拓人员。置业顾问,负责在售楼处接待客户;外拓人员,负责在外面找客户,然后把客户拉到售楼处,由置业顾问接访并成交。

公司还下了死规定:不论是水客,抑或有效客户,15名外拓人员每天要拉一组来。如果没有,一天就要罚30元。舒畅算了一笔账,一天30元,看似很少,但一个月下来,也有900元。

扣掉罚款部分,舒畅们拿到手的工资只有1000多元。因为,在菏泽,置业顾问的底薪只有两千元。这般操作之后,当天上午,就有七八个人主动辞职了。

到此时,舒畅终于明白一个道理:“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胳膊真的拧不过大腿”。

29日这一天,舒畅心情糟糕极了,他整整一个月没有开单,这是他首次单月挂零。不过,这天中午,舒畅的领导反倒是破天荒地邀请舒畅们一起共进午餐。打包过来的10个菜中,居然还有海鲜。

在吃饭的间隙,领导说了许多反常的话,比如“经济有什么问题可以跟他说,裁员是公司的决定,现在降薪以后会补过来,熬过两个月后会有至少七天的假期,团建可能会去国外”之类的话。

这有刻意讨好的意味。那时的舒畅想不明白:突然亲切起来的领导,葫芦里卖的是啥药。要知道,在以前的每次团建中,领导强调的除了业绩,就是业绩,也只有业绩。

后来舒畅才明白,对一些同事而言,这是他们在这个公司的“最后的午餐”。这顿饭后的下午,又有三个人主动辞职,当中竟然有一个业绩排名前三的。

三天后,舒畅下定决心辞职,他想换个售楼处。在舒畅看来,工作无非为两种:要么快乐,要么赚钱。很显然,公司这两个都不占。

有人说,在强大的企业面前,个人如同蚂蚁和大象博弈,难有胜算。面对大象,自知没胜算的舒畅黯然地离开了。

明知道难有胜算,但仍与大象博弈的,是郑州的张瑟。

2 蚂蚁和大象的博弈

2020年年底前,张瑟告诉市界,她准备向老东家提起劳动仲裁,已经写好几封函了。她的老东家是郑州的本土房企。

“地头蛇很厉害。”在起诉之前,有不少人担心地劝告张瑟:“你是扳不倒对方的。”蚍蜉难撼大树,张瑟深知这个道理。

她自己也没想到,会与老东家有剑拔弩张的这一天。即便无缘无故被离职,她仍然感激老东家提供了学习和成长的机会,感激这个公司里温暖她的人和事。

比如一再跟她保证“会处理好这件事”的仍在这个公司的老领导,以及在她被裁后安慰她“不要多想,你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人力总。

让张瑟决心“磕”到底的,是刚来公司不到半年的一位女领导,她分管多个部门,其中就包括张瑟所在的部门。

这位女领导,坚持裁掉张瑟、且不能给出合理的理由。也正是无缘无故地被裁,以及向她泼来的、让她无法承受的“脏水”,张瑟愤而争斗。

十一长假后的一个早上,这位女领导在工作群中突然宣布,公司正式启动清理僵尸员工行动。她提到了三类人:看似业务饱和度高、实际组织贡献少;态度上存在自由主义;设置沟通壁垒倾向及行为。

此时的张瑟极为自信:自己不是领导口中的“僵尸员工”。因为,在三年时间里,张瑟凭借出色的工作表现,得到了领导、同事及业内的广泛认可。即便在地产下行、疫情重击的今天,她仍然在6月份涨薪了。

5月以来,在部门仅剩张瑟的情况下,她一人干了原本三人的活。没有人知道,这期间的张瑟还背负着家庭的重担。张瑟的父亲因肺积水、心脏病两病齐发,病情恶化,一度被医院送进ICU。白天到公司上班,晚上去医院照顾父亲,这是张瑟那段时间的日常。

随后发生的一件事,让张瑟意识到:女领导在微信群里的话,是早有预谋的。

10月17日,周六还在做方案的张瑟,接到了公司审计的电话。在电话里,审计告知张瑟:他们接到公司某项目关于强制安排与某合作单位的投诉,需要找她了解一些情况。

当时,张瑟是一头雾水。后来她才知道,这是从天而降的一口锅。这口锅源自于合作单位催促欠款,张瑟在项目与合作单位之间沟通协调过,但没想到不知道被谁说成“强制安排合作”,还将此事举报到审计部。

10月21日,在劈头盖脸质问张瑟后,该领导没给张瑟回答的机会:“你现在开始找新的工作,30号之前自己离开。”

张瑟问及让她离职的原因,该领导说:“没啥原因,你离职吧。”

张瑟还在反思哪里做得不好之时,该领导就开始催促张瑟尽快离职。当张瑟明确表示“不想离职后”,她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前提到的项目投诉至审计的与合作单位,存在8000元的报价差额,这钱是谁给的?”

这笔差额到底源自于哪里,去了哪里?是只有一家合作单位,遇到了这样的暗箱操作,还是很多家?把我抛出来目的何在?背锅?挡箭?还是觉着无利可图?张瑟不断追问着,她很想知道答案。

没人告诉张瑟答案。就这样,张瑟在焦虑中等待了两个星期。原本她以为,就算被抛弃,按照正规流程,人力应该找她谈话。

11月3日上午,张瑟没能等来人力,反而等来了女领导的再次离职催促。第二天,看到张瑟仍没有辞职的意思后,女领导开始行动了。

她要求还在公司正常工作的张瑟,将工作业务移交给其他同事。甚至于,她还跟人力说:“十一月没给张瑟安排过任何工作,所以打卡也不会有工资。”

11月17日,在张瑟拒绝人力提供的“离职协议”后,她的考勤打卡系统被关闭。无奈之下,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张瑟向公司邮寄排除考勤功能妨碍公函。

张瑟太清楚公司如此操作的用意,其目的在于制造她三天考勤上的“旷工”记录,并以此借口对自己进行违纪辞退。

11月22日,张瑟再次收到女领导的微信。女领导表示,如果张瑟不交接某业务群群主,就要发通知解散该群。话音落下没多久,张瑟被踢出她所在部门的工作微信群。

在发出三封公函后,12月21日,张瑟告诉市界,公司已经出面表示愿意调解,但她的要求是依法办事,等待公司的正面回复。

尽管决意拿起法律的武器,但张瑟也明白,以个人的力量去和一家企业抗衡,无异于以卵击石。但是,她相信“没有人和企业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3 一场内卷化的悲剧?

在张瑟离开之前,公司已经有一批人被清理掉。年关将至,谁都不愿意在此时没了工作。

他们敢怒不敢言。有人害怕影响自己找下份工作,有人觉得个人斗不过企业,还有人认为维权太耗费精力。张瑟做了很多人不敢做的事。

张瑟原本是不想要补偿的,但律师告诉她,如果不依法要求赔偿,就无法唤醒那些沉睡的同事。在张瑟致公司的函中,其中就有一封是《针对所有员工的建议》。张瑟认为,公司劳动法有很多违法之处,这封公函算是对同事们的保护。“你可以辞退我,但不要想着白嫖。”

其实,在疫情重击下,房地产行业裁员的消息一直未停止过。“不是在裁员,就是在裁员的路上”、“目标是活下去,争取不被裁员”,这成为不少地产人无奈的真实写照。

无论是舒畅不做任何斗争的离开,还是张瑟蚂蚁与大象博弈的抗争,他们的经历和遭遇仅仅是地产行业的冰山一角。好一点的地产人,多则依法得到N+1的补偿,少则补偿一到两个月。但更多被裁的地产人,跟舒畅一样什么也没带走。

为了裁掉员工,企业使出各种手段,比如认为你能力不符、将你移除工作群、让你不能打卡、影响下家工作背调,甚至于还有恐吓、威胁、调岗等手段。这些案例统统被称之为“离职PUA”,而离职PUA最终的目的是:开除人不想给赔偿金。

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律师郭韧告诉市界,公司在正常运营,且没有正当理由辞退员工的情况下,需按照《劳动合同法》向被裁员工担负相应的责任。被裁人可携带每日打卡记录、社保记录、工资卡、办公环境、劳动合同等证据,向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

其实,房地产行业裁员现象,并不是从现在开始。

2013年-2014年,房企第一次向设计、营销、投资等业务部门动刀。2016年,新一轮调控启动,楼市降温,行业由乐观转为悲观。这一年,除了裁掉那些产能过剩的一线人员,管理层也在裁员队伍之列。

2018年,地产调控走向更深处,裁员波及几乎所有千亿级地产大公司:万科、旭辉、泰禾……2020年以来,疫情重击、三道红线、房住不炒,这次裁员范围全所未有,上到头部房企,下到中型房企。而更多的小房企,早已消失于洪流中。

探究房地产行业裁员、地产人被裁的原因,主流观点普遍认为,这是一场内卷化的悲剧。一位知名企业高管告诉市界,内卷化反映了人们投入更多、效益更少的无助。

其实,工业化进程加快、产能过剩之下,地产行业的内卷化已普遍存在。自2013年以来,房地产短缺经济的黄金时代结束,即只要有钱或者能拿到地,企业就能发财、员工就能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市场创新、技术进步的停滞不前,是房地产行业走向内卷化的最大祸首。

“比如周转速度被推到极致、安全事故频出、建筑质量堪忧,以及人才成长空间被压缩等等。”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告诉市界。

那么,怒其不争的舒畅们、与大象博弈的张瑟们,真的都该被“卷”吗?其实,他们只是地产行业内卷化下的沧海一粟而已。这场地产俯冲,才刚刚开始。呆在地产里面的人,有可能会感到越来越冷。

17年前,在房地产被定调为支柱产业后,制造业、服务业等资源开始涌入地产。海尔做地产、苏宁做地产、国美做地产……最后就连美的,也进入地产分一杯羹。一些企业的房地产生意,做得甚至比自己本业还红火。

17年后的今天,逝去的高增速、下降的利润、更高质量的发展、三道红线等关键词,填满了房地产行业。钱不好赚的残酷现实下,万科两年前高喊的“活下去”,竟变成了2020年所有房企的第一目标。

尽管地产艰难,但也并非没有出路。柏文喜告诉市界:“一方面,要从新房建设与销售市场,转向新房与二手房并重的不动产市场;另一方面,可以围绕不动产产业链进行行业拓展,向专业化、精深化、精细化服务实现转型。”

而对于地产人来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态度决定一切。用努力和业绩证明自己。”上述企业高管告诉市界。

2020年年中,拥有20年地产从业经验、一直在企业担任中高层管理者的李一白也遭遇离职PUA。一番斗争下,李一白拿到了应得的补偿。随后,他换了个姿势重新出发。在“双12”活动中,李一白的创业项目业绩迎来大爆发。

对于渺小的个人来说,虽然不能左右大的环境,但可以做的,是想办法不让自己在这个行业消失。办法倒是有千万种,毕竟,房地产行业,永远不会消失。

(文中张瑟、舒畅、李一白皆为化名。)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人生当中很多的成功就在于你做出长期选择的能力

2021-01-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