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员工猝死背后:疯狂公司奔逐疯狂赛道

36氪的朋友们2021-01-05
“我们都觉得出人命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半熟财经”(ID:Banshu-Caijing),作者:顾翎羽 刘以秦 柳书琪 崔浩,编辑 :余乐,36氪经授权发布。

社区团购的“巨头大战”之中,“我们都觉得出人命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2020 年 12 月 29 日凌晨 1 点 30 分,新疆乌鲁木齐,拼多多一名女性员工在下班路上突然捂腹并晕厥倒地,送至医院并在近 6 个小时的抢救后离世。

《财经》记者了解到,这名员工生前系“多多买菜”业务新疆地区的员工,19年7月以管培生身份入职。因为时差,新疆凌晨一点钟相当于北京深夜十一点,这也是该名女性员工日常的下班时间。拼多多公告称,该员工于1月3日火化。

2020年是各大互联网公司纷纷入局社区团购的一年,滴滴、京东、美团等巨头均曾高调宣称一定要打赢这场战争,随之而来的就是大规模的烧钱补贴和快速扩张。“多多买菜”正是拼多多在2020年上线的社区团购业务。

这名员工离世的消息最早由职场社交平台“脉脉”的用户在1月3日晚间发帖爆出,4日一早,原页面已无法访问。舆论被点燃在数小时后:一张疑似拼多多回应的截图显示:已认证的拼多多官方账号在知乎话题“如何看待网 传拼多多员工加班后猝死一事?”中回复称,“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这一回复旋即被删除。

4日下午,拼多多证实员工猝死,但同时宣称知乎截图为假。然而,“知乎小管家”发文称,前述拼多多在知乎上的回应确由知乎认证账号“拼多多”创建、不到一分钟后自行删除。拼多多随后改口称,该条内容系拼多多营销合作供应商员工用个人手机发布。

2020年,拼多多高歌猛进,股价累计涨幅达373.59%。截止上周三美股收盘,拼多多市值飙升到2196亿美元,成为仅次于腾讯、阿里的第三大互联网公司。根据福布斯实时数据,创始人黄峥身家达到635亿美元,超越马云和马化腾,成为中国第二大富豪。

在拼多多去年的周年庆上,创始人黄峥在讲话中表示,“开启硬核奋斗模式不是一句空话。”说到为什么一线员工要熬夜到凌晨,黄铮说:“买菜是个好业务,是个苦业务,是个长期业务,也是拼多多人的试金石。别人睡觉的时候你在拣货,送货,这样消费者在要做饭前才能拿到新鲜的菜。”

然而,新年第一个工作日,一个头顶“造富”光环的公司,在社区团购这条眼下最火热的赛道中,在翻转的舆论里被推至“血汗工厂”的风口浪尖。

1月5日下午,拼多多在回复《财经》记者的问询时表示对该事件没有新的回应。

“造富”光环下的黑盒

年仅22岁、爱笑活泼、死前已有结婚计划……各方消息中,女孩的画像与疯狂工作的猝死者难有联系。

一位接近多多买菜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他身边有人认识这位逝去的女孩,这种临近性让他更加难受。他证实,这位女孩的工作签名还静静地停留在“为多多守边疆”上。

他表示,拼多多一线开城(负责当地业务推广)的员工工资并不如外界想象中高,很多是应届毕业生,每月工资一万多。

拼多多素以工作强度大出名,据他介绍,多多买菜一线员工工作强度极大,忙碌的地区甚至可以连续工作100多天,常常工作至凌晨。

“我们都觉得出人命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中,多名拼多多员工均作出类似表示。

多多买菜是当前拼多多的核心业务。受访员工向《财经》记者表示,组建初期,买菜团队由各部门强制抽调人员组成,各事业部均有指标,层层分配。“当时听说强度大,没有人愿意过去,但凡打听买菜业务,人力都会给直系领导发邮件,说你要求调过去。”

年轻力壮者还会被优先考虑。一位前员工透露,部门里学体育的同事被约谈了三次,甚至被威胁不转去买菜业务就领不到年终奖。

即使如此,该业务线人力依旧紧缺。11月,拼多多宣布今年调薪将只面向愿意转去买菜的业务员工。前述受访者向《财经》记者回忆,第二天,其经理特地私聊提出转岗意愿的员工,表示买菜那边很苦,希望个人慎重考虑。

一名供职于多多买菜的员工告诉《财经》记者,买菜业务分两种岗:运营和技术,该出事员工是运营,其工作内容不仅包括地推,还要去仓库搬菜、跟运输车到社区站点。

凌晨1-2点,他们的一天已经开始,跟车参与运输2小时左右后休息,第二日中午重新开始工作,直到深夜11-12点下班,周而复始。

所有人都在超负荷运转。拼多多总部其他部门有每月工作300小时的隐形底线,买菜业务则是380小时,少于该隐形底线将可能被主管约谈。

在工作时长上,连续工作13天休息1天,这唯一的一天还需要经过审批。“在国庆后,基本就没有正常的节假日休息了,”前述员工说,克扣节假日是被默许的惯例,国庆8天,他们只休了一天。

疯狂行业的疯狂赛道

在社区团购这条疯狂赛道上狂奔的不止拼多多一家。

目前,多多买菜、美团买菜和滴滴橙心优选占据着社区团购业务的头部赛道。前两家已经进入了超过200个城市,而此时距离“多多买菜”App上线还不足4个月。

互联网巨头们的战争一场接着一场,今年的战场转移到了社区团购上。此前,滴滴CEO程维在讲话中表示,对社区团购“无投入上限”。刘强东在京东高管在会上提出,会亲自下场带领京东“打好社区团购一仗”;王兴也不止一次在美团中高层会议中传递“这场仗一定要打赢”的决心。

相似的语句在“打车大战”、“共享单车大战”、“外卖大战”中都曾出现过。

指标层层下达,最艰巨的前线任务只能由最底层的员工啃下。

一位滴滴橙心优选员工告诉《财经》记者。他们的工作时间为上午11点到晚上2、3点,由于人员大量扩张,在成都职场,员工往往挤在走廊,甚至坐在一张椅子上办公。

在项目初期,滴滴内网上有员工透露转岗薪水翻番,不过目前只增加了20%的补贴。即便如此,每三个月进行考核评级的制度依旧吸引着员工转岗。对他们来说,在其他部门同样也是加班,一年只有一次升职的机会,但“那里都是机会。”

此前,因北京望京地区疫情,美团宣布全员在家办公,社区团购线是唯一例外,一位近期入职美团买菜的人士向《财经》记者提到,工作强度是他之前的三倍,没有周末,没有固定下班时间,还在大量招人。

“太疯了,真的都疯了。”一位员工在采访中表示。这时是凌晨三点,她刚刚开完今天最后一个会。“互联网行业已经超负荷了,买菜业务目前在这个超负荷行业里超负荷。”

公司是钢筋铁骨的机器,加速时每一颗螺丝都在遭受挤压。高层冲锋陷阵,员工连轴转,就连供应商都疲于奔命。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蔬菜批发商告诉《财经》记者,他在几个月前联系上滴滴橙心优选,供应蔬菜。他想着,万一未来社区团购体量越来越大,不能被时代抛弃。

但很快他自己就放弃了。他告诉《财经》记者,开始供应后,他每天晚上11点要将当天下单的蔬菜运到橙心优选的仓库里。“晚上9点前他们会统计好当天的订单量,第二天早上开始配送,所以晚上要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完。”

送货之前,他还要按照橙心的要求进行分拆打包,贴上特定的标签,为此他还购入了一台打标签的设备。送到仓库后,工作人员会验收,如果送货量不够会罚款,“比如他要求300斤,送过去了他觉得里面有10斤不符合要求,就要被罚款,也来不及再送一趟。”

和社区团购合作之后,工作作息开始昼夜颠倒,经常到半夜1、2点才能结束,“仓库里的工作人员更辛苦,他们要分拣、打包到早上6点。”这名供应商很快就终止了合作,“太累了,我不想累死。”

以命换钱

猝死在当今中国职场并不新鲜。

2015年,某腾讯员工猝死,事后其同事发布请愿信,呼吁高层领导重视员工过度加班现象。2016年,前阿里集团数据技术及产品部总监欧吉良猝死,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猝死。

加班不仅是常态,也成为普遍接受的文化。马云曾说,“任何公司不应该,也不能强制员工996”,但“996是修来的福报”。互联网行业因为工作强度大而被认为具有“35岁危机”,即超过35岁,由于体能跟不上将被公司淘汰。

“在北上广,只有要倒闭的公司才不加班。”

除了每天工作时间的延长,“大小周”制度也正在被越来越多公司接受。近日,快手宣布,为了让前中后台配合更加紧密,快手将于2021年1月10日开启全员大小周。

根据我国《劳动法》,用人单位聘用员工,有定时工作制和不定时工作制两种。其中定时工作制是指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且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

不定时工作制是指企业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可以实行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如果用人单位要实行不定时工时制,需要单独向劳动部门审批,具体情况有地区差异,大多数情况应在每周44小时以下。

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的张燕宁律师告诉《财经》记者,目前,我国还没有国外广泛采用的劳动公益诉讼,这是一种由社会组织或者检察机关代行劳动者的起诉权的途径。因此,解决争议的路径只有两条,行政方面,劳动监察部门可以主动监管,并要求责令改正、行政处罚等。

民事方面,加班的员工可以起诉主张加班费。然而在现实里,很少有人这么做。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互联网从业者刚刚从百度跳槽去拼多多。他告诉《财经》记者,他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员工,而是流水线上的工具:工位拥挤压抑,厕所稀缺,吃饭也要计算时间,项目节奏特别快,几乎没有喘息的空间。

因为太累,他刚入职一个星期就想离职,但是收入确实高。他2020年的收入是180万,包含股票。他说,多多买菜是目前公司里强度最高的部门,他作为技术人员一周上班6天,默认晚上11点下班,但经常加班到凌晨。

他并不认为拼多多公司有什么问题,“这是双向选择,公司没有不让你离职,钱给的多,自然要求就高。”他算了笔帐,在拼多多“拼”一年,就可以在老家买房,三年就可以买别墅了。他计划干几年再回百度,“百度的管理要宽松舒服很多。”

他提到,之前拼多多挖了很多微信团队的人,以至于腾讯不得不站出来,让微信和拼多多签了互不挖人的协议。“拼多多挖人都是两倍、三倍工资地挖,大家也默认就是来赚钱的。”

前述拼多多已离职员工对此持相似观点。据其透露,每年五月拿完年终奖后将是一个离职高峰,“一部分人就是为了赚快钱,工作上打交道明显是能推就推,心里就自己那点小九九,完全不是大家一起团结做项目的姿态。”

“大家留在公司大多还是为了钱,大家都是缺钱,原生性的穷或者暂时性的穷,不穷的那部分可能是在等期权行权。”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想要以命换钱,但是潮水中似乎身不由己。一位关注拼多多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拼多多和美团作为大厂,都还保有“创业精神”和“狼性”,这也是资本市场看好这两家公司的原因之一,“就是要够拼,公司才能快速增长,这是拼多多的价值观,我很认可。”

1月4日,上海劳动保障监察部门表示,已对拼多多公司的劳动用工情况进行调查,会对该公司用人合同、用工时间等情况进行检查。

一位熟悉多多买菜一线业务的人士称,截至目前,“出了这个事(女孩逝世),公司还没什么改变,继续在定各种KPI。”

拼多多公司规定不允许员工有私下的交流群,已要求员工对外噤言。一位拒绝接受采访的拼多多员工表示,“手机软件可以监控,不方便说。”

+1
3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你们穷尽一生所追求的,我并不想要。

2021-01-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