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3万元、取肋骨、垫鼻子,整容后我敢“妖艳”了

显微故事 · 2021-01-05
为了愉悦别人,我能在脸上动几次刀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作者:显微故事编辑部,36氪经授权发布。

虚荣?爱美?想不劳而获?无可厚非?……社会对整容女性的讨论沸沸扬扬,褒贬不一。

另一边,整容失败惨不忍睹、整容致死等新闻此起彼伏,频频进入大众视野。

整容——不是一劳永逸,更非毫无风险。但似乎越来越多的女孩在走上这条路。

她们为什么愿意花掉多年的积蓄,孤注一掷?

她们去哪里整容?整容后过的怎么样?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一群花钱求美的女孩们,他们之中:

有的人因为丑在被嫌弃中长大;

有的人活在自卑和焦虑中但不愿做绿叶;

还有的人误信医托脸部被毁却至今维权无门……

整容,是投资?是冒险?是赌注?

你想过要整容吗?你怎么看那些整容过的女性?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文 | 李不追

编辑 | 老张

被嫌弃的“丑囡”

愿整容洗刷我的屈辱和梦魇,让我柔软温暖

清欢女90 年 言情小说作家 北京

刚一出生,我爸就想把我送人。

“和收养的人家谈好了,但是人家看到你后嫌又黑又瘦没看上。“我妈说。

皮肤黑、单眼皮、小眼睛、塌鼻梁、眼距过宽……我所有五官似乎都错了点位。

父母给我的小名是“丑囡”——一个如梦魇般烙在我心底的屈辱称呼。

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我这个没送养出去的女儿从未享受过跟弟弟平等的待遇,只有在大吵大闹时,才能在我妈的骂声中分到一点零食。

大概因为从小缺乏关注和温暖,我的性格非常矛盾:对外表现的冷漠薄情,但内心又深深地渴望被爱。

可是我根本不爱自己,总是觉得自己不完美。

初中时,我和一个小混混有过一段短暂的“初恋”——我因为成绩好而成为那群男孩打赌能不能泡到的对象。

而我却真切地喜欢过他,那是我怀春的少女时代里唯一的安慰。

后来从高中到大学,我一直没有谈过恋爱。大学毕业以后,我报复性地远离了南方的家乡,孤身一人北漂。

我知道自己不漂亮,不是那种靠着漂亮就能得到大家喜欢、什么都不用努力就有人主动给予的甜甜小公主。

所以,在工作上我总是格外拼命,因为我知道自己不争取我就什么都得不到。

那时候也许是想谈恋爱想疯了,干过一些“出格”的事——单位新来一个小帅哥,我鼓足勇气约他,但被委婉拒绝了。

第二天到单位时,小帅哥和几个男同事正聚在一起抽烟。我走过去后他们突然哄堂大笑。

那一刻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无论我有多少工作成就、赚到了多少钱,但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丑女人。

在颜值面前,所有的工作成绩都不复存在。

从那时起我下定决心:赚钱整容,改变容貌!

我很早就开始写作,出过几本书,攒了一笔稿费。

2017、18年IP改编热潮,我的一部言情小说卖出了版权。再加上工作这些年的积攒,让我有了足够的“整容费”。

握着这笔钱,我飞去韩国做了整容手术。

我选了一家熟人推荐的医院和医生,根据医生的建议做了内开眼角、切开式双眼皮和隆鼻。

手术费用加恢复期的疗养、药品费,一共花了十几万。

手术很顺利,做完后我觉得自己变美了,也自信了很多。

现在我会去各种party,敢把自己打扮得很妖艳,看到喜欢的男孩子就主动去约。

最重要的是,我终于与自己和解,不再嫌弃自己,获得了内心的平和。

希望我能成为一个柔软温暖的人,可以更好的爱自己,也能更好的爱别人。

整容失败维权无门

想变美才去整容,然而却把脸毁了

朱女士 91年 白领 深圳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鼻子太塌了,别人的鼻子是笔挺、光滑、俏丽,而我的鼻子则像是个蒜头。

工作几年以后有了一些积蓄,我就有了做鼻子整形的念头。

我在网上加了一个整容交流群,想找有过整容经历的人交流,听听她们的经验和建议。

群里有个头像特别精致漂亮的小仙女,她非常活跃,懂得也很多,总是给群友们解答疑问。

她说自己做过鼻综合整形,还展示了她整形前、手术期、术后的对比照。

她的朋友圈也都是整形相关的内容,以及自己的美照自拍。

后来我加她私聊。听了她的建议,去了她声称自己做整形的深圳XX医疗美容医院,选择了给她手术的主刀大夫。

我做的是肋软骨隆鼻,就是从自己的身体里取出一块肋软骨,植入到鼻体中来修饰鼻尖和鼻梁,手术费用三万元。

做完后第一天就开始流鼻血,而且呼吸困难,大脑缺氧,整个人晕晕乎乎。

三天后整个鼻子红肿严重,一直到第十天才拆线,拆完后仍未完全消肿。

医生说这属于恢复期,让我继续等。

就这样我每天头晕、浑身无力、呼吸苦难,总是昏昏欲睡。

这期间小仙女一直告诉我这是正常的。

之后情况越来越严重。一个月后我的整个鼻头红肿化脓,鼻腔里总有一股腥臭味,呼吸非常困难。

有一天,我突然晕了过去。

室友把我送到附近的人民医院,医生告诉我鼻子已经发炎化脓了,里面植入的假体必须取出来。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整容手术出现了问题。

我去找xx医疗美容医院要说法,对方各种推脱责任,而且态度大变翻脸不认人,说这不是他们医院的问题。

因为在手术前我已经签过一份“免责合同”,里面约定了手术后可能出现的感染、发炎等问题,医院概不负责。

我多次前往维权,对方法务部让我提供能够证明是整形手术出现问题的医疗鉴定报告,才能证明是他们医院的责任。

在群里加的那个小仙女,在我维权找过她几次后就把我拉黑了,我也渐渐意识到这是个医托。

经过长时间的交涉,对方只是提出可以再给我做一次修复的方案。但是已经上过一次当的我,不敢再信任他们。

我的诉求是,第一返还我的整形手术费用,第二,对我进行相应的精神和身体损伤赔偿。

最后我在人民医院做了假体取出手术。手术后鼻子发炎化脓的症状慢慢消失,但是两个鼻孔中间却留下了明显的刀疤印,非常难看。

维权至今没结果,我想变美才去做的整容,没想到却把脸毁了,钱也要不回来,整个人都变抑郁了。

看脸的时代,我不想做绿叶

变美后不自信仍深扎在心底

小安 女 96年 白领 山东临沂

想变漂亮并不是简单地用“虚荣”或者内心缺失之类的可以去解释,我觉得没那么复杂。

那些无法理解别人去做医美整容的人,可能也不会理解容貌不好看带给人的压力和伤害。

我单眼皮、肿泡眼、塌鼻梁、胖…...再加上近视戴眼镜,在学生时代就很自卑。

我对自己的外貌感到焦虑,特别是跟比自己漂亮的朋友一起出门,那种对比更让人痛苦。

漂亮的女生太多了,我不想去做衬托红花的绿叶。

四年前大学一毕业我就瞒着家人去做了埋线双眼皮。做完回家后我妈把我骂了一顿,但是木已成舟,她没办法。

图 | 手术恢复期

术后恢复期大概是一个月,消肿后出去见人,朋友们都说我整个人气质都变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微整小手术,但是给我带来的改变却是巨大的。

现在无论在什么场合我都更愿意去表现自己,而以前因为自卑,我连自拍都很少发。

图| 单眼皮时候的照片

图 | 做完双眼皮以后的照片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漂亮的女生总能受到方方面面的优待——在学校里老师对那些漂亮女生更宽容,找工作时好看的人也更容易通过面试。

美貌,是一种可以带来切切实实的好处的资源。

我一个朋友因为老公随口说的一句“不如结婚前好看了”就去打瘦脸针,丰胸,抽脂,别人都说她疯了,但我理解她。

就像我之前就因为容貌不自信,尽管现在通过微整“好看”了,但那种不自信还是扎根在自己心底里。

我身边整容的朋友很多,感觉社会大环境对整容、微调接受度在慢慢提高。

不过做医美还是尽量选择那种大一点、靠谱的机构。

我当时是在邻居开在民房里的私人小诊所做的手术,没有执业许可,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但当时那种迫不及待想改变的心理让人考虑不了那么多。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学生时代

和医生

得到

听听

谈恋爱

微信

下一篇

氢燃料电池工厂或将落在广州。

2021-01-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