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VC转型创业,我看到了另外一个新世界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1-05
投资是工作,创业是修行。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猎云网”(ID:ilieyun),作者:灵犀、苏舒,36氪经授权发布。

投资与创业,一面是相融交织,一面在分向而行。

从不同角度出发,投资人帮助创业者成长,以一种陪伴的方式助力企业发展。他们站在产业与行业的高度,用精确的思考能力,去寻找风口,挖掘新赛道。创业者则更注重创造,在战略思考的背后,考量更多的在于执行能力。

但还有这样一群人,从投资人转向创业者,身份的转变,思维的博弈,让他们在不同领域之间自由穿行。或是以投资人的身份,从投资逻辑出发,为创业奠基;又或是在二者身份的转化之时,发现不同领域的精妙所在,乐享其中。

此次,猎云网采访了五位曾是投资人的创业者,初见袁晔,被他身上睿智儒雅的气质所吸引,宛若与老友交谈般舒服;采访王功权的时间里,他幽默平实的语言总能让我们开怀大笑;从塔拉流利高频的语速中,感受着她投身创业的巨大热情;而在李智娃娃脸的背后,隐藏着一颗缜密的逻辑思维大脑.......

他们分享着自己的经历与洞见,在他们身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在转换、博弈、相融中的不断突破、挑战与精进。这是一场独属于他们自己的修行之旅。

“创业与投资,我更关注时间节点”

袁晔 离开水木清华后,2019年创办融数联智

我在2010年就开始了第一次创业,当时主要方向是针对金融机构的数据进行分析,商业智能BI,精细化营销,推广获客。但当时国内都还没有大数据的概念,整个赛道都还比较新。

两年后,大数据概念在国内出现,银行对数据分析的需求才逐渐爆发。

身处在垂直行业里,没有视野,没有全局的判断能力,也就失去了对这一垂直领域的宏观把控。这是我第一次创业的最大收获。选择进入投资行业,是想站在投资的角度把自己的视野打开,视角站得更高。

创业到投资,是不断学习成长的过程。也是在这期间,让我发现了第二次创业的机会。

在水木清华做投资人时,我更关注比较早期的一些项目,并且更关注一些新技术领域,当时投资的核心在于三点,创始团队、所处赛道、以及时间节点。尤其是在时间上,因为有自己第一次创业的经验,我更为关注项目所处赛道的发展状况,入局时间节点是否恰到好处。

2018年,我在看隐私计算相关的项目,基本上把当时能找到的跟隐私计算相关的企业都看了一遍,但都不太符合我当时的想法。我的初心是,通过隐私计算组建数据安全合作网络。

作为投资人,我看到了整个赛道的全局情况,这是一个创业的时机成熟点,内心更为迫切地想要去创业,去深入隐私计算领域干一番事业出来,所以第二年我就出来成立了融数联智。也是在看项目的期间,我积累了很多资源,包括技术、市场方面的人才,这也为后来组建创始团队奠定了基础。

回头来看,搭建创始团队期间是我从投资人过渡到创业者最艰难的时刻。起初,寻找合适的技术合伙人并没有预期地那么顺利,但后来证明,这近一段时间的寻觅,换回的是几位志同道合的伙伴,这非常值得。

在做投资时,我就十分看重团队的完整性,技术、产品、市场、销售各条人才线要相对完整。更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核心创始人能够将这群人凝聚在一起。到我自己创业时,也按照自己对创始团队的理解,聚集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团队。这个团队在很短时间内开发出了令客户满意的产品,同时也被我们的投资方、甚至并未参与投资的机构所认可,我很欣慰。

其实在投资时,我发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点,被投企业在经营发展过程中,是会频繁地去调整一些战术方向,但是大的战略规划会按照创业之初的蓝图一步一步走下去。

最开始了解到这一点,属于认知层面,当真正到自己创业时,就落实到了实践层面,我发现这是公司成长的必经之路。融数联智最开始主攻的方向是隐私计算的软件方案,但在实践过程中,我发现如果想要真正去颠覆行业,百倍地提升运算速度,最核心的部分还是在于硬件产品上。

因此,现在融数联智在做软件方案的同时,还有另外一条产品线,就是芯片,用硬件芯片的方式去做加速,从中下游向上游业务线发展,从根本处为隐私计算行业提速。但这条线对于隐私计算赛道来说,又是一条非常新的尝试和挑战。现在的我,有了相对成熟的行业认知和视野之后,再次创业,面对未知的未来,我的底气更足了。

创业与投资,可能就是一件事,都需要不断在事上练,难上得。现阶段,我更喜欢创业者的身份,这是一条自我的修行之旅,我在不断地直面困难、克服困难,不断地自我迭代、自我进化。心净、心清、心远,离“佛”更近些,事情长久些,价值更大些。

“一流的人才不该赚三流的钱”

王功权 离开鼎晖创投后,2015年创办青普旅游

1988年,海南建省,刚满27岁的我从吉林省委辞职,一路南下,折腾了30多个小时到达海口。就这样开启了我的创业、投资之旅。从万通出来,1999年,我加入IDG,2005年加盟鼎晖创投。在投资领域做了17年。

投资还是蛮辛苦的,每天忙在一线,跟CEO以上的人打交道,全都是人精,不管是谈事还是商务上,每天挑战你最高的智商。

最重要的是,投资人像奶妈,喂孩子、养孩子,辛辛苦苦陪着长大,最后拜拜,飞了,到头来发现是别人家的孩子。公司上市了,敲钟了,创业者很高兴,LP很高兴。我们GP就相当于一个保姆,养大的孩子被别人抱走了,还得再去抱下一个孩子。这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一些苍凉感。

一流的人才去赚三流的钱,总有些亏。作为资本管理团队,能够获得的投资回报非常有限。我们赚的钱是被市场计算过的,要想再多也不可能。碰到市场不景气、募资难的情况,要找各路人马募资并不容易。我需要把人格降到最低,觉得他有可能成为我的LP,得巴结,还不能狠命巴结,很痛苦。

后来我想,投了这么多企业,商业经验也比较多。做投资,还不如自己开公司来钱快,来钱多。再加上,很多新东西涌现,创业大潮猛烈,我又有一些资源,把这么多年的体会和经验用一下也好。

2015年,离开投资界4年后,我开始重新创业,做青普旅游文化。创办青普时,我面临一个选择,冲到新领域里还是寻找自己认为比较合适的模式?我选择了后者。我很清楚自己做青普没有在风口和赛道上,这不是爆炸性成长的路,但理性来说,旅游度假是个比较大的市场,消费升级速度比我们想象得要猛。

今年受疫情影响,青普经历了一次意外大考,业务骤降,人力物力空转,部分股东因为多方面环境影响陷入困境。但还是有股东很看好我们,我们的一个股东天奇资本帮助我们成立了一个2亿的投资专项投资基金,给青普带来根本性的转机。如今,青普从死亡谷里爬了出来,不仅恢复了业务,而且在恢复的基础上增加了66%。

投资与创业,如果进行一万次选择,我永远选创业。

创业虽然难,大不了失败。但创业让我对创业者有了更多敬重,做投资的时候,可以对创业者说,你从这条河过去吧,风力不大,河水最深也就到你的脖子,可以放心过河。但是真轮到自己要过河,还是会担心,虽然理论上水到了脖子不会淹死,但还是会被吓得够呛。

我很欣赏雷军,在不同赛道转换时,也能趟过过诸多大大小小的坑,坚持如一。创业者的智慧是不可估量的,他们每天都在起早贪黑地谈论问题,学习速度非常快。他们对很多风险投资的基本理念很熟悉,能够结合这样的东西再寻找自己创新的东西,这里凝聚着智慧。

当然,我从投资中也学到了很多,做投资人,必须具备以下三个基本素质:好奇心、同理心、以及独立思考能力。好奇心,对新东西要感兴趣,只有好奇,才能不停地发现新东西;同理心,要站在创业者角度去思考问题。

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能力,不人云亦云。投资人不该被情势所裹挟,大家都投资,你也投资,这个逻辑对吗?我喜欢逆向思维,大家说好,你不一定也觉得好。但成熟的逆向思维是建立在知识的累积上,只有体系化的知识或经验到位后,才能在一个角度上有所突破。

到现在这个时刻,投资与创业,我永远选择创业。

“创业,让我对行业更有敬畏感”

塔拉 离开真格后,2020年创办久生宠物

我曾在早期投资机构真格基金做了5年品牌工作,2020年开始创业,是宠物食品品牌久生宠物的创始人。

真格的投资逻辑是人。因为做早期投资,没有那么多数据支撑,商业模式上的参考价值也不大。真格投了的七八百家公司,绝大部分高速成长的商业模式都不是最初设计的那一个。说白了,投人是核心所在。

在我看来,如果有创业的经历对于投资而言是很有帮助的。真格的创始人徐老师、王老师就是新东方的联合创始人,经历了一家上市公司从0到1再到100的成长,他们对于一家企业的运转有很深的理解;再加上与无数学生、家长的接触,更有能力筛选出优秀的、有潜质的年轻人或企业家。

我创业初衷很简单,过去几年家里陆陆续续养了五只猫,给他们选口粮的过程经历诸多坎坷,进口粮真假难辨,容易断货,传统国产粮重营销、轻产品,这就导致养宠者有不少痛点。我就想做一款放心让自己家猫吃的好猫粮。

创业后,我对投资与创业感触更深。其中最深的感触是,一定要对行业有敬畏感,为什么不可以把那个行业中的经验移植到这个行业中,为什么一些相对传统的行业做不了颠覆式创新。自己创业后,发现真的要尊重行业的客观规律,哪些地方可以做迭代,哪些地方不可以,要摸索。对于一些已经发展了几十年的行业,你想到的问题可能行业中的前人早就想到了。

举个例子,刚进行业时,单是设计产品包装,我就有很多想法。觉得密封条难贴,那我可不可以做成一个魔术贴?可不可以用一些新的包装材料代替原有的材料?在包装上开个透明口,让大家看到粮食颗粒是什么样子,不就更有感觉么?但随着对于包装生产的了解与学习,发现自己的最初想法很天真。通过和包装专家请教,我们发现还是最传统的密封条密封效果最好。粮食在南方很容易受潮;魔术贴依然会有缝隙,密封性不够好;如果在旁边开一个透明的孔,阳光直接照射容易加速氧化;其他材质比如塑料可能会加速细菌繁殖。所以我们最终还是采用了行业通用的铝箔覆膜包装袋,密封隔潮,防止氧化。

创业后,在投资机构里无数次听到的道理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例如,投资机构看消费赛道时,都会非常看重供应链。当自己做实业后,才更理解供应链的作用,在不同行业中重要性是不同的,在公司的不同阶段能发挥的作用也不一样。之前从投资角度,认为品牌与工厂深度绑定,在供应链方面是有优势的。但我们做的膨化粮是一个重资产的行业,还要看品牌定位,是否对更多细节有要求,所以还是倾向于不深度绑定,哪怕成本稍微高点。后期随着产能、产量的提升,再进行变化。

在投资机构里我们见证了很多公司的成长,但因为时间点不一样,背景不一样,环境不一样,团队基因不一样,经验借鉴的意义就不一样,并不能完全复制。所以我感觉创业是没有捷径可走的,该跳的坑,你还是得跳,如果某一课缺席了,后面还是得回来补上。

我有两个特别佩服的企业家,一位是左晖,一位是段永平,他们的一些理念对我很有启发。左晖讲,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段永平讲,做人做事要本分。在刚刚进入行业做久生宠物时,很多人建议我说,你可以注册一个国外的商标,把产品包装成进口粮,天然就会有品牌溢价。但我认为,国内的供应链足够成熟,有足够能力生产出好产品,我不愿意把品牌伪装成一个洋杂牌,我希望消费者买我们的产品是因为产品本身足够好,而不是因为它是哪儿出生的。

在投资机构的经历让我开阔了视野,让我了解优秀的创业者长什么样子,需要拥有什么素质、能力、性格,知道我自己有什么不足,应该朝哪个方向努力。就像之前说的,该走的路一步也不会少,从投资机构出来创业并不会有什么优势,唯一可能具有的是从另一个视角看问题的方式,有些创业者能看到创业过程中的第一步、二步,三步,通过前人的经验我可以从终点进行倒推。

或许,未来我依然有可能会回到投资行业,希望在经历一番创业后,把积累的所有对行业、企业、组织架构与经济趋势的认知输出,形成自己独特的投资逻辑,用这些认知看人,帮助企业成长。而当下,我更享受创业者这一角色。

“敢于突破,应该是我最形象的标签。”

李智 离开华平后,2018年创办基因宝

武汉大学生命科学院毕业之后,我就到了北大的法学院继续读研究生。比较有意思的是,本科在生命科学院学习的时候,我还拿到了第二学位经济学。也正是因为学习的跨度性比较大,为后来从投资人转向创业者做了铺垫。

2012年,北大毕业后,我到瑞银投行香港办公室工作了三年。在一线积累了三年的经验后,我加入了华平正式开始接触风投,主要专注的是金融领域的项目。到18年的时候,兜兜转转回到了自己本科主修的专业领域,正式开始创业,做起了DTC(Direct-to-Consumer)基因检测公司——基因宝。

在做投资的时候,我不太喜欢去总结成功的经验,相反,我总是会告诉自己要总结失败的经验。因为成功案例中的外部因素可以总结却难以复制,失败的原因各不相同却可以主动选择避免。而曾经我作为投资人时看到的失败原因,在创业过程中我也尽可能去避免。

就比如建立差异化竞争优势和对资本市场周期保持敏感度,是我从失败的项目中总结的两点经验,在创业中,我也不断在提醒自己。

资金是创业公司早期阶段的关键要素之一,每个创业公司成立之初都处在不同的资本周期,不能对资本市场抱有盲目乐观预期,企业发展过程中必然会经历资本市场的下行周期。另外,在相对竞争充分的行业,同质化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只有企业通过差异化的竞争优势建立壁垒后,才能脱颖而出。

我在做基因宝这家公司的时候,DTC基因检测在中国目前仍旧处于早期阶段,但也有企业正在朝着这个赛道发力,我们看准了这个赛道的未来,切入进来。我们不是第一家进入DTC基因赛道的企业,不可避免地会面临着竞争压力。

我们最开始通过差异化的C端产品体验和低成本获客来建立竞争优势。但回归本质思考,阻碍行业发展的最大的因素,是依赖进口造成的高居不下的检测成本,于是我们开始思考是否能在检测技术上实现技术突破,接着我们开始规划基因芯片和测序仪的自主研发,通过基因芯片检测技术的国产替代,在基因检测上游硬科技领域建立壁垒,打造从上游到下游的完整供应链体系和服务能力,去实现公司的持续健康发展。

这也是投资人和创业者最大的不同点,投资人面对企业的时候,需要去提出问题,然后在针对不同行业企业,进行问题剖析,发现好的项目,就好比从一个赛道中上百家公司发现有亮点的10家企业,然后再去识别好的产品、商业模式、创始团队等。而真正当自己去创业的时候,更多的在于解决问题。

投资人站在高处俯瞰整个赛道,需要把大的东西,看的很小,然后整体去探索这个企业的价值所在。但做了创业者之后,我的核心在于做好产品、管理好团队,需要把小的东西看的很大,身体力行的去做。这就好比,在投资的时候,我更看重的结果,看重的回报和收益,但当我真正作为创业者的时候,才发现,只有将过程量化,一步一步走稳、走好,结果只是顺其自然的规律。

从学校出来,我发现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相比于科研而言,反馈周期更短,试错的时间成本也更低。但随着我们自己投入到上游基因检测技术的研发中,我们更加深刻感受到,真正推动技术根本性变革的力量,仍然来自于基础科研领域。我们也希望自己在获得商业上的进步后,有更多的资源回馈到生命科学的基础研究中。

相比于其他创业者来说,做投资人的经验会让我对资本市场周期更为敏感,但这并不是决定性的优势。在融资的时候,我也会更看重投资机构、投资人和我所做的事情的契合度上,他们对基因宝有信心,我们也要对融进来的钱负责。

我自身是一个敢于突破的人,就像最初从生命科学领域跨度到其他学科,从投资人到创业者身份的转变,我所坚持的核心也在于,敢于突破,在小的挫折中积累经验不断进步,去获得大的成功。

“创业让我自己变为核心资产”

徐薇 离开创新工场后,2016年创办红布林Plum

2011年到2016年,我在创新工场从事投资工作。牛津大学社会学毕业后,我在伦敦一家与青少年有关的公益组织中工作了两年。回国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创新工场,起初做一些投后辅助工作,一段时间后内部申请转投资。虽然没有直接相关行业经验,但我能通过足够投入与快速学习,证明自己有跨界能力。

转岗需求被批准,我有机会在中国移动互联网最蓬勃发展的那段期间走到了投资第一线,到第四、五年的时候做到了投资总监。这段过程中认识了很多founder与CEO,到后期跟我熟的创始人都知道徐薇肯定要自己创业了。

因为我的兴趣点已经不再是钱怎么生钱的问题了,投资的核心是作为GP如何对LP负责,收益最大化。而我在与创业者高频深度交流中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是有专注探索的方向,真正去把一个事情做起来,这个过程可能更适合我。我是那种遇到一件事情喜欢去想背后到底是为什么的人,以及想如何创造与实践。

投资本质玩儿的是两种游戏,第一是筹码游戏,第二是洞察人性的游戏。筹码的话,与资本基金池的关系性很大。看人其实非常玄学,公司发展得好不好关键在于CEO。其实你做完投资后,很难对人本身有持续性地、实质性地生长的把控。

既然是人的游戏,那我把自己变成那个创业者,变成那个核心资产,会怎么样呢?既然对别人动不了手术,或者动手术很难,那我可以对自己动手术吗?

2016年,我开始着手创办二手奢侈品服务平台——红布林Plum。创业者有一个点是共通的,是对创造一个事物与创造本身的热情高于一切,创业者能看到一些空缺和没有被满足的东西,要把它做出来。这一动力后面,是希望对事情具有掌控力,追求端到端的结果。另外,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构造是怎样的,迭代能力如何。

中国的奢侈品市场正处于蓝海,新品奢侈品交易额当前在年万亿人民币左右,过去十年里,这个数字每年都在增长。另外对比一下日本,90年代初期日本经济进入增速相对比较平缓的阶段后,大家还需要维持高质量的生活,不管是卖家变现自己曾经购买的商品,还是买家通过二手消费获得更高性价比的服务,都是在那个时间节点开始爆发。中国经济增速正在放缓,但人总是还有向上的欲望,affordable luxury的市场就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期。

2017年2月,红布林Plum上线。到今年,我从创业初期事必躬亲态的状态终于又走到了定战略方向、整合资源、带大家走好路的状态。可以这样理解,做投资人时,对话的一般是CEO,CEO往往偏战略向和资源组织向。当自己变成公司创始人时,恰恰因为之前是投资人,没做过具体业务,没有现成的行业资源与人才储备,导致我们几个创始人必须在运营层面自己摸一遍。随着业务的扩大,还是需要找到经验匹配度高度相关的、各个垂直向的人才,组建适应业务成长的拥有弹性和延展能力的团队,这时也需要对这些人才有判断力,最早期自己干过一遍会对判断有很大帮助。

做投资人时我们对一条垂直赛道虽然多有了解,但不见得十分精准,有两个原因:第一,每个人的宽度是有限的,当宽度上去时,深度就会有所下降;第二,行业迭代速度特别快,投资人并不是一直在这个行业里。即使在很短时间内,行业也会发生很多变化。但投资人的经历确实又非常宝贵,它带给我最宝贵的技能是对业务的通盘理解力——知道底层设计特别重要,要清晰地看到终局,然后倒推走到终局的每一步。而创业让我明白,人的潜力真的是无穷的,就像健身,力竭了之后也代表你会进入下一个状态。

感谢“创业”,让我自己变为一家公司的“核心资产”。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好团队

小微企业

融数联智

创新工场

中国移动

猎云网

我熟

武汉大学

新东方

微信

转转

真格基金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