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我又可以了

燃财经 · 2021-01-04
2020年我们都过来了,2021年还有什么值得担心呢?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侯燕婷 郭一梦 谢中秀 邓双琳 冯晓亭 杜晓玲 闫俊文,编辑:杨洁,36氪经授权发布。

时间跨进2021年那一刻,很多人都给自己讲了一个无聊但真实的笑话:“2021年,我还活着,是最大的成就。”

已经过去的2020年,每个人都在时间洪流的裹挟下,经历了很多一生难忘的事情,也被动地见证了无数历史。很多普通的打工人,经历了在家办公、降薪、失业;也有很多创业者,在疫情的影响下,经历了业绩亏损、经营失败、投资失败、资金链断裂。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1-11月份,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099万人,较去年同期少增180万人,11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连续4个月下降。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撰文称,“宏观上是数据,微观上是多少家庭的悲欢离合。”

2020年全世界经历的疫情,也让我们无法温和地说出那句“再见2020”。

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数百万医护人员、志愿者战斗在抗疫一线;数百万外卖员在外奔跑,将一日三餐准时送达许多人楼下……无数平凡的打工人,都在努力和坚持着。为了生存,为了热爱,为了肩上的责任,寻找着新的机遇,争取新的希望。

本期小酒馆,我们也和一些不同行业中的从业者,聊了聊他们难过却又坚持着的2020年。他们中有影院从业者,即使亏损了千万,但依然在期待着明年更多的大片;有饭店经营者,在坚持中迎来曙光;有因为旅游业经受重创一度转行的导游,终于在年底前恢复了原本的工作;也有公司还挣扎在债务危机中的房地产从业人员,但是在过去的一年中收获了爱情,也拥有了更多面对未来的勇气和责任。

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让我们更明白生活的意义。谁也不敢说2021年会更好,但一定不会比2020年更糟,走到今天,所有还在坚持的人们,都值得说一句:“2021年,我又可以了。”

亏了1043万、关了两家店,我期待明年再多几部大片

刘电 | 38岁 武汉某电影院线公司CEO

截止到2020年11月,我们公司营收累计亏损了1043万元,票房收入只有2019年的28%。这恰好跟全国票房大盘成绩走势类似:全国2020年票房收入在200亿元左右,是2019年的三分之一。

说实话,这个成绩,还是我精简了人员、关掉了位于江西和深圳的两家电影院,实施严格的成本控制才做到的。我们在全国,目前有将近30家电影院,分布在湖北、广东、江西、河南、河北等地。

抖音上有一个段子:一个人准备去找车主“碰瓷”,第一位车主说:“兄弟,我做餐饮的。”那个人一听,觉得这个行业太难了,就让他过去了;然后第二辆车来了,车主说:“兄弟,我做电影院的。”碰瓷的人一听,直接转身骑着自行车就走了。

我们电影院线的2020年,就是一个字:“惨”。等到疫情初步得到控制,餐饮和旅游等行业基本都恢复了,只有电影院,得保持上座率不能超过75%,还不能恢复各种商品销售。并且,2020年有些地方的租金还上涨了,这是业内合同规定的惯例,租金大概每三年一增长,上涨1%。

有的时候,我算算账会觉得,电影院还不如不开,开一天亏一天,不开的话房租水电费等还能减少点。

2020年最难熬的事,我觉得其实是没法平复焦虑的心情。疫情期间大家一起分担、共度时艰,后来疫情控制住了,我们就盼望着电影院哪天可以开的消息。一天天等,小道消息说要开了,然后又被辟谣,每天就是失望和期望的交替,很折磨人。我做了十几年的电影行业,也经历过“非典”时期,但像2020年这样我们直接歇业了180天,真的是绝无仅有。我希望以后也不会再有。

现在这种焦虑也仍然还在。最近流行起了一种“抄底论”,有人说电影院现在出让价格最低,可以入手了。我在朋友圈还转发了一篇文章,文章大概意思是说,电影院需要5年才能恢复元气。现在还关着门的电影院基本分两类,一种则是担心疫情反复还没有恢复营业的,另一种,就是已经永久停业的。

现在我还在外面出差,看看有没有好项目。有了好电影,全国6000多家电影院都会争着上,市场竞争很激烈。2020年像《八佰》那样的爆款电影太少了,就一两部好电影,院线发行公司最吃亏,因为大家都在争抢。

2020年也没有一部引进的大片上映,这也是电影院开业了,但总感觉少点味道的原因之一。我期待2021年会更好,疫情平息,海外电影也可以引进来,让电影市场可以有更多选择。

从目前来看,仅靠“期望”是不行的。但我们还是要咬紧牙关,渡过难关。

2020年饭店亏了160万,但现在生意越来越好

包永欣 | 35岁 餐饮创业者

在2020年初,我许下了一个愿望,我的饭店可以一年赚300万元。结果这一年,钱一分没赚到,反而亏了160万元。但好在2020年终于过去了,虽然没有赚到钱,但我的饭店没有倒,员工一个都没走,客户也开始越来越多。我现在再次期望,2021年会更好。

我的饭店在2019年10月正式营业,饭店的厨师长“军哥”也是我的合伙人。军哥的手艺很好,给饭店吸引来了很多客人。开业不到两个月,饭店的日流水就能轻松过万元,在我们所在的这个三四线小城市,这样的业绩相当不错。因为饭菜味道好,回头客多,2020年春节的年夜饭在2019年末就都预订满了。

但人算不如天算,2020年春节前,疫情来势汹汹,聚餐被全面禁止,预订年夜饭的客人纷纷取消订单,我和两位合伙人商量,一致觉得退订是不可控因素造成的,所以客户的订金我们也全退了。这样一来,我们年前备货花的近20万元算是全打水漂了,退完订金后,饭店账上只剩下10万元钱,为了安抚二十多名员工,我们三个合伙人还是从自己口袋里掏钱给员工发的过年红包。

我记得饭店是在2020年3月时恢复的营业,可是客源锐减,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店里工作人员都比客人多,开门营业一天赚的钱,还不够负担水电煤人力等成本。

没客人上门是个大问题,于是2020年4月,我们商量开拓线上外卖业务,推出了针对家庭客户的“多人套餐”,以及针对个人客户的“单人餐”。好在我们之前就有维护自己的客户群,陆续开始有老客户下单支持我们的生意。

考虑到疫情下大家都不好过,即便食材成本一直在疯涨,我们既没有涨价也没有减少菜量,打包时候还会随机给客户多送一份汤或一个小甜品。付出总会被看到的,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叫我们家的外卖,甚至好几家公司还找上我们谈工作餐的合作。

线上外卖生意增速飞快,虽然我们的收入和疫情前相比还是有差距,但是每个月亏损都在缩窄,甚至在2020年6月之后,我们可以达到月盈亏平衡了。我算过一笔账,在2020年6月之前,我们一共亏了两百多万元,但到了2020年第四季度,我们的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一倍。

现在,我们饭店的外卖业务逐渐成熟,线下客流也在慢慢恢复,我和合伙人计划将线上和线上分成两个业务板块进行打理,还要继续招人扩充我们的团队,预计2020年亏的一百多万元,在2021年6月前就能赚回来了。

对2021年,我们满怀希望。

刚“被离职”就收到了面试通知,我触底反弹了

王文文 | 26岁 教培机构老师

2020年的最后一天,当时钟的指针跨过午夜12:00,我在心里默默说:“2020,再也不见。”

大部分人的2020年可能都过得不太如意,我也是。即便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教培机构英语老师,但生活的重担压下来,我依然被狠狠砸中了。

2019年,我进入一家线下教育机构教英语。教育算是个常青行业,我所在的这家机构开设在一所重点中学附近,从来不缺学生。为了赚钱,我几乎全年无休,整个机构的老师中,我的课时最多,每个月工资到手至少有1.5万元,这在二线城市算是不错的薪资。

但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20年初,疫情突然来袭,线下教培行业遭受重击。大部分生源都转移到了线上教育机构,而我们的线下机构却迟迟等不来可以开展营业的通知。领导告诉我们,因为不能上课,所以要暂时停薪,期间会帮忙交社保,等什么时候允许线下上课了,才能正常发工资。

这一等,就是三个多月。这三个多月中我一直拿零薪资,直到存款快支撑不下去了,我才决定不能再等了,我要自救。

疫情期间的教育行业遭受了冰火两重天,线下情况惨淡,而线上则形势一片大好,我决定辞职,投身做线上培训老师。经朋友介绍,我进入了一家规模尚算可以的线上教育机构,重新开始了我的教学生涯。

但与此同时,我也想清楚了一件事情: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教培机构的老师始终是没有保障的,只有编制内的公立教师,才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

于是,我在一边工作赚钱的同时,也一边看书准备下半年的公立中学的教师编制考试。

12月下旬,我所在的这家线上教育机构“暴雷”了。其实这早已经有了苗头,早在半个月前,主管就告诉我们,该找下家的赶紧找下家,公司可能要破产了。但在大部分人还没找到合适的下家时,我就已经“被离职”了,不仅没有赔偿金,连12月的薪资很可能也拿不到了。

我是幸运的,在我一筹莫展之时,之前的编制考试结果出来了,我以第二名的成绩进入面试。在2020年的末尾,在刚遭遇二次重击的时候得到这个结果,让我的心情如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

也许这就是人生的触底反弹。不管怎样,我都会好好准备这次面试,争取一次必中。2021年,我对我所在的教育行业和自己的职业,又有了勇气和憧憬。我又可以了。

旅游业有起色了,我不用再做微商被很多人拉黑了

陈红 | 34岁 导游

2020年过去的那一刻,我看着未来三天要接的团,以及满满的工作安排,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2020年,它到底还是过去了。

我是黑龙江人,在海南省三亚市当导游。我来海南10年了,我的家也安在了这里,现在有一个3岁的孩子。

我从事旅游行业8年了,海南作为旅游大省以及东北人的第二故乡,是我比较理想的安居地点。

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2020年,原本三亚络绎不绝的游客,突然就没了。我从2020年春节开始到8月份,一个团也没有接到。

如果只是我自己受影响就算了。我的丈夫在当地海鲜批发市场工作,他的生意六成依赖本地餐馆,四成依赖外地游客。在我没有工作的时候,我丈夫的收入也遭受了重创。

接近半年的时间,我和丈夫几乎同时歇业在家。那半年,我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我们上有老、下有小,有车贷、房贷,工作上根本不敢停。

接不到旅游团,我万般无奈,去做了一阵子微商。以前我有一些游客资源,但是做微商我还是心里没底。我心里很抗拒做这件事,但我没办法,我要挣钱。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因为做微商,很多我原本加的朋友、游客,都把我拉黑了。

直到2020年10月1日前后,得益于国家对于疫情的高效控制,三亚的旅游开始复苏,我的工作慢慢恢复了,虽然收入没有以前多,但好在也能支持起家庭开支了。到了2020年底,我的工作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

这个2020年,让我记忆深刻,让我害怕,但情况一步步地好转,也让我看到了希望。

说真的,我期待2021年。我期待国家进一步攻克疫情,期待我们的生活恢复如初,期待所有人都有钱有闲,能出来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

我遭遇了公司债务危机,但爱情能支撑一切

凑凑丨29岁 房企融资经理

刚刚过去的2020年,我都备受煎熬、不知所措。主要的原因是,我在职的公司在2020年陷入了沼泽的深处——项目停工、债务违约。

其实现在回头看看,公司债务危机的导火索早就埋下。2017年,我刚加入这个公司的时候,当时整个地产行业都在上行,公司也处在鼎盛时期,疯狂拿地、扩张。我们做融资,钱也非常好找,金融机构的合作签到手软,当年公司销售额仅700亿元,但是我们融资接近800亿元。投融资岗位上,即使是小喽啰每个季度也能拿到3-5万元的季度奖。

但随着房地产融资环境的收紧,这些融到的钱都成了未来的定时炸弹。因为无法拿到新的钱来转动资金链,2019年,公司债务危机逐渐浮出水面,2019年底更是急转直下。2020年本来有转机,我们原以为“白衣骑士”会出手帮忙缓解债务,却没想到合作公司只盯着公司的优质资产,债务危机依旧没有得到解决。

说起来唏嘘,以前是金融机构抢着和我们签约,现在是我们求着人家给公司融资。2020年,公司几近停摆,我们的季度奖没有了、工资也不一定按时发放。每一次裁员、工资拖欠、项目停工,我都觉得我快撑不下去了。

但是,就是在最绝望的2020年,我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她也成为了我这一年最大的幸福、快乐和情感支撑——她是我一切正面情绪的来源。

我觉得感情真的很奇妙,也许人类本身就是群居动物,确实能从别人那里获得莫名的力量。

整个2020年,我记忆最深的经历,就是和女友,以及另两个朋友一起去青甘大环线自驾游。自驾游的9天其实很辛苦,每天早上九点就起来,坐上车、踩下油门,因为我们另外两个朋友不会开车,往往是我和女友两个人一开就是一整天,直到晚上九点或十点才到下一个目的地,去酒店办理入住,接着第二天再出发上路。但那却是2020年我最放松和最快乐的时光。在西北广袤的天地里,汽车一直往前开,所有焦虑、煎熬,都被甩在了身后。

有了女友在我身边后,她给了我很多的支持和鼓励,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无条件地相信和支持我。

2021年,公司的业务也许还找不到光,但至少不可能会更坏。

公司的债务危机仍在,但近来也有了一些好的动向。最近我所负责的一个项目正在谋划重新盘活,我也在跟金融机构、银行和政府相关部门交涉,工作虽未完全恢复常态,但也在慢慢回到正轨。

2021年,我给自己写了一句话:“回望人生中那些深陷泥沼的时光,闪着光的全都是爱、坚持和希望。”牵着自己所爱之人的手,我感觉我又可以了。

2021年,我终于不用再“抢“口罩了

嘉诚 | 48岁 药店老板

终于熬过了2020年,我可以不用再四处找渠道进货商去抢口罩了。

我的药店开在一个小县城里,附近几个小区的人基本都是来我这里买药,就是图个方便。去年的疫情之前,我的生意一直都不错,一年下来至少有12-15万元的净利润。但2020年过去之后,我粗略的估计一下,净利润比往年少了一半。

2020年初疫情爆发的时候,我慌了,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是就是给进货商打电话询问“还有没有足够的酒精和口罩”。周围的邻居也会来问,最初那阵子,我焦虑得经常睡不好觉。幸好,最终进到了1400多袋口罩和9桶5L、100多瓶50ml的酒精,才算暂时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因为政策要求,我们每天工作时除了要做好营业场所消毒和自身防护外,还要负责对每个顾客测温,对购买发热咳嗽药品以及其他与疫情相关物品的顾客,进行详细登记上报。往年,我都会在年前进8万-10万元的感冒药来做储备,但从2020年开始我就没有买了,只留了少量的库存。但对于药店而言,感冒类、退烧止疼类的药不能卖的话,基本上就相当于少掉了一半的营业额。尤其是大家在那个时间段,根本不会出门。

但说实话,有时我自己反而觉得,那段时间没有卖出去一盒感冒药,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

药店开始入不敷出,我们把仅有的一名店员也“请”回家了,全靠自己家里人经营。我的儿子也加入了进来,每天帮忙我整理药物、做一些基础的体温监测和消毒工作。连续几个月下来,一度让我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但到了2020年中,疫情终于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我也有了足够的口罩和消毒设备的储存,可以放心了。我的药店生意却依然不怎么景气,每月的收入扣除了水电费、租金后,就几乎不剩什么了,但还好它还在被需要着,还能运转。

我最后也决定,还是会坚持把我的药店做下去。从前我开店,想的就仅仅是为了赚钱自给自足,但疫情之后,我现在有了一种责任感,想要帮助更多的人。

2021年到了,看着街道上每个人都有足够的防护意识,每个人都戴着口罩保护自己,我想我也不用再去担心了。我现在基本准备齐全了常用的药物,口罩这类的用品也都已经有足够的库存,不会再担心害怕物流停运了。我已经做好了100%的准备,来面对2021年。

*文中嘉诚、凑凑、王文文、包永欣、陈红、刘电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1
2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燃财经特邀作者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