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懂K线的中年人,能看懂昨晚的B站跨年晚会吗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1-02
一份来自B站的年轻人入门指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郑玄,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已来。假如未来还属于年轻人,假如你去年投资又错过了泡泡玛特,那么请注意,这里有一份来自B站的年轻人入门指南。

才举办到第二届到B站跨年晚会,已经成为了解中国年轻人文化最好的窗口。这届B站跨年晚会,年轻人和中年人是两种观看方式。

年轻人一边晃动着灯牌一边吐槽大人们正在入侵他们的私人聚会。中年人正一脸懵的打开搜索引擎查询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名词:爷青回是啥?五条人是啥?凡学是啥?厂牌是啥?AKB48是啥?EVA是啥?郎朗上头是啥?猫和老鼠为什么会出现?崔健怎么也来了?葛平是个什么梗?日文歌怎么这么多?

好了,别偷偷去百度啦,这里有份现成的B站青年玩梗指南。

神仙开嗓,周深是B站“自己人”

当周深压轴出场,满屏幕的弹幕打出“深深深深”的时候,一定有人在百度:周深是谁?

百科的结果,周深1992年生人,2014年参加第三届《中国好声音》出道,唱过几首电影电视剧的主题曲,拿过2019年全球华语榜中榜内地地区"榜中榜最受欢迎男歌手"奖。

但通过这些你肯定无法理解他在B站的人气。

2019年跨晚,周深翻唱《千与千寻》主题曲《永远同在》,一度登上热搜;BML2020演唱了一首高难度的《Unravel》技惊四座,这首人气动画《东京喰种》的主题曲最终在B站斩获1100多万播放;2020年参加“我是歌手”,周深演唱了洛天依的经典曲目《达拉崩吧》,这个视频最终在B站播放1800多万次……

周深是B站的“自己人”,不光是个“年更UP主”,还是一个资深的“六级”大佬。晚会开始前接受采访时,B站给每个嘉宾都出了一道“弹幕题”,回答过关的嘉宾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周深。

另一个得到高分的是94年的毛不易,2017年他参加腾讯选秀节目《明日之子》,凭借一曲《消愁》一战成名。但他之于B站用户的记忆,更多来自那首B站为874万中国大学毕业生献上的毕业歌《入海》,虽然传播声量不如前浪们纷纷转发的《后浪》,但在艰难的2020年,《入海》和毛不易依然慰藉了太多迷茫中的年轻人。

今年跨晚毛不易演唱的几首歌曲也十分接B站地气。第一首是《寻梦环游记》主题曲的中文版,第二首《得过且过的勇者》则是翻唱洛天依的经典曲目,B站还把镜头切到了场下的洛天依,懂的年轻人自然是会心一笑。

今年B站在音乐上动作很大,一档综艺栏目“说唱新世代”在站内爆火,制造了无数的爆款和二创,最后前8名的选手组成说唱厂牌W8VES出道。今年跨晚说唱新世代出了两个节目,分别是由冠军懒惰、季军沙一汀等5名W8VES成员献唱的《imperfection》,以及其他三名成员和腾格尔的梦幻联动。

腾格尔是B站音乐和鬼畜区“露面”最多的音乐家之一,随便一搜就有几十个百万播放级的作品。说唱新世代上腾格尔作为“见证人”惊鸿一瞥,不少粉丝远远没有听够,B站此次也算是圆了自己的梗。

但说到今年最火的乐队,还要属五条人。即使不知道五条人,也至少应该听过百度那条洗脑RAP广告——“五条人是啥?没有捞过他们,这个夏天怎么就不完整啦”。

这个已经成立了十几年的乐队,今年在乐队的夏天第二季上,以俗不可耐的生活化唱风和标志性的大拖鞋在网络上爆火,那首魔性的《阿珍爱上阿强》,也被各路UP主大展神通改编成各种作品。

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是B站最火的“浪姐”黄龄,这个有着170多万粉丝的UP主,因为经常发自己在浴室唱跳RAP吃喝玩乐的视频,被B站用户封以“浴室歌姬”的称号。

今年跨晚黄龄把自己的梗玩到飞起,不仅穿着“性感姐姐”风的浴袍在浴室献唱,还唱了自己的广场舞神曲《酒醉的蝴蝶》,并请来一众大妈伴舞,上演现场版的鬼畜。

不过说到玩梗,今年请来的央视台柱子撒贝宁也不遑多让。过去几个月“以低调方式炫耀”凡尔赛文学爆火,当年一句北大还行让撒贝宁多年后获封“凡尔赛鼻祖”的称号。今年跨晚撒贝宁多次玩起相同的梗,当被问起如何看待网友封的凡尔赛鼻祖,撒贝宁一句“我玩的时候还没有凡尔赛文学”,也展现出了鼻祖的功力。

爷青回,2020年度弹(dan)幕

90后30而立,00后走入大学,B站当年的年轻人不再年轻的时候,“爷青回”成为2020年的年度弹幕,也就一点不令人惊讶。

2020年B站跨晚,撒贝宁那句“爷的青春回来了”,也成为当晚的主旋律。那些伴随着90后们渡过他们童年的80、90年代经典,让弹幕刷着满屏的爷青回。

说到爷青回,首先要说的就是四大名著,当黄潇在晚会上演绎《西游·问心》时,很多人脸上是大大的问号,不是看不明白,而是不懂为什么要演这个。

不住在B站的中年人,很难想象四大名著这个“老掉牙”的经典作品,在B站到底有多火。三国演义中的经典台词,早就被各路UP做成各种表情包,诸葛亮骂死王朗的那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在B站刷三个视频至少就能看到一次。

这也是为什么B站今年买下四大名著的版权,数以千万计的用户跑去“考古”。三国、水浒、西游、红楼,不仅是年轻人的童年,也常伴他们在B站成长。

还有葛平,这个在《虹猫蓝兔七侠传》中配音的老演员,他的声音已经成为所有B站年轻人的回忆。这也是为什么他与UP主乐天合演的钢琴节目中,人还未到,满屏幕都已经是“葛叔”的弹幕。

说到青春的回忆,B站今年出品的电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也激起无数已经上了大学或者走入职场的年轻人对于高中那段最美好的回忆。当晚的第四个节目,七名主演联袂献唱风犬的主题曲,看不懂的是在听几个穿着校服的孩子唱歌,看懂的是在感伤自己永远回不来的青葱岁月。

这样的回忆还有太多太多,80后追过的摇滚之王崔健,90后的抽屉里也难免有一张《一无所有》的老碟,那首沙哑的《苦行僧》响起,不禁让人回忆起自己张狂过的青春;谢霆锋登台,TVB的老角儿们登台,虽然已经不是记忆中的古惑仔,但这些名字已经足以唤醒当年的回忆。

还有不再年轻的GALA乐队,拥抱着B站的年轻人,唱着15年前那首最年轻的《Young for you》,一句味道十足的卡里福尼亚(California),满屏都是爷青回。

但青春也不全是美好,尤其在这魔幻的2020。六岁的南京小女孩miumiu,今年在油管上因为一条弹吉他的视频爆火,不仅收获600多万播放,无数外国音乐人自发制作上传与miumiu合奏的视频,一时风靡全球。

今年跨晚,miumiu与B站的外国音乐人们合奏了一曲《see you again》。这首速7主题曲,是赛车家族献给因车祸意外逝世的保罗·沃克的经典金曲,在全球新冠肆虐的今天,由来自全球各地的音乐人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演绎,就更多了一点味道。

尤其还有网友发现中间那个说唱的艺人长得很像科比的时候,回忆中的伤感,就又多了三分。

AKB48,年轻人也记不住的48个人名

二次元留到最后,这是B站的根。

很多人因为今年的破圈认识了B站,因为去年的跨晚来看今年的跨晚。当听到第3、4、5首动漫歌曲时,有人忍不住发弹幕:日文歌太多了。然后,就被10倍以上的B站老人们回怼,这才是B站。

哔哩哔哩的名字,来源于动漫《某科学的超电磁炮》的人气女主角御坂美琴,这个发电系的超能力者因为生气时会有电流“哔哩哔哩”作响,而被起了这样一个外号。但10年过去了,如今就连哔哩哔哩的发音都没有了当年的那个味,现在很多人说的是哔(bī)哩(li)哔(bī)哩(li),而动漫的原音是哔(bǐ)哩(lī)哔(bǐ)哩(lī)。

去年跨晚,B站请艺人唱了超电磁炮的主题曲,引来满屏的弹幕。今年B站带来的动漫曲目,有着更多的青春记忆。

比如青年歌手陈乐一唱的日本动漫史上最经典的EVA主题曲《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即使没有看过这部分90世纪日本最有影响力的动漫,很多人也听过那句洗脑的歌词——“少年よ神話になれ”(少年啊,成为神话吧)。

再比如几位音乐区UP主联袂献唱的《鸟之诗》、《God Knows》、《温柔的理由》、《Sincerely》,这四首歌曲分别是经典动漫Air、凉宫春日、冰果和紫罗兰永恒花园的主题曲,四部动漫的共同点都是由京都动画制作而成,去年京东动画遭遇纵火案,弹幕中很多网友认为B站的这个节目是在向京都动画致敬。

当然还有AKB48 Team SH。AKB48是2005年成立的日本偶像团体,AKB48不是48个人组成的团体,而是分成了Team A、Team K、Team B、Team 4与Team 8五个队伍,每个队伍十几到几十个人不等,里面的人员也不是固定的,会有人退出有人加入。

至于Team SH则是日本AKB48在上海成立的姐妹队伍,平常会出一些二次元向的唱歌跳舞作品。有一点要吐槽的是,第一次知道AKB48的人总喜欢问“这个妹子是谁”、“你最喜欢哪个”,但我想说即使熟悉AKB48的年轻人,也不可能记住每一个成员的名字。

ABK48 Team SH今年跨晚唱了两首歌,一首是B站今年新代理的手游《公主连结》的主题曲,这个游戏刚推出半年就成为B站仅次于FGO的第二大氪金手游。另一首是2020年高人气动漫《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的片尾曲,但这首歌本身不重要,真正火的是动画中学生会书记在片尾曲的MV上跳的“书记舞”,这个梗也是今年B站鬼畜区的素材之王,所以年轻人真正看的是AKB48的小姐姐们开场时跳的舞,歌只是伴舞的旋律。

说道鬼畜,今年B站在跨晚时大胆的把很多鬼畜的元素搬到了晚会,当然这些也只有B站的年轻人会懂。

比如晚会最后惊艳的交响乐团与中国古典乐器演奏家吴彤的合奏,最后一段乐团的演奏与《猫和老鼠》经典画面的混剪放到了一起,音乐+动画混剪也是B站鬼畜的核心。

还有首次参加B站跨晚的郎朗,与交响乐团合奏漫威主题曲,表面上是去年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演奏哈利波特主题曲的翻版。

但让B站年轻人真正快乐的,是弹幕里时不时刷过的“郎朗上头”,这个今年10月发布的鬼畜视频,播放高达1500万次。看过这个视频的年轻人,看到郎朗脑子里播放的都是“得得得”的鬼畜画面。

像这样鬼畜的元素隐藏在这场晚会的各个角落,比如前文提到的葛平,比如《黑人抬棺》的原声音乐,比如自带鬼畜的彩虹合唱团……

也只有住在B站的年轻人,才能读懂这场献给他们的晚会。

也只有聚集了2亿多年轻人的B站,仅仅因为要办一场晚会,股价提前就涨了7%。

假如未来属于年轻人,不,没有假如。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年轻人,投资未来,既要看得懂k线,也得看得懂每一届年轻人。

+1
8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未来汽车日报》的新年礼物。

2021-01-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