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ify 创始人 Tobi Lütke 的经营与学习之道(一)

神译局 · 2021-01-06
Shopify的经营之道、生活之道、学习之道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Shopify最近的风头很猛,有人说这个为开网店提供技术支撑的平台将来可以跟巨无霸亚马逊一决高低。这个由德国人在加拿大创办一开始面向美国客户的网店平台是怎么成就今天的?The Observer Effect对它的创始人Tobi Lütke进行了专访。在接受访谈中,Tobi谈到了自己的日常、如何进行时间管理、对会议的态度、谈到了九型人格和综合主义、谈到了游戏与管理、爵士与产品开发的关系,谈到了妻子和孩子……话题非常的广泛,如果你想了解Tobi这个人和Shopify这家公司,如果想从中借鉴他的看法和做法,必须好好看看这篇专访。原文作者Sriram Krishnan,标题是:Tobi Lütke。篇幅关系,我们分五部分刊出,此为第一部分。

划重点:

每天一般会有不同的主题,会努力让自己的日程跟更大的主题和其他紧迫事项匹配;

用颜色编码系统对时间进行自动化管理;

能学到东西的会议才是好会议;

当我有自己的想法时,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往往是试着去证伪,想办法去证明自己的想法也许是不正确的;

创造力通常就是指大家用不同的方式把这一个领域学到的东西运用到另一个领域上;

工程原理,软件体系结构,复杂系统设计以及公司建设其实是同一个东西。

欢迎来到The Observer Effect的第三次采访。我们很幸运,采访到了技术和商业方面最有趣的创始人之一,Shopify的创始人兼CEO Tobi Lütke。

Tobi是我见过的最有思想深度,最注重原则的创始人之一,这是一次有趣的对话。请享用!

我们就从基础说起。先让我们看看TobiLütke典型的一天是怎么过的吧。

关于典型的一天

实话实说:很显然,我有自己的时间表,很多人也在帮我管理时间,不过,我对于关注重点放在哪里有很多自己的考虑。这么说的话,也就无所谓典型的一天了。

我的注意力是我变化最大,也是最有价值的资源。甚至Shopify上市的那一天,我还花了很多时间对各种投资者进行预售。在会上,我会说:“嘿,我是在这里,而且我们一直在做路演,但实际上我的很多时间都花在在产品上。” 这是为了管理好预期,因为我知道我不会出席很多的投资者会议。从根本上讲,我的注意力主要奉献给产品本身,而不是产品的销售和营销。

我一天怎么过,真的要看发生了什么。也就是说,一般我都会有主题。比方说,我有优先事项列表,而且也有决策日志,上面记录了我要弄清楚的所有事情。

这里面涵盖了不同的问题。比方说,如果我刚刚接手公司的话,我该做出什么样的改变?公司怎么建设才有可能颠覆Shopify?我会努力让日程跟这些更大的主题和其他紧迫事项匹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日程只不过是一种策略罢了。不过日程很容易要被情况牵着鼻子走,这在我身上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了。正因为此,在公司实际的优先事项与那些必须要完成的事情之间总是会不断的展开拉锯战。

所以,我设法想把主题插入到日常当中。比方说,就像今天这样,我要跟自己的团队开会开始新的一周。下午的时间要留给产品审核,我会试图了解每个人对我们在做的东西的主体是怎么思考的。我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我经常把自己看作是把运营、财务、以及产品本身更正式的业务功能结合在一起的结缔组织。这种联系能帮助我做出正确的决定。

最后,周三Shopify是不安排会议的。在这一天通常我要看一批备忘录,或者给出回应。这基本上就是我定义得很松散的日程安排了。

关于时间管理

你跟你所谓的“扩展包团队”(expansion pack team)是怎么对时间这个投资组合进行重新分配的?

基本上我的时间管理就是靠一套好的颜色编码系统来实现自动化管理了,那玩意儿真的很有趣。

我一度抱怨整个星期都被蓝色占据了。然后有人就说:“好吧,如果你不喜欢蓝色的话,我可以换任何颜色。” 我就说:“根据事情的影响力来着色如何?”然后我们就这么做了。

我们最终把跟产品相关的事情标记成红色,把跟投资者/董事相关的事情标记成蓝绿色,诸如此类。我要的是平衡的一周;理想情况下,我的一周会设法至少把大约30%的时间投入到产品上,然后尽可能多地投入到像招聘,宏观的大项目以及一对一会面等工作上。

所以,如果日程太过外向化或者太多的话,我们开优先事项讨论会时就会先看这个。这东西使得安排变得容易多了。

关于开会

这正好跟我很喜欢问的一个问题接应上。在我们的系列访谈背后都有这样一个理论,那就是知微见著。我们喜欢深入研究大家开会的时间在原子层面是怎么度过的。这些时间从长远看会有复合作用,产生巨大影响。在Tobi看来,一个好的会议应该是怎么样的?不好的又是什么样的?

其实对我来说,议程安排不是很成功。我很欣赏交流过的其他那些CEO,他们总有严格的议程,每个人都有固定的发言时间。我发现这绝对的令人着迷。因为就算我真的给自己设定好了议程,心里想“嗯,这个会就得这么开”了,但是这样的会议我连一半都开不下去。部分是因为对我而言,一次好的会议应该是能学到东西的

......当我有想法时,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往往是试着去证伪,想办法去证明自己的想法也许是不正确的......

我之所以要创业,是因为我喜欢学习。我从事编程是因为我觉得它很有趣。开会的时候,我喜欢听听团队发现了什么。在讨论想法或决定时,我想知道他们已经考虑过什么了。说实话,我更感兴趣的是想法的输入而不是最后的决定(输出)。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当我有自己的想法时,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往往是试着去证伪,想办法去证明自己的想法也许是不正确的。实际上,这是也我必须向共事的人说清楚的一件事。如果我喜欢某个人的想法,我往往也会同样一件事:我会努力捅破它。

我一般会说:“嗯,这个选择的含义意味着你已经做出了以下的假设。你是用了哪些输入来得出这些基本假设?” 其实我是在设法弄清楚想法有没有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之上。我发现基本面不牢往往会导致错误。如果以参加会议的每个人的假设为依据的话,待议的决策也许都是完美决策。但是,如果这些假设是错误的话,那么看似完美的决定也是错误的。有趣的是,那些简报文档或者幻灯片很少会提到假设。一般来说,我会努力确保假设经得起考验。通过这一过程,我总能学到关于某个领域的全新知识。这会让我对决策和方向都充满信心,感到安心。

关于九型人格和综合主义者(comprehensivist)

在预备对话时,经常会冒出两个词:综合主义者和九型人格。你能谈谈这两个吗?

很有趣。

(笑)我觉得在大家眼里自己肯定是出了名的喜欢把人跟九型人格挂钩了。但其实我觉得九型人格本身并没那么大的价值。九型人格建构的价值在于,告诉大家彼此不同。对于普通人来说,意识到这一点也许是最高光的成长时刻之一了。这个东西告诉你,不同的人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关于这一点,我的确认为,在理想情况下,人应该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要扮演得非常非常地好

我个人扮演的是挑战者的角色。我发现,九型人格可以帮我提醒自己,对待不同的人,我必须用不同的方式讨论同一件事。我觉得这可以让你避免某些一触即发的情况,从而建立起关系,帮助更好地建立起信任。简而言之,意识到九型人格可以让我们开展富有成效的对话。至于综合主义者(comprehensivist)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花哨的词。

[笑]除了在看到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时把这个词放进我的Twitter简历以外,其实我都没怎么用过这个词。尽管如此,我的确喜欢范围这个概念。我发现,每一个领域前面的那80%其实是很容易就能学会的,这跟帕累托原则差不多,我认为创造力通常就是指大家用不同的方式把这一个领域学到的东西运用到另一个领域上。也因此,我觉得学习很让人着迷。

...... 创造力通常就是指大家用不同的方式把这一个领域学到的东西运用到另一个领域上......

关于Shopify对时间和注意力的管理

好像你想对公司管理时间和注意力的方式进行设计。我发现公司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特别的吸引人。据说你写了一个脚本,把Shopify所有定期举行的会议都给删掉了。说说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及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笑]其实我们应该再深挖一点,你知道吗,我应该先说说书的事情。有件事情很有趣,你可以看看大家是怎么不加掩饰地把作为上市公司的Shopify指责成读书俱乐部的。

我们喜欢看很多书,讨论也多。我们看纳西姆·塔勒布 (Nassim Taleb)的书,然后我团队里面有个人就开始谈反脆弱,还给出了大纲。他说:“我觉得你一直在说的东西Nassim用一个词给概括了……”

我从工程的角度来谈谈。总的来说,我对工程师最大的抱怨之一,就是他们喜欢确定性。我认为工程学里面几乎没有确定性的价值。单台计算机具有确定性;可一旦把网络连接引入进来,一切都会变得不可预测,你必须写代码来应对未知情况。最有趣的往往都是来自与不确定的行为。大家喜欢可预测的事物,但能够开发出不管吸收什么进来仍能产生好的结果的系统是有价值的。

所以我很喜欢《反脆弱》,而且要求大家都要看这本书。这本书最后还给我们实践的一个重要概念起了个名字。在此之前,我唯有不断地登录进各种服务器然后把它关掉,再教我的团队什么叫现在所谓的“混沌工程”。

但是,其实我们做这个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们把Shopify设计得非常好,因为弹性和不掉线对于建立信任至关重要。这是我们在开发架构时学到的教训。当时我还得接管CEO的角色。

当发生了那种情况时,我做出了两个决定:一,我要尽可能多地去了解业务。但是,如果业务跟软件的体系结构截然不同的话,那我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做得好。于是,我做了一个实验,把工程原理,软件体系结构,复杂系统设计以及公司建设看作同一个东西。实际上,就像我们把服务器关掉来看看系统是否具备弹性一样,我们在寻找业务方面的等同物。比方说,我们过去经常会要求大家用非惯用手上用一天鼠标。我们引入了这些小花招来确保大家不会骄傲自满。

...... 我做了一个实验,把工程原理,软件体系结构,复杂系统设计以及公司建设看作同一个东西......

延伸阅读:

Shopify创始人Tobi Lütke的经营与学习之道(二)

Shopify创始人Tobi Lütke的经营与学习之道(三)

Shopify创始人Tobi Lütke的经营与学习之道(四)

Shopify创始人Tobi Lütke的经营与学习之道(五)

Shopify VS 亚马逊:“人人商店”能撼动“万货商店”吗?

Shopify:与亚马逊竞争,靠的是看似简单的故事

译者:boxi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有些人送礼啊,从来就没让人失望过。

2021-01-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