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S张侠:不能仅靠优化度过技术颠覆的时代

蓝莓 · 2020-12-30
对于企业经营者来说,他们正面临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十字路口,前路既有挑战、也有机遇。如何在数字化转型起始的关键阶段选择正确的发展路径?

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无疑已经成为整个世界在2020年遭遇的最大变量。如果对比疫情发生前和发生后的全球图景,很容易就能发现大量颠覆性的变化,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是整个社会的数字化进程就此被按下了“加速键”。

身处这一洪潮中的企业对此应该有着更深的体会,以往数字化还只是选答题,但疫情对线下流程及渠道的短暂摧毁让经营者直观意识到了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某种程度上,数字化已经被企业视为可以在极端情况下挽救业务于水火的灾备系统,甚至它在未来也会成为生意增长的主航道。

但数字化并不只是说说这么简单,它涉及到从技术架构、业务流程到经营战略等多个层面的重构,其中衍生出的巨大成本和风险让不少企业望而却步。

AWS大中华区首席云计算企业战略顾问张侠博士就向36氪提到一组第三方数据:60%的企业可能被数字化浪潮颠覆,80%的数字化营收将被行业前10%的领导者所获得,而70%的企业或许面临着数字化转型无法达到目标的窘境。

以上数据指向了一个清晰的事实,那就是对于企业经营者来说,他们正面临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十字路口,前路既有挑战、也有机遇。如何在数字化转型起始的关键阶段选择正确的发展路径,张侠基于与大量中国企业的实际接触提供了自己的深度观察。

转型,一套系统工程

在后疫情时代,数字化转型的趋势几乎将在所有节点被体现出来,包括智能制造、可适应性供应链、在线工作和服务以及直接的客户销售和反馈等等。简单来说,数字化转型能够提升企业在激变环境中的生存能力,无论是让业务流程在应对挑战时更加弹性,抑或是在整体敏锐度提升的前提下变得更有效率。

然而,转型本质上是一套自上而下的系统工程,它需要经营团队兼具决心和执行力。如果在意愿和可操作性上缺失任何一环,最终都会将企业引向灾难性的结局。而张侠提到那些成功的数字化转型案例普遍具有三点共性:管理层统一的转型意识,与未来趋势发展相匹配的技术,以及将数据沉淀为长效资产的能力。

首先,管理层是否具有坚定的转型意识将决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成败。因为既然数字化是一项系统工程,它就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性质,如果无法在领导层达成统一意见,那么启动数字化转型本身就意味着不断给自己挖坑的开始。张侠专门提到了企业需要在正式转型前首先确立清晰的数字化企业模式和战略,在他看来,只有将模式和战略梳理清楚才能让后续具体技术和产品的应用有的放矢。

其次,驾驭数字化新技术的能力将成为企业需要跨过的第二道门槛。数字化转型的另一个主要难度体现在技术的颠覆式创新上,由于不断涌现的新技术一定程度上超出了企业的既有“经验域”,是否拥有具备这种变化的技术能力和团队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解决的当务之急。例如前端工人是否能够适应更加柔性的生产链,后端营销人员是否能够准确分析各渠道消费者数据并整合繁多的数字化触点,这些细枝末节往往决定了整盘棋局的输赢。

最后,数据能否真正沉淀为企业的战略资产将决定数字化转型的可持续性。数据是数字化转型的根基,《经济学人》在2017年就曾将数据定义为“数字时代的石油资源”,用石油在工业时代的重要性类比数据在数字化时代的价值。但在实操层面却出现了大量颇为可惜的情况,例如部分企业搭建了各种数字化平台但却因为缺少数据而被荒废。尤其对于那些原本并没有数字化基因的公司来说,如何从更多的业务环节获取、清洗、沉淀和应用好数据,也正在成为企业在数字化转型时需要克服的挑战。

 

数字化转型中的“喻言”

作为AWS的企业战略顾问,与一线技术团队领导打交道是张侠工作的主要内容。不少企业在外部环境的倒逼下面临跑道转换的问题,见多了类似情况的张侠也总结出了不少见解。他将这些见解称为“喻言”,坦言是受了明代文学家冯梦龙“喻世明言”的影响。

喻言的第一条内容是“你不能仅靠优化度过一个技术颠覆的时代”。张侠提到部分企业在面临数字化转型问题时往往首先思考优化方案,期待在现有条件的基础上完成数字化转型,比如仍然沿用需要自购服务器的数据中心。然而,这一方案的灵活性严重不足,企业要么需要按峰值配置设备,这将耗费巨大成本,要么就需要承受峰值来临时系统崩溃的风险。从长远来看,无论何种情况都无法确保业务在数字化时代的万无一失。

“高铁能够开在原本绿皮车的轨道上吗?当然不能,我们要享受它的速度,就需要为它铺设一条新的路线”,张侠这样说道。所以,喻言的第二条内容是“你不能靠传统思维解决颠覆创新的问题”。

在他看来,以往的市场环境更加稳定,这让规模经济的出现成为可能。一种新的生意模式在诞生之后能够在较长的时间周期内回收红利,这让软硬件的配置具有被计划的可能;但眼下,处于数字化转型中的社会正在部分打破所谓规模经济的惯性,被称为速度经济的环境开始诞生。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快速学习和灵活配置资源的重要性也就日益凸显。

“那么在新的环境下如何定位IT部门?它能带来创新和差异化竞争优势,还是作为成本中心?这两者之间有极大的不同”,张侠的这个问题成为喻言的第三条内容。

事实上,在与不同企业高层接触时,张侠发现他们中的一部分仍然偏向于采购通用型技术产品,因为这样能够更好地控制成本。但是,这种“大众商品”只能兜底,并不能在实践中为企业带来差异化的竞争优势。要真正让技术在最大程度上反哺业务,必然需要企业针对自身业务特点配置具有针对性的技术产品。唯有如此,才能让技术上的投入不至于沉没下去。

当然,张侠还有更多“喻言”来引导企业更科学地完成数字化转型,例如“改变曾带给你成功的旧习惯比学习新的东西要困难得多”“在动荡的世界里,敏捷就是效率”等等。

如果要用一句更简单的话来概括这些喻言表达的含义,那么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的这句话应该可以:“在当今动荡的时代,我们能做的就是再造。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是可持续的,你有的别人都会复制。”

 

成为技术的建筑工

“企业可以专注自己的核心业务和独特优势,云服务提供商是帮它们做脏活累活的技术建筑工”,张侠这样定义AWS扮演的角色。

在市场经济环境下,自由交易让社会拥有了细化分工的可能,这让每个人都能无后顾之忧地专注于自己最擅长的事情,类似的情况同样发生在云服务领域。由于大多数企业并没有足够厚实的技术储备,他们在跟进数字经济发展时面临掣肘。正如张侠所言,AWS等云服务提供商在这样的环境下就开始彰显价值,他们作为技术建筑工能够帮助企业快速补齐短板,在广阔的市场机会中掘金

例如AWS就曾经服务过网易有道旗下的有道乐读团队,这个团队主要负责运营一款少儿阅读力培养产品,思路是根据儿童兴趣为他们个性化匹配适合的阅读内容。然而,团队本身并不具备算法分发技术的研发能力。

但是这没有成为业务发展的阻碍,AWS的机器学习专家团队为有道乐读提供了三个解决方案,最终由有道选择采用Amazon Personalize这一个性化推荐技术服务。仅仅耗时一个月,有道乐读的推荐系统就完成了从策划到成功上线的全程,这种“拎包入住”的待遇让有道团队快速在一个垂直赛道内完成布局。

事实上,AWS上有大量功能可以满足不同行业客户的数字化转型需求。更为重要的是与有道乐读类似,这些客户也能够以更小的技术成本实现业务的持续增长。某种程度上,这让更多企业在技术层面能够成功应对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各种挑战,它们只需要专注于改善自身的意识和业务。

AWS的客户名单正在变得越来越长。从西门子到虎牙直播,从湖南卫视到清华大学,从剑南春到OPPO,不同类型的组织都在AWS上找到了适配自己的技术解决方案。无论以往对技术是否敏锐,它们眼下的共同点是都在享受着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物联网、信息安全等数字化转型技术带来的全新红利。

点击此处或图片,获取《CIO 策略手册:数据,分析与机器学习》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2年经验管300亿,这好吗?这不好

2020-12-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