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网的猕猴桃」和下降的离婚率

豹变2020-12-30
市场的力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李桃,编辑 嘉辛。36氪经授权发布。

「核心提示」

武功县地处关中腹地,人口密度全省第一,人均耕地面积不到一亩,曾是典型的劳务输出大县。近年来,随着电商发展,猕猴桃入网,让武功县从默默无闻的传统农业县,到拥有10亿级农产品牌的农业大县。外出打工的人回来了,离婚率也悄悄地下降了。

武功县农村的离婚率在逐渐下降。

42岁的老杨是武功县大庄镇人,初中毕业之后就走南闯东,从珠三角到长三角,干过车间、跑过销售,离家三千里,以前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回来,聚少离多。

“我在外打工,娃在家上高中要婆姨照顾。”

四年前,老杨回了武功,参加了猕猴桃种植合作社,现在从果园到家5公里。

老杨不是个案,在陕西丝路创客公司位于武功县的菜鸟产地仓库里,200多名员工从事猕猴桃从毛果收购到商品果出库的工作,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从外地务工回流的,公司负责人罗向锋告诉我们:

“不说啥增进夫妻感情,咱们至少解决了两地分居的问题。”

电商让在外打工的老杨们回家了。

武功县主要负责人2017年曾经告诉《经济之声》:“2016年去调研的时候,基层离婚率少了,降了10%。老百姓都回来了。我们发展电商,大家有事可做。不耽搁种菜、不耽搁做饭、照顾老人孩子媳妇,所以就回来算了。”

从县民政局的数字来看,武功县2018年离婚701对,2019年685对,2020年截止12月10日为577对,逐年下降。

当农业活动不能够吸收劳动力的时候,释放出来劳动力必然会进入工商业,尤其是像陕西武功县人多地少的地方。武功县地处关中腹地,人口密度全省第一,人均耕地面积不到一亩,是典型的劳务输出大县,号称“十万大军在江南”。

一份基于142户、676人的武功县农村家庭劳动生产力的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武功县18-45岁的农村中青年劳动力中有70%出外务工:30%在本地,40%在外地,外地务工的是文化程度最高的一批的农村中青年。

近年来,武功县电商产业发展蓬勃,农产品电商销售收入从2014年4亿元增加到2019年40多亿元。据了解,目前武功县电商产业上下游吸纳的从业人数已经达到3-4万人。如果没有电商产业,这些人就会散落在全国各地务工。

费孝通先生的《江村经济》中,1936年的吴江江村的村民知道他们的婚期推迟是因为生丝买不上价格导致收入降低,但不知道背后的原因是世界经济大萧条和生产力的变革才导致了生丝价格下跌。

“萧条的原因在与乡村与世界市场之间的生产与需求缺乏调节。”

在武功县的调研中,我们发现,电商发展-就业扩充-劳务回流-离婚率下降也许存在着必然的逻辑关系。

说起武功的农产品电商,必然要说到猕猴桃,12.6万亩的猕猴桃种植面积占全县耕地面积的30%。

千年猕猴桃,五年磨一剑

“渭上秋雨过,北风何骚骚。......中庭井阑上,一架猕猴桃。”

一千多年前,猕猴桃已经作为一种被驯化的庭院作物出现在诗人岑参的长安的庭院中。秦岭北麓、渭水两岸是猕猴桃的优势产区之一。

“猕猴桃产量世界第一,每3个猕猴桃中有1个来自陕西。”(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于2019年8月28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

渭上秋雨,十月下旬,正是猕猴桃开始大量成熟下树的季节,陕西丝路创客公司位于武功县的菜鸟产地仓库也开始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收购、入库、刷毛、360度拍照、分选,按照颗重、大小、果型,包装、发运。

丝路创客的工作车间

“2019年大约销售1100万斤(5500吨),通过种植合作社,带动猕猴桃种植农户500户左右。”2015年开始转型水果电商的丝路创客公司,猕猴桃的电商销售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同样的经历、同样的忙碌也发生在陕西美农网络科技公司,2015年也是该公司转型生鲜电商销售的年份。2019年公司的水果电商销售收入大约1亿元,其中武功县猕猴桃的销售大约占到60%左右。

我们的调研发现,2015年-2016年是武功电商创业的爆发期,很多现在已经相对成熟的电商主体都在这段时间返乡创业的:比如普集镇的董玉洁,长宁镇孔胡村的胡国茂。

也是在2016年,一个头戴斗笠、身披斗篷的“武功小子”,成为武功猕猴桃品牌卡通代言形象人。“武功小子”迅速搭上了阿里巴巴的数字化快车,成为了天猫农场(现名芭芭农场)的首个数字化基地。

2015年到2019年是武功县农产品电商大发展的五年,武功县的农产品电商销售从2014年4亿变成了2019年的40多亿,增加了10倍。同期,来自农业农村部的数据,2019年全国农产品网络销售额4000亿元。是2014年的4倍。

大幅领先于全国增长速度的背后,是武功县在猕猴桃产业链上不停的补短板,从大到强。

2020年9月,在第六届中国果业品牌大会上,武功猕猴桃区域公用品牌估值10亿元。从默默无闻的传统农业县,到拥有10亿级农产品牌的农业大县,也就短短5、6年时间。

千年猕猴桃,五年磨一剑。

农业补短板,供应链当头

全世界猕猴桃产业做的最成功的是销售奇异果的新西兰佳沛公司,它是一个覆盖种植户到全球销售的公司。

佳沛公司2019年度全球猕猴桃销量1.644亿箱,约50万吨左右,不到陕西全省猕猴桃产量的一半。但是却贡献了152亿元的销售收入,折合每斤猕猴桃的价格14元。

佳沛公司销售收入的60%左右支付给了猕猴桃的种植户:在2018-2019年公司业绩中,全球奇异果销售收入和许可证发售收入为31.4亿美元。其中向新西兰种植商支付的水果和服务费用总额(包括特许权使用费)达到了18.2亿美元。

佳沛的奇异果产业链条,是以种植户利益为核心的全产业链:从品种研发、农事管理、储存物流、深加工到全球销售的产业网络。

奇异果并非天生奇异,它也来自在中国。从1904年第一批猕猴桃种子被伊莎贝尔·弗雷泽女士从中国带到新西兰算起,也只是经历了百余年的时间。如果从1952年新西兰猕猴桃首次出口英国算起,距今70年。从那之后,新西兰的果农们才自发组织起来,形成了一种“果农+公司”模式。该模式由果农管理果园,公司负责贮藏、分级和营销海外,而后逐渐改造升级。

如果总结,佳沛这70年的发展历史就是以新西兰猕猴桃种植户为核心的供应链的建设历史。今天,这样的事情正在武功猕猴桃产业链上加速的发生:

陕西美农网络水果供应链的负责人魏笑宇是个有故事的92年的大男孩,他本来也瞧不起农产品供应链这个事情:“不就是一个二道贩子吗?”

入行之后,他被震惊了:“这么大的一个行业竟然存在这么大的信息不对称。”

猕猴桃的产地收购价格可能是一斤一块钱,到了消费者手里的价格可能是变成了一斤10元。而且,消费者的消费体验也未必好:看到的果子可能大小各异,挑选的时候还会沾一手的桃毛。

不是农民不会种,论农事管理,中国农民精耕细作不输任何民族。

也不是中间商挣得多,从产地到销地,果子层层流通转运,产生大量损耗,没有他们这些中间商,果子甚至都卖不掉,中间商有渠道和收购资金,当然也该挣钱。

更不是消费者难说话,消费者花钱购物,天经地义。

问题的症结,是因为冗长低效的供应链。信息的不对称、农业流通基础设的不完善让种植户、中间商、消费者变成了三个相互割裂、各自为战的部分:种植户无的放矢;中间商边收边看;消费者没有选择。

三者都很被动,陷入了彼此之间的零和博弈甚至负和博弈,而它们本应该是一个利益整体,就像佳沛的奇异果一样。

采摘猕猴桃

如何让缺乏调节和缓冲的供求关系变得更有弹性?

市场在这里显示了神奇的力量,拉平各种资源的不对称,让具备不同资源的主体参与进来建设供应链,并在供应链中完成价值分配。

用市场的力量去建设和升级猕猴桃的供应链。

就像武功县菜鸟产地仓的负责人罗向锋经常和他的同事们说的:“现在我们有事干就很好;能挣点钱,就有幸福感了;还有点社会价值,就更有意义了。”

“武功小子”三板斧:互联网、仓储和物流

互联网抹平了信息不对称。

在天猫上,我们看到80-110克/颗规格的国产猕猴桃占比最大,性价比最高,卖得最好。

“这是消费者告诉我们的数据。”

电商销售终端的陕西丝路创客公司,会把这些信息再反馈给种植户,让种植户可以通过农时管理,保证这一规格的成果率更高。

除了外观之外,猕猴桃的口感是另外一个重要指标,消费数据的反馈让消费市场和种植户更深度的链接:猕猴桃的糖分、干物质含量已经成为走在前面的一批猕猴桃种植户的品种选择、农事管理的另一个重要评判评判标准,相关的产业联盟正在武功县筹建。

市场也给予了先行者超额的奖赏,在盒马生鲜,一款国产即食猕猴桃在一个月内日销量增加了12倍,多个门店的销量超过此前销量遥遥领先的国外品牌。

更好的仓储降低了价格波动。

产地仓库

“猕猴桃果子10月份成熟下树,能卖到明年3月份”。产地仓库的建设拉长了武功县猕猴桃的销售周期。

很多生鲜农产品的滞销不是因为真的卖不出去,而是因为大量上市,收购的人就那么多,保管设施没有,供大于求,价格自动下降。等到过了收购季节,物以稀为贵,收购价格又涨上来了。

这是供求关系的市场规律,通过仓储的缓冲,显然能够降低农产品的损耗、熨平农产品的价格波动。

2017年,丝路创客公司和阿里巴巴合作在武功县建设了一个菜鸟产地仓库,可以储存水果3000吨。

“猕猴桃存到12月份,地里面没了,价格肯定涨。”

“不收(合作的种植户)仓储费,农民感觉价格合适,果子就销售给我们。不卖给我们的,我们才收保管费。”

同时,在这个仓库里面,猕猴桃完成了从“非标品”到“标品”的升华,入库的第一步就是刷毛处理,然后360拍照、分选,按照颗重、大小、果型,包装。这一系列操作让毛果变成了商品果,直接汇入到面向消费终端的大物流中。

产地仓库

更高效的物流降低了损耗。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胡冰川指出,以往的产品送到消费者手中,至少要经过“产地批发市场、销地批发市场、销地零售商”三道关卡。

以猕猴桃为例,原来从田间地头到消费者手里,可能要经过4-5道流转:农民、收购贩子、产地集散中心、销地集散中心/商超(水果店),最终才到消费者。

更多的流转、意味着更低的效率和更多的损耗,生鲜的流通损耗25%-30%是一个被业内共识的数据,另有数据显示,中国水果的成果率只有60%左右。

在武功县两家拥有保鲜仓库的电商企业,记者调研得到的损耗数据是10%以内。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以武功县的菜鸟产地仓为起点,这些电商企业可以在1-2天内把猕猴桃发送到全国各地的消费者手里。

据阿里巴巴数字农业事业部介绍,菜鸟乡村正在打造1000条农产品上行“高速公路”。截至2020年11月,农村快递物流智慧共配项目(溪鸟)已经覆盖全国25个省份670多个县域,以“快递共配+农货上行”为主要服务内容。

底气:市场让农民增收

新西兰佳沛奇异果最大的底气是什么?

佳沛奇异果的销售收入中有60%分配给了新西兰的种植户,根据品种不同,2019年度新西兰种植户的亩均收入折合成人民币在2万-5万元不等。

蛋糕做的更大,大家分蛋糕,农民分的最多:供应链驱动的种植户的增收,是产业发展的最原始动力。

从常识上说,消费者更多数量和层次的需求被满足,这会带来更多收入;种植者获得更多收入,再去推动猕猴桃产业的升级;这是一个由市场驱动的具备正向反馈机制的良性循环。

这个循环正在武功县猕猴桃产业中慢慢成形:电商的渗透、流通环节的减少、农业基础设施的建设,让武功县猕猴桃产业的效率更高、价值链条在重构。

芭芭农场直播

更多的销量、更长的销售周期、更少的损耗、更平稳的价格,这些既能让猕猴桃种植户们拥有更多定价权、获得更多的收入,也能让整个猕猴桃产业良性发展。

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虽然才6年,但底层逻辑对了,走起来就轻松了。

今天,武功猕猴桃种植实现了猕猴桃100%无公害,70%以上达到绿色标准,15%以上达到有机标准。

今天,武功县被“全球百大优质原产地·天猫直供”确定为猕猴桃原产地,荣膺2019年度阿里巴巴丰收购物节六大“千吨俱乐部”成员站点第一名。

今天,武功县形成了人回乡、企回迁、钱回流的“雁归效应”,据不完全统计,武功自发展电商以来,已经吸引3000多人返乡创业。

农业大县武功的农产品电商创业是全国的缩影,截止2020年6月,在淘宝上已有5425个淘宝村、1756个淘宝镇,活跃网店296万个,带动828万个就业机会。淘宝村年交易额首次突破1万亿元。

天时地利人和

武功披秦带渭,位于关中腹地。

关中的千里沃野,并不是自古以来就是如此,郑国渠的修建大大改造了关中的水利条件,《史记·河渠书》记载:“渠成,注填淤之水,溉泽卤之地,于是关中为沃野,无凶年。”

可是即便地利如关中,在柳青的《创业史》和陈忠实《白鹿原》中,我们依然能读到1929年关中大旱时的贫穷饥饿和坚忍无奈,这是一个在时代轮回中的不断反复播放的片段。

今天,这些片段已经被扔进历史的回收站,不会再重演。

250年前,当库克船长航行到新西兰北岛的时候,他不会想到,当初的人烟稀少、仅有几个毛利部落的普伦蒂湾区,能够成为今天的全球70%以上奇异果的主产区。

可是即便强势如新西兰的奇异果产业,在1980-1990年代也遭遇了供大于求、农业补贴大幅下降、出口价格大幅下跌的至暗时刻。新西兰的猕猴桃从业者愈挫愈勇、坚定地走向了产业升级。

天使地利从来不是绝对的,更不是富庶与贫穷的分水岭。

什么才是呢?

当越来越多的在外务工人员愿意回到农村,当越来越多的力量自发参与到农产品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当越来越多的农产品通过电商被越来越多的人们品尝到。

答案就在其中。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投资者对于泡泡玛特价值认知的两极分化仍在继续。

2020-12-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