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喜茶到泡泡玛特,拆解85后致富秘籍

豹变 · 2020-12-29
这些人怎么走上凡尔赛之路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李卓,36氪经授权发布。

「核心提示」

新兴游戏厂商米哈游、莉莉丝冒头出圈,2016年底成立的完美日记、2012年成立的泡泡玛特先后上市,2012年成立的喜茶估值160亿人民币,2013年成立的小红书估值50亿美金。这些公司涵盖不同行业,但共同的特点是:掌门人都是85后年轻人。

2008年,苹果发布了首款3G手机,同时第一次上线了拥有500款手机应用的Apple Store;隔年时任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将3G牌照发放到三大运营商手中。

这两件看似无关联的事,掀开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序幕,改变了每一位国人的生活习惯。

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开启的,还有中国城镇化和居民收入“大跃进”。2009年中国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突破万元大关,到2019年这个数字已达到3.07万元,居民消费需求随之持续旺盛。此外,中国强大的制造能力创造的消费品供给,降低了单个消费品的天花板和生命周期。

移动互联网崛起的十多年,水大鱼大,风口迭起,掀起了一波投资创业热潮。时代浪潮中,永远不缺弄潮儿。

2016年底成立的完美日记、2012年成立的泡泡玛特在2020年先后上市,背后年轻的85后创业者们也走向高光时刻。

不止是完美日记、泡泡玛特,2012年成立、估值160亿人民币的喜茶,2013年成立的估值50亿美金的小红书,以及上海新兴的游戏厂商米哈游(2012年)、莉莉丝(2014年)、鹰角网络(2017年)、叠纸(2012年),掌门人都是85后年轻人。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85后们成长在物质极大丰富、信息指数级增长的巨变时代,相较于前辈,这一批创业者少了那种草根、江湖草莽气质和个人英雄色彩,他们更习惯团队作战,各有分工,眼界和学识更广博。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共同特质的话,他们都是善于抓住时代红利的幸运儿,利用不断完善的基础设施,成为创业大潮中的“时代锦鲤”,身价倍增。

年轻人们同处一个时空,为什么只是他们成功了?

团队作战:硅谷的车库,交大的寝室

"牛X的团队从校园开始组建"

车库和大学寝室是硅谷创业者的圣地。

受困于旧金山高昂的写字楼价格,美国科技五巨头(FAAMG)里有四个公司都选择了在车库里创业,剩下的Facebook则诞生于哈佛大学的寝室。

大洋彼岸的中国,车库比写字楼更为稀缺,怀着野心的年轻人们创业更多从大学寝室开始。

2008年,在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的一间寝室里,研一学生张旭豪和他的室友康嘉把学校附近的餐馆信息搜集整理出来,印成一本叫《饿了么》的小册子发给学生。

之后同校软件学院的叶峰加盟,国内首个订餐网络平台上线。2010年饿了么开发了商户终端产品,借助这款产品饿了么把外卖这个古老的本地化生意,从三公里的服务半径扩张到全国市场。

张旭豪和康嘉是同龄人,都生于1985年,此时刚满25岁。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饿了么和美团共同做成了一个6500亿人民币的增量市场。

在整个饿了么发展历程里,张旭豪是站在台前的“领袖”,把控全局战略,康嘉一直都是张旭豪最重要的帮手,打辅助位置,从首席战略官做到首席运营官,直到后来饿了么被阿里收入囊中时,康嘉仍然选择留在饿了么。

康嘉在2016年去北京交通大学演讲时说,“早20年创业都是英雄创业,我们记住的都是企业家一个人,但是这几年的创业往往能说出一个团队里面的好几个人。其实硅谷也是类似。”

厉害的团队往往从校园就开始组建,少时大家更为纯粹,性格相投关系更易持久。饿了么的最大对手美团,其创始团队也是校友组合。美团的三大自然人股东王兴、王慧文和穆荣均在清华大学读书时相识,王兴和王慧文更是上下铺关系。在持续数年的外卖大战里,一直都是王慧文带队,所以外卖战场的终局之战被戏称为清华寝室和交大寝室的对抗。

桃园三结义确定了蜀汉政权未来的领导核心,校园寝室确立了企业未来的组织形态和发展上限。在名校寝室这个特殊空间里,找到可以依赖的团队,概率会更大一些。

张旭豪和同学们正在上海交大校园里开发外卖订餐平台时,同校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几个09级研究生看中了另一个赛道,ACG游戏。日后成立的米哈游,成为上海游戏界最为瞩目的新星,并凭借《原神》在全球单月吸金4.35亿美金,成为中国出海最成功的游戏之一。

米哈游最早有四个创始人,相识于本科毕业的大作业。蔡浩宇、刘伟1987年生人,罗宇皓年龄最小,生于1989年。另有一位创始人靳志成,仅仅待了一个月后就离开了公司。他在那个时间节点收到了大公司思科的Offer,就把股份转让给了对创业更坚定的其他两个人(刘伟和罗宇皓)。

校园时期的米哈游创始团队/上海交大官网

在这些创业团队中,一般大当家充满野心,站在台前,二把手负责冲锋和执行,合伙人们志同道合、彼此信任,战斗力凶猛且持续。

在米哈游的团队分工中,刘伟负责和玩家交流,被玩家戏称为米哈游的吉祥物,蔡浩宇和罗宇皓选择在幕后制作游戏。

还有没诞生在校园,却以校友组合出现的创业团队,比如2020年上市的新国货美妆“完美日记”。黄锦峰、陈宇文、吕建华三位创始人从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毕业后,各自在快消、电商行业积累,最终于2016年创办了跟校名同音的“逸仙电商”。

三人在校园时期就已相熟,在这个团队中,黄锦峰是灵魂人物,具有战略思维,有着丰富电商、流量经验的陈宇文更侧重执行,吕建华负责运营。

校园里的三人行,必有合伙人。

提前洞察Z时代的需求

"谁最懂Z世代的消费需求?"

2014年是个关键年份。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背景下,移动互联网对各个行业的颠覆逐渐展开。电商渗透率持续增加,线下零售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外卖领域急速发展,饿了么公司人数甚至一个月内从200人飙升至2000人。

同时,这一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2万元,90后们迈入职场,成为新兴的消费主力,新消费浪潮暗流涌动,他们活在手机里,标新立异,追求独特,颜值高于一切,习惯被种草,愿意尝鲜。

1991年出生的广东江门小伙聂云宸意识到这种变化。他开了一家奶茶小店,生意做得一般般。反复考察后发现,新消费潮流下,做茶饮环境和体验非常重要。2014年,从中山小榄店开始,小店换大店的喜茶,迎来翻身仗,开启了品牌文化输出之路。

准确地说,聂云宸做的并不是“奶茶”,而是开创了一个新的品类。在整个饮品行业使用茶粉、植脂末和奶精制作出品的时候,聂云宸开始使用原叶茶与鲜奶芝士制作“奶盖茶”,终结了“粉末制茶”的快餐饮品时代。把上不了台面的奶茶价格打到了和星巴克比肩的位置。

有数据显示,2019年底中国新制茶饮门店数量为50万家,而这些门店所在的店铺大多数是以前做服装零售、生活百货零售、3C产品零售。

从哈佛MBA完成升造的黄锦峰已经回国一年,他曾去找真格基金的徐小平要投资,创建一个“伟大的化妆品品牌”,徐小平说,“如果你能够去御泥坊再干两三年,我现在就把支票给你开好,到时候你直接来取……”

黄锦峰听了徐小平的建议,回到曾工作过一年的御泥坊,担任COO,切身感受到电商平台的流量红利下,淘系品牌如何通过营销策略快速崛起。他也更加坚定国产彩妆市场存在结构性机会,新兴一代消费者对国货彩妆的接受度在提升,到2016年他拉上两个校友开始做起了完美日记。

距离广州3000多公里外的北京,此刻郑州大学毕业的王宁创业并不顺利。1987年出生的王宁是典型85后,热爱街舞,是潮玩达人,他开的售卖创新小商品的杂货铺连续亏损,创业之余他选择去北大光华读了个MBA。

隔年,王宁发现自己店铺里三分之一的销售额来自日本的一款潮玩产品Sony Angel,于是决定All in这个品类。但是Sony Angel并不愿意售卖给他,他不得不在微博上发起了一个粗糙的问卷调查。

得知Molly是用户最喜欢的IP以后,王宁飞到香港找到了Molly的设计师王信明,并花“高价”买了下来。具体交易价格不得而知,不过据招股书显示王信明持有泡泡玛特1.95%的股票,2020年上市的泡泡玛特市值突破千亿港币,这部分股票值20亿元。

人均收入逐步提升的大背景下,年轻人不仅愿意花三十多块钱买杯现制奶茶,还愿意花五六十块钱抽盲盒买潮玩。天生靠近新一代消费者的85后创业者们,对市场上的这些新需求更敏锐,他们也天然愿意尝试新玩法。

这些新兴的消费虽然持续火爆,但到底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争议一直不断。

“为什么要排长队”“为什么奶茶要30块一杯”“为什么花几十块钱买塑料”。聂云宸的父母最开始也不同意他做这个生意,因为在2012年没有哪个时尚少女愿意把奶茶杯拿进商场和写字楼里,因为不体面。

王宁在一次采访中回答称,现代社会让人获得满足感的一定是非刚需性产品。“比如现在吃饱饭不会让我们有特别强烈的满足感,但是一个环境好的餐厅,满足感就会提升一点。”

出生互联网时代的年轻消费群体,消费习惯和消费能力已悄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对自我特质、精神世界的探索,萌生了新的消费市场。新消费诉求诞生的时候,往往消费者自己也不知。

而没有沉重的历史包袱,85后创业者们更敢于试错,去洞察、体验新的消费需求,这为他们的创业之路提供了更多可能。

利用好基础设施

“天时地利人和,善用大势”

在新旧潮流更迭的关键点,极少数人意识到移动互联网将会动摇所有行业的市场格局,更少数的人敏锐抓住了这个时代红利。

网络资费的大幅度降低,智能手机的普及,共同制造了一个网民数量急速扩张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大多数生活、娱乐、消费都被挪进去那12寸的智能手机里,线上就餐需要配送,线上购物需要导购,线上生活则需要“名媛”来带领。

2014年有人在知乎上问,“手游的规模可以超过端游吗?”

彼时还是端游的天下,手游刚刚兴起,腾讯、网易的注意力仍在端游。1987年生人的王信文看中了智能手机爆发的机会,决定做手机游戏。2013年他从大厂腾讯离职,拉着两个同事(同时也是南京大学软件学院的校友)袁帅、张昊成立了莉莉丝。

2014年,一款卡牌手机游戏《刀塔传奇》月流水超过了一亿,而当年整个手游行业的产值只有300亿元。这款游戏能够成功的原因,不仅是名字碰瓷了暴雪公司某著名IP,而是在那个时间节点,市面上并没有什么好的手机游戏,也没有人知道手游可以取得如此大的市场。

王信文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复盘时,把成功归结为“赶上了好时机”,那一年,同时有两波巨浪在酝酿之中:一是移动互联网,二是中国的资本市场。“有时候我们把自己看的太重要,而忽略了外部竞争环境的格局。努不努力,看我们自己。努力能起到多大作用,看竞争格局。”

物质的极大丰富,居民消费力的持续旺盛,伴随着新社交渠道的搭建,具有超强表达欲望的年轻消费者愿意分享购物心得。出生于1985年的毛文超读完MBA才有了创业想法。他在2013年移动互联网大潮时加入创业大军,在名媛扎堆的魔都,小红书诞生。

站在巨人肩膀上往往更容易站得高。小红书借助了完善的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同时也成为了他人的基础设施。

创立于2017年的完美日记和小红书是相互成就的关系,完美日记的投放让小红书找到了盈利模式,小红书也为完美日记提供了性价比最高的品牌媒介。

完美日记是懂得借势和利用基础设施的集大成者。

从品牌传播媒介上,小红书、微信公众号、短视频这样的品牌传播媒介已经成熟,但仍然是低廉获客的流量洼地。从供给侧,中国工厂积累多年的外贸过剩产能,早已满足了完美日记需要的产品制造,天猫、京东、拼多多这样的电商提供了面向统一市场的渠道,四通一达的便利速递网络可以让产品触达的成本更为低廉。而在完美日记创立的2016年,移动支付和“无现金”已经成为国人的标配。

有意思的是,小红书和完美日记这两家公司都是拿了真格基金的投资。

不得不说,这一轮创业公司的发展壮大,还有很重要一点是借助了便利的融资基础设施。水大鱼大的年代,整个2013年互联网行业共有近200起VC投资。一些中青代投资人为了不错过这个可以投出大案子的时代,不断出走大VC,成立新VC,整个市场上的资金非常充沛。

小红书得到的第一笔外部投资来自于真格基金。众所周知,徐小平创立的这家天使投资基金极为喜爱学历、工作背景亮眼的创业者,简历漂亮就大概率能拿到融资。而毛文超和本文大部分主角一样,是上海交大的毕业生。他曾经在顶级的咨询公司贝恩咨询做过分析师,并在斯坦福大学读完MBA。

完美日记的融资履历也堪称“完美”,在成立的四年里资本运作相当迅速,到2020年上市前,共经历了5轮融资,背后汇集了真格、高瓴、红杉、高榕等明星机构。

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说:成功的公司是掌握了七龙珠,而不成功的公司直到倒闭时仍然不知道缺哪一颗龙珠。

2013年以后,国内市场出现大批85后、90后创业者,与过去的创业者们不同的是,这批创业者们生长在互联网时代,更愿意专注于兴趣和热爱,不过最终持续发光发热的仍是少数。

虽然成功的创业者各有各的优势,但拥有一个好团队协同作战,在好的时间节点利用好大势,以及真正洞察需求的眼光,大概就是这群85后创业者们成功的的共同密码。

参考资料:

【1】乔芊,36氪,群星闪耀2010-2020:我们的生活因何而变

【2】评论尸,《赤潮akashio》,虚构的万亿咖啡市场

【3】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官网,米哈游游戏开发团队:左手热情右手代码

【4】gamelook,上海游戏企业“年会包场”背后是年轻人走向台前的故事

【5】王信文,公众号“王信文”,我所经历的失败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同样3999,不带充电器只是噱头。

2020-12-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