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翡》惨败了,但「天价剧」还留一缕「亡魂」

壹娱观察 · 2020-12-28
“天价剧”:生于互联网,死于互联网,“亡魂”仍在互联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丫老师,36氪经授权发布。

去年年底,在《有翡》拍摄期间,赵丽颖曾经在微博上发布两个汉堡的图片,此举被视为演员“明撕”剧方,引发了大家对于剧本魔改、女主戏份被简化、压缩等各种猜测。

没想到,一年后再次回想起这张图,用于形容观众对于《有翡》的预期和实际观感也非常合适——抱着对巨无霸的期待,却只得到一个干瘪的汉堡。

作为2020年第一部,也是最后一部“天价剧”,《有翡》完全没有展现出匹配其S+评级的话题度和口碑。目前来看,大失所望的《有翡》只能用惨败来形容。

再反观今年几部热播剧集,都和“天价”毫无关系,《有翡》是否代表着,从15年开始兴起的“天价剧”风潮,终于走到了尽头?

一天12个热搜的《有翡》,除了粉丝还有谁爱看?

《有翡》开播的头几天,几乎天天都能在微博上看到几条热搜,但共同点都是营销痕迹很重,点进去看又几乎全都是粉丝们的控评留言,真实的观感被淹没其中。

事实上,对于《有翡》的口碑战,早在开播前就硝烟四起,甚至弥漫到了第二战场——豆瓣

一批希望通过给《有翡》刷五星来支持偶像的王一博粉丝,提前涌入豆瓣开始“养号”。如今的情况是,《有翡》豆瓣评分5.9,而看一眼分数的分布形态,就知道这里发生着什么,打一星和打五星的势均力敌,就和今年娱乐圈发生的很多大事小事一样,最后在粉丝眼中又变成了和“黑子”、“对家”的战争。

豆瓣截图

但期待《有翡》的不只有主演的粉丝。很多人此前都对《有翡》抱有期待,总体来说,还是和“流量+IP”的吸引力有关。

首先是IP本身的质量和人气。

《有翡》根据Priest的小说《有匪》改编,Priest不仅是耽美小说界的高人气作者,其自带粉丝,还是此前捧红了朱一龙和白宇的网剧《镇魂》的原著作者。《镇魂》爆火后,Priest的多部的影视化改编也相继排上日程,《有翡》是其中最快,也比较特殊的一部。因为这部小说是Priest少有的BG向作品,讲述了名为周翡的女孩在江湖中成长、磨砺的故事。

标准的大女主戏的改编基底,是影视行业热钱当道时最受资方和平台青睐的剧创方式,也一度是爆款频出的剧集题材。

另外的原因自然就是赵丽颖和王一博两位主角的加持。这两人一位是观众缘极佳的电视剧女演员,并且《有翡》是赵丽颖产后复出的第一部“大作”,另一位是在顶流位置上稳坐一年多之久的男艺人。

《有翡》从题材到演员,都在尽可能覆盖更广的受众,也让该项目在平台评级时获得了获得了S+的级别。

而根据主控方华策影视今年8月关于定增的回复函显示,《有翡》投资高达2.8亿,当时该剧正处在后期制作阶段,最终的成本还会更高,外传达5亿至7亿。如此高额的投入,在市场经历过影视寒冬后并不多见,观众的期待值自然也被抬高了,希望能看到一部制作精良的武侠大剧。

《有翡》剧照

然而,《有翡》播出十集后,有个无可争辩的疑问:传说中几亿的预算究竟花在哪儿了?

《有翡》号称实景拍摄,但特写和深焦镜头让男女主角仿佛是被抠像放进背景里的纸片人,特效场面更是五毛水准,甚至有些演员粉丝也无法忍受的粗糙的服化道,开始在网上吐槽。《有翡》列出9个编剧,但是剧情却bug百出,逻辑线也跟不上,备受观众吐槽。《有翡》最后呈现的观感实在对不起上亿的投入。

另外,原本最吸晴的男女主选择,也遭到了诸多的质疑。产后复出的赵丽颖还有没有少女感,为何还要演绎妙龄少女与王一博恋爱?赵丽颖的单独滤镜需要这么明显吗?王一博的演技撑得起大制作的男主吗?是因为这次搭档间的CP感不够,所以王一博也显得演技无力吗?

更讽刺的是,这些槽点和质疑还帮助《有翡》在剧方的营销之外,又上了几个热搜。

在微博热搜上,点开不少关于《有翡》的内容,溢出屏幕的“夸”,一度让观众怀疑是不是理解错了《有翡》,而在B站上,有关《有翡》吐槽视频成为了流量新宠。

UP主“路温1900”的一条“《有翡》也配叫武侠?粗制滥造的流水线垃圾古偶”一战封神,吐槽内容“杀红了眼”,现播放量达到530多完,成为B站全站排行榜最高第1名,而满屏的“前方保护我up主”,侧面显现了大家对于饭圈的调侃。

B站up主“路温1900”内容截图

《有翡》是2020年第一部,也是最后一部“天价剧”。但此前已经有种种迹象表明,《有翡》很大概率不及预期。

在去年的招商会上,湖南卫视拿出《有翡》吸晴无数,一度被认为是新“剧王”,而在今年湖南卫视的春季招商会上,《有翡》已经没有出现在招商片单里,随后也有多个信息源相继传出《有翡》要改在东方卫视、北京卫视播出,直到现在突然的定档,由腾讯视频独自消化,所有势能依靠网播效果。看来,一定程度上吓退卫视们的不光只是“天价”,还有他们看完成片后的感受。

目前达到的反响“苦果”,也只能让“冤大头”腾讯视频黯然神伤了。

伴随着媒体变革出现的“天价剧”,或许也走到了终结。

“天价剧”的由兴转衰

“天价剧”的盛行是从2015年开始的,本质上是伴随着“流量”的生长、演化而来的。

2014年初,由湖南卫视独播的《武媚娘传奇》首播版权费达2.68亿元,平均每集价格超250万元,在当时已经是“天价剧”了。而《武媚娘传奇》也不负众望,即便被诟病,也阻挡不了该剧横扫当年的收视榜单。

2015年,《芈月传》顶着《甄嬛传》原班人马的光环,也成为电视台争夺的对象,单集超过了200万的售价刷新了当时的记录,即便是投资上亿,也在开播之前就收回成本。播出后,虽然口碑远不及《甄嬛传》,但在当年的收视表现依旧不错。

《芈月传》剧照

与此同时,《花千骨》《琅琊榜》《楚乔传》等IP大剧的爆红让资本认识到了IP的力量。

优爱腾开始介入创作环节,用“流量”来指导项目立项乃至艺术创作时,IP和流量明星天然地结合在了一起,很快被资方奉为圭臬,并一直延续至今。

从那时起便出现了所谓的“PPT四大神兽”的说法——某几位艺人出现在各个项目的PPT中,只要有他们,不仅不愁拉不到投资,还能在未播出、甚至未开机之前就收回成本。虽然“PPT四大神兽”的阵容一直在变,但“IP+流量”的模式没有变。

在这一模式的指导下,此后几乎每年市面上都会出现几部“天价剧”,IP版权费和明星片酬成倍增加,剧集的售价自然也随之不断攀升。

2017年到2018年,“天价剧”频频涌现时期,原因不难解释,根据一部剧集创作的周期,在2015年发起的项目,经过两三年的时间也到了该和观众见面的时候了。

类似思路的项目比比皆是,比较典型的有《如懿传》。

《如懿传》剧照

该剧原著是《甄嬛传》的姊妹篇,请来了周迅、霍建华主演,服化道无一不精,集数更多达87集。电视剧还未开机,就已经定档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两家卫视分别出价300万元一集,加上腾讯视频拿到网络独家版权的价格是900万元一集,如此算来,该剧单集的版权已经达到1500万元一集,直接带领国产剧进入10亿时代。

而最后的结果是,《如懿传》先转身成为了腾讯视频的独播“网剧”,播出四个月后才上星东方卫视与江苏卫视,这个时候卫视的采购价不得而知。

但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天价剧”开始频频翻车。

“天价剧”不再是流量的保证。《如懿传》《天盛长歌》两部剧和《延禧攻略》同期厮杀,却都输给了以小博大的《延禧攻略》。但《如懿传》《天盛长歌》至少保住了面子,从制作层面来说,两部剧都是行业中的高水准之作。

另外,“天价剧”也都不全是品质的保证了。已经被永远地定在国剧耻辱柱上的《孤芳不自赏》,在后期呈现出抠图、用替身等“内容不适”,却单集销售价格也超过了1千万。但这背后不是没有代价,钟汉良当时人气正旺,Angelababy也处于事业的上升期,二人的演艺事业都因此受到了影响。

《孤芳不自赏》的抠图事件引发全网热议

随后到了2018年,这一年,最能打的剧是《延禧攻略》和《镇魂》。从《孤芳不自赏》的“烂”,到《如懿传》的“不耐打”,“天价剧”的弊端暴露无遗。

一部作品即使预算再高,能投入的资金毕竟有限,当IP和明星片酬所占的比重过高,挤压了其他环节该有的投入,等到作品直面观众的时候,受损失的也是明星和IP本身的声誉。这种情况下,明星得到的高片酬其实是在预支自己之后几年,甚至更长期的职业生涯。

“天价剧”:生于互联网,死于互联网,“亡魂”仍在互联网

之所以有这么多剧能卖出天价,是因为有视频平台在搅动着市场格局。

纵观近十年来的国剧市场,2011年,乐视网花费近2000万购得《后宫·甄嬛传》独家网络版权,超过国内一线卫视的购剧花费。《宫锁珠帘》卖出185万一集、总价近8000万的网络独播价格,已被业内视为天文数字。当时有媒体猜测:“网络购剧是否要破亿了?”

《宫锁珠帘》剧照

当时,电视台还是购剧的主力。五年左右的时间里,“天价剧”的买家从电视台为主,发展到电视台和流媒体平台出资几乎持平,再到以《如懿传》为例,两家一线卫视即使拼播出资加在一起,也只占腾讯视频出价的三分之二。

这背后是权力结构的变化,电视台式微,平台如日中天,不仅仅反映在卫视全年的购剧额度可能比不过三大平台一个月的内容预算,还包括三大平台早已深入产业上游。当视频网站高举自制内容的大旗时,电视台从卖剧给视频网站的卖方,再到现在,变成了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的买方。

现在,几乎只有视频平台才有实力消化“天价剧”。

几年以来,剧集行业已经被视频网站深刻改造了,观众的观剧习惯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互联网平台已经如愿以偿地和行业内最好的资源紧密绑定在了一起,头部项目要么必须向他们聚拢,要么直接由他们发起。

然而,也正因为互联网的发展,一方面流媒体的繁荣让大量内容产品沉淀,用户可选择的娱乐产品和内容越来越多,圈层化的现象又来越明显。从而,再也无法出现一个内容网罗住所有人的情况。

一个个小的圈层如同一个个平行宇宙,圈层里热度再高,声势再盛,圈外人很可能是完全感知不到的。所以在过去,描述一部电视剧的火爆程度,用收视率就足够了,但今天,单一数据已经完全不具备说服力了,甚至全部数据再光鲜也说明不了什么。真正的火爆的作品,其决定性特征不是高点播数或收视率,而是“破圈”。

回顾今年剧集中的爆款,无论是大爆的《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还是小爆的《琉璃》《传闻中的陈芊芊》等,都不属于“天价剧”,若以“流量+大IP”的评判体系来看,也不会获得高分,但它们都一定程度上击穿了圈层,触达了更多的受众。不需要援引点击量和播放量,破圈的作品是可以被直接感知到的。

“迷雾剧场”作品《隐秘的角落》

再回到如今播出的《有翡》,虽然频频上热搜,最多时一天12个热搜,也实现播放量全平台前列,但这实质上是平台、宣传方出于各自的目的希望通过操作数据来模仿破圈的观感。

而一些观众,因为成为了粉丝,有了“粉籍”,就将粉丝身份自觉凌驾在了自己原本作为用户和消费者的身份之上,自觉地加入为作品做数据、打投的工作,成为了平台的免费数字劳工。

人人都在讨论“内卷”不是没有道理的。

2014年的鹿晗可以因为其微博转发、评论数据太过惊人,倒逼外界产生好奇并主动去了解:谁是鹿晗?而在今天,想通过刷数据帮助流量艺人出圈已经不可能了。

这就是娱乐圈的内卷。

2019年的蔡徐坤已经不可能复制鹿晗的破圈道路,帮助他破圈的是前流量时代才能产生的“天王”周杰伦,是蔡徐坤的粉丝和周杰伦粉丝之间的冲突让蔡徐坤破圈的。

真正破圈的不是蔡徐坤,甚至也不是周杰伦(对00后一代来说,周杰伦也在壁垒之中),而是后浪挑衅前浪的故事。数据需要解释,但故事自由流动。

平台也该思考,是不是应该退出内卷,放弃对“天价剧”的追逐。

显然,随着视频网站高举自制大旗,并且纷纷压缩、控制内容成本,“天价剧”已经名存实亡,而“天价剧”背后的“IP+流量”的打法依旧还有狂热者,《有翡》背后的腾讯视频还在2021年高举高打着古偶IP配上流量小生小花的剧创方式。

《有翡》这一仗虽然输了,但杨幂、李易峰、迪丽热巴、陈伟霆、杨洋等“流量”们仍会在腾讯视频的安排上再披战衣,接替赵丽颖继续攻打古偶剧集市场,他们能否更善战一些,也将决定着“天价剧”的“亡魂”,即“IP+流量”的路数还能飘多久。

+1
3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壹娱观察特邀作者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未来芯片、开发平台、应用软件乃至计算机等将诞生于云上,AI、5G、区块链等技术都将以云原生的方式落地,企业获取IT服务的路径再次被缩短。

2020-12-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