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装”虚拟偶像时代,带来哪些活力与想象?

镜像娱乐 · 2020-12-28
高辨识度的华语虚拟歌手,有望突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作者:镜像娱乐 编辑部 文Ashley,编辑:于华东,36氪经授权发布。

真正迈入虚拟偶像纪元之前,我们先进入了“散装”虚拟偶像时代。

被称为虚拟偶像元年的2020年,虚拟形象活跃于各大综艺、视频网站,不断强化着观众对国内虚拟偶像崛起的认知。但事实上,现在要谈虚拟偶像的产业化还为时尚早。

技术上,静态扫描建模为主,但动态光场三维重建初现端倪,智能合成、动作捕捉迁移被应用于不同场合;场景上,虚拟形象在泛娱乐领域被开发为影视数字替身、虚拟歌手、虚拟主播、虚拟主持人及职业虚拟偶像,而虚拟歌手、虚拟主播、职业虚拟偶像都可归为广义上的虚拟偶像。

具备前瞻性的入局者,“散装售卖”虚拟偶像。可塑性强的优势,为虚拟偶像赢得市场与资本关注,却也造成了混乱的观感。国民对于虚拟偶像的认知不够全面及体系化,本土化高、辨识度高且有记忆点的虚拟偶像,由此成为“散装”虚拟偶像时代下难得的存在。

12月25日,酷狗音乐首位虚拟歌手泠珑发布个人单曲《弱水轻摇》及MV,正式出道。虚拟偶像江湖再次迎来虚拟音乐偶像。流媒体音乐平台运营下,二次元文化与音乐结合创造的新一代虚拟歌手,会成为“散装”虚拟偶像时代下的新势力吗?虚拟偶像的想象空间。又将如何延展?

虚拟偶像江湖散点图

《90、00 后二次元用户调研报告》显示,Z世代年轻群体中,动漫文化已从小众文化晋升为主流,56.1%的调查对象表示有喜欢的虚拟偶像。

市场规模初具,布局虚拟偶像的热潮也从视频网站、偶像经纪公司蔓延至直播平台。

爱奇艺虚拟偶像RiCH BOOM亮相《我是唱作人》《青春有你》等综艺;腾讯游戏《王者荣耀》衍生而来的无限王者团从《创造营2019》出道,如今已进军时尚圈拍摄杂志;就连央视也推出了一位AI虚拟人物翎Ling,并且参加了综艺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

海外Vtuber热也刮向了内陆。控股虚拟偶像“洛天依”所属母公司的B站专门开设了虚拟主播分区;巨人网络宣布斥资1亿人民币进军虚拟偶像市场,并且打造了首位虚拟主播MenheraCHan;克拉克拉直播平台联合微博等与MCN成立了“虚拟偶像发展基金”。

竞相入场的平台们,将国内虚拟偶像市场划分为多条赛道。

IP裂变衍生而来的虚拟偶像,如无限王者团,角色、人设脱胎于游戏,以游戏的用户盘为基础,具备更高的知名度,运营逻辑与真人偶像类似。

另一类则是带有明星拓印的虚拟形象,倚靠粉丝经济,如天猫首位代言人易烊千玺的虚拟形象“千喵”、淘宝人生品牌代言人张艺兴和小 z,和以王子异为原型的 ISEEMAN、黄子韬与韬斯曼等。

至于原生IP,其造型、人设多参考中韩现役流行偶像团队,粉丝群体亦与真人偶像重叠,流量号召力及业务能力有待考证;现存的虚拟歌手与虚拟主播,外在形象及人设则多借鉴日系虚拟歌姬,作品的辨识度稍低,但依然瞄准ACGN文化圈层收获了大批爱好者。

全新的虚拟形象,大多背靠平台驶入原生IP赛道,最新个例即酷狗音乐推出的平台首位虚拟歌手泠珑。

二次元东方少女泠珑,也是酷狗虚拟歌手企划钧天广乐旗下首位“出道”的虚拟歌手,拥有全新的IP故事:外形为幼年龙女形象,实为吸收了音乐力量化成人形的音乐之神,居住在钧天音海。幼年体的泠珑性格迷糊、天真活泼。头上的角能够察觉时空中强烈的情感波动,穿越时空去寻找音乐的素材。任务是用歌声记录伟大的情感,延续华夏大地的文明,留下歌声,传递感动。

回归原点,看虚拟音乐偶像

舶来的虚拟偶像文化,流行之初便以虚拟音乐偶像的走红为起点。

作为首位成名的虚拟偶像,初音未来不仅塑造了公众对于“虚拟偶像”这一概念的认知,更影响了虚拟偶像的发展历程。

众所周知,初音是由日本音声制作和音乐软件公司Crypton Future Media Inc以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的音源库。诞生之初的初音并不完美,有技术、人设、音调方面的种种问题,但她为音乐而生,只演唱粉丝们创作的歌曲,是原始而纯粹的虚拟偶像。

但初音面世的2007年,正值日本社交媒体兴起之时。一方面,她的出现为UGC内容创作提供了便利。二次元文化与音乐的结合,带领电子音乐创作再掀热潮。另一方面,粉丝参与制作开发与同人创作,也使得她的形象不断丰富具象。新颖的概念与吸睛的形象之外,养成系的高粘性也为初音圈定了一批粉丝。

由具备符号化意义的初音来看,虚拟歌手的初级形态,为后续Vtuber的出现提供了制作、运营方面的参考,也完成了虚拟偶像市场的一轮拓荒,重要性不言自明。

放眼国内虚拟偶像市场,拥有高知名度的虚拟歌手寥寥,唯一的洛天依,原版权归属于日本公司,而非本土制作推出。而无论是各平台积极布局的衍生或原生虚拟形象,歌唱都是基本要素。高辨识度的华语虚拟歌手,有望填补市场空白,在尚未成体系的虚拟偶像混沌图景中突围。

不同于现存的一些原生IP,酷狗音乐的虚拟歌手呈现出明显的国风特质。钧天广乐-泠珑、《弱水轻摇》,都直观传递出这一虚拟歌手的古典气质。

钧天广乐出自《列子·周穆王》:“王实以为清都紫微,钧天广乐,帝之所居。”其中,“钧天”为古代神话传说指天之中央;“广乐”字面意思为优美而雄壮的音乐,其实也暗指广州酷狗音乐出品,一语双关。

泠,形容声音清越、轻妙的样子;珑,上古求雨时所用的玉,上刻龙纹。泠珑二字组合后,给人以东方意蕴,缥缈仙气的想象,符合这一虚拟形象的人设:吸收音乐力量的龙女化成人形的音乐之神。服饰上的海洋系设计,包括蓝白相间的用色、波纹样式都贴合取字的内涵,同时外形创意和配色参考了酷狗吉祥物的特征,具有辨识度。

酷狗音乐的坐标之上

清晰的身份与人设、记忆度高的统一属性,都是泠珑的优势。

更值得关注的是,泠珑的声音非人声实唱,而是由酷狗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技术学习了大量的歌声发音后合成而来。类似初音以VOCALOID系列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而来,该人工智能歌声合成技术采用了先进的声学模型和声码器,能够实现自然、逼真、富有表现力的声音合成效果。

酷狗的技术与资源库,从制作层面为虚拟歌手注入生命力,同时也为音乐创作带来无限可能。

官方数据显示,酷狗音乐三年已入驻音乐人突破17万,共上传超过200万音乐作品,其中逾十万首歌曲进入酷狗TOP500。透过庞大的音乐人体量、繁荣的创作生态,可以洞见音乐人的多样化需求。由此观之,推出虚拟歌手,有利于助推平台内专业音乐制作热潮,提升音乐人活跃度。

而依靠技术打破人声的限制,泠珑可以实现人类音域范围以外的高音,也能适应非常规的快节奏,完成富有创造力、突破性的音乐作品;向粉丝开放歌曲创作能力,由泠珑发声传达歌曲背后的自我表达与情绪抒发,也为草根音乐创作者们提供窗口,及自由、包容的创作环境。优质音乐创作人+不设限的虚拟歌手,或将开拓新的音乐类型,催生新浪潮。

此外,依托平台的4亿+月活、多元曲库,酷狗也可以为虚拟歌手定制符合用户审美的爆款曲目。

酷狗音乐为泠珑制作的《弱水轻摇》,从歌词内容到MV中的画面与舞蹈处处体现国风属性。而根据艾媒咨询相关数据,2020年,44.5%的华语音乐用户偏好国风题材的华语音乐综艺,所占比重最大。《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也显示,二次元、国风、电音等细分领域的音乐演出票房收益已逐渐赶超主流音乐节市场。国潮破壁,国风音乐已成为音乐消费的最新热点。

回归现实,真人偶像的营业主要围绕各大社交平台,频率无法保证;且内娱苦无打歌舞台久矣,跨界影视综已是常态。而业务水平绝对稳定的虚拟歌手,无需考虑体力、心情等,相对而言活跃度更高、营业方式也更多样,直播间就是舞台。

进一步深入酷狗的娱乐社交生态,音乐人社区、酷狗直播、酷狗唱唱等均为用户提供了高价值内容服务。而泠珑出现后,多场景联动让虚拟歌手花式营业、与粉丝保持互动,有助于提升曝光,持续吸粉,并将产业链延伸至线下,亮相动漫音乐嘉年华等线下活动;酷狗内部商城,也便于推出虚拟歌手衍生周边。总之,虚拟歌手的变现方式包括但不限于歌曲定制、音源付费、直播打赏、衍生品销售,商业前景广阔。

《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全国有3.9亿人正在关注虚拟偶像,或者正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根据iiMedia Research数据,中国的二次元用户规模已从2015年的1.58亿人,增长至2019年的3.32亿人,预计2021年将突破4亿。借助前沿的人工智能技术,酷狗音乐赋予虚拟歌手全新的人设与故事,使之以鲜明的国风属性保持辨识度。“散装”虚拟偶像时代下,酷狗音乐回归二次元+音乐的初心,聚焦虚拟歌手的价值,以虚拟歌手企划为音乐行业注入活力,助推新的娱乐消费体验成为流行。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酷狗音乐

钧天

次元文化

爱奇艺

腾讯

巨人网络

微博

虚拟人

替身

美的

穿越时空

微信

荣耀

下一篇

12月26日,《鬼灭之刃 无限列车篇》以317.2亿日元票房正式登顶日本电影票房榜榜首。

2020-12-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