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郑渊洁

毒眸 · 2020-12-28
走出来的童话大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毒眸编辑部 龙承菲,编辑:赵普通,36氪经授权发布。

“童话大王”郑渊洁最近又火了,这一次是在他的评论区。

有网友邀请郑渊洁“开黑”,他欣然接受,并表示自己是菜鸟,“请随时救助我”;被问到舒克贝塔的未来,他紧跟时事地提出有离婚冷静期,“他们现在对于组建家庭比较谨慎”;面对求考研祝福的读者,他严谨地表示已经祝福过另一位读者第一,现在只能祝她“全国第二”,目前这一“祝福”的名次已经排到了百名开外。

郑渊洁在微博、抖音上这些妙语连珠的评论回复,被网友汇总后迅速蹿红。从“郑渊洁的祝福太严谨了”到“郑渊洁5G冲浪达人”,他成为了新的热搜宠儿。

这位65岁的童话作家,俨然成为了一颗冉冉升起的老年界KOL新星。

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翻阅郑渊洁近年来的微博,除了版权官司、粉丝互动和一些日常生活的分享,他似乎已经不再发表新的小说。郑渊洁微博简介里那本已经35岁的《童话大王》月刊,也很久没有出现他笔下的新故事。

对读者来说,郑渊洁是被好好保存的童年回忆,但现实中,“童话大王”本人从未离开。

KOL“金拇指”

郑渊洁的走红并不突兀,自从执笔写作以来,他在大多数时刻都有名气与金钱傍身。

其公司名下蓝V账号“鲁西西”频频提及一组数据:郑渊洁作品书刊总销量达3亿册,皮皮鲁童书现在每天售出两万多册,每3秒钟售出1册。即使多年不再有新作出版,旧作的畅销让他依然是作家富豪榜的常客。去年的当当作家图书销售榜,他再次登上原创儿童文学品类榜首。

抛开文字作品,《舒克贝塔》是一代人童年中经典的动画形象,《魔方大厦》也在“童年阴影”动画的盘点中频频出现。

《魔方大厦》

一个KOL诞生的基础是积聚的粉丝,而多年以来庞大的童书销量,让郑渊洁获得了极为广泛的大众认可,这也为他走向KOL铺平了道路。

但深究下来,郑渊洁的走红似乎是种“必然”。

这个自称“最高文凭是汽车驾驶执照”的作家,在小学就被学校开除,从此再也没能回到学生时代

仍是小学生时,郑渊洁将原本的作文题目从《早起的鸟有虫子吃》变成了《早起的虫子被鸟吃》,却遭到老师嘲讽“渊博的名字下其实很无知”,让他当着全班同学重复一百次“郑渊洁是全班最没出息的人”。无法忍受的郑渊洁,一气之下引爆了身上藏着的拉炮。

他将其称之为“人类历史上第二次自杀性爆炸”。

“反叛”,是郑渊洁性格中的重要底色。或许是与自己的经历有关,在他的作品中,最集中地表现在了对教育制度的反叛。

郑渊洁笔下的故事里,调皮捣蛋的“坏学生”,反而会成为故事的主角;大众意义上听话的好学生、象征学校秩序的老师,却总是以反面形象出现。他还曾经让儿子郑亚旗列出班上后20名的学生名单,给他们每个人送了一本签名书。

不只是在作品里和学校对抗,郑渊洁还亲自跑到学校,帮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学生“脱离苦海”。

这个名叫郑正的小学生是郑渊洁的读者,当老师讲到“不写作业就没有好成绩”时,他拿郑渊洁说的“成绩差的学生不一定没出息”来反驳,却被校长批评:“郑渊洁说的?有本事你把他请来,他要真这么说过,我就永远免你作业!”

听闻此事的郑渊洁,直接前往学校做了一次演讲,从此,郑正过上了没有作业的生活。

回忆此事时,郑渊洁说:“当年,我和崔永元像两位仗义行侠的骑士去扶助弱小杀富济贫一样,将郑同学从苦海中解脱出来。”而这在成绩为先的传统应试教育环境里面,无疑是一种离经叛道。

2018年,郑渊洁的童话《驯兔记》被改编成短片登上荧幕,《驯兔记》中好学生的标准是变成听话的兔子,男主角皮皮鲁无法接受驯化转变,成了班级中的异类,最后只能戴上兔子的假头套,装作已经变成了学校眼中优秀的、听话的兔子。

这部讽刺应试教育僵化的短片,收获了8.2的豆瓣高分,也入围了21届上海电影节金爵奖的国际短片竞赛单元。

村上春树曾经说:“在一座高大坚实的墙和与之相撞的鸡蛋之间,我永远都站在鸡蛋一边。”而“永远站在鸡蛋的那一边”,也成为了郑渊洁讨人喜爱的内核。

走出他的“魔方大厦”

郑渊洁的反叛,同样体现在了他的教育理念上。

从小受父亲熏陶的郑亚旗,同样对校园压抑刻板的氛围感到不适,上学的第一天,他就目睹班主任痛骂一个女同学,后来其他同学每周要上6天课,在父亲的请假条之下,郑亚旗只用上5天。

小学毕业那天,郑亚旗像父亲一样彻底远离了学校,被带回家里单独辅导,这场颇受争议的“教育实验”,改变了郑亚旗的人生轨迹,而在多年后,儿子也成为了郑渊洁走向大众的重要推手。

郑渊洁的教育核心是平等与好奇心。在皮皮鲁讲堂授课时,他抛弃了“老师”的称呼,让所有的小孩子叫他“郑同学”。

郑渊洁

郑亚旗在演讲中回忆,郑渊洁为了开发他的兴趣,从他没上小学时就带他去酒吧看乐队的表演,带他打羽毛球、打网球、唱歌,挨个问他喜不喜欢。最终郑亚旗喜欢上了在当时很罕见的电脑。

郑渊洁拍板买下了这件十分昂贵的“玩具”,让郑亚旗在1993年就成为了国内最早一批接触网络的群体,也让他迅速嗅到了网络上新时代的机会。

2000年,国内博客还没有兴起,郑亚旗为父亲设计了一个官方网站。郑渊洁在商业运作上十分传统,这个举措让他一时难以接受,两人还为此吵了几架。开通了官方网站,就能开通网上书店,解决盗版书问题,这一个理由就让郑渊洁无法拒绝,接受了儿子的做法。

他让郑渊洁做出的另一个改变,是开放授权推出《皮皮鲁与鲁西西》的漫画版本。郑渊洁一直认为漫画扼杀想象力,在郑亚旗的多次游说之下松口,与他签订了合同。《皮皮鲁画刊》早期并不顺利,头三个月几乎让郑亚旗赔上了八成的积蓄,但在调整市场定价之后,画刊在一年内扭亏为盈。

几年后,仅《皮皮鲁总动员》一套漫画,销量就超过了2000万册,手握高额版税的郑渊洁最终认可了儿子的新想法,彻底“服了”。

官方网站和漫画改编只是一个开始。郑亚旗认为父亲本身的理念和讲话方式足够“有意思”,适合推向大众,尤其是以视频节目的方式。

他开始接受电视节目的邀请,让父亲登上各种访谈节目,其中效果最为显著的是《鲁豫有约》,一举收获了三个月内的最高收视,邀约纷至沓来。郑渊洁的名字进一步在童书以外的圈层打响,通告费也节节高升。

据郑渊洁回忆:“亚旗以前看了很多国外的脱口秀节目,其中有位美国黑人女主持人很棒,他就很兴奋地跟我说‘我觉得这活儿你也能干’,还弄来很多她的影碟让我看。”2004年,郑渊洁的官方网站开始上线他主持的视频节目《郑氏胡说》,两年之后,《郑氏胡说》上线吉林电视台长影电影频道。

同时,郑亚旗也在逐渐收回郑渊洁作品的版权,和郑渊洁本人一起,进行系统化的IP运作。在接受《GQ》采访时,郑亚旗曾经打趣父亲是自己公司的艺人。父亲平等地对待儿子的教育,也让儿子得以和父亲进行新领域探索的商讨,把他推向了更多人面前。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郑渊洁的童话故事风靡一时,每天都收到小读者的大量来信。为了存放这些堆积如山的来信,郑渊洁一口气买下十套房子,不住、不租、不出售,只是专门用来储这些信件。

有记者向郑渊洁求证这个看似夸张的“段子”,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一封信都不能扔,因为这是孩子们对我多大的信任啊。”

几十年过去后,十套房子依然在。

一位读者在郑渊洁的抖音评论区提到,如今44岁的母亲初中时给他写过信。郑渊洁颇为郑重地回复“收到”,并让这位粉丝转告自己的母亲:“她小时候给我写的信,现在住在我的房子里。”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招募实习生统计咖啡店客流量?那是因为没有遇见「极海」

2020-12-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