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诞、罗翔跨年讲脱口秀,它还真的有点春晚语言类节目的影子

爱范儿2020-12-28
现在的脱口秀比小品有趣多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爱范儿”(ID:ifanr),作者:冷思真,36氪经授权发布。

所有的跨年节目都会告诉你喜迎新年,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记住今年。

笑果文化的《脱口秀反跨年》可能是今年最早上线的跨年节目。随着李诞的一句调侃,我们第一次看到了一场纯语言类的「跨年节目」。

今年最热脱口秀,加入跨年行列

跨年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12 月 31 日只是平平无奇的一天,不能给人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它只能预示着元旦即将到来。但那时候很多人对元旦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好在经济发展起来了,元旦假期也是法定节假日,留给人庆祝的时间多了,影视制作商和商家也就造出了「跨年夜」这个特别的日子。

打出第一枪的是湖南卫视,2005 年的跨年夜开了跨年的先河。这就像阿里搞出的双十一一样,让人民群众多了个认真消费的节点。近几年稍有财力的电视台都在做跨年夜,影响力正在超越电视台的视频平台也没落下,去年跨年音乐会获得最多好评的 B 站就是其中代表。

湖南卫视跨年节目

在我们越来越不知道 2020 年最后一天的时间如何分配时,和 B 站一样获得了年轻人青睐的脱口秀杀入了战场。

新人入阵,圣诞节「错峰」的播出时间有种实验感,今年火不火或许很大程度上会决定了这节目明年能不能接着办。

不过今年或许也是脱口秀最适合做尝试的一年了,毕竟今年的脱口秀真的很受欢迎。在脱口秀线下表演最多的上海,有人连续抢票一个月未尝一胜。崩溃的小程序,被秒抢的演出票都是今年脱口秀出圈的证明之一。

在脱口秀大火之前,这个行业并不景气

再加上大家「在广告中间插播脱口秀」的调侃,多赞助商的支持加上观众的买账,可以说今年就是不会亏钱的《脱口秀反跨年》最好的实验年。

频上热搜的他们,靠妙语连珠出圈

脱口秀是什么?定义脱口秀这种有趣表演形式本身就是一件足够无聊的事。所以你可以把它认为是一种足够包容的表演形式,你可以唱歌,你可以表演,你可以冒犯,也可以批判。

所以当《脱口秀反跨年》节目请来了破圈的医生陶勇、讲师罗翔、模仿者钟美美等一众知名人物后,讨论最多的竟然还是杨笠的冒犯与否,以及她说的是不是真正的脱口秀。

他(另一脱口秀演员)说,你在挑战男人的底线。我听完以后特别震惊:我说男人还有底线?

我想讨好的明明只有男观众,只不过没讨好,讨坏了。

感觉人生中所有的苦难,都是由于我说了一句:「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普通却这么自信。」

过于刻薄、过于冒犯,杨笠是不是只会消费男性的疑点都被提了出来。再加上前笑果脱口秀演员池子将杨笠和罗翔的表演进行评判时,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就这一个表演讨论延伸。

一件本身可以一笑而过的梗在这过程中变成了男女平权、职业道德、区别对待等种种问题。

类似的争议和金句和讨论固然可以获得更多的关注,占据更多的热搜(虽然也没人知道是不是买的),但老梗的新笑点却少了一些惊喜感。反而是罗翔、陶勇两个「门外汉」的脱口秀表演更让人眼前一亮。

作为法学教授,罗翔的脱口秀表演很「专业」,既能展现刑法领域知识也不乏笑点。「脱口秀也不是法外之地」就是一句除了罗翔外,谁说都没有这「味儿」的调侃。那些和专业领域相关的内容,也成为了观众最捧场的句子。例如「如果一个人标榜自己遵纪守法,这个人完全有可能是人渣。」还有「时常告诫自己,罗翔,你唯一能沉迷的网就是法网。」

2020 年对罗翔来说也是特别的一年。在 B 站收获千万粉丝,成为无数用户的老师。但也会被用户抓住一个点猛烈抨击,自己选择退出微博

罗翔退出微博

所以他也拿了这句话大方调侃:

之前的挨骂是一个很好的提醒,说明虚荣是有代价的。荣誉是有限的,只有德行才是永恒的,这句话要放在心里。

而之后补的那一句「但不要发到网上」结合他的自身经历,也得到了很好的「笑果」。有深度思考,但也不乏笑点,可以说是非常精彩的首秀了。

而陶勇医生的表演则让人震惊于他的态度。他之前因为病人的医闹被砍中手臂,失去了拿起手术刀的能力,但他把这件事也拿出来大方地调侃了。面对病人对手术治疗效果不满意而产生的犯罪行为,他的回应是:

我说这个病人,你真的很不讲道理。当时医院里人那么多,你都能精准地把我砍伤。这难道还不能说明,视力恢复得特别好吗?你还想要什么效果?非得拿飞镖扎中我吗?

这也能调侃?这也能笑?听到陶勇医生的自我调侃,观众的惊讶大概都会化作敬佩和震撼。

当然,李诚儒、钟美美、彩虹合唱团等诸多演员的表现也很精彩。但如果不知道「前情提要」,你可能觉得表演者和观众都是疯子。

想要听懂在场所有演员的梗,观众需要了解年轻文化,知道罗翔的爆火和退网;需要关注社会时事,知道一个知名眼科医生被人所伤;也需要看过《演员请就位》中的各个争议片段,知道钟美美到底是谁。

《演员请就位》被讨论多次的言语交锋

对于常年混迹微博的用户来说,这些段子是搞笑的,是成功的。但如果你把它分享给你的家人,可能需要解说才能获得「笑果」。

不够出彩,但脱口秀有点春晚精彩语言节目的感觉了

过去的春节,最被观众期待的就是赵本山的潘长江的小品节目了,那时的赵本山还是中国顶流,国民度最高的喜剧演员。

但近几年越发被人抨击的春晚离过去光辉时刻越来越远了,没新意、抄网络梗、不尊重女性、隔靴搔痒、无聊、不好笑都是他们所收获的评价。

2019 年部分小品被指歧视

而脱口秀这种新的表演形式则是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所接受。将严肃的事情嬉笑着说,将悲伤的事情夸张地说,将搞笑的事情说得爆笑。或许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会看小品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却愿意专门去一个地方看一场脱口秀演出,因为他们觉得精彩有趣。

《脱口秀反跨年》这个节目也不是每个表演都有趣的,有的表演也只能让人尴尬地笑笑,过多的广告更是影响观看体验。和 2019 年 B 站的跨年音乐会接地气、多元化得到的全网好评不同,《脱口秀反跨年》只获得了豆瓣 7.1 的评分,近 2500W 的播放。这个成绩可以说是合格,但并不出众。

B 站的跨年音乐会被很多观众补票

比较值得注意的是它做了一次比较新的尝试。在普通的线下表演和比赛综艺之外,又预订了一个「跨年」档期。其实背后测试的是观众在看了群星荟萃的歌舞会场表演后,还会不会喜欢这种个人化的小众表演方式,哪怕那是在跨年、圣诞这样的节庆日。

脱口秀本身的小切口和晚会的宏大叙事没有走上同一条路。脱口秀,好笑似乎更重要,上价值当然也可以,但要排在搞笑后面。

杨笠之前的脱口秀表演引起了很多讨论

而晚会中越来越多的小品故事似乎更像是订好了主旨,才想的段子,零散的梗穿插其中偶尔会让人觉得尴尬。或许是现实的压力太大了,近年来这种宏大的表达方式越来越不讨年轻观众的喜欢了。

反倒是脱口秀这种新形式,演员看上去平平无奇,但说出来的梗就是能逗你笑。它看上去更像是阿姨在朝你妈妈吐槽自己的老公,不小心被你听到了一样。它和观众的距离比其他节目更近,也就更讨年轻观众的喜欢。

严肃两个字和脱口秀很少搭边,当喜剧内容可以有自己的想法,甚至可以有那么点不正确时,对宏大叙事可感度越来越低的年轻人就越喜欢。

虽然《脱口秀反跨年》这档节目远没有那么成功,但其中的一些表演还是让人喜欢的,至少没那么煽情,也更有态度。

如果越来越多人接受这种看上去不太常规的语言节目时,脱口秀节目或许有一天真能上春晚。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分销是一门艺术,艺术需要去实践,做的多了就熟了。

2020-12-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