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时泰"凉了

雷达财经 · 2020-12-26
众泰汽车官方微博每一条动态下,都能看到讨薪员工的身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ID:leidacj),作者:张凯旌,编辑:深海,36氪经授权发布。

靠着碰瓷保时捷豪车的外观,赢得了“保时泰”称号的众泰汽车凉了。

12月23日晚,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母公司铁牛集团已经严重资不抵债,且无继续经营的能力,缺乏挽救可能性,已被永康法院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被宣告破产。

此前,有关众泰汽车和铁牛集团曾多次传出破产风声,但之后均被辟谣,众泰汽车还曾于2019年获得各大银行授予的30亿元贷款和国家对新能源项目6000万元的补助。然而,今年6月延迟发布的年报却显示,众泰汽车2019年巨亏逾111亿元。

今年以来,众泰汽车屡次陷入舆论风波中。旗下子公司接连停工停产、员工上门维权讨薪、公司汽车的销量也一落千丈。天眼查显示,目前涉及铁牛集团的法律诉讼达到131起,集团累计被执行总金额达46.49亿元,实控人应建仁在2020年共收到7个限制消费令。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自1996年浙江铁牛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以来,铁牛集团、金马股份、众泰汽车相关联各公司的高管职位屡现应建仁夫妇家族内部成员的身影。此外,无论是让铁牛实业控股金马股份,还是用金马股份超90亿商誉收购众泰汽车,其背后也浮现家族操作的痕迹。

近年来,众泰还曾试图"换标"君马、大乘、汉腾、汉龙品牌。不过这些品牌也难逃停工破产的命运。曾经的"保时泰",能撑过这个寒冬吗?

母公司破产重整

对于母公司破产,众泰汽车方面表示,"公司与铁牛集团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 公司目前主要业务处于停产状态,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据悉,在此次宣告铁牛集团破产前,众泰汽车曾于9月1日收到永康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彼时的裁定书显示,法院认为铁牛集团虽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但资产多元化且具有核心价值,具备一定重整基础,故受理铁牛集团的重整申请。

目前,铁牛集团官网已无法打开。

天眼查显示,铁牛集团成立于1996年,应建仁、徐美儿夫妇分别持有其90%、10%的股份,目前旗下拥有铜峰电子和众泰汽车两家上市公司,集团持有众泰汽车38.78%的股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2019年10月,众泰第一次传出破产风声,但这个消息很快就被"打脸"。众泰不仅拿到了国家对于其新能源项目的6000万元的补助,同年8月,浙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永康农商银行四家银行还向众泰联合发放了30亿贷款。不仅如此,还有消息称金华市国资委欲向众泰汽车投资15-20亿元人民币,不过该消息并未被众泰方面确认。

今年7月,一张落款为"杭州市临安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公告即显示,因铁牛集团总部已确认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众泰汽车集团已连续7个月未支付员工工资。

不过消息传出后不久,临安区人社局又发布澄清公告称,关于铁牛集团总部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的内容为不实信息,系经办人员在未严格核实情况下发布,已将7月7日公示撤回。

12月22日,"汽车公社"还曾报道称,有内部知情人士透露,铁牛集团、众泰和子公司均在破产清算,铁牛总计欠款750多亿元。

目前据天眼查,涉及铁牛集团的法律诉讼达到131起,仅今年内就有103起,案由多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集团累计48次成为被执行人,年内38次,被执行总金额达46.49亿元。此外,应建仁在2020年共收到7个限制消费令。

渐入绝境

铁牛集团破产背后,旗下众泰汽车早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业绩更是直线下滑。

截至24日收盘,众泰汽车报收1.43元/股,市值较2017年股价最高时已跌去90%有余。

进入2020年后,众泰汽车已逐渐堕入绝境。

3月,众泰汽车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承认:"2019年下半年以来,公司大部分车型处于停产或者不连续生产状态"。

4月1日,天眼查显示,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已被限制消费。当月22日,有网友在微博曝出,众泰新能源汽车拖欠工资,旗下大批员工维权讨薪。

5月29日,众泰汽车《关于公司员工顺延放假通知》中写到,因汽车行业下行压力及疫情严重影响,其湖南基地全体在职员工放假时间延期到2021年6月30日。通知中,众泰汽车还"鼓励"员工主动离职,并给出了相应补偿标准。

据乘联会统计的数据,2020年1-5月,众泰汽车累计销量3573辆,2019年1-5月则是8.8万辆,同比下滑约96.6%,而下半年之后,乘联会公布的众泰汽车销量全部为0。

6月,众泰汽车公布了迟来的2019年年报,其中显示,公司2019年在营收29.86亿元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亏损了111.90亿元,同比暴跌1498.98%,销售净利率为-374.81%。

"我是众泰新能源汽车的基层员工,公司从去年10月至今已经欠薪8-10个月了,社保、公积金、个税断缴8个月,以至同事的生育津贴办不了、工伤险办不了、医保卡用不了、户口迁不了、房子买不了等等。"7月时,一名众泰汽车员工在网上发表维权贴称。

据悉,众泰曾于6月与百位员工签署仲裁调解书,约定6月30日发放全部工资,然而直至7月,工资仍无下文。

另有众泰员工对媒体表示,2019年4月铁牛集团曾以维持公司运转为由,与众泰汽车约80名员工签署了单笔金额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合计超1000万元的借款合同,借款期限分别为3个月、6个月、9个月和12个月。而上述内部筹资借款均已逾期。员工们称,已多次分批要款,"少数急需用钱的员工要到了或者要到小部分,大部分人都没要到。"

此外,几乎在众泰汽车官方微博所发的每一条动态下,都能看到讨薪员工的身影。

"去年六月就开始拖欠工资和保险,我们建了维权群,也提交了资料,走了仲裁流程,但是都没有下文了,现在还没给钱。"有受访者对雷达财经表示,"经常出差的人连差旅费都没有,还有人没办离职手续,后来想办都找不到地方办。"

该受访者还称,现在要维权就得去浙江永康,但是群里有人去了,对方不接待。"总部有人拉横幅、以跳楼来威胁,都没用。"

10月31日,众泰汽车发布三季报,其中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众泰汽车营收9.81亿元,同比减少72.68%,归母净利润亏损15.63亿元,同比下降105.67%,目前资产负债率为74.64%,已达历史最高。

十天后,众泰汽车收到浙江证监局警示函,证监局认为,铁牛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逾3亿元;公司年报中披露以13.8亿元收购的捷孚传动系铁牛集团关联方,这两笔资金公司都未披露真实情况。

12月3日,众泰汽车公告披露,其全资二级子公司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及全资三级子公司杭州杰能动力有限公司、杭州益维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和浙江众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均被永康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12月9日,众泰汽车全资二级子公司浙江众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再度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被人锦丰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后经法院认定,对浙江众泰予以破产重整。

不久后,网上又流出了一份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文件。其中内容显示,经公司研究决定,自2020年11月30日起,研究总院全体员工放假,返岗人员及时间另行通知。

坊间认为,这意味着在公司经营困难下,众泰汽车研发业务不得不停止。此前,众泰汽车生产制造方面已基本停产,今年上半年造车数量仅为574辆。

家族印记浓厚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众泰汽车的企业高管中具有浓厚的家族式印记。

天眼查显示,铁牛集团和众泰汽车的实控者均为应建仁。

上市公司公布的简历显示,应建仁于1962年出生,大专学历,曾任黄山仪表二厂财务科长、总会计师、厂长,以及黄山金马集团有限公司副总会计师等职务。

1992年,应建仁离开安徽,远赴浙江永康创办了永康市长城机械五金厂。四年后,其与妻子徐美儿创立铁牛实业,业务遍布汽车零配件、仪器仪表、建筑材料、电子元件等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有媒体报道称黄山金马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而天眼查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却曾于1998年申请注册了名为"HSJM"的商标。

雷达财经据此致电黄山市工商局,对方表示可查到的名为"黄山金马集团有限公司"的企业有两家,除2003年成立的那家之外,第一家成立于1997年,并于2004年注销,法定代表人是应建仁。

1998年,黄山金马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于2000年在A股上市。据招股书,金马股份大股东黄山金马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持股比例为60.20%。

如此看来,应建仁在金马股份上市时或已在局中。

不过上市后,金马股份的业绩并未实现大幅增长。同花顺iFind显示,1999年金马股份营收尚有3.35亿元,归母净利润3827.46万元;2001、2002的营收则降至2.05亿元、2.1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1580.89万元、8877.03万元。

2003年5月12日,金马股份股票简称变更为"*ST金马",公司被深交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5月30日,*ST金马披露的《对黄山金马股份有限公司资金占用问题的解决方案》显示,金马集团曾于1个月前与铁牛实业、浙江永康市模具加工中心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转让完成后铁牛实业和永康模具对上市公司的控股比例分别为90%、10%,铁牛实业正式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

据天眼查,永康模具亦为应建仁创立的公司,2002年时,公司工商变更记录中增添了徐美儿、其兄弟徐泽军、徐泽南、徐可四人的投资人(股权)备案。

同年9月,铁牛实业发起组建了永康市凯德车业有限公司,其中的股东包括徐泽军、徐美儿的姐夫徐子杰,应建仁的外甥金浙勇等。董事长则由应建仁的姐夫——吴建中担任。

2004年,凯德车业发生了多达29次工商变更,其中多为高管职位人事变动,不过变更的名字离不开徐泽军、金浙勇、金巧燕、徐子杰、胡发展、吴建中几个。2005年,该公司再度发生20次工商变更,其中8月名称正式变为浙江众泰汽车有限公司。

凯德车业改名的同一天,一家名为"永康市铁牛机电有限公司"的企业更名为浙江铁牛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工商变更记录中,徐子杰、胡发展、金浙勇、金巧燕等人的名字仍清晰可见。而此时原来的铁牛实业早已成为了铁牛集团。

后来,浙江众泰和第二个铁牛实业分别发展为了众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浙江众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

此外,众泰汽车在全国各地设立的生产基地中,也能瞥见应建仁徐美儿家族的影子,如长沙众泰汽车工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为吴建中、应金永,现为应苏研等。

寒冬难越

2005-2016年,众泰汽车由首款车型上市逐渐站上年销量33万的巅峰,与此同时,金马股份的业绩也是水涨船高,至2016年营收已达16.94亿元,归母净利润8678.44万元。

尽管如此,2016年金马股份116亿元全资收购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的消息还是引起了证监会的关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金马股份总资产账面价值为22.55亿元,在这起收购中的商誉超90亿元。

彼时的永康众泰是一家严重依赖财政补贴的企业,2014、2015两年累计过200亿的营收下,归母净利润仅有10亿出头,若再扣除财政补贴,两年甚至处于亏损状态。

此外,证监会还质疑金浙勇、应建仁、铁牛集团及其关联方存在构成一致行动的关联关系。

为此,众泰汽车先是将大股东之位转让予铁牛集团,后铁牛集团又与金马股份签署了一份对赌协议,承诺永康众泰2016-2019四年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10亿元、14.10亿元、16.10亿元、16.10亿元。若未达到,则铁牛集团需对上市公司进行补偿。

完成收购后,金马股份更名为众泰汽车,应建仁夫妇也于2017年登上胡润百富榜,并以140亿身家排名239。

然而四年下来,众泰汽车扣非净利润从未达成协议标准,铁牛集团也逐渐无力偿债。

在此期间,曾以"豪车皮尺部"闻名的众泰还曾频繁"换标"。

2016年5月,应建仁与江西蓝途汽车合作发布汉腾汽车品牌;紧接着,君马、大乘、汉龙陆续问世。

资料显示,长沙君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由浙江众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全资持股;大乘汽车实控人吴潇是吴建中的儿子;汉龙则曾是众泰汽车的代工厂。

2019年开始,君马、大乘、汉腾先后走上了破产倒闭或停工停产的结局。2020年11月底,汉龙也被曝因经营困难全面停工停产。

母公司靠山倒下,换标计划失败,众泰还能撑过这个寒冬吗?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把脉公司全方位,扫除雷点,发现价值!
雷达财经特邀作者

把脉公司全方位,扫除雷点,发现价值!

文章提及的项目

人力资源

众泰汽车

铁牛

天眼查

微博

风声

中国银行

浙商银行

同花顺

长城机械

君马汽车

铜峰电子

汉腾汽车

捷孚传动

实信

胡润百富

保时捷

大乘汽车

微信

下一篇

多头混战之下,顺丰的筹码究竟还够不够用就很难说了。

2020-12-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