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帜智能黄承:漂流在安全甲方乙方20年 | 耀途Focus

耀途资本 · 2020-12-28
1999年,青年黄承,从中国最西省份新疆,穿越大半个中国到达了网络安全梦最开始的广州。2020年,故事未完。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耀途资本Glory Ventures”(ID:gloryventures),作者:与科技创新者同行,36氪经授权发布。

编者按:人,是投资决策最重要的要素之一。在《耀途Focus》,我们展开创始人的人生,听他们谈创业中的谷与峰,分享他的观察、体悟与洞见,透视这些年轻、富有生机和潜力的企业的起源与发展。

近日,领跑国内AI+SOAR(安全编排、自动化与响应)赛道的雾帜智能宣布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由耀途资本独家领投。因此我们找创始人、安全行业老兵黄承聊了聊。欢迎读者和我们一起走进黄承的故事。

1999年,青年黄承,从中国最西省份新疆,穿越大半个中国,到达了梦最开始的广州。

“你还待在新疆干嘛,赶紧出来搞网络安全,否则你一辈子会后悔”。某个论坛上素未谋面的安全圈网友的留言,把黄承忽悠上了安全“贼船”。

“我后来发现这是一句鬼话,这是我人生受到的最大‘骗’。”黄承笑说。把爱好变成专业,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在快乐之外,挫折、困难、孤独更是这段20多年甲方、乙方漂流史的常态。

但也正是这些磨炼塑造了他的自信和自我坚持。“我经常这样告诫我的儿子,困难和挫折是人生必然的经历,而你唯一的一条生路,不是其中一条,是唯一一条生路,就是自信心,你要有强大的内心,必须坚强和刚毅。”

因此2019年,中年黄承,跳出风平浪静的大厂CSO生涯,试图驱散安全行业迷雾,开启新的逐梦之途。

一个幸运的下属,一个优秀的领导

年轻时的黄承

许多年前,黄承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下属。

黄承化工科班出身,90年代初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在中石油。那时集团内部基层风气并不好,普遍看不起工作就是干部身份的大学生,只有他们的车间宋主任不同。他80年代初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身材高大,技术过硬,对待新人很呵护,经常根据每人的长处给予建议和指导。

宋主任让黄承负责计算机,还介绍他去太太工作的计算机中心学习。在那里,黄承学的第一个东西就是Cinux和Dbase。后来石油石化行业开始信息建设,黄承有了机会接触到了ABB、霍利韦尔等工业巨头的技术,和他们所使用的工业计算机、工业自动化DCS集散控制系统。先进的电子信息世界在黄承心中扎根,也为他后来斥万元巨资买个人电脑,以及弃化工投安全埋下伏笔。

许多年后,黄承成为了一个带给人幸运的领导者。曾经华为赛门铁克(下简称“华赛”)及唯品会的下属、现在雾帜智能的创业合伙人,傅奎就非常认同这一点。

黄承、傅奎相识已有十年。2010年,傅奎应聘华赛,黄承正是面试官。华赛是华为与赛门赛门铁克的合资公司,成立于2008年,主要为运营商、企业提供网络安全及存储解决方案。

黄承是傅奎的直属领导和导师。他当时领导着一个专家组,组员群英荟萃,除了傅奎,还有现任职某安全大厂的高管、跟着去了唯品会的安全大牛强哥、曾任职阿里现在在商业隐私安全创业的杨叔等人。

其实两人在华赛时当面交流的机会并不多。华赛总部在成都,又在多地设有研发中心,黄承、傅奎分别在广州、杭州。傅奎记得,他当时入职去成都报了个道,又去广州见了一次黄承,黄承请他吃了一顿饭。后续,只有在项目或者开会时在北京或者成都再见一次。

但白头如新,倾盖如故,空间的距离,并没有阻碍这对亦师亦友的合伙人对彼此的欣赏。

傅奎称,黄承信任下属,善于放权。当时华赛的专家组承接了许多重要项目,其实黄承是顶着巨大压力的。他很少指指点点下属应该这样做或那样做,而是让组员放手去做,才啃下了许多硬骨头。黄承就多次派傅奎去海外执行应急响应项目支持。

傅奎在沙特出差

毕业于北理工计算机系后,傅奎辗转过多家安全行业甲乙方公司,如北信源、江南天安、华赛、唯品会、千寻位置,主动将安全行业各角色(开发、交付、售前、售后等)都尝试个遍。

在黄承看来,傅奎聪明、敏锐、灵活,学习新事物很积极;执行力很强,经常超预期完成任务;同时他还很有个人魅力,因此他的言行能产生很好的带头作用。

有一次,一个华赛美国客户的墨西哥客户项目的系统安全出了紧急的问题,黄承就点了傅奎和另外两个同事一起去墨西哥。傅奎三人就在现场蹲点排查,做了大量数据收集、分析、汇报工作,向墨西哥客户证明了不是华赛的问题。

说服了墨西哥客户后,傅奎他们还要争取美国客户的认可。而美国客户CSO大有来头,是美国陆战队的退役军官。面对这样的对手,傅奎他们在谈判桌上时也依然有理有据地展示了相关材料,美国客户不想承认,但是也无法否认,成为了后续谈判的重要筹码,最终使得可能要八百万的赔款打了对折。

另外,黄承非常体恤下属。在华赛时,黄承部门有个技能成长计划。当他手下有新员工入职时,每人都会安排一个师父,给新人一张技能初始化表,让他们勾选自己的技能,再根据这些能力安排工作,制定技能成长计划。年底还要对师父、徒弟进行成长计划的双向考核。

2012年,华为收购华赛中赛门铁克的全部股份,华赛并入华为事业群,组织架构就开始不断地调整。黄承所在部门有些人就被拆到别的部门,有的主动或被动离职,留下的人也人心惶惶。黄承说,“我还没跳船,你们先别跳,等我确定了,马上通知你们。”

傅奎还记得,当时他刚从沙特出差回国——他跟进阿美石油的项目,在沙特待了好几个月,才下飞机就接到了黄承的电话。

黄承问,“你知道唯品会吗?”

傅奎回,“我不知道。”

黄承接着说,“我准备过去了。”

傅奎说,“行,你去哪儿,咱就去哪儿。”

不只是傅奎,当黄承决定离开华赛去下一站时,即使对下一个公司情况一无所知,不少人都愿意跟他一起去。如今雾帜智能的核心研发团队也都和黄承共事过。

而当下属羽翼丰满时,黄承不阻拦,甚至支持他们“毕业”,再去更广阔的天地。2016年底,当唯品会安全框架布局基本完成,傅奎去了千寻位置担任CSO。雾帜智能AI大将之一的Dr.W,在唯品会后就应邀去了小米。

到了现在,许多前任下属也常找黄承聊天,大多数以上的人跳槽换公司也会问问黄承的意见。

黄承说,“我从来不会觉得年轻人提的问题可笑、不懂事,把他们当生瓜蛋子。因为我自己也年轻过,遇到一个优秀领导是个很幸运的事情,我希望把当年的幸运也能带给大家。”

唯品会安全,成为甲方标杆

唯品会时期,黄承和团队在一起

在安全领域,黄承的前瞻性布局,几乎次次都能命中红心。

在黄承加入之前,唯品会的安全团队不受重视,是技术部门运维部下的的小团队,总共不超过五个人,连最基本的基础安全架构都没法保证。

黄承在入职前进行过长久的调研和分析思考,比如入职后争取安全团队资源,要将安全作为独立的部门,以及将安全融入业务成为密不可分的部分。当时的他就认识到,网络信息安全不只包括主机、网络设备、日志、病毒等,更多还与业务相关联。业务风控是互联网企业网络信息安全的主线。

内部革新总是阵痛的,推动新的安全策略势必影响其他部门的业务。为了获取更多部门的支持,黄承牵头,连同法务、内审、资产保护三个部门,发起了一个信息安全办公室并获批准,黄承是办公室主任。

也就是说,黄承有两重身份,一个是技术部门下属的安全总监,汇报给CTO,另外一层是安全办公室主任,直接向CEO汇报,双线开展安全工作。

信息安全办公室虽然是一个虚拟组织,但是在黄承的设计下,安全被提高到了一个更高维的战略方针, 能够更有效地团结公司各方面力量,推动安全策略落地。

黄承在人员招聘、管理上也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我这个人不迷信权威,比起大公司的光环和金字招牌,更相信一个人自身的能力。我经常告诫我的团队,要戒骄戒躁。”

黄承面试过一个苏宁金融出来的安全人,来应聘唯品金融的安全总监。黄承疑惑他只在苏宁待了一年多。候选人说,“在苏宁开展安全业务太难了,各个部门都不配合。”黄承一听就觉得不解,候选人简历上提到曾在阿里安全风控任职,难道阿里的安全风控不需要跨部门协作吗。仔细一问工作经历,发现阿里早就搭建好安全架构体系,他当时做的是“从1到2甚至可能就是从2到3”的工作。

网络安全是个充满挑战和斗争的工作,除了有外部虎视眈眈的各路威胁,内部也充满跨部门推进的阻力。黄承用了个今年很火的人类学名词“内卷”。唯品会搭建安全体系的时期,就是“从0到1”、内卷化的阶段,需要不是履历光鲜的人,而是具备“从0到1”经验的团队成员。

在过去职业生涯中,傅奎多次受命搭建分公司,他成为黄承战略最好的执行者之一。唯品会设在两地,总部在广州,技术中心还有一大半人员在上海。“老黄去了后,把我放在上海,希望我把上海团队带起来。”

花了两年多时间,信息安全部扩展到80多人,通过主动和所有部门沟通,提出了很多安全需求,最终打造了一个铜墙铁壁的电商安全系统。安全基因深深植入企业业务的方方面面。

当年,如果要从唯品会中选出一个对公司业务最全面了解的部门,那一定是信息安全部。从一个游客浏览网站,到注册、加购、下单、付款、快递,再到退换货售后服务,全流程每个系统的数据流动轨迹都在信息安全部掌握之中。

几乎所有部门涉及到公司层面的策略调整,都要经过信息安全部的评审,拥有极高的话语权,大到项目上线,商务运营流程的调整,广告、渠道、供应商的资质认定,小到快递员手持设备的更换。没有安全部的参与,项目可能就做不了。

唯品会安全系统也成了业界安全标杆。黄承提到,唯品会第一次办电商安全大会时,本来预计参会人数三百人,然而放出报名链接不久后,就有近千人报名。最后他们剔除了第三方机构、猎头等,只对安全行业甲方、乙方核心人员开放名额。

傅奎在唯品会

傅奎分享了一个电商行业的“小道消息”。行业内黑产猖獗,通过内部泄露、技术爬虫、或者物流快递泄露等手段,就能获取各电商平台的订单数据。一组数据包括下单时间、设备型号、商品、收货地址四个信息。特别是到了冬天,上午刚下单,可能下午交易信息就被卖了。

在明码标价的黑产交易网站上,某宝订单一组八块,而某会最早只有三块。傅奎大惊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我们这么容易拿到手吗,为什么卖这么便宜!”

经过他们的努力建设,某会的价格成功提高到了12块。老板听说后赞赏有加,傅奎后来也高兴地请团队成员吃了一顿海鲜大餐。

当一个谨慎的人决定创业

黄承的性格底色中有一抹是谨慎。黄承的父母从小就说,“你是个胆小的孩子。”每当他和弟弟一起干了坏事,家长的棍子刚刚举起来,黄承就马不迭地招了,而他弟弟是宁死不屈的。

再加上后来的人生经历,磨炼出了黄承如今“谋定而动、决则必行”的一面。他在做一件事情前,会在前期进行大量、全面的调研和准备,而一旦做出决策,就会坚定地执行。在48岁创业这件事上,黄承就思考了两年。

黄承有一位朋友在多年前去过非洲,随身携带了各种疗效的药品,有些治痢疾、有些治肠胃、有些针对头疼,但他刚到村庄就被偷光了,是被村里小孩摸去的。他们拿到手就分了这些药,也不管症状和疗效,抓了就直接吃。因为当地医疗资源匮乏,一个人身上可能就带着各种不同的病,不管是否对症,吃一把下去也可能瞎猫撞上死耗子,解决一个病。

听了这个故事后,黄承很自然地就联想到了安全行业。早期的安全行业缺医少药,没有多少安全公司,没有多少安全产品,客户们遇到了安全问题,只要是“医生”开的药就吃,顾不上是否对症、疗效好不好。

当年他在惠普给客户推荐项目时,私底下其实充满着质疑,开的药不对,客户吃得也很难受,但是客户们不敢挑战这个全球科技巨头。“我当时有种羞愧的感觉,好像把梳子卖给秃子。”

在华赛的情况要好很多。黄承经常与客户高层沟通,发现甲乙方视角存在巨大差异,越高层级的甲方对于项目的关注点、成功的定义,与乙方的差距则更不同。比如说,华赛当时的第一大客户运营商,主要关注内部业务系统稳定性和可用性问题,和华赛最初调研的结果一致,但是相比减少损失,运营商高层更注重如何保持企业竞争力。

黄承表示,传统乙方大多是和甲方的基层工程师接触,尤其做标准化产品的,但工程师视角和高层视角完全不同。工程师关心技术可用、适用、复杂性和成本,而高瞻远瞩的企业高层不会因为技术投入大、研发难度高放弃,更关注技术的未来价值,能给企业带来多大的竞争力。

虽然帮助客户解决了许多真实的需求,但是遗憾的是,华赛还是乙方,没能完成黄承对安全行业现状全部疑惑的自我求解。

因此,带着自我提问,黄承到了唯品会,在这里完成了从0到1的自我验证——安全价值不仅仅局限于解决某些具体的安全风险问题,而应该跟全业务链结合起来,真正为业务创造价值。

当下,随着安全意识的普及和行业发展,客户们基本都学会了初步自我诊断,甚至有更不同往昔的安全能力,但黄承认为,由于甲、乙方视角差异、需求不匹配,在安全产品领域,多数乙方由于各种因素闭门造车,不少甲方则自己埋头做;行业整体依然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对比他熟知的石油石化行业,以及其他铁路运输、制造业,互联网行业的安全保障无疑更低。数据库被删、账号盗号、信息失窃等暴雷事件发生的几率很高。“如果石油石化行业也这样暴雷,地球都被炸了不知几次了。”

在一般的乙方公司,黄承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有一个乙方谈,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CSO,我就直接问,‘你做过甲方吗?’就好像我一个男人说‘这样做,女人就能减轻生育时的痛苦’,你会信吗?”黄承将这句话发到一个几十人的CSO培训群里,大家都哈哈哈大笑表示赞同。

在唯品会当然也不能。2018年离开唯品会前,黄承基本上是在舒适区,工作但他明白主业是电商,信息安全部也不可能为整个互联网行业赋能,

可能只有出来创业,“做一款甲方视角的安全样板产品”,黄承才能真正填补他所看到的行业遗憾,给自己的求解一个交代。

迷雾中的旗帜

傅奎离开唯品会后,与黄承的交流仍然很密切。黄承率先提出创业想法,与同样有此念头的傅奎一拍即合。两人讨论了一番安全各个细分领域创业情况,几乎都有大厂占坑了。于是他们重新审视自身需求,发现在安全事件响应业务上,目前全行业都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传统安全响应“全靠人肉堆起来”,十足的效率洼地。

傅奎还记得他在唯品会时,周五不敢下班,晚上十二点不敢睡。“黑客知道这是下班点,就开始搞事。之前好多次睡着了被电话叫醒,起来做响应。所以十二点前我必须跟大家通个电话。”他甚至还写了句打油诗——“每逢周五必有事,午夜凶铃不曾止”。

不谈安全人才缺口、异地沟通效率等问题,实际上每一次安全响应操作都是一笔信息资产,但一直都没有有效途径沉淀下来成为知识库,记录成为企业的“安全响应剧本”;历史上甲方也生产了大量“单点”安全产品,但种类多且散,缺乏“大脑”协同各产品……而能够提高响应速度、提升响应质量、最大化利用企业安全产品矩阵的SOAR越来越成为关注焦点。

SOAR(Security Orchestration, Automation and Response),安全编排和自动化响应,是Gartner于2017年提出的新概念。Gartner预计到2022年,30%的大中型企业(5人以上安全团队)会使用SOAR平台工具。

“担心用户认知问题,我们一开始没有把自己就捆在‘SOAR’战车上,或者说我们都没觉得自己做的是SOAR,更多是‘OA’,强调编排和自动化能力,辐射范围大于安全响应。”黄承表示。“直到后来我们做出产品了,有人说,你们这就是‘SOAR’。”

一张难得的合影

在雾帜智能的BP上,他们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总结为四个词:人才、视角、创新、速度。

在人才方面,黄承过去的良好个人口碑得到了爆炸性回馈。

核心研发人才迅速补齐,有一些是前任下属,有些是通过朋友介绍。黄承对此也非常开心,而他往往还会坦诚再问一句,“尽管到目前为止,我对未来的判断没有出错,但是不代表我创业不会出错,你们还愿意跟着我吗?”大家纷纷答“yes”。

“大家的回答更加增强了我的自信心。你问我是怎么安利大家的,不是物质诱惑,而是对我个人的认可。”黄承表示。

国内顶级安全会议XCon的创办者呆神(王英键),不仅是安全圈的“百晓生”(傅奎语),也是黄承20多年的老友。他在早期参与了雾帜智能多次战略讨论,给过一些重要意见。

更重要的是,他帮雾帜智能推介了不少行业资源。雾帜如今一个重要的银行客户,也是在呆神搭桥牵线下通过线下活动熟识对方CSO。

甚至,雾帜的首场产品发布会就是“偷”了XCon的光。2019年8月,XCon会议刚结束,呆神出来一把按住大家,说“桌子板凳先不要动,我们再开个发布会。”接着黄承上场,公布了安全运维决策平台HoneyGuide。

发布会上,黄承致辞

产品名HoneyGuide(响蜜鴷)这个名字是黄承取的,他非常喜欢爱看自然类的纪录片,某一个纪录片里就介绍了这一种活在非洲部落里的鸟。它通过敏锐的视觉和嗅觉发现野生的蜂巢,再飞到村落呼叫原住民跟随它一同前往,当原住民得到蜂蜜的时候,会专门为响蜜鴷留下一块蜂蜡作为报酬。

黄承解释说,这个名字有多重含义。“其一,我们会和客户很有默契,形成良好的合作关系;其二,我们能精准帮客户看到问题、找到答案;其三,我们要的不多。”

甲乙方的视角差异,对于这个多元化的团队也不是难题。于乙方而言,服务不同的行业客户时必然会遇到不同行业壁垒,所以切入行业时,必须要先提取共性问题,再对问题分类。

黄承介绍了两个概念,“环节型问题”和“类型问题”。工程师们提出的大多就是环节性问题,甲方CSO提出的则更多是类型问题。每个类型下会有许多环节型问题,环节型问题会随着类型问题的解决而消失和改变。

“我们就专注于解决类型问题。环节型问题不是不能去做,而是会限制乙方的发展,并且带来很多困惑。”黄承特别提醒公司的销售人员他们可能会听到、带回来许多工程师需求,但都不是HoneyGuide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以雾帜的传统国企客户为例,安全事件发生后,这些企业的基本处理方式是紧急叫第三方厂商来处理。工程师视角所看到的问题可能是,如何更快与厂家建立联络,开辟专家快速通道。但在CSO等高层的视角,他会注意到其中多个类型问题,比如日益复杂的安全支撑系统问题,加上企业固定、繁复安全流程,导致资源调配难,安全处理效率低;专业人才竞相涌入互联网、前沿科技,专业人才招聘难,知识留存、梯队培养更难等。

而HoneyGuide可以有效应对这些类型问题。基于自然语言处理与AI智能推荐技术,HoneyGuide通过AI机器人和安全作战室,能够解决了人人和人机协同问题;提供安全剧本(套路)串联起应急响应的单点动作,能够有效减少人工依赖,实现安全流程自动化。

与一般风控企业主要服务互联网行业不同,雾帜智能主要服务于金融、能源、电力、工业、制造业等传统行业客户,这也是黄承一开始就锚定的。互联网企业是优秀的产品demo试验平台,对于产品的灵活性、可用性要求非常高,而同时,他们对产品的价格、个性化需求非常敏感,因此产品很难成为标品。

传统行业客户则是非常优质的标品客户,对于自动化接受度高,且业务更加连续、稳定,更关键的是近年来对高级技术人员的吸引力远低于新兴行业,人员流失严重,知识传承十分原始。“我太了解传统行业的问题”,黄承说。

自去年召开发布会后,黄承注意到行业内也有巨头在SOAR方面有明显的动作。但他并不是很担心,因为当前雾帜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先发优势。

从去年十二月至今,傅奎见了三四十家客户,1.0产品被客户们不断挑战,然后迭代到了根据真实需求实现的2.0版本。HoneyGuide目前已经对接了100+产品API,并且能够实现秒级响应。有客户感慨他们的速度太快,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出一个这么成熟的产品。

傅奎同时还强调说,“速度是雾帜短期优势,而老黄的战略眼光、复合的人才背景,以及算法团队的AI能力、软件工程化能力,是我们面向未来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

今年4月雾帜智能在无锡团建

当黄承从唯品会辞职时,公司挽留过他,“经过那么艰难的战斗,实现了从0到1,你现在完全是可以享受自己成果的时候了。”

“但关键我不是这种人,我害怕这种安逸,让我的价值不断丧失。随着年龄增长,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黄承回道。

可能对于黄承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结局,而是经历。这次创业也是他再次进入自我认可的旅程。“这一年多的创业经历,比我之前在任何一个公司都要快乐得多。”

2020年进入倒计时,但黄承与雾帜智能的故事未完待续。

附部分对话:

耀途:“雾帜智能”取自迷雾中的旗帜,是谁取的,有什么含义?

黄承:名字是我取的,其中有两重含义:安全行业是迷雾,到底怎么做还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是迷雾,特别这几年谁都要说AI。我们想把弱人工智能做落地。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在质疑一些东西,验证一些东西,也落地了很多东西。我喜欢安全和人工智能的跨界结合和挑战,决定再做一次实际业务场景落地。

耀途:家人支持创业吗,创业以来是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的?

黄承:我的太太出乎意料地支持我创业,我原本以为有个说服的过程,但她很快就同意了。可能也与她的职业生涯所见和经历有关系,她在强生、礼来等全球性企业都工作过。

她很明白我的想法和心气,有时候会说,你老觉得别人做的不好,你自己怎么不做一个。所以后来当我正式告诉她要创业后,她说有点后悔,担心我是因为她的话激得我要去创业。我告诉她,不是,心中早已种草,创业不是冲动和不成熟的考虑。

去年一年我基本都住在上海,基本没有时间顾家,包括疫情期间,全都依赖我太太。

这也是我把公司设立在上海的原因,许多员工家庭都在上海,尤其在比较艰难的早期创业时,希望能够给员工更好的支持。我一直以来都很看重同事的家庭、生活和个人成长,团队凝聚力才会更强。

耀途:创业以来,你和过去有什么不同?

黄承:和过去相比,现在格局是第一位,要有取舍。人有人性,但是不同人有不同的取舍。作为CEO,解决的就是利益冲突和发展方向的问题。

有些是长短期利益冲突,有些是不同部门的冲突,有些是人员之间利益冲突,但所有利益冲突都不能高于公司发展和战略目标这个利益。在这个基准下,很多其他利益冲突都是可以解决的,每个人有不同处理方案,和人生经历、性格有关。强势不是领导者必备的特点。

耀途:那你是什么管理风格?

黄承:我的管理风格,大家一定会看到我强势的一面,但大多数时候,我已经把很多可能性和问题消灭在环境中。别人看不到你的步骤,感觉你好像下了很多闲棋,但我已经受益良多。

我不想充当救火队员,只知道救火,我要知道起火的原因和火源,下一次做到少救两个火点。

大家有这样的思维方式,你会发现执行效果和执行顺利程度,要比没有计划好得多。虽然我们经常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但是至少可以做到临危不乱。

创始人在企业的言行很重要,我个人觉得拿不准的,就不能凭着自己的喜好去说去做,而是多观察和思考。

耀途:投资是一次双向选择,你当初为什么接受耀途资本的投资?

黄承:之前也有VC找过我们,但是我对他们印象一般,一是因为他们主要投资C端,并不是很了解我们做的事情;二是企图带着他们的观点和理解左右投资企业的发展方向。

我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吧(笑),不要告诉你的资源能给我带来什么生态,我不迷信权威和光环,我更相信自己的光芒才是光芒。

然后杨光总就来了,第一次见到他,他那种认真倾听状态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让我觉得很舒服,交流也很深入、愉快!后来也见到了白总。

耀途团队有魄力、有眼光,最后接受投资,和创始人、投资团队愉快的沟通过程、认知的态度、专业的认知有很大关系。

而且投资也是一次相互学习的机会。过去我就多次从跨界思维中受益,我们视角也有一定局限性,耀途也能提供对行业前瞻性的想法,期望我们一起成为更好的人生路上的partner。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耐心是天使投资机构的自我修养

2020-12-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