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外国人来写修仙小说,他们会写出什么?

触乐2020-12-24
海外觅仙踪。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作者:王亦般,36氪经授权发布。

“我能看到了,也能感受到我的四肢……我……不再瞎也不再残了……”在一片黑暗的空间中,年轻的男子缓缓跌坐在地上。借助妹妹赠送给他的系统,这位身患绝症、身残目盲的年轻人不仅在虚拟的世界中重新获得了感知,还踏上修仙之路。

这是一位海外作者在《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海外征文活动中创作的开头。

11月中下旬,吉艾斯球工作室在起点中文网海外站Webnovel上发布了联动活动,邀请海外玩家在这里创作修仙小说。

在排行榜上排行前三的活动作品会获得Webnovel的各种奖励,包括成为这家网站的签约作者

网络小说,尤其是修仙题材网络小说在海外的流行已经不是个新鲜的话题。不过,海外读者毕竟与国内读者间存在着文化差异,《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的海外玩家与国内玩家之间也同样如此。吉艾斯球在一次采访中提到,相比于国内玩家,海外玩家常常对游戏中的仙侠元素感到神秘而新奇,并且会以一种解谜的心态去探究其起源和含义。

那么,如果将笔交给海外玩家,以《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为蓝本,创造出他们梦想中的修仙世界,他们会写出什么样的故事,他们理解中的修仙是什么样的?

设定

吉艾斯球为海外玩家们准备的画板并非一片空白。除了《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提供的现成世界观,吉艾斯球还为玩家们准备了4个预设好的角色。这几位角色都被设定了颇为丰富曲折的人生经历。其中,既有出身书香门第却心向冒险生活的女子,也有出身将门却发起一场失败反叛,最终成为太一门弟子的年轻男性,还有仁义心肠的江湖医生和流浪艺人。

这几位供海外作者参考的角色都是太一门的外门弟子,在太一门灭亡之日逃出了宗门。这些人物的种种特质本身也来源于游戏内的设定,与游戏关联密切。

“邱思”是官方提供的参考人物之一,她的人物特质,如精于艺术、社交和战斗等,很明显参考了游戏设定

除此之外,活动页面上还为海外作者们提供了几个可供参考的开头。这些开头也按照国内网络小说的惯例,按主角的性别被分成男频和女频。吉艾斯球并没有限制本次创作活动必须以《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的世界观为背景,所以其中一些开头的想象力也可以称得上天马行空。

“太一门被不明敌人袭击并惨遭灭门,只有几位外门弟子逃出升天”是男女频通用的参考情节,最贴合官方的设定,而活动网页提供的其他参考开头就显得有些千奇百怪。

在女频部分,除去最“官方”的那个开头,其他的开头还有“修仙强者穿越到充满吸血鬼、狼人的奇幻世界重新开始修仙”“《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狂热玩家穿越到《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的世界里却发现自己无法修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为火焰灵兽并即将成为水仙人的新娘”等等,看起来就很天马行空。在排行榜前列,确实有作者是以“成为水仙人的新娘”为开头的,如活动作品《水神火新娘》里,穿越成烈火精灵的游泳冠军安莹月不得不成为水神傅水进的新娘,并学习修仙技艺,为水神疗伤。

而另一边的男频看起来就显得比较“正常”。除去太一门的开头,就是系统流的路子——一个不能修仙或资质平庸的人忽然得到了某个系统,从此在系统的指引下走上修仙路。当然,在这之中也有一朵奇葩,那就是“穿越成虫子开始修仙”。好吧,这个套路我确实没见过。

系统

据我对仙侠玄幻类网络小说的粗浅了解,在近几年流行的小说里,“系统”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原先“老爷爷”扮演的角色。在更早一些的修仙小说,作者往往会安排一个神秘的“老爷爷”。老爷爷通常曾经有着很高的地位和修为,却因为某种原因失去了原先的境界乃至肉身,只能以灵魂形态寄托在主角或主角身边的物件上。

“老爷爷”在小说里扮演的功能有些类似于系统指引或新手教学,引导主角一步步在修仙世界里爬得更高,还会告诉主角一些不传之秘,也有可能将自己的绝学传给主角。在必要的时候,“老爷爷”还会成为机械降神式的存在,救主角于常人无法脱身的险境。比如说《仙逆》里的司徒南。

虽然说“老爷爷”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功能性的角色,但他毕竟也还是个角色。在优秀的作者笔下,老爷爷们往往能被塑造出不错的人物弧光,和故事发展紧密关联。而在笔力有限的作者那里,老爷爷就像是个纯粹的工具人,没有实感。

于是,“系统”开始渐渐取代“老爷爷”在修仙小说中的位置。作者们很快就发现,“系统”是一个在推动情节上好用又强大的工具。系统是没有人性的,它的出场也不需要任何解释或铺垫,最极端的情况下,只要“某天某人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的声音”即可。系统发布任务,角色完成任务,小说的剧情就推进了——是不是有些像是在玩游戏?

《邪王子重生》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一位修仙国度的王子在与敌人争斗时落败身亡,醒来后却发现自己回到了14岁时,脑海里还多了个“系统”辅助自己修炼,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积攒“杀戮点数”,就能兑换到修为上的奖励。看起来确实很有游戏策划案的既视感。

在《邪王子重生》里,系统的出场只需要“叮”地一声

小说中的系统界面也很像游戏UI,特别是当它用英文呈现出来的时候

但就如同有追求的游戏开发者会绞尽脑汁地把任务系统和故事发展结合起来一样,有追求的作者也会设法让系统在故事中的出现更加合理。如目前在征文活动中女频排行第二的小说《我了不起的梦境系统》里,女主人公Tiara在12岁时遭遇车祸,昏迷8年后以近乎全身瘫痪的状态苏醒。

在故事里,这次车祸是由某科技团体故意制造的,目的是寻找合适的实验对象。科技团体中的医生试图让一男一女两位受试者精神融合入梦,从而不必经过修炼就可以进入零维。梦境是被构建好的世界,像一个游戏一样,入梦者可以选择身份,降临到梦境中的世界,在其中不断成长,从而不需要修炼就能达到进入零维的境界。

女主人公也是被精心挑选的。医生认为,实验之所以无法成功,是因为成年人的心思太多,所以需要用孩子来做试验。为了避免社会上的指责,他的团队暗中策划了一次车祸,使得当年12岁的女主角成为了植物人。女主角苏醒时已经成年,心智却仍然停留在12岁的阶段。这时,医生派来了女主角的弟弟,让他在女主角放下戒心的时候将入梦用的药剂注射入她的体内,使之意识进入“梦境系统”。

从剧情中我们可以得知,所谓“梦境系统”是医生和他团队追求的人类进化的希望所在,而拥有成年人的身体和孩童心智的主角在他看来是成功的关键。他认为,人类进化的方向是最终进入零维世界,而进入零维世界原本需要通过类似于修仙的修炼,而通过他的“梦境系统”,人类不需要修炼也能够进入零维世界。这就是目前剧情透露出的世界观。

《我了不起的梦境系统》在架构上与本土的修仙小说实际上非常不同,倒有些像是日本风格的科幻小说或动漫的设定。但它“修炼”的那一部分却又是非常正经的修仙小说的设定,例如在女主角的弟弟将药水注射进她的身体时,她感到一股火焰在“Shaoyin Heart Channel of Hand”中穿行。这个被谷歌翻译直译为“少阴手心道”的英文名词,实际上指的是中医里的“手少阴心经”。

成长

无论中西,无论是玩家还是读者,似乎都对“角色成长”这个概念有着特别的喜爱。游戏自不必说,多少玩家在游戏中辛苦奔忙,只为再多升一级、再多搜寻一件更好的装备或道具。

在系统流的小说里,系统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给主角一个外在的强驱动力以推动剧情,也是为了给角色成长以更丰富的维度。修仙小说中,如果出现了系统或类似的存在,那么它往往会提供一条相对独立的成长路线,区别于世界观下的主流成长路线。

就如同“修仙”一词极其传神的英文翻译“Cultivation”(直译为“耕种”)所揭示出的那样,“修仙”是一个与耕种高度相似的过程。比如,种水稻的过程包括了播种、犁田、耙田、下种、育苗、移植、插秧、管理、收获等诸多环节,每个环节都有很多工作要做,都要注意天时地利。并且,最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可以很直观地观察到水稻在不同阶段的成长,很直观地感受到自己工作的成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在《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里,培养角色结丹就和培育植物一样,需要考虑到时节、功法、心境、风水五行等诸多因素,而角色在结丹后数值相比于上一阶段会发生飞跃性的成长

如果你有过从种子开始,将一株植物培养到开花结果的经历,就能够体会到“耕耘”的乐趣所在——照料着它从弱小走向茁壮,这种快乐似乎是全人类共通的。

海外玩家显然比我更理解“Cultivation”的本意:在参与本次活动的作者里,真的有一位作者以“穿越成一只虫子开始修仙”为主题进行创作。而且,除了文字有些干巴巴的,他其实写得还不错——在《蠕虫至尊》里,一名整日为考试勤奋苦读的生物系大学生忽然间穿越到一个神秘的修仙世界,成为了一只蠕虫。他需要完成“系统”给予他的任务,一步步变得更强,踏上修仙之路。

虽然作者在小说里使用的技法和套路都是时下修仙小说里流行的,但看起来就是有点邪典电影的味道。这股邪典味也出现在目前女频活动排名第一的作品《愚蠢的修仙者和她的一击法术》当中:女主角拥有“一击仙术”,强大得无与伦比,但却还在为找工作而苦恼——目前的章节就围绕着女主角不断的求职碰壁展开。她试图从事却失败的工作包括清洁工、蠕虫饲养员(为什么又是蠕虫)、通过制造后宫获得力量的系统的管理员……设定有些像《一拳超人》,但比《一拳超人》要邪典得多。

目前在男频方面排名第一的作品《在线修仙》看起来就比较像正经的修仙小说——一位天生身体残疾、双目失明的年轻人,借助最新的沉浸式“VRMMORPG”的帮助,在网络游戏的世界里开始修仙之旅。自然,他的修仙之路也少不了系统的帮助。

但是,成长,或者说种田能够完美地概括“修仙”这一概念吗?

变强

可能对吉艾斯球来说有些不幸的是,排在活动排行榜前列的作品很少有以《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的世界为蓝本进行创作的,更不用说使用他们给出的预设人物了。

相比于按部就班地创作一部比较传统的修仙小说,或者国内俗称的仙侠文,参与活动的海外作者们似乎更喜欢天马行空地将许多其他元素融合在一起。最后的作品呈现出一种有趣的融合,甚至显得有些邪典:最正统的修仙元素往往与系统、游戏、科学家的阴谋、蠕虫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融合在一起。

回到最开始的问题,在海外作者眼里,修仙是什么?

“我们修仙者,是权力、财富、名望、和尊贵的象征,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在目前男频活动排行第一的作品《在线修仙》里,一位修行宗门的长老如此定义“修仙者”。在排行第二的《邪王子重生》中,主角叶天云则赤裸裸地展现出对肆意妄为的权力的渴望。

这也许体现了修仙小说所面临的悖论:修仙小说所设置的背景和所运用的文化要素给它在外壳上套上了一层仙气。但如果穿透这层“仙气”深入到故事内核,就会发现,修仙小说讲述的故事往往有着最浓重的烟火气:负气赌斗、杀人夺宝、厚黑权谋、争风吃醋……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也许正是因为对佛道文化不是那么熟悉,海外作者在创作修仙小说时,直接将那层仙气飘飘的壳去掉了,剩下的内核就是非常纯粹的“变强”,写出的小说看上去有些诡异、杂糅了许多不那么常见的元素。但你又不得不承认,它们读起来确实是“修仙小说”。

那么,变强又是为了什么呢?

不得不说,这位直到《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结局才出现的角色,面容似佛,衣冠近道,是整个游戏中最有“仙家气派”的人物

修仙,尤其是古人所说的修仙,是没有“变强”这一层意涵的。相反,古人的修仙讲究的是“无争”,恰恰是修仙小说里盛行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反面。记载在古人笔记杂谈中的修仙者形象,往往是避世而居、餐风饮露的隐逸者。偶尔入世,所作所为也总是在积德行善

修仙小说中的修仙与古代传统中的修仙背道而驰,是一个非常现代的产物。比起“修行”,修仙小说中的修仙更像是标准化的工农业生产流程,再加上各种江湖气的恩怨情仇来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体现在小说里,就是让提供数值成长的系统成为驱动剧情发展的最大推动力。体现在游戏里,就是修仙这个过程被简化为用佛道文化包装过的,有阶段性的数值成长。

正因如此,我在外国人创作的修仙小说里看到的“修仙”反而更加纯粹:变强,变得更强。无论如何,修仙的故事总是发生在滚滚红尘中,修行界甚至比凡间更加野蛮、更像一个丛林社会。但同时,修仙者的世界也是个非常现代的世界:人员流动频繁,人际关系淡薄,门派呈现出现代企业的面貌,实行科层制下的量化管理。居于其间的个体,则在可量化统计的社会阶梯上一步步向上攀登。

例如,在活动作品《我的修仙系统》里,进入门派要进行量化的考试选拔,进入门派后还会定期举行量化考核和考试,根据考核的结果和排名决定待遇。比起任何古代的组织,这个古老的、传承千万年的宗门看起来更像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中的一员,里面的弟子则如公司员工般没日没夜地为“升职加薪”修炼。

修仙门派之间也存在着市场经济般的相互竞争、相互对抗,而且更加残酷

某种程度上,修仙小说是属于现代的,寄托其上的正是人们对现代社会的想象。

人同此心

我已经谈论了许多修仙小说中“俗”的一面。但我希望各位读者不要因前文的表述而产生“修仙小说都是工业流水线产物”这样的印象。事实上,与人们的想象相反,网络小说的创作仍然是非常个人化的,每位作者都有自己的个性。然而,正因如此,他们在作品中呈现出的一些共同特征才格外值得关注。

从作品来看,市面上流行的修仙小说中所呈现的世界正是变形后的现代社会,修仙者的心态与现代年轻城市居民的心态有微妙的相似之处:与老一辈间互相不理解,常常不得不孤独地面对生活中的困难与挑战,又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推着自己往前走,一定要攀得更高,一定要变得更强,越快越好。

修仙小说“变强”的主题,也许与这种心态是相契合的。更重要的是,修仙小说里主角的成长是稳定的,只要付出了努力,总是能获得回报。

可以说,修仙小说及由此衍生出来的文化产品抓住了人们心中普遍存在的某种情绪:有些焦躁,又有些焦虑。稳定地成长,稳定地变强,直至达到社会阶梯中的顶峰,靠“自己”就能够摆平一切麻烦。当然,上乘的修仙小说总是能展现某些超越性的内容,塑造真正有仙人气质的角色或心境,但推动情节的永远是滚滚红尘中的爱恨纠葛。

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小说还是游戏,四海内外,人同此心。

+1
1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你以为的你以为,真的是你以为的吗?

2020-12-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