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梅考虑出售,流媒体或成最大赢家?

犀牛娱乐 · 2020-12-24
几经转手出售的米高梅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苏碧文,编辑:夏添,36氪经授权发布。

米高梅,这个孕育过《乱世佳人》,《霍比特人》,007系列的电影公司,和其他传统好莱坞制片厂一样,经历了几次大的技术变革: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银幕到电视,再到VHS/DVD时代,每一次变革,都让传统电影人们如同工业革命时期的“路德分子”那般,害怕技术变革会颠覆电影行业。

电影是人类杰出的艺术,正如绘画永远不会被照相取代一样,电影也将永远不会消失。但近年来的流媒体技术却让好莱坞大厂们坐立不安。

几经转手出售的米高梅

据华尔街日报21日的消息,米高梅大股东安格瑞奇资本集团(Anchorage Capital Group)因业绩疲软和客户流失率高,决定出售米高梅。熟悉电影史的读者知道,这不是米高梅第一次被出售。“米高梅破产”,“米高梅被出售”,听起来不是新闻。

米高梅像个蹒跚的老人一样,等待各种未知的收购方“接盘“。据知情人透露,此次出售是出于对流媒体市场大战考虑,母公司希望目前的出售能够吸引到电影行业以外的投资人,亚马逊和苹果公司被认为是潜在买家。米高梅在过去几年已有意出售,但因价格过高让人望而却步。

米高梅依其近百年来创下的高达4000部电影,其中不乏家户喻晓的经典之作,在如今“得内容者得天下”的产业环境中,依然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安格瑞奇CEO凯文·乌尔里希(Kevin Ulrich)作为米高梅董事会主席,曾希望价格至少达到75亿美元。一位熟悉该公司财务的内部人士称,目前该公司市值为55亿美元,包括债务。

14年前,迪士尼不惜重金以74亿美元收购皮克斯动画。皮克斯不负众望,一如既往的高质量产出,成为与漫威、卢卡斯并列的迪士尼三大摇钱树。当大多数公司都专注于通过原创作品建立内容库,打造所谓的围墙花园(walled garden)时,目前米高梅去向未知,有网友调侃,“不如卖给腾讯?还能开发新皮肤”。

制片厂议价能力减弱,从包工头变成打工仔

受新冠疫情影响,原计划今年上映的米高梅出品的007系列之《无瑕赴死》(No Time to Die)一拖再拖,从11月拖到明年四月。据报道,若正常上映,公司高层对此片的院线票房预期为10亿美元,该公司欲将此片以6亿美元(一年版权)卖给Netflix或Apple TV上线流媒体,然而两家公司都只想付一半的钱。

这边厢米高梅低价贱卖自己引以为傲的高概念“大片”。那边厢派拉蒙的日子也不好过。

2007年筹备,因预算问题停滞,直到2019年才紧锣密鼓开拍的典型派拉蒙电影《芝加哥七君子审判》以5600万卖给了奈飞(Netflix)。这部由艾伦·索金执导的剧情片讲述1968年发生在芝加哥的一场大审判。

一群声势浩大的标榜思想自由、反越战的“雅皮士”(Yuppies)在街头与警察发生直接冲突。在法庭上,七君子与大法官激烈对峙,本应秉持公平正义的法官却无不透露他对黑人的歧视和粗暴对待。

影片拍摄期间恰逢席卷全美的“黑命贵”(BLM)运动,索金特意凸显了影片黑人平权意图。素以民主党背景为闻的好莱坞巨头派拉蒙自然不会放过11月的总统大选,原计划十月份院线上映。然而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影片卖给奈飞也是情理之中。该片预算3500万,在这笔交易中派拉蒙看起来是小赚一笔,实则大亏。

这部应“黑命贵”和民主党当选的大景的电影,在角逐奥斯卡中很占优势的王牌就这样拱手让给了奈飞。可谓得了小钱,伤了元气。

积极求变的好莱坞巨头们

不堪重负的2020年。从推迟发行,到院网同行,再到延迟到2021甚至2022,好莱坞巨头们手持好几部大片等待上映。包括派拉蒙的《壮志凌云2》。索尼的《暗夜博士:莫比亚斯》《超能敢死队》以及环球的《侏罗纪世界3》都被推迟上映。

在过去的一年里,好莱坞巨头基本上已经抛开了他们对流媒体平台的固有成见,积极拥抱变化,测试出各种策略来抵御不确定性。

院转网。迪士尼将几部潜在的大片,如《花木兰》,放在Disney+上,但它并未公布具体观看数据。

院网同步。似乎已经成为业内共识,而最近的《神奇女侠1984》的全球开画成绩却不尽人意。该片从32个国家获得了3850万美元的微弱收入,其中在中国的收入仅为1880万美元,“令人失望”。“第一部《神奇女侠》在中国的首映周末票房为3800万美元,并以9050万美元的成绩结束了在中国的上映。预计后续的收入将远低于这个数字。”华尔街票房分析师说。

除非另一部续集获得绿灯,或者高管们在公司下一次财报中大胆地透露切实的流媒体统计数据,否则,华纳兄弟是否能够收回对 《神奇女侠1984 》的投资,可能永远都不会清楚。“流媒体数据没有透明度,”票房分析师ShawnRobbins说。“第三方公司会提供经过挑选的数据,但它远不及我们从票房结果中获得的标准化数据。”

缩短窗口期。势单力薄的环球公司选择与院线合作。它与AMC和Cinemark达成协议,在电影院上映17天后将电影放在流媒体服务上。

杀成红海的流媒体市场

事实上,自2013年奈飞自制剧《纸牌屋》大热,传统制片厂的地位就不断被挑战。不仅是传统电影爱好者从院线迁移到线上流媒体平台,观众的口味变化也是重要原因。财富密码“高概念大片”不再具有强效,观众不再为汤姆·克鲁斯趋之若鹜,不再为盖尔·加朵买单;观众的口味变得更难以预测,强有力的明星团队不再具有号召力,用户画像、个性化推荐算法成为片方关注的重点。

1997年成立的奈飞公司在互联网浪潮中横空出世,从渠道商华丽转身为内容生产商,如今就连迪士尼也不敢坐以待毙,自降身价企图吸引用户注册,提高市场占有率。有了华纳《信条》《神奇女侠1984》前车之鉴,迪士尼&皮克斯《心灵奇旅》将于圣诞节上线自家流媒体平台Disney+。

与《花木兰》不同,迪士尼此次不再另外收费,只要交了月费6.99美元即可观看。要知道,奈飞的最低价是7.99美元。《神奇女侠1984》在中国大陆的市场表现不佳,甚至远不及同天上映的国产片《紧急救援》,这也波及到了《心灵奇旅》,其首日排片仅有3%。好莱坞把仅有的院线票房希望寄托于中国市场,目前看来不太乐观。

如果说奈飞先发制人的突破式创新只是拉开了流媒体战场的帷幕,5G技术的发展则打响了第一枪。毕竟是创意产业,观众的体验很重要。例如,美国四大移动运营商之一,Verizon很早就与迪士尼合作。当Disney+推出时,注册用户可同时得到Verizon免费提供一年的服务。

这帮助迪斯尼迅速积累用户,并给Verizon客户一个使用其网络的理由。这不只是一个一次性的促销活动,现在Verizon将迪士尼流媒体服务(Disney+、Hulu和ESPN+)作为促销计划的一部分。Verizon正在为迪士尼和消费者的宽带创造供给和需求,背后的大赢家却是流媒体。

羊毛出在羊身上

不论是传统制片厂还是新上线的流媒体平台,他们或多或少地都在为内容生产烧钱,主打原创内容,只有自己的才是稳妥的IP。内容是第一生产力,院线和流媒体都只是传播媒介不同。

而且,各家抢占市场占有率的同时也会更注重差异化竞争,这无疑给了观众更多选择权。而选择的增加是有代价的。过去,我们看《老友记》《周六夜现场》《唐顿庄园》可以在一个平台,只需一次付费。现在你若想及时跟得上人们正在热议的电影,你可能得为好几家平台付费。

参考文献:

·https://decider.com/2020/12/21/will-soul-be-free-to-watch-on-disney-plus/

·https://observer.com/2020/12/will-pixar-soul-be-free-on-disney-plus/

·https://variety.com/2020/film/news/netflix-paramount-trial-of-chicago-7-aaron-sorkin-1234642937/

·https://www.the-daily-record.com/story/business/2020/12/20/streaming-war-heating-up/3947683001/

·https://deadline.com/2020/07/netflix-closes-50m-deal-for-aaron-sorkin-the-trial-of-chicago-7-1202974968/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2020-12-22/doc-iiznctke7834210.shtml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电影人

卢卡斯

星团

得到

华丽转身

财富密码

浪潮

老友记

微信

下一篇

到底啥片在抖音好卖?

2020-12-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