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王海:打假25年习惯被威胁 最大成就是推动法律变革

雷达财经2020-12-23
王海年入千万,不如骗子一场带货赚得多。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ID:leidacj),作者:X编辑,36氪经授权发布。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随着对辛巴和罗永浩在电商直播时所售商品的连续打假,职业打假人王海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12月15日,有媒体报道称王海旗下公司涉嫌严重违法。此外,质疑王海"敲诈勒索"、"名誉侵权"等声音亦不绝于耳。

面对外界的质疑声,王海在接受雷达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职业打假属于社会共治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力量,而且只要支持,他就能真正做到让欺诈行为被惩罚。

此外,王海还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利益驱动是手段,不是目的,现在社会最需要改变的是观念,是对待打假的价值观。

谈及25年职业打假生涯,王海称已习惯被威胁,最大成就是推动法律变革。

打假辛巴罗永浩后自身卷入质疑 王海称已习惯威胁不害怕

“辛巴直播间的燕窝就是糖水。”曾闻名全国的职业打假人王海手撕辛巴后,再度站上舆论中心。

11月27日,@辛有志xyz 通过社交平台发布一篇声明,表示经检测直播间销售的燕窝确实存在夸大宣传,燕窝成分不足每碗2克,表示道歉并向购买燕窝的消费者承诺“退一赔三”。

辛巴在声明中表示,辛选直播间共销售了"茗挚"品牌燕窝产品57820单,销售金额1549.6万元。为此,辛巴需先退赔近6198.3万元给消费者。

12月9日,有消息称,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对辛巴公司立案调查。

随后,王海又将打假瞄向罗永浩。

12月15日下午,罗永浩个人公众号“罗永浩”自爆所售“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为假货。

王海的打假对一些网红也形成震慑。快手头部主播二驴,近期在直播间主动承认妻子卖酒时夸大宣传,并称呼打假人王海为“爸爸”,请求放自己一马,以后改进。

随着王海的打假,一些对王海的质疑也出现。

多年来打假,面对质疑和威胁有过害怕吗?对此,王海向雷达财经表示,自己已司空见惯。

“身体上的威胁也有,但一般的这种见惯了,都不怕,现在比较困扰的是网络水军这种系统性的、恶意诽谤和谩骂。”王海称,自己会挖出背后操纵水军的人,并逐个起诉。

打假始于两副耳机 最有成就感是推动法律变革

1995年,王海就已经获得了中国保护消费基金会的"消费者打假奖"。据他所述,最开始接触是出于好奇心。

王海表示,当时是国家第一次出现有关惩罚性赔偿的制度。"我无非就是想试验一下,到底是能不能行。"

第一次打假,王海失败了。"那次是先买了两副耳机,后来去退货、鉴定,跑了好多店,还不够成本的。后来我又去买了10副,一共12副,去找工商局和消协,当时消协搬家没找到,工商局说商场只愿意给你两个耳机,其余10个只能退货。为了止损我就先退了10个耳机的钱,回青岛了。"

"第一次试完没成功,后来憋了大概半年,消法落地配套的北京地方法规出台了,其中把欺诈行为进行了具体化,可操作性加强了,国内才继续尝试。"

然而没过几年,职业打假伴随的非议也接踵而至。

据2000年11月18日《南都周刊》报道,2000年,爆料人在电话里详述津成电线产品质量如何差,并邀请王海前去打假,为消费者维权。被打假的公司先后几次派人到北京与王海交涉,答应赔偿十余万元寻求和解,王海觉得这钱给得太少,起码得百八十万,结果他收了对方这几笔现金后并没有停手,继续起诉。

此举显然激怒了对方。王海在电话里对津成电线喊价100万的录音,也在数日后该公司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被抖了出来,这是王海打假生涯中遭遇的首个"滑铁卢",更让他在随后的多年销声匿迹。

但与此同时,王海并没有停止推动打假法律升级的步伐。

王海对雷达财经表示,自己的团队从2000年就开始通过人大代表提建议。"1995年的时候消法是退一赔一,我们建议改成退一赔三,退一赔十。而且我们当时就建议要设定一个起步价500元。后来到了2012年新消法出炉,惩罚性赔偿从退一赔一变成退一赔三,食品安全从退一赔一变成退一赔十。欺诈行为起步价改到500元,食品安全法起步价改到1000元。"

王海称,打假这些年来最有成就感的就是对法律变革的推动,而最难的即为人们观念的变革。

职业打假属于社会共治力量,盈利是手段不是目的

1996年时,王海曾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栏目第一期,其中谈到了有关"知假买假"的问题,24年后的今天,该问题依然存在。

王海认为,作为消费者来说,准确的定义应该叫疑假买假。"消费者可以合理怀疑,比如买老罗的这个东西,我可以怀疑。但是我还要需要一个验证过程,因为我不是检测机构或者鉴定机构。原则上说消费者是做不到知假买假的,只是合理怀疑。"

"当然有一些情况是可以做到知假买假的,比如说食品过期,我看到了你把日期写出来了,也过期了,这个是可以的。根据司法解释、公序良俗,这个不应该成为一个抗辩的理由。"

在王海看来,惩罚性赔偿这个制度设计的初衷就是利用消费者的积极性来打击假冒伪劣。在打假的过程中,盈利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法律的目的是约束作恶,那就是要让消费者盈利,这个和给法官工资、给警察工资是一样的。我给法官工资,不是让法官以赚工资为目的来上班,而是让法官通过提供公平正义来换取工资。惩罚性赔偿是为了让消费者变成一个监管志愿者,通过惩罚性赔偿来弥补你的损失,奖励你的贡献。"

王海还提到,最近国家也在提倡,称以后要推行巨额惩罚性赔偿,这也就意味着对消费者的赔偿还会增加。

"职业打假属于社会共治,利益驱动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让利益驱动的消费者或职业打假人约束作恶,从而推动中国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升级。经营者不能作恶,只能拼质量,拼服务了。"

那么,如何来理解社会共治呢?

王海称,这是人类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人性需要不可避免的惩罚来约束,但监管资源是有限的,无法顾及社会各个角落,此时就需要消费者挺身而出。

"只需要各个领域懂行的,或者掌握一些专业信息的消费者能够行动起来,成为社会共治的监管志愿者就可以。实际上职业打假就是监管志愿者,是监管部门的一个补充。各行各业都有专家,熟悉照相机的去打照相机,熟悉化妆品的可以打化妆品。这样可以倒逼产品产业升级,也可以大大的降低监管成本。"

年入千万,赶不上骗子一天

据媒体报道,2018年时,王海已经靠打假实现了年过千万的收入。

雷达财经据此向王海求证,他的回答是,"数字是真实的。"

"但是这个并不多,还有成本啊,团队啊等等各方面支出。比起骗子来,不如骗子一场带货赚得多。"王海补充道。

具体而言,王海表示,打假的成本很高,消费者个人维权往往得不偿失。

"要调查取证、检测,都需要成本。比如检测一个食品一般要2000-3000,甚至有的要5000。检测羽绒服也是两三千,除了这些还有差旅费等等。消费者买个羽绒服200块钱,检测就3000。万一检测出来合格,回头怎么收尾?"

在这种情况下,王海建立起了多个打假公司来帮助消费者维权。"现在以北京和深圳两地为主,天津和南京也有,打假相关的主要集中在北京和深圳,业务涵盖知识产权、房地产、医美等等领域。"

打假过程中,公司承担的主要是代理人的角色。"我们可以代替被侵权人去进行维权。比如说你是厂家,你被侵犯专利、商标了,或遇到不正当竞争了,我们帮你去维护权益。消费者买了怀远代言的假日本锅,我们可以帮你去索赔。"

在收费标准方面,王海表示与其他律所比较互有高低。"因为我们做集体辩护,如果你是单个人的话,弄一个锅,我们收取赔偿费的一半。我们的原则就叫'没效果,没费用'。"

"职业打假就是社会共治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只有职业打假才能让制假售假被惩罚,监管部门的资源都有限,是打不过来的,但消费者是无处不在的,利用好这个资源才能对经营者形成约束。"王海表示。

谈及未来,王海透露,未来还是会扩大帮消费者打假、维权的业务。

+1
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快手

微信

皮尔卡丹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