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直播挽歌,打假人虽胜尤败

歪道道 · 2020-12-21
王海的高调出手,背后是职业打假群体的下坡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歪道道”(ID:daotmt),作者:歪道道,36氪经授权发布。

1995年,22岁的王海在北京隆福大厦花了170元买了两副“山寨版”的索尼耳机,然后状告隆福大厦出售假货,并提出索赔要求。自此王海成为“中国打假第一人”,那一年也被媒体评为“消费者维权元年”。

时隔25年,47岁的王海“重出江湖”,接连炮轰头部带货主播,一向狂得没边的辛巴由此被人人喊打,天生骄傲的罗永浩也低下头颅、主动致歉,快手大网红更是在直播间里喊“爸爸”、求放过。仅一己之力搅得整个直播带货行业不得安宁,王海“老将”风范犹存。

王海其人,开创了打假人的职业,他对职业打假的认知一直很通透,很多年以前他就说过,打假跟正义无关,只跟利益有关。但此番在接连打假辛巴、罗永浩等为代表的直播行业之后,打假人王海公司却身陷失信名单。网友质疑王海自身都有问题,何谈打假?也有网友一口认定,这是一场巨大的阴谋,因为王海近期频频‘得罪’当红主播,才导致被黑。

我们不必给王海带上正义的帽子,但要感谢他揭开头部主播“售假”的冰山一角。直播带货的风口吹了一年左右,消费者对产品的质疑从未消停过,快手、抖音更是充斥着一些拥有百万粉丝的“打假”博主,可揭露者却不是他们。王海的高调出手,背后是职业打假群体的下坡路。

打假斗士的“三条路”

王海把枪口对准罗永浩似乎是有意为之,他与老罗结怨已久。2014年,王海发微博称,罗永浩公司鼓吹锤子手机是全球第二属于欺诈,是没有事实依据的欺诈行为,次年,“全球第二好用的智能手机”广告语被原工商局判定违规,禁止发布;2018年,王海又在微博举报锤子“幻灯片工作效率提高1400%”未标数据来源,虚假宣传”。

如今老罗创业失败、转而直播带货,兢兢业业还债的人设吸引了不少粉丝,而王海再次跳出来“搅局”。如果《真还转》真的能拍出来,王海大概是妥妥的头号反派。

王海紧盯老罗不放,或许是看中了老罗的热度,又或许也有对这位初代网红的不忿。

方舟子、王海、罗永浩,职业打假人的故事离不开这三个人。1995年,王海拉开了职业打假人登上舞台的序幕,作为第一个拿起法律打假的人,他一举成名。

1995-2000年是属于第一代打假人的时代,北京的杨连弟、郑州的刘正军、刘政全兄弟…全国各地的“王海”们喷薄涌出,很多人看到了这个发财的法子,赚得盆满钵满。与其他打假人不同,王海则生性低调,他曾经的徒弟刘殿林毫不避讳自己赚了多少钱、开着什么样的豪车,而他对此避而不谈,公开场合都戴着墨镜,从不希望自己的面部直接出现在媒体上。

王海图利不图名,方舟子恰恰相反。2010年左右,职业打假人群体数量猛增,钱已经不像原先那样好挣,而方舟子另辟蹊径,打的是学术造假,他将一些名不副实的人从权威之处拉下马,自己则凭借“打假斗士”这一响亮的称号登上“神坛”。

方舟子和王海的交集不多,外界将其称为学术界的“王海”,他听了并不开心,反驳道,“我和王海根本就是不同层次的。他是抱着经济目的的,可以靠这个赚钱,我一点钱没赚到,还要倒贴调查成本在里面”。

当然,方舟子的“正义凛然”很快被人戳破,这人就是罗永浩。老罗拿着一把锤子砸碎了西门子的冰箱,也打开了一条靠打假获取流量与粉丝的野路子,他和方舟子唇枪舌战、互揭老底,俨然成了打假圈的两位顶流。而此时的王海,则显得有些落寞,媒体的曝光率越来越低,圈内还流传着“第一人不一定最优秀”的评价。

那些年,他频频把打假的目光转移到新生事物上,提出的虚假宣传、维权申诉涉及淘宝、微商以及搜索巨头,可是技术催生的互联网商业野蛮生长、飞快前进,不会因为反对的声音停止,王海大概有些力不从心。但反观老罗,成功从打假人跳跃为创业者,完成了身份的转换。

打假这条路上,方舟子越走越偏,罗永浩早已改道,王海走了25年,争议是真,但打的假也是真。

职业打假人一届不如一届?

王海出马,搅翻直播带货,让外界认识到一件事,过滤掉王海、方舟子、罗永浩等人,你会发现这些年再也没有出现一个能和他们影响力相当的打假人。

我们不需要职业打假人了吗?不是,每年制造的假货越来越多,假货流通的渠道也越来越多样化,而职业打假人却没有明显增加的趋势。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这两年北京活动的、在打假圈子里小有名气的职业打假人,不到100人。以王海为例,他的打假团队最多时有200多人,现在已经精简到10多人。

第一代职业打假人早就意识到要把打假通过公司运营的形式正规化,可当消费大军轰轰烈烈地涌向线上,他们依然还在沿袭着传统师徒式或个人化的行事作风,集中于线下店,反而便宜了一群聚集在灰色地带的网络打假人。

网络打假人通过QQ群或微信群联系,寻找同行、招募合作伙伴,他们自称「协会」、「总部」、「职业」、「精英」,还有为特定品类如食品药品、手表建立的群,成行成市。与上一代不同,网络打假面临的人身威胁大大降低,门槛跟着下降,可鱼龙混杂致使原来一些约定成俗的规矩被抛弃。

过往,职业打假人基本不会对同一产品或同一家公司重复打假,对他人也不会透露商家或企业销售、生产的哪款产品存在问题。网络打假不在意这些,很多打假人在「上车」时,往往先买几件,向商家要求赔偿,但第二次购买就是大金额的订单了。如果商家不答应第二次的赔偿,打假人就会以第一次赔偿作为证据。

他们在假货信息上也开始互通有无,只认假货不认卖家,一旦发现假货,群起攻之。

网络打假足不出户就能赚钱,可付出的代价是职业打假人声誉尽失。以前在消费者看来,职业打假人多少有些“为民除害”的意味,而网络打假渐趋疯狂,过度的攻击让商家苦不堪言。最先举起“屠刀”的就是淘宝。

淘宝先是更新了打假新规,规定买家的购买必须为生活所需,否则不予赔偿,后又在退款中关掉了「假冒品牌」这一选项。一时间,打假群里纷纷弹出“要凉了”的消息。

网络打假做鸟兽散,一部分人走上了短视频平台,他们谋利方式的改变,也彻底和传统职业打假人分道扬镳。据悉,一位抖音拥有超过300万粉丝的“打假”博主,星图报价是35000元,另外一位达人透露,这个行业的某位富有创意的达人,在2019年广告报价就达到了8万元。

这已经不是我们过往理解的那种职业打假人。一位打假人表示,“他们不是真正的打假人,打假人除了拿到报酬之外,还有向大众宣传的义务,但抖音和快手的打假人只是为了获取粉丝,接广告或者卖货变现”。

职业打假群体延续至今,大有越来越喜欢挑软柿子捏的趋势,这背后是打假力量的衰竭。

一场职业打假人与粉丝经济的战争

王海和罗永浩的battle愈演愈烈。17日晚,交个朋友直播间销售的兰蔻196号口红产品销售商杭州云上买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布回应称:“完整的采买链路证明,我们在商品上架之前已向抖音提供,平台方可以提供证明”,罗永浩也在微博上将一系列证据放了出来。

王、罗两人的互撕,谁能成为胜利者,其实早已不是关键,打假辛巴已经使得舆论的矛头对准直播带货的假货问题,也冲击了用户对头部主播的信任,让他们看到真相。

但对于职业打假群体来讲,直播带货是其发挥“可用之才”的新天地吗?

与原来知假买假、寻求赔偿的形式不同,王海炮轰辛巴与罗永浩,挑起的是舆论战,所得的赔偿给消费者,而不是职业打假人。也就是说,照这么打假,他们无法从中直接获利。业内人士表示,“不管是哪一个人打假或者哪一行业的打假,一定是为了利益,没有利益不会做这个的”。

知假买假不适合直播带货,很多职业打假人也不愿意走流量路线,或者是沦为某些网红打假竞争对手的工具。

而且一个关键点在于现在已经不是职业打假人的时代。在燕窝事件风波中,辛巴粉丝的一波骚操作可以说尽显智商。不少人在社交平台纷纷留言支持辛巴,他们到现在依旧认为这是“小错误”,觉得竞争对手“故意黑他”,甚至还有人在私信中威胁和辱骂曝光者。一位网友称,你们想想起码他卖的不管是糖水还是勾兑水,起码能吃,感觉这都是对粉丝最大的回报了。

老罗的粉丝也颇为通情达理,声明一出,一片叫好,盛赞罗永浩敢于担当、业界良心,

以前,打假有理有据就可以把一个造假的企业或个人“钉死”,可一个头部主播的背后是庞大的粉丝群体,打假伤其声誉,却难以动摇根基,因为你无法叫醒一颗甘心被割的韭菜。

现在想想,王海在电话里放话,“整天打辛巴,我们和外界都已经疲劳了”,“先把罗永浩这个事情给‘打死’”,还是太早了。他自以为可以瞄准一个打一个,但实际上不知道对抗的是粉丝群体。在这场“战争”中,职业打假人虽胜犹败。

在整个消费市场,职业打假人的出现其实是制假售假、消费维权的最大漏洞,消费者难辨真伪、维权艰难,职业打假固然是为了谋利,可却间接帮助消费者震慑了商家。

直播带货假货丛生,它也需要一种外力来震慑,但职业打假是不是这股力量,还不能确定。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127家初创企业,历时8个月,通过招募报名,专家筛选、加速培训、方案开发等环节,最终9家企业落地决赛。

2020-12-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