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向游戏,正成为拉人公会的新型“杀猪盘”

娱乐资本论2020-12-21
产品套皮版号,拉人公会扰乱游戏生态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预言家游报”(ID:yuyanjiayoubao),作者:俞筱乌,36氪经授权发布。原标题:《拉人公会月诱导充值数百万,撑起“寄生游戏”一片天》

“尼布阵错了,尼危杏多少,把布阵图发你。”

近期,女性二次元向热门游戏《浮生为卿歌》中的玩家向预言家游报反映,她们在游戏中被“游戏托”骚扰了。

一些“游戏托”在游玩过程中会添加普通玩家为游戏好友,并表示这些玩家游戏中随从的布阵有问题,互加微信就可以获得布阵图,后续游戏会轻松许多。

然而,成为微信好友之后,这些“游戏托”就开始了他们的“引流计划”。聊天过程之中,“游戏托”们首先会发给玩家一张事先准备好的攻略图,无论你是0氪玩家还是中氪党,他们的图片都会教给你具体的阵容搭配和注意事项。

给过你布阵图之后,这些“游戏托”就会在聊天中向玩家暗示,《浮生为卿歌》人气已经不行了,他跟朋友觉得现在的游戏已经非常无聊,转去玩另外一款游戏,名字叫做《天灵诀之梦落浮生》。

微博上搜索《天灵诀之梦落浮生》不难发现,这款手游的“游戏托”在多个女性玩家数量较多的游戏中纷纷采用类似拉人公会的手法来引流。除了《浮生为卿歌》之外,《江南百景图》和《天涯明月刀手游版》等热门游戏也是“游戏托”出没的重灾区。

为什么《天灵诀之梦落浮生》会选择这种拉人公会的方式来进行推广?预言家游报详细调查之后发现,《天灵诀之梦落浮生》是一款彻头彻尾山寨游戏,它冒用了一款名为《天灵诀》的版号,无法在正规渠道上架和买量的情况下选择了恶意拉人。

更可怕的是,如果你选择充值,因为其接收账号都是一些不知道的轮动的黑账号,后期如果出现游戏上的问题,想把钱要回来几乎是不可能的。甚至有人向预言家透露,一个成熟的拉人公会,一个月能轻松做到100万充值,而女玩家往往缺乏“传奇私服”等游玩经验,对这种依靠人情的方式没有太多抵抗力,其公会月充值额更可能达到2-300万左右。

像这样的“寄生游戏”,已经成为黑灰产业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精准投放,《天灵诀之梦落浮生》恶意拉人后留存率惊人

《天灵诀之梦落浮生》是一款仙侠类型的MMORPG,下载页面上主要的标签为角色扮演、国风和仙侠。游戏礼包、自由交易、坐骑和结婚系统等诸多仙侠游戏的经典元素成为了《天灵诀之梦落浮生》的主要宣传点。

基于精准的用户画像和市场分析,推广《天灵诀之梦落浮生》的拉人公会们选择在《浮生为卿歌》、《天涯明月刀手游版》以及《江南百景图》里进行恶意拉人。

各个游戏有不同的侧重方向,但仙侠类MMORPG有着一些比较基础的特征。其中,用户较为热衷古代文化,女性玩家数量远远多于男性,陌生用户之间互动较为频繁,粘性较强。

《浮生为卿歌》和《天涯明月刀手游版》类型上与《天灵诀之梦落浮生》是相同的,都是MMORPG,三者游戏机制类似,用户群体重合度是比较高的。

另外包括《江南百景图》在内,被《天灵诀之梦落浮生》恶意拉人的三款游戏也是我们常说的古风游戏。这些古风游戏中女性玩家无论是数量还是付费意愿远远高于男性,自然也非常容易被拉人公会盯上。

在面对男性和女性两个群体时,“游戏托”们也会有着迥异的处理方式。“游戏托”们第一句话基本都是询问性别,即便你想问一些具体问题,他们也都会含糊过去,并再次询问你的性别,直至你说出为止。

问出性别之后,“游戏托”们的手法就开始男女有别了。针对男性用户,一些比较有经验的“游戏托”会打造一种“敢说”的人设,什么都敢和玩家说。当玩家询问为什么那么多人提出自己的布阵有问题时,有经验的“游戏托”会告诉玩家那些都是骗子,不要理睬他们。

然而对于女玩家,他们会有着不同的处理方式。“游戏托”当然会嘘寒问暖又关注你的游玩体验,但目标是把这些女玩家拉进微信群中。后期在群体的影响之下,女玩家们会更容易付出首充甚至是继续课金。

不过,并非所有玩家都会遇到上述那么好脾气的“游戏托”,如果你不搭理他,一些态度比较恶劣的“游戏托”还会直接咒骂玩家,而这些素质较低的“游戏托”一般都是雇佣的外包人员。

那么,拉人公会最终的成果如何呢?根据微博上受到拉人公会“骚扰”的玩家反映,大部分的玩家最终都加了微信,但他们都可以清晰的认识到这些拉他们去其他游戏的人是托,也有一些玩家没那么好的运气。

一位玩家表示,她被拉去玩《天灵诀之梦落浮生》之后,比较喜欢游戏画面,因此充了150元。充钱之后,拉他来玩的“托儿”们会让她继续充钱打装备,最终她也意识到陷入了“恶意拉人”的陷阱,开始躲着那些“托儿”。

正是这部分最终付费的用户,成为了拉人公会最终的成果。这些被拉去的玩家们基本都付出了首充的代价,而那些愿意继续付费的大r(课金大户),则被“托儿”们精心的保护了起来,继续不断向游戏中充钱。

产品套皮版号,拉人公会扰乱游戏生态

进一步调查我们发现,《天灵诀之梦落浮生》下载页面上的版号信息并不属于他们,而是属于另外一款名为《天灵诀》的游戏。这款游戏会被其他游戏“冒名顶替”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们在获得版号之后的两年时间里都没有成功上市。

《天灵诀》是一款以上海美术制片厂的动画风格为基础,配合中国神话故事为背景,加入现代动漫人物勾画的新鲜元素的横版动作卡牌手游。这样的一种游戏类型和画风,显然与《天灵诀之梦落浮生》截然不同,但正是因为《天灵诀》这个适合仙侠游戏的名字,给他们引来了“李鬼”。

下载页面上显示的开发商广州天振网络相关人士告诉预言家游报,《天灵诀》游戏在今年第四季度的时候就已经卖给了峰途网络。目前天振的游戏团队已经解散,公司已经不再做游戏业务。

随后,我们联系到了峰途网络。峰途网络负责对外推广和宣发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天灵诀之梦落浮生》与《天灵诀》没有任何关系,《天灵诀》这个IP是天振网络独家授权给峰途网络的,大部分玩家遇到的《天灵诀之梦落浮生》则是拉人公会的产物。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天灵诀之梦落浮生》这种山寨游戏会采取产品套用版号的方式,在一些不知名的游戏网站上放上下载信息,但他们上不了App Store和华为小米商店这样的传统渠道,不能去正规渠道买量,只能用这种散户公会的形式去别的游戏恶意拉人。

对于像峰途网络这样的公司,最为纠结的就是即便想要起诉《天灵诀之梦落浮生》的制作公司,他们也投诉无门。

这些山寨游戏的制作公司大多数是皮包公司,并不会在宣传页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苹果手机在安装软件时会出现受信任证书信息,但那些具体的证书信息大多也是租来的,因此开发者很难进行维权。

《天灵诀之梦落浮生》这种山寨游戏无法上架App Store,又要保证两个客户端的一致性,于是他们只能通过支付宝和微信来接收课金。商户的具体信息都可以自定义,这也让山寨游戏们不必留下真实的个人信息,玩家想要事后追查十分困难。

拉人公会是游戏行业中存在已久的灰色产业。早期的拉人公会寄生在端游和页游之中,智能手机近几年成为主流,拉人公会的黑产也开始在手游行业滋生。

据一些业内人士透露,拉人公会一般会有专人来完成,这一职位也被称作“GS(Game Sales)”,基本上每个游戏都会有GS,区别只是多与少。一些小型游戏公司也会直接让用户运营或者社区运营来行使GS的职责,甚至部分公司还会选择把GS业务外包出去。

互联网上可以找到许多关于GS的招募需求,无论是正规的招聘网站,还是贴吧和豆瓣小组这样的信息集散地,针对GS职位的要求也都是类似的。

GS一般是吃青春饭,部分公司还会把年龄局限在18到25岁之间。除了要熟悉游戏之外,GS最主要的能力就是熟练使用QQ、YY及微信等网络聊天工具。

薪资福利待遇方面,一般GS的无责任底薪为3000元,业绩的上涨伴随而来的就是高额提成。公司还会包吃住,这样的条件对于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在这些选择拉人公会的游戏公司看来,这样的推广方式与买量无异。GS们主要的目标是寻找大r。如果一个月能够拉来100个大r的话,可以保证稳赚不赔。

一个合格的GS大多不止负责一款游戏,诱导用户进行首次充值只是最基础的一部分,后续的各种陪玩也会“激励”用户不断氪金。业内人士还提到,一个成熟的公会工作室,如果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一个月在一款游戏里能轻松诱导100万充值,利润至少可以达到5%。

曾被定性诈骗,公会行业仍需要行业自律

各种拉人公会的泛滥,势必会扰乱正常的游戏市场秩序。自2017年开始,大型的游戏公司开始呼吁对“恶意拉人”行为说不。

2017年的中国国际互动娱乐大会上,37手游负责人徐志高直接把公会“恶意拉人”称作为强盗行为,他希望游戏行业的同行能够联合起来,集体封杀这样的行为。

然而,中小型厂商对类似的呼吁并不感冒。这些小厂商无力买量,拉人公会成为了他们回流资金的主要手段。中小厂商为了榨干一些生命末期产品最后的价值,一般都会选择与拉人公会合作,让拉人公会在游戏中开设专服,并且开出70%-80%的分成。

事实上,去年就曾经出现过针对拉人公会整顿的案例。2019年4月23日,广州、阳江警方以诈骗罪名义对花猫互娱公司进行抓捕,共计抓获涉案人员202人,涉案金额1000多万。

警方公告显示,该公司工作人员主要是80、90后,男性员工冒充女性,利用网上婚恋交友方式结交男性,诱导玩家进入游戏平台进行消费,案件涉及全国多个省市。

部分律师认为,通过冒充女性诱导玩家消费的行为被定为诈骗罪是存在争议的。主要的争议点在于,玩家给游戏充值是否可以被认定为损失,同时充值是因为欺骗还是游戏本身内容吸引也是模糊不清的。

尽管存在一定争议,花猫互娱的被整顿还是给拉人公会的GS团队们提了个醒,监管部门已经开始注意到拉人公会这块比较灰色的产业。

拉人公会是一个正常的游戏推广方式,如果不存在上述提到的违规行为,那么对于中小厂商的发展可以起到一定的助推作用。然而,拉人公会以及近年催生的GS团队,从诞生之日起就与黑产撇不开干系。

山寨游戏热衷于使用拉人公会这种形式,而GS团队们为了赚钱无法与黑产真正实现切割。当GS团队在推广一些本就违规的游戏时,那么采用违规行为恶意拉人也就无所顾忌了。

对于监管部门而言,现有的法律法规还无法对拉人公会的违规行为进行界定及处罚。如律师所言,按照诈骗罪法条来比对,拉人公会们的行为并不符合。同时,部分针对游戏领域的整治细则也无法覆盖拉人公会,因此整个行业的自律就显得尤为重要。

这里提到的行业自律主要指厂商和GS团队两个层面。中小厂商应该减少使用拉人公会。即便需要使用,中小厂商们也应该避免向直接竞争对手恶意拉人。毕竟,恶意拉人谁都有可能面对。恶意竞争之下,损害的还是产品和发行商自身。

GS团队同样要避免与山寨游戏等黑产合作。面临的法律风险是永远不应该被忽视的。除此之外,恶意拉人之风愈演愈烈,对那些绿色公会和绿色GS也是一种伤害。信任崩盘之后,厂商和拉人公会最终只会两败俱伤,甚至对整个游戏行业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当游戏厂商与拉人公会都能够作到自我约束,前面提到的各种乱象就会不复存在,玩家自然也不会成为恶性竞争中的牺牲品,用好游戏说话才是一个健康的游戏产业所需要的。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打造商品争夺精英中产的会员商超大战已拉开帷幕

2020-12-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