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创业公司在疫情中倒闭,另一些却发展得更快了

神译局 · 2020-12-23
没有绝对的坏环境。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疫情摧毁了一批小企业,同时也成就了一批小企业。没有绝对的坏环境,只要你有好点子,任何时候都是创业的好时机。本文译自New York Times,作者Kerry Hannon,原标题为" It’s a Terrible Time for Small Businesses. Except When It’s Not. ",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对许多小企业来说,疫情是很难熬过的时期。但与直觉相悖的是,一线曙光正在显现:在美国各地大批小企业因疫情受到打击的同时,还有一些企业进入了蓬勃发展的道路。

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数据显示,今年新成立的企业数量激增。截至12月5日,公司申请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43.3%。两党公共政策组织经济创新集团(Economic Innovation Group)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就业增长在多大程度上要归因于企业家在危机中找到机会组建可能雇佣员工的企业,而不是新失业的人自己创业。”

不过,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非党派非营利研究组织Opportunity Insights跟踪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中旬,与年初相比,约有28.8%的小企业永远倒闭了,这抵消了上述新企业数量的增长。

纽约市非营利组织Partnership for New York City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纽约市,估计有三分之一的小企业可能永远不会重新开业。

《超越:女性企业家的新革命》(Leapfrog: The New Revolution for Women Entrepreneurs)一书的作者、私营创业投资公司O³的首席执行官纳塔莉·莫利纳·尼诺(Nathalie Molina Nino)说,“事实是,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没人经历过当前这种交叉危机。”

她说:“企业家天生就有一种近乎妄想般的乐观。这就是为什么尽管全国各地的小企业像集体墓地一样毫无生机,但企业家们仍在创业,还在发展自己的业务。”

这就是埃里克·莱维坦打算做的事情。现年49岁的莱维坦在技术公司和软件公司工作了25年,今年4月,他在亚特兰大创办了Vivo,这是一个针对55岁及以上成年人的虚拟训练健身项目,并配有一名持证教练进行现场指导。这些课程的灵感来自于,看到自己70多岁的父母在与衰老和行动问题做斗争。

其实这项业务他已经发展了一年多,之前老年人会在生活社区亲自参加力量训练,但疫情颠覆了他最初的概念。“因为疫情,我们改变了业务模式,把课程搬到了网上,”他说。

对莱维坦来说,转向在线健身服务大大增加了他的潜在客户基础。“现在没有地理边界了,我们可以在巴西、加利福尼亚、日本帮助人们训练,客户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得到教练的指导。”

目前,他自己用10万美元建立的Vivo仍处于早期阶段,有50名客户,年龄从52岁到85岁不等。客户每周参加两次45分钟的课程。但莱维坦表示,公司共有9名培训师,对应的客户容量接近1000名。

“客户和教练很难像面对面那样,通过视频建立关系,”专注于创业公司的纽约全球高管培训师阿丽莎·科恩(Alisa Cohn)说。“但无论何时,只要你有市场需要点子,创业总是一个好时机。”

疫情燃起了人们对另一件事的兴趣:室内植物。今年8月,阿列克西科菲(Alexi Coffey)和布伦丹科菲(Brendan Coffey)在纽约创办了一个名为Steward的虚拟企业,帮助人们种植室内植物。

2020年12月7日,布伦丹和阿列克西·科菲在康涅狄格州雷丁市的家中。(托尼·塞尼克拉/《纽约时报》)

31岁的布伦丹科菲(Brendan Coffey)说:“在过去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为这款应用开发技术,组建团队,进行测试,计划在早春发布。”在疫情爆发前,这对夫妇从早期天使投资者那里筹集了50万美元。

29岁的阿列克西科菲(Alexi Coffey)说:“疫情让我们措手不及,推迟了业务,并重新考虑我们的计划。”科菲夫妇设计了一个消费者数字订阅计划,结合商业服务向实体办公室和餐馆提供园艺建议。

2020年12月7日,康涅狄格州雷丁市,布伦丹·科菲和阿列克西·科菲家的植物。他们帮助人们进行室内种植。(托尼·塞尼克拉/《纽约时报》)

阿列克谢科菲(Alexi Coffey)表示:“有了我们的APP,客户可以用手机的摄像头扫描家中的房间,APP就会创建一张地图,显示光线分布的变化,并给出植物的位置建议,以及如何照顾这些植物。”一些客户甚至要求帮他们的家庭办公室设计可以用来拍视频的植物背景墙。

该公司目前在全球拥有约5,000名客户。科菲说:“人们长时间待在家里,比以往更有兴趣种一些花花草草。种植和浇灌植物可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一点乐趣。”

泡菜也有产生幸福的力量。9月,39岁的副厨师长马克·玛蒙(Mark Mammone)和30岁的大厨乔·巴达科斯(Joe Bardakos)在匹兹堡创办了Bridge City Brinery。

五年前,玛蒙开始将制作泡菜作为业余爱好。他的灵感来自他祖母做的泡菜,她是克罗地亚移民,秘诀就是:让黄瓜在自制的盐水中发酵。

“开始我只是让朋友们尝试这种做法,后来他们说:‘这个点子很好,你可以创业了,可以用来卖。’”玛蒙说道。“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就想,那好吧,我要开一家腌黄瓜公司。”

但这个想法一直被搁置。他说:“疫情实际上促使我重新开始考虑开一家泡菜公司。”巴达科斯(Bardakos)为我提供了帮助,于是我们就建立了合作关系。“这是我们现在可以做的事情,我们可以控制,”玛蒙说,“而且不会花我们很多钱。”

“在这场疫情以及相关的政治和经济环境中驾驭不确定性,对任何企业家来说都是最大的挑战,”杜克大学「Center on Leadership and Ethics」(COLE)学术中心执行董事、《启动手册》(the Launch Book: Motivational Stories to Launch Your Idea, Business or Next Career)一书的作者Sanyin Siang说。

“动机就是对这个想法的坚定信念,”Siang说。正是这种信念,将为客户、员工和投资者创造令人信服的因素。这正是这家泡菜公司所做的。他们用不到3000美元的资金,向家人、朋友和老板寻求帮助,老板允许他们俩在餐厅厨房里工作。

真正的挑战是寻找玻璃罐供应商。玛蒙说:“当时玻璃罐供应不足,似乎疫情期间每个人都需要玻璃罐。”

利用行业的低迷抄底的也有成功案例。加州洛斯加托斯35岁的苏海尔·卡里米(Suhail Karimi)在其他餐馆纷纷关门的时候,知道是时候去追逐自己的梦想了。

他说:“整个行业都在大甩卖。”他从一个租客那里盘下了一个餐馆,价格大约是疫情爆发前最初要价的一半。他也和房东谈妥了一个较便宜的租约。于是,三个月前,他开了自己的第一家餐厅,大学大街11号。

他说:“我知道会有困难,但我们活下来了。我知道我要做的是什么,也知道要面临一些挑战。”他补充说,最大的挑战是:“我们的餐厅容量很小,一次只能容纳40个用餐者。”

他的启动成本大约是50万美元,全是由家庭资助的。他说:“这个风险是可控的,这需要大量的讨论和行动才能实现。”

克里斯蒂娜·黑尔(Christina Hale)没有刻意创业。八年前,她开始为7岁的女儿制作蝴蝶结。不久之后,她开始在手工艺节上出售自己的作品,并将自己的作品范围扩大到珠宝、木制标牌、花环等。

但是47岁的黑尔从来没有考虑过开自己的零售店,直到疫情让她不得不取消全家去南卡罗来纳州默特尔比奇(Myrtle Beach)度假的计划,而她上大学的儿子在宿舍关闭后搬回了家。

“好巧不巧,我就在那时看到了一个‘出租’的招牌,”黑尔说。“这是上天给我的信号。现在我家里有三个孩子,但没有足够的空间放下我所有的东西。”

她用4000美元的度假基金换了店面,而店面的租金也低得可怜。10月,黑尔在弗吉尼亚州卡尔佩珀市(Culpeper)一家800平方英尺的零售店Bows 4 U & Gifts迎来了她的第一批顾客。

客户拓展得有点缓慢,但也正在增长。黑尔还希望能开一家网店。

译者:Jane

推荐阅读:普通投资者积累财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长期持有”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与如火如荼的AI产业相比,近年来国内AI企业的日子似乎并不好过

2020-12-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