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科技巨头的游说,欧洲监管机构警惕布鲁塞尔的“华盛顿化”

神译局 · 2020-12-23
科技巨头们已经在布鲁塞尔花了很多钱。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大型科技公司对人们的生活影响深远,而且他们手中的权利越来越大,监管机构已经对科技巨头开始加强监管,尤其是在欧洲。面对这种情况,科技巨头们纷纷企图通过游说加强政府关系,资助研究机构发表对自己有利的研究报告。游说业在欧洲有增长的苗头,引起了监管机构的警惕,避免布鲁塞尔的“华盛顿化”。本文译自New York Times,作者Adam Satariano和Matina Stevis-Gridneff,原标题为" Big Tech Turns Its Lobbyists Loose on Europe, Alarming Regulators",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今年10月,一份泄露的文件震惊了欧盟总部布鲁塞尔,文件中详细列出了谷歌破坏新立法的计划,因为该法案可能会严重损害其数字广告业务。

“学术同盟”会对新规则提出质疑。谷歌将试图削弱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内部的支持,以使决策过程复杂化。据《纽约时报》审核并经谷歌确认的一份副本显示,该公司将鼓动美国官员反对欧洲政策,从而挑起跨大西洋贸易争端。

对于布鲁塞尔的许多官员来说,这份文件证实了他们长期以来的怀疑:谷歌和其他美国科技巨头正在开展广泛的游说活动,以阻止对欧盟对其实施更严厉的监管。

随着欧盟成为科技监管方面的全球领导者,这些公司越来越关注布鲁塞尔方面,希望在更严厉的规定蔓延之前阻止欧盟的行动。美国立法者和监管者已经变得更加激进。之前,联邦和州官员指控Facebook非法打压竞争。去年10月,美国司法部指控谷歌非法保护其在搜索领域的垄断地位。

在欧洲,这些科技巨头公司的支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它们雇佣了前政府官员、人脉广泛的律师事务所和咨询公司。他们资助了数十家智库和行业协会,资助了欧洲大陆顶尖大学的学术职位,并帮助其他公司发表了对行业有利的研究报告。

根据欧盟游说活动的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称,在2020年上半年,谷歌、Facebook、亚马逊、苹果和微软宣布支出总额为1900万欧元(约2300万美元),相当于2019全年的支出,而这一数字在2014年仅为680万欧元。这些公司及其盟友称,它们与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和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官员举行了数百次会议。

欧洲企业观察组织的研究员玛格丽达•席尔瓦表示:“预算真的空前庞大,我们从未见过企业直接花这么多钱。”该组织也在追踪布鲁塞尔的游说活动。她指出,这些公司的支出总数可能比报告的要高得多,因为信息披露规则并没有涵盖其在律师事务所、学术合作和活动上的所有支出。

尽管这些公司在欧洲的支出低于美国,但欧盟官员仍然感到担忧,他们认为,大型科技公司正在促成布鲁塞尔的华盛顿化,让金钱和人脉凌驾于公共利益之上。

“这是一种已持续多年的趋势,布鲁塞尔的游说行业正在专业化,”一直在研究企业影响力的德国公司LobbyControl的调查员马克斯•班克表示。

谷歌、亚马逊、苹果和Facebook均对此拒绝置评。在公开声明中,这些公司都表达了与欧洲官员合作的愿望,同时也表达了对拟议中的法律可能损害创新和欧洲经济的担忧。微软负责欧洲政府事务的卡斯帕·克林奇(Casper Klyng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欧盟“过去是、现在也仍然是我们公司的重要利益攸关方”,微软寻求成为“欧洲政策制定者建设性和透明的合作伙伴”。

游说起到的作用有限。负责数字政策的玛格丽特·韦斯塔格尔(Margrethe Vestager)等欧洲领导人称,这些公司对民主和反竞争构成了威胁,并已采取了若干措施来遏制它们。亚马逊、苹果、谷歌和Facebook要么正在接受反垄断调查,要么已经被处以数十亿美元的罚款。近年来,欧盟在隐私和网络版权等问题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处理数字问题的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德国议员亚历山德拉•格莱斯(Alexandra Geese)表示,许多官员对这些公司持怀疑态度。她说,在因疫情而减少面对面会议之前,她经常拒绝科技行业说客参加社交聚会的邀请。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在一瓶非常昂贵的波尔多葡萄酒面前谈这些,”格莱斯说。

以韦斯塔格尔为首的欧盟官员将推出一些新的技术法规,而这些规定将产生深远的影响。这些规定针对的是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等所谓的看门人平台,它们在数字经济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预计将发生的变化包括针对Facebook、Twitter和谷歌旗下的YouTube有关减缓用户生成内容的规定。其他要求将迫使企业披露更多有关谷歌和Facebook数字广告产品等服务的相关运作信息。最大的公司可能被迫与小型竞争对手分享一些数据。更严格的竞争规则可能会阻止这些大公司打压小型竞争对手。

LobbyControl方面表示:“新立法将对科技行业造成很大损失。”

预计这些法律在2022年之前不会获得批准,给足了这些大公司争取游说的时间。

去年10月,泄露的文件显示,谷歌甚至在草案出台之前就试图影响欧洲的辩论,计划争取到欧洲各国大使馆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中美国官员的支持,这为谷歌支持者提出了一些讨论要点,比如大流行期间经济面临的风险。

在法国杂志《观点》(Le Point)公布了文件的细节后,许多欧洲官员表达了愤怒,决心推进新法律的实施。在泄露事件发生后的一次会议上,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向协助起草新规则的欧盟委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道了歉。

尽管如此,谷歌及其盟友似乎仍在推进计划中的想法。在华盛顿,代表谷歌和其他科技巨头的行业组织互联网协会(Internet Association)向美国贸易代表提交了意见,鼓励联邦政府“果断迅速地采取行动,以防止有害活动在欧洲迅速蔓延”。

来自德国的欧洲议会议员蒂莫沃尔肯(Tiemo Wolken)参与了政策的撰写。他说,科技公司在布鲁塞尔有盟友。他说,他曾提出了一项有关禁止定向广告的提议,这个提议将对谷歌和Facebook造成毁灭性的影响,在那之后,业界与新闻出版商合作,提出了一项修正案,删除这些措辞。沃尔肯一直在推动更严格的游说规则,他说他以一票之差击退了对方的努力,但预计这个问题会再次被提出。

欧洲官员批评大型科技公司通过看似公正的组织来洗白自己的影响力。今年10月,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发布了一份报告,称新科技法规将使欧洲经济失去200万个工作岗位,国内生产总值(GDP)损失850亿欧元。根据Corporate Europe Observatory的数据,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是谷歌资助的至少36个行业组织、协会和智库之一。

“人们总是宣称自己在政治、学术或知识上的独立,他们拒绝承认自己受到了影响,”现任教于斯坦福大学的欧洲议会前成员玛丽杰·沙克说。“但问题是,这些公司为什么要在布鲁塞尔花这么多钱?

在颇具影响力的非营利机构欧洲数字权利(European Digital Rights),简•彭福拉特(Jan Penfrat)回忆道,去年他上任后不久,就接到谷歌、Facebook等公司打来的电话,寻求与他合作并提供支持。

彭福拉特说:“这就像是他们试图拉拢我们,让我们站在他们一边。这只是第一个迹象,很令人担忧。”

《华尔街日报》前记者保罗·霍夫海因茨(Paul Hofheinz)是位于布鲁塞尔的研究机构里斯本理事会(Lisbon Council)的联合创始人,该机构因接受谷歌的资金而受到监管机构的批评。霍夫海因茨表示,公司合作伙伴确保了研究的更全面。

“我们的观点是独立的。霍夫海因茨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组织认为我们不能将事情解释清楚。这种想法有点侮辱人的意味。而且,非常错误。”

很少有人认为,布鲁塞尔的游说活动将达到华盛顿的程度。毕竟,在华盛顿,企业和个人在为政治活动捐款方面面临的限制较少。但欧洲官员看到了游说业在欧洲增长的迹象。

在疫情严重之前,欧洲企业观察组织(Corporate Europe Observatory)的席尔瓦(Silva)组织了一次围绕布鲁塞尔的“游说者徒步旅行”,活动包括经过谷歌的办公室,以及俯瞰利奥波德公园的池塘。

她说:“风险在于,我们正在创造一个让最富有的人受益的体系。”

译者:Jane

推荐阅读:普通投资者积累财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长期持有”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