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文退休,谁来打赢美团的第三次命运之战?

Tech星球 · 2020-12-19
陈亮能否成为继阿甘、老王之后,另一个美团灵魂人物?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王琳,36氪经授权发布。

12月18日,在顺利完成交接后,王慧文如约退休。

众美团人开始怀念,“朋友圈都在刷老王”。

王慧文下一步要做什么?这是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王慧文的回答是,先睡一觉。但他也有可能去研究游戏。据悉,几日前,王慧文曾亲赴一线视察,并在公开场合发问:你们说的这个赛博朋克2077是个游戏吗?那我回去试试。

王慧文的离开,标志着美团进入了下一个阶段。这一阶段是更残酷的竞争,千团大战时美团的对手是创业公司,外卖大战是创业公司加巨头,社区团购大战几乎全是巨头的战争,且体量更大,战局和战势都更焦灼。

千团大战和干嘉伟互相成就,外卖大战和王慧文互相成就,而眼下,另一个更紧要的问题浮出水面,陈亮是否能和社区团购大战互相成就,成为继阿甘、老王之后的另一个美团灵魂人物

退休倒计时

每一个灵魂人物的退出都需要时间过渡,而美团早在一年前就在为王慧文的退休做准备。

王慧文开始从美团的核心业务外卖中退出,他开始分管交通事业部、点评事业部和服务体验。最近一次,吸引众人目光的是他在清华的演讲。

在演讲中,王慧文讲述了在团购、外卖等业务中美团如何后发而至。这其中,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便是快速学习的能力,“这让你不局限在某一个特定的领域,使得你长期不断进步,当需要新能力的时候,能够抓住新机会”。

他还在为美团下一个阶段的人才建设努力。

今年 10 月,王慧文在美团做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内部讲话,是在 “Better 星计划” 上的分享《成长不是爬梯子》。“Better 星计划” 是美团在今年发起校招生的入职培训项目,重视校招和内部培养,是美团今年重要的战略之一。

在具体业务中,据美团内部人士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透露,王慧文带领的共享充电宝业务已经盈利。而共享电单车业务已经悄悄攻入了哈啰大本营。

据Tech星球了解,福建泉州是哈啰助力车第一个实现盈利的里程碑城市,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政府给美团、哈啰、青桔个发放了350个牌照,也就是说,三家现在在同一起跑线。而哈啰在全国的市场份额也从七成下降到了不到五成。

即便负责非核心业务,但成绩依旧喜人,王慧文的业务能力一直被认可。

更早一些,在特斯拉市值突破2000亿美元之际,他发文力挺理想:电动车会重塑国际汽车产业格局,让中国成为全球汽车产业两强之一,踩下理想ONE油门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加速。

不久之后,因为投资理想,美团在2020年Q3季度通过“炒股”赚了58个亿,而其主业才赚了20.5亿元。

按照王慧文的说法,他的退休原因是,“一直以来不能很好的处理工作与家庭、健康的关系;也处理不好业务经营所需要的专注精进与个人散乱不稳定的兴趣之间的关系;不热爱管理却又不得不做管理的痛苦也与日俱增;我也一直担心人生被惯性主导,怠于熟悉的环境而错过了不同的精彩。”

关于王慧文的退休,美团创始人王兴在内部信中评价称,“感谢老王的全情付出,更要感谢老王为公司培养锻炼出一批批优秀的管理者”。

王慧文退休后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并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互联网+大学”特别讲师。

眼下,这批优秀的管理者正带领美团迎来了一个历史性时刻。

寻找第二曲线

2019年10月16日,美团股价达到了200港币,这让它一度登上了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的宝座。

这样的增长更多依靠惯性和盈利带来的利好消息。隐忧也藏在财报中,作为美团第一引擎的外卖增长几乎见顶了。从2019年Q1开始,其年度交易用户环比增速都在3%左右,而年度活跃商家环比增长仅仅在2019年Q4达到5%,其他三个季度均低于2%。

任何生意想要盈利,都必须做到收入可以覆盖成本。在外卖的生意逻辑中,当用户选择这一服务时,本质上是为了骑手的时间和精力付费,通过这样的支付行为,用户节约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这也就意味着,外卖想要盈利的前提是,用户的时薪高于骑手。

以美团2019年财报为例:2019年一个全职骑手的平均工资大约为5968元,外卖每单平均用餐1.2人,也就说单个用户的收入至少应该在5968元/1.2人——即4973元/月工资以上。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只有7000万人处在人均月收入超过5000元的家庭中。来自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团日活用户数已达到6000万。在外卖领域,美团的增长几乎见顶了。

美团上市的2018年,它并没有着急寻找新的增长曲线,而是暂停了征战四方的脚步。王慧文在公开场合提到,企业能做新业务本质上是组织能力的溢出。而所有新经济公司里,只有阿里的组织能力过关,包括美团在内的公司都不过关。

美团还是太年轻了,在组织建设和文化建设的路上,它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一个向上生长且向心力十足的组织才是未来赢得作战的关键。

王兴在美团10周年发布的内部信中说道,“一家公司发展到七、八年,文化开始真正形成。我们就在这样一个阶段,我认为这是对公司发展非常关键的时期,未来两年会奠定公司五到十年之后形成的局面。这是真正组织成型的时候。”

至今,美团已经完成了五次组织架构调整。今年,新任副总裁李树斌,以及增补分管美团酒店业务的副总裁郭庆,为新美团最高管理层S-team成员。而美团也在有意培养更多的中层。

即便,组织建设成为美团最核心的任务,但用户增长的焦虑也一直徘徊在美团上空。上市之后,美团一直在探索新业务,比如小象生鲜、菜大全等等。

今年,在修炼了一年内功后,美团又一次为了增长奋斗。美团内部人士向Tech星球透露,共享充电宝已经盈利,而美团电单车要做到市场第一。

不过,这些都是前奏,因为小市场永远不能解决大企业的增长需求。王兴将美团未来的增长引擎押注在三个业务上:发力本地实物电商的美团闪购、还在探索中的美团买菜,以及定下“百日千城”目标的美团优选。

这其中,美团优选被放在了第一位。整个公司铆足了火力,3个月时间内,已经从最初百人团队迅速扩增到3000余名成员规模,如今,其日订单早已突破1000万。

王兴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在工资上,美团优选许诺员工周六加班可获得双薪待遇。在内部,美团小黄卡业务直接被合并进了优选。

打好优选这一场,意味着美团将获得更下沉的用户,而他们并非美团外卖的核心用户。即便是仅仅向月收入3000-5000元下探,也可以收获1.57亿用户,而别说2000-3000元。这样,美团便可以获得互联网公司流量大门的钥匙,也打开了未来的财富之门。

就在美团疯狂扩张的扩张,其历史上另一个重要的时刻来临了,2020年11月9日,美团股价一度疯长到338港币,其总市值一度超过“宇宙第一行”工商银行。

谁来接替王慧文

美团是从战争中爬出来的巨头,它的发展基本上围绕着三场战争:千团大战、外卖大战、社区团购大战。

这三场战役带给美团不同的意义。千团大战,干嘉伟帮美团建立了一支训练有素的地推团队,同时阿甘一手搭建起了地推铁军的管理体系。

2016年阿甘离职后,在王慧文的带领下,美团在百度外卖、饿了么、淘点点的厮杀中成功突围。一位美团内部人士评价称:老王(王慧文)算是一战成名。而王慧文借此也成为了干嘉伟之后仅次于王兴的美团二号人物。

在美团员工陈磊眼中,王慧文是一个非常接地气,且有人情味的人,“外卖大战的时候,经常跟大家一起喝酒”。

在不少员工眼中,王慧文算得上美团的灵魂人物。相比于穆荣均和陈亮,王慧文更多的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向外界传达美团的产品哲学及公司的内在逻辑。

2018年9月,带着连年亏损的财报,美团撬开了港交所的大门。上市一年,通过效率的提升终于盈利了,虽然这远比不上投资理想汽车带来的丰厚。

但战争还没有结束,增长是所有商业公司永恒的命题。

王慧文退休在即,美团继续要找到第三个“战将”,带领美团完成社区团购战争的全胜。

接力棒传到了陈亮手中。

“亮哥和老王还是不太一样,老王比较接地气,也不怎么穿名牌,而亮哥还穿个名牌呢”,陈磊告诉Tech星球。而一位美团酒旅的中层告诉Tech星球,相比王慧文,陈亮更为儒雅。

相比于外卖,陈亮之前带队的酒旅更像是美团的利润中心。

“内部的争议是,酒旅还是从团购拆分出来的,但团购大战是阿甘打赢的。”一位美团内部人士称,“亮哥的作战能力内部还是有些质疑的”。打赢社区团购,也就打消了内部的质疑。这一仗,无论对美团还是对陈亮个人而言,都极为关键。

10年前,王慧文放弃一手搭建的淘房网,重新回到王兴麾下。和他一起回到美团的还有陈亮和赖斌强。当时,陈亮需要完成的第一个工作,是在短短四十五天内发布美团网的移动客户端。陈亮重压之下完成了这个任务。

眼下,王慧文退休,而他之前负责的具体事务交由了李树斌、夏华夏、俞建林、张锦懋四人。美团也为未来的发展成立了“中高管发展部”,目的是“加强对中高级管理者的培养发展、选拔调动、评估任用、考核激励”,该部门由高级副总裁穆荣任负责人。

美团就此开始了下一个十年,这是没有王慧文的十年。面对阿里巴巴拼多多、滴滴的竞争,美团又将如何迎接挑战?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当传统车企真正开始重视并在电动化领域大力投入之时,新能源的战争才真正开始。

2020-12-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