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年轻人租房实录:有人住了10个月青旅,有人搬进公司休息室

后浪研究所 · 2020-12-18
这届「租房青年」有多拼?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黄鑫,编辑 :木也、十一,36氪经授权发布。

为了在城市栖身,租房人拼尽了全力。

2020年接近尾声,12月也已经过半,但对于那些租住了蛋壳房子的年轻人来说,这个冬天并不好过。

在#今天蛋壳公寓还我钱了吗#话题下,几乎每天都有受平台暴雷影响的网友在此讨论,更是有人连续32天「打卡」表达着自己的苦闷。

这些来到异乡打拼的年轻人们,想要在城市中拥有一席之地,却不曾想,辛苦打拼赚来的钱被暴雷的平台死死套牢。重压之下的他们该何去何从?好像还没有一个明晰的答案。

据统计,目前中国房屋租赁人数已超2亿人,而这一数字还在逐年增长。2020年中国城镇人口达到了8亿,这也意味着每4个人中就有1个租房住。如此庞大的租房市场下,却不断暴露出诸多问题,蛋壳的暴雷只是其中之一。

「买房买不起,租房又担心」成为大部分年轻人们所面临的窘境。为了更深入了解年轻人租房状况,36氪发起了一项租房调查。

这届年轻人

平均住房面积13.95㎡

在调查中,关于年轻人在租房上的态度,我们还发现了以下有趣的点。

为了在城市栖身

「租房人」拼尽了全力

租房在满足年轻人在大城市打拼的居住问题的同时,也为租房青年们带来了诸多苦恼。

辛苦赚来的钱,还没捂热就要拿出交房租;

刚入社会的小白,被中介平台耍得团团转;

不堪的居住环境和室友,让人身心俱疲

......

为了在城市栖身,「租房人」拼尽了全力,见招拆招。我们收集到了5个关于「租房」的真实故事,他们迫于无奈,有人为了省钱搬进了公司的休息室,有人另辟蹊径租下了学校宿舍的一张床位,还有人选择长住青年旅舍,牺牲了私密需求……

但在另类的租房经历中,他们却有着不同于以往的收获。通过这些故事,我们慢慢了解到了租房青年们内心真正的诉求。

60块一天的青旅床位

我住了10个月

今年上半年疫情期间,因为没钱续租房子,我只能搬进了青年旅社,60块一天的床位,我住了将近10个月。

毕业后我在学校书店里租下了一个铺面开花店,巴掌大一块儿地方每个月要小5千的开支,扣除房租、水电、进货成本,每个月到手就几千块。

本来日子就过得紧紧巴巴的,谁能想到又遇上疫情,最严重的2、3月几乎没有一丁点收入。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时租的房子也马上要到期,而我算了下身上所有的钱,甚至都凑不出一个月的房租。

想起当初信心满满地想要留在北京,对未来充满希望,为了租一个10平米的卧室,把大部分资金投进花店的我不得已选择了网贷,那段时间我把正规的借贷平台几乎都用了个遍,花呗也是透支的。

借了还,还完再花,甚至在这个平台借钱去还另一个平台。可如今一年过去了,我的情况却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在房东给我的最后期限内,我把所有的办法都想尽了,最后无奈地发现只有「日租」这个唯一的选择。

于是,我便拜托学妹帮我附近找家靠谱点的青旅。

搬家那天北京特别冷,因为疫情本就冷清的街上,只有我一个人拖着一个行李箱在寒风里缓慢前行。也是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东西原来这么少:几套换洗衣物、一些洗漱用品,和一包只有十个的口罩。

忙忙碌碌了一年多,到最后还是混了个「无家可归」的结果。在这偌大的城市里,属于我的全部家当只有这一个不大的行李箱。

到了青旅,被告知因为疫情不再办理入住了。我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证明自己一直待在北京后,老板才心软接纳了我。

当时疫情正严重,待在青旅小房间里的我无所事事,一天天消磨度日,看不清明天和希望。庆幸的是后来我在青旅遇到了不少「贵人」,在我最颓废的日子里给了我不少帮助。

青旅老板是位来自东北的老大姐,她会在听说我吃不起饭时,端着一锅煮玉米邀请我一起吃,并「责怪」我为啥不早点说。

还有一次,那时我在屋里已经连续待了快两周,这个跟我妈妈年纪相仿的女人一大早就拉我上街买东西,说是带我出去透气。一路上,和我聊了很多很多,不断开导我。我也是从那时候起,对她的称呼慢慢从「老板」改为「宁阿姨」。

这段经历里最让我没想到的是,母胎单身的我居然在青旅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那段时间青旅里只有我们俩加上老板三个人,频繁地同桌吃饭,多次在洗漱间相遇,我们俩互相看对了眼。彼此房间虽有一墙之隔,却没有挡住我们迅速升温的感情,我们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如果有条件,我相信谁都不愿意住在青旅,每天要面对一屋子形形色色的室友,看着陌生人走进走出,和所有人共用厕所和浴室,没有一点个人空间。

如今谈恋爱了,花店重新开门,经济情况也有了不少起色,终于能够考虑搬出去了。但如果要总结这段经历,我还是希望用「温暖」这个词来为它画一个句号。

因为在最艰难的时刻,是这里的一个小小床铺给了我继续坚持的机会,如今也终于能看到一些让我坚持的意义。

无奈住进公司休息室

居然真香了

我永远也忘不掉,在房子到期前一天,我跟房东提出100块一天续住几天的时候,他那不屑与嘲讽的神情,他眼神里的潜台词似乎是在说,「年轻人,你还不懂大城市的规则,这里不适合你。」

去年夏天,我收到了一家我梦寐以求的公司的实习offer。因为公司在上海市中心,周围的房租实非我能负担得起的。所以,我几经周折才在市郊找到这间可以押一付一的9平米小房间。

不说上班要花将近两个小时,单单说房租2100元,加上服务费要一次性拿出五千,也够我头疼的了。

家人一直不支持我跑那么远来实习,我只好拿出之前攒下的钱,再算上父母给的后面一个月的生活费,才刚好凑够五千块交了房租。

交完房租后,生活费所剩无几,我就靠着每天早上买一袋饼干和牛奶,加上公司免费的零食,撑了快两个月。直到房东通知我说他要卖房,下个月起就不出租了的那一刻,我认输了。

当房东下最后通牒时,我的实习期还有一个月才会结束,押金要等一周才到账,而我手上的钱甚至都不够去住一晚上宾馆。无处可去的我最终听取了领导的建议,住进了公司的休息室。

孙浩实习所在公司的休息室

住进休息室的第一晚,因为没有了两个小时的通勤时间,我很难得地睡够了八个小时。后来我更是惊喜地发现:这里还能享受大楼空调,卫生间出门左转便是,而零食柜就在几步之外的休息区,不用考虑水电费。这某程度上不就是肥宅们梦寐以求的生活吗?

一开始我很在意别人的眼光,生怕别人知道我住在休息室。每天很早就跑去卫生间洗漱,然后避开人很多的电梯,爬七八层楼梯到办公楼层,晚上又在工位待到大家都下班才小心翼翼地走去休息室。

不过渐渐地适应了这种生活后,我不再逃避别人的目光,其实住在休息室也没有那么丢人。

那里每晚都很安静,与我相伴的只有钟表的滴答声。虽然这份安静一开始让我有点不太适应,但也正是这份安静让我开始思考过往的自己。过去,我总是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不断想要向别人证明什么,到头来发现其实忽略了最重要的「自己」。

实习最后一个月住在休息室这段时间,我的生活状态有了很大的改善。因为不用负担房租,我再也不用每天只吃小零食,可以吃上一顿热乎的饭菜。本来担心的洗澡问题,也得到了我领导的好心帮助,可以随时去他家借用浴室。这些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

临走前领导还笑称,我是他带过的「最惨」实习生,而我不过是笑了笑,没有什么辛酸苦楚想要诉说。未来生活的重压只会更多,但好在我还年轻,年轻就是我唯一的资本。

住在不用付房租的亲戚家

但一切并不美好

毕业后我来到郑州工作,一共有过两段租房经历,说实话都挺让人糟心。

第一次是住在公司附近的一间8平米隔断间,房间没有装空调,只有一个电扇的夏天热得就像「人间炼狱」,而这已经是附近价格最合适的房源。

第二次选了郊区的房子,房屋环境我很满意,但随之而来的是太远的通勤距离,导致我每天都要牺牲睡眠时间早起赶车,加班后回家也没有个人时间,基本倒头就睡。那段时间感觉自己活得很累,也很压抑。

我无意间发朋友圈吐槽这件事,却被我在郑州的亲戚看见,极力邀请我去他们家住。这位伯伯是我姨奶奶的儿子,来郑州前我爸就问过我要不要去借宿,但因为我自知自己性格内向,和他们一家也不是很熟,所以没有答应。

两次不愉快的租房经历让我不堪忍受,加上盛情难却,最后还是搬进了他们家。

然而,迎接我的也并非是一个 happy ending,这段「寄人篱下」的生活里充满了各种误会、矛盾和摩擦。

伯伯和伯母会责备我点外卖不健康,但他们的饮食实在不合我口味;他们不到10点就睡觉了,我加班回家后甚至不敢洗澡,害怕水声吵到他们休息;而周末的早上本想补个觉,他们已经乒铃乓啷地做起了早饭……

有一次,我被误以为偷吃了冰箱里的食物,虽然他们用着开玩笑的口吻说「吃了就吃了,伯伯伯母也不是要怪你」,却还是让我感觉到了深深的委屈。

这种隔阂眼瞅着一天天变大,在我的潜意识里,虽然他们是我的亲戚,但却好似并不熟悉的陌生房东。我甚至一度想要找房子搬离这里,但没想到事情出现了转机。

那段时间我与公司产生了劳务纠纷,作为一个职场一年级生,吃了不少哑巴亏,还面临拿不到工资卷铺盖走人的危机。那天晚上终于打通了老板电话,几番争执无果,我直接被资本家的丑陋的嘴脸气哭了。应该是听到了屋里的动静,伯母端着一碗热汤敲开房门,默默帮我收拾了满地的手纸团,对我说了一句话,「别怕,我们帮你撑腰」。

后来,他们通过大儿子帮我联系了靠谱的律师,替我争取了自己的权益,还一直帮我寻找其他工作机会。借着这份回报恩情的心意,不善于聊天沟通的我,渐渐开始主动与他们交流。

我开始主动找话题跟他们聊天,聊聊最近的菜价和伯母喜欢的国产电视剧;我会在他们做饭时打打下手,一起吃一顿可能不是那么可口的饭菜……这份转变也发生在其他方面,我从抵触与人沟通,到后来尝试主动与人建立联系和信任,最后发现其实这种社交并不是我所想的那种虚伪和无意义。

在这座不属于自己的城市里,我们终归是需要一个依靠。「我帮你撑腰」不仅仅是一句简短有力的话,更是血脉亲情维系的纽带。

租房都是奢望

只能偷偷租下大学宿舍一张床

2016年考研二战再次失利后,我和家里人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家里已经无法再继续支持我三战了,而我内心也明白:没有任何工作经验,且失去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很难找到一份好工作。但我又不想就这样灰溜溜回老家,最后只能勉强找了一份3K的工作先干着。

工作可以先找一份干着,但还有一个最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越过了学校这道墙,随便一个便宜的单间都要1000块,我的工资实在负担不起。

在我一筹莫展之际,突然听说有自己在校外租房的大三学弟,想转租空出来的寝室床位,一个月只要300块。那时还有不少像这样「租床」的灰色交易,我也听说过其他学校考研的学生会租床铺。虽然明知这种行为不太好,但为了能够留在这座城市,我也只能选择如此了。

搬进寝室后,寝室其他人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能明显感觉出他们对我这个「不速之客」的疏远和戒备。而当得知我已经毕业工作后,他们的这种情绪更是被放大了,毕竟没有人愿意房间里住进一个陌生的社会人。

可如果不是租房太贵形势所逼,谁又想委身在学校的宿舍里?

好在后来慢慢和寝室的人混熟了之后,他们会提前告诉我什么要查寝、怎么应对宿管、以及帮我打掩护。而且大三后面的课程很少了,学生实习的实习,考研的考研,学校老师也不怎么管,一切都还算是顺风顺水。

只是每个工作日的早晨,我都要听着寝室其他人的呼噜声起床,不发出一点声音地收拾好后,再蹑手蹑脚地关门离开,莫名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假期是学生们最开心的,但也是我最犯愁的日子。放假后校园里几乎没有其他同学,而我还要装作是留校学生一样,每一次进出都要小心避开保安和宿管,生怕自己露了马脚。

最痛苦的是暖气问题,因为寒假期间学校不为单一宿舍供暖,所以在那段最煎熬的日子里,我裹着棉袄盖着棉被,脚上还穿着踢足球穿的长筒袜子,依然被冻得瑟瑟发抖。

小卓租住的宿舍床铺

后来我发现图书馆是一个好去处,那里有供暖,也不会像寝室一样断电,还有免费的热水。于是每次到晚上十点保安开始清退图书馆时,我就躲在地下负一层的拐角处,趁巡逻完毕后的时间间隙跑回楼上的教师休息室,躺在沙发上睡觉。 

没想到后来,我竟然因此成为了一个「图书馆怪谈」。

可能是有早到图书馆的学生听到了我的鼾声,然后他们就开始在学校的「吐槽墙」、「树洞」上讨论,甚至还有人传言这是个灵异事件,说是受了冤屈的冤魂;还有读理科的学生,尝试用物理知识解释,说鼾声其实是风吹在图书馆内形成的声音......而这里面最文艺的说法是,他们把我称为「图书馆里的卡西莫多」,一个隐藏在学校图书馆里的怪人。

住了一年多以后,学弟他们临近毕业季,我也换了一份更好的工作。虽然那时的工资不算多,但至少能让我负担得起正常的房租。

如今再回想起这段让人啼笑皆非的「租床」经历,多少还是觉得有一丝不真实,如果再来一次,我甚至都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还会选择坚持留下来。

受够了中介平台

「房东直租」是我唯一的底线

18年临近毕业的夏天,我专门花了两周的时间找房,对未来自己有滋有味的租房生活充满了憧憬。

但事与愿违的事,找来找去也始终没有找到特别心仪的房子。在我面对一个还算比较满意的单间踌躇不定时,中介抛来了橄榄枝,承诺现在交定金还能拿到优惠。但没想到,这仅仅只是「噩梦」的开始。

要不怎么说贪小便宜吃大亏,我没有多想就欣然交了一千的定金。可直到签约时才发现,除了房租外,还要交一年的服务费、光纤费和一堆之前闭口不提的费用,虽然心里不爽,但是冲着已经交了的定金,还是咬着牙签下了合同。

我合租的另一间卧室住着一对情侣,两个人晚上不是莺歌燕舞就是激烈争吵。我不止一次找到中介公司请求协调,对方却多次推脱说和我对接的房管已经离职,现在没人手管我的事。

整整一年里,明明交了不便宜的服务费。可每次遇到灯泡坏了、马桶不出水这样的事情联系他们时,总能一再推脱,最后等不及了也只能自己上手解决。这种一锤子买卖,签完合同就不管的行为让我又恼火又无奈。

更可怕的是,那对情侣和中介公司发生了矛盾,把公共区域的电视、冰箱全部搬到了自己的房间。而随之而来的是中介领着一群虎背熊腰的人在客厅和他们争吵,情侣也不甘示弱叫来了一大帮人,两伙人把客厅堵得水泄不通。我吓得躲在屋里直哆嗦,大气不敢出,也不敢走动,生怕他们砸开我的房门。

好不容易忍到房租到期,我果断不再续租,这段经历让我坚定了不找中介机构或者托管平台,只选择房东直租的房源。

现在我的房东是一对老夫妻,我租住在他们女儿以前的卧室。和他们一起租住的生活特别安静祥和,老两口会时不时拉着我一起吃饭,也经常塞些水果给我。实在过意不去的我也会找个周末专门给他们做顿饭,然后美滋滋地听他们夸我「这做饭的手艺可比我们女儿强!」

有一次我和朋友聚会结束得很晚,房东阿姨打电话询问我回去的时间。本以为只是想给我留个门,没想到她却在进小区前的马路边等着我,大老远看到我就向我招手。那一瞬间,我有一种回到了学生时代的错觉,好像眼前挥手的身影是在校门口等我放学的妈妈。我小步跑上前,轻轻抱了抱阿姨,「埋怨」她晚上这么冷还跑下楼,然后搂着她慢慢走回家。

在那么多租房的年轻人里,我相信我是幸运的一个。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这么好的房东,还有那么多异地工作的人在租房的漩涡里苦苦挣扎。但这样一段经历至少让我相信,在这个不是我家乡的陌生城市里,还有这么一个地方,这么一个「家」,在等着我回去。

大城市对年轻人来说,代表着「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平台」,他们的租房生活是怀揣着对城市的希望开始的,但这里却很难让人有「家」的感觉。有受访者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每次夜里坐飞机,看着下面北京城的灯火像繁星一样密集,不由让人感叹多么大的一座城市啊,但又清晰地知道,再大也没有一盏灯真正属于我。”

年轻人们想要在城市中立足、寻求归属感,用租房的方式为自己找到一个落脚点。但忍受了一线城市高昂的房租,放弃了老家安逸的居住环境之后,却仍然随时可能被无良的中介、冷漠的房东、糟糕的室友压垮脆弱的神经。而当蛋壳暴雷这一类恶劣事件发生,更是直接撕去了年轻人租房生活的遮羞布。

「都市的魅力在于提供宽容与可能,但不负责对任何人抚慰或谄媚」,这句话听上去有些冰冷和不近人情,但你不得不承认好像事实就是如此。

好在还有像最后一个故事的主人公静怡一样的故事,稍稍给人以抚慰,让人看到在冷酷的城市法则里,还有这么一些温度存在,稀少却难能可贵。

这样的火光自然温暖不了所有人,但还有如此多的「租房青年」们选择留在大城市,因为他们对未来抱有希望,并愿意为此付出更多的努力。

我们说不出「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这样的鸡汤,也不想鼓吹「逃离北上广」这样的生活方式。无论怎样的选择都会有其利弊,但并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我们只想说,所有「租房青年」们的努力、辛酸与不甘,值得被每一座城市看见,而他们所有的付出、妥协与挣扎,也都值得在未来收获一个肯定的答案。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机器人技术不断进步后,很可能降维到看起来「无用」的娱乐机器人领域。

2020-12-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