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华资本宋向前:巨浪下的宏观变局,浪潮里的中国消费丨WISE2020新经济之王新资本峰会

胡静怡 · 2020-12-17
「WISE2020新经济之王大会——崛起与回归」

12月8-10日,36氪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了「WISE2020新经济之王大会——崛起与回归」。本次大会是WISE大会的第八届,2020年也是36氪成立的第十年。在新资本分会场,我们以「穿越季候风——金钱涌向哪里」为主题,邀请众多走在行业前沿的大咖们,与我们一起用审慎的眼光回顾新资本十年,从发展的角度探讨新资本的机遇与未来。

在新资本分会场,加华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宋向前先生以“巨浪下的宏观变局,浪潮里的中国消费”为主题,分享了加华资本作为消费领域专业的投资机构,对中国消费投资基本理念和逻辑。

加华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宋向前先生

以下是宋向前先生的演讲实录,经36氪整理编辑:

宋向前:大家好,谢谢36氪,谢谢大家抽出宝贵的时间,我也希望我这个分享能对大家有所启发。

加华资本致力于中国消费的投资已经第14个年头了,我们非常专注在这个赛道,作为消费领域专业的投资机构,我们也形成了对中国消费投资基本理念和逻辑,希望跟大家做一些分享。

首先解读今天的主题——巨浪下的宏观变局,浪潮里的中国消费。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未来的二十年中国将迎来消费服务崛起的超级浪潮。在这样的产业环境和时代背景下,中国一定会诞生非常多千亿乃至万亿市值的公司。最近大家都看到了,一瓶小酱油贵过中国石油,上市的一瓶水也贵过了中国石油。海天酱油是6000个亿,农夫山泉接近5000个亿,一个中国家家户户厨房里的益海嘉里也超过4000亿,一个做中式连锁火锅的海底捞也将近3000亿。中国消费,未来一定会出现一大批在生活场景中间涌现出来的行业冠军、头部企业。

宏观上我们压力是挺大的,我没有刚才在座各位母基金老总们那么乐观。中国的环境其实是比较麻烦的。2015年我们就提出了经济下行、新常态,提到今天为止,长期经济下行大概率仍然是结构性的趋势,短期不可能得到好转。300万亿的银行总资产,200万亿的MR,广义货币总量,只有100万亿的GDP,全世界独一无二。从2008年之后走到今天我们的经济增长基本上是货币乘数的作为,我们经济结构其实不太好的,整个社会的宏观总负载是非常高的,大概在260%。

为什么呢?过去的中国经济增长靠的是债务,粗放型的要素投放导致大量债务的堆积,及其根本还是信贷货币的作用。但是企业,特别是实业的回报率不太好。2015年之后,整个实业是空转的,金融资源全部去到了金融体系,市场玩家玩的主要是套利。

但大规模套利的环境下,加华资本是独树一帜的。我们全力以赴要支持中国民营经济、支持实业。实业的机遇是结构性的,整体回报率赶不上金融,我想试问一下大家有多少人愿意做实业呢?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就是因为实业的回报率偏低,所有的资源、人才、技术、能力都向泛金融体系倾斜。所以我们看到,中国30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获得了A股近4000家上市公司近50%的利润。银行本质上是一个服务业,不应该取得如此高的利润,但是反而是银行获得了巨额的利润。所以银行利润高,实业能好吗?这是中国经济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如果这个结构不调整,中国经济未来的长期稳健发展可能会面临更大挑战。所以总理才在今年提出来,银行业要向实业让利一万亿,让利不是利润的利,因为金融让不起一万亿的利润,这个利更多是利益的利。通过各种方法,金融体系向实业减负让利,真正为实业赋能。坦率地说,实业不好,金融也好不了。

中国的宏观环境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好,我们经济结构的问题是深层次的,调整的难度非常高。外国的问题我不讲了,中国人都是中美关系专家。大家有一个共识,就是中国当前面临的外部环境很恶劣。因此我们必须要拉动内需,只有内需能够救中国。但是内需需要什么呢?我个人感觉,落实内需政策还要靠国民收入倍增,人均可支配收入不上来,内需也是拉不上来的,最终是需要老百姓花钱、需要有购买力,没有购买力的内需也就是讲讲而已。老百姓都没钱,我们靠什么拉动内需?大家钱包都很紧,现有车贷房贷,90后、00后压力非常大。为什么大家每天刷抖音、快手、B站,因为大家觉得生活不是那么美好。90后、00后的压力已经非常大了,他们基本上住不进四环以内。经济是流动的,但是经济阶层一旦被固化,收入一旦被锁定,社会逐渐卡顿,各个层面的社会变革就发生。

首先回顾2020年,逢庚子必有大变,1840、1900、1960到2020都是庚子年。1840是鸦片战争,1900八国联军进北京,1960三年自然灾害,2020新冠疫情。管理不确定性非常重要,人的一生大概率是由于不确定性决定的,确定性的事情非常少,管理不确定性决定了你的能力和水平。

第二,世界与个体,世界是魔幻般的,个体是非常脆弱的。我不是个科技派,我认为大家可能都高估了科技的力量。从工业文明以来,人类也就200多年的历史,看看人类浩瀚的文明历程,不要说上下五千年,三千年的历史中间人类面临了多少苦难。2020年面对一个单细胞的病毒,我们都搞不定,它轻轻松松让全世界70亿人口被迫锁在家里。大家因此才知道,这场疫情就像一场感冒,感冒是治不好的,就靠你身体的抵抗力。因此人类是脆弱的,一个单细胞生物就可以让我们面临分崩离析,科技的力量可能真的被高估了。

俄罗斯有个著名的数学家和经济学家叫康德拉季耶夫,他说人类的文明科学进步来自于康波周期。大概60年到80年,人类大工业文明发展到今天第七次康波周期之间,为什么我们的股市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就不好?为什么说我们的资金市场和利率市场进入了全球负利率时代?负利率是个很大的问题,全世界主要的经济体基本都是负利率,中国实际利率也是负的。在日本、挪威、瑞典、丹麦,大家大概是要交3%到5%给银行,银行帮你管理资金。利率为负说明货币是没有实际价值了,存钱存的越久你的利率就会越高,所以你会看到债券市场、银行市场,看到长期、短期利率是倒挂的,这说明人类的科技进步和生产力发展到了一个瓶颈期,有没有跳跃式的价格跃升、人类文明和技术的跃升,几乎决定了人能不能走出今天的困境,走向未来。

我们今天走到了第六次、第七次康波周期的尾端,我也看到了第五代互联网、人工智能, 5G可能带来的新变化,基因工程等也可能会带来人类巨大文明的跃升,改变整个人类的生活。人类会沿袭过去的发展进程,从蒸汽机时代走到电力时代,走到信息时代。与此同时,在不确定性的世界中,我们人类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我不反对科技,我觉得科技一定会改变人类,但是我做比较踏实的事,因为消费这个事儿跟随你的一生,所有的一切都归于消费,无论科技怎么表达,最终还是为满足人的消费和需求。

下面我们聊聊商业与投资,如何在败局中寻找破局之机。我认为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疫苗也是一场战争。它相当于军备竞赛,谁先发明了疫苗谁的确定性更高,谁的负作用就越小;同时谁能大规模量产疫苗,谁就取得了抗击疫情、率先走出负面影响的先机。中国在抗疫中的表现确实很不错,。昨天大家看到成都一个小姑娘传播了4000多个人,指数级的增长,但是中国依然能控制住,这也体现出国家体制的强大之处。

未来我们能不能利用体制优势,集中精力办好大事、选择好对方向,对中国的未来非常关键。所以,对于当前大力提倡的内循环,我个人想补充一句话,与其讲经济的内循环怎么做、讲十四五规划、讲2035的远景,还不如多讲讲中国特别需要的、未来五年乃至十年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这才是政府乃至社会直接应该要集中精力关注的。只有这个能成功,中国未来的消费服务内循环才能真正被启动起来。

因此最关键是——找到确定。美国大选落幕了,一个美利坚两个合众国,不能讲谁赢谁输,美国的样态决定了任何一种真正利于家国的体制,都有合理存在的价值。我也不喜欢特朗普,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承认,特朗普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世界,特别显著的是改变了中美关系。如果特朗普上台,他虽然疯狂但还算疯得明白,你至少能看到他有多疯。但是拜登上台就很难说。理论上美国是很强大的,迄今为止在半个世纪之内,我预言也没有人能够挑战他。但78岁的老人来管理这个世界,是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在这个不确定性下世界怎么被管理,如何找到其中的“确定性”,是我们个人、国家、企业很重要的选项。

找确定的过程中,必然会引发企业估值逻辑的改变。为什么会有6000亿的海天味业,5000亿的农夫山泉,4000亿的益海嘉里,3000亿的海底捞?因为所有的资源都会加速向头部集中。因此我们加华资本的投资策略也很简单,绑定头部、投资头部,发现中国中间具有高速成长和规模性的企业。我个人认为,在中国做早期是非常难的,我很羡慕做早期的人,我没有这个勇气也没有这个智慧。另一个角度说,中国中后期企业的确定性很强,头部集中、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强者恒强是未来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

关于注册制改革,我也写过一篇文章。我认为中国从来没有要素级的市场改革。金融这一行我干了25年,上市全是审批制。审批制意味着有非常高的交易成本,但是注册制正式施行之后期限大大缩短,认真经营的企业都可以上市,无论大小。这次制度改革,让中国的企业家终于有了一次平等竞争的机会,平等参与资本市场、参与要素融资的机会,所以我认为这对于所有致力于投资的企业家和投资者,是历史性的机遇——春天来了。我干了25年,终于觉得这个职业开始变得堂堂正正,而不是过去的鬼鬼祟祟、投机倒把。

我投资的企业,全部都是与民生相关的、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因为我玩不起To B的生意,我更不敢玩To G的生意,我只敢投资老百姓的生意。所以消费和服务业魅力无穷,因为它是不用求人的,不用找市长只需要找市场、找老百姓。   投资机构的核心能力和估值体系在这样的环境下,急需重构,作为投资人,我么也需要重新理解这个世界。最近新势力造车这个价格上天了,一个小小的特斯拉颠覆了所有燃油车,全世界上最贵的燃油车,所以世界的逻辑正在变化,估值体系也随之而变。如何修正估值体系、重新认识商业社会,认识商业逻辑和商业成长的动力,对于投资机构和创业者而言异常重要。我觉得套利的时代随着注册制的改革一去不复返,中国最后需要的投资机构是深耕市场、专注产业,对产业有深度理解的、投资研究能力特别强大的公司才有可能活下去。

我认为未来中国的投资机构90%会消亡,因为很多借势上升的投资机构都是套利的,没有投研,没有产业理解,没有投后服务。因此产业思维和市场出清是必然,不光是出清企业,也出清投资机构,甚至出清LP。

加华资本的确定性还有一点,就是我们相信创造价值才能分享价值。我们投了很多头部企业,这些企业普遍都不缺钱。大家经常问我,宋总你是怎么搞定这些公司的,我说不存在搞定和被搞定的关系,主要还是欣赏和被欣赏的关系、需要和被需要的关系,你要创造价值才能分享价值,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对于很多投资机构而言,投资组合里的公司可能名录说说不全,更别说投后服务了,所以投资就变成了一个简单的交易动作本身。我们加华资本成立了13年多,我们投资了不到30个公司,但是各个都是行业冠军。

所以我们在消费赛道上精耕细作做,是由于对产业的深度理解,我个人对此也非常自信。我们在投后管理花的时间确实很多,我们也确确实实用心在做,“将心注入”是最重要的。我相信专业成就价值,我也相信一万小时理论,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太难的事情,关键是你花了多少精力,用了多少时间,才能得到了多少收获。大家小时候都看过一篇著名的文章《卖油翁》——“无他,手熟尔”。

所以在定位头部的投资策略下,我们必须要深度服务、要有产业思维,这才是投资行业的核心逻辑否则以后所有投资机构都是一样的,分不清谁好谁坏,大家都是套利逻辑。大家都知道复利的力量,但是我们加华资本有押注复利的勇气。所以我们投得精准也出手坚决,我们不投3000万、5000万,因为我们相信如果一个公司值得你投入3000万、5000万,它就必须值得你投资3个亿、5个亿,否则你一分钱都应该给他。在我们公司,你是要被逼着向上跳的,去碰触那些最高的山峰。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这是我从业25年的经验——越难的公司利润越高,越不缺钱的公司利润越高。我就是投不缺钱的、有能力的头部企业,押注时间的力量。如果一个公司能够在10年保持20%的复利增长,加上资本市场的市场力量,回报起步都在10倍以上,年化收益率一定超过50%,但是谁有这样的勇气敢去押注复利呢?复利和长期主义都被说烂了,但是我试问一下在中国环境中有几个人真正相信长期主义、用实际行动去践行复利效应呢?没有,少之又少。

宏观格局依然是动荡的,我觉得人事物都自有其存在的逻辑,身为投资人,每个人也都有不同的投资逻辑和理念。更重要的是,每一个投资机构都要形成自己的投资节奏和投资风格。天下的事儿都是多元化构成的,自己的风格和节奏是一个投资机构能活下去最重要的武器。加华资本是很有风格的,我们经常讲我们不是投资基金,我们就是个消费产业的专业服务机构。因为我们以赋能的力量来服务企业,以深度服务企业为荣。

最后我有十个字送给大家,这也是加华资本的思想和追求,——投人以资本,渡己以心诚。“利他”是干好投资最独门的法宝,谢谢大家。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中国石油

农夫山泉

海天

海底捞

得到

润越

浪潮

快手

小酱油

特斯拉

发现中国

浩瀚

好投资

新常态

中间人

拜登

下一篇

中国所有的生意都值得从头再做一遍,但不是所有的行业都割一遍。

2020-12-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