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钱消灾”到“自产自销”,起底删帖产业链演变史

Alter2020-12-17
解决“有偿删帖”,从严抓“黑公关”开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lter聊科技”(ID:spnews),作者 米线,编辑 胖爷。36氪经授权发布。

原本凭借协助商家打造口碑盈利的从业者,逐渐形成了相关服务的“资源整合”,提供有偿删稿到有偿发黑稿的“一条龙”黑色产业链服务。

曾几何时,“有偿删帖”这个在阴影中的产业是商家和名人眼中的“救命稻草”,只要付费打点,便能挽救他们于名誉崩盘和不实指控之中。而“网络水军”更是业界“心照不宣”的造势工具,从早期的社区、社交平台到近年的短视频平台,可以说有需要造口碑的地方,就不乏“网络水军”的身影。

然而随着相关产业演化,部分产业从业者显然并不满足于仅仅凭借“单一业务”盈利。

原本凭借协助商家打造口碑盈利的从业者,逐渐形成了相关服务的“资源整合”,招募大量“网络水军”,提供从有偿删稿到有偿发黑稿的“一条龙”黑色产业链服务。

01 黑公关遇上有记忆的互联网

产业链从业人员收到幕后金主的需求后,便会着手策划话题、制造热度,同时向外围的网络水军、枪手、雇佣媒体购买流量,通过“网络打手”推高事情热度。

在相关竞争对手出现负面消息时进行快速高频扩散,并透过断章取义、看图说故事等方式编造不实谣言,以协助幕后金主达到打击竞争对手的目的。相关产业链迅速攻陷各类社交媒体及电商平台评论区,成为了部分幕后金主讨伐竞对的“左膀右臂”。

依托网络媒体及社交平台作为载体的网络黑公关攻击,以其较大的信息容量、快速的传播速度、广泛的辐射范围及较低的成本等特点,深受部分幕后操盘手欢迎。

在纸媒当道及网络自媒体尚未兴起的年代,企业或者名人在遭遇不实报道时,尚有所谓的“黄金24或者48小时”,由公关团队或是当事人与发文媒体进行澄清沟通。在如今手机成为大众基本信息工具的时代,随着互联网科技的飞速发展以及自媒体的快速崛起蓬勃,几乎人人都可以成为自媒体。

在此背景下,网络黑公关攻击内容对于被攻击者而言,几乎再无在网络上完全澄清或在全部媒体平台申诉撤稿的可能性。一旦不实言论在各个媒体平台铺开,消息会迅速遭到各路媒体及网民“搬运”转发。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这句话对于遭遇黑公关的企业或者个人而言,不仅代表需要承受当下舆情的风口浪尖,更可能是长达数年甚至十数年的反复鞭笞。

2019年8月,美团安全事务部联动江苏、山东等地公安机关,打击多起捏造事实恶意抹黑美团及美团CEO王兴的黑公关刑事案件,共抓获犯罪嫌疑人十余人并采取刑事拘留、批准逮捕等刑事强制措施,部分涉案网站已经被关闭。

幕后黑手以“逼走优质商户,迎来黑餐厅,美团拼“下半场”有绝招”、“如何管理被裁员工负面情绪?美团:全部裁掉”等为题,对美团进行商业端恶意抹黑。尽管美团多番澄清,但时至今日,相关报道仍能在网络上被轻易搜索到。

据美团公布的调证材料显示,黑公关有着多种价码:标题涉及美团CEO王兴的黑稿每篇收费200元,转发稿件每篇收费50元,标题含有美团的文章每篇收费仅为20元。

知名短视频博主李子柒也曾多次惨遭黑公关毒手,不仅多次被营销号或者网络水军在社交媒体上造谣其已婚,甚至造谣其“老公”是世界首富及某上海影视传媒公司董事长,直指其为插足他人感情的“小三”。

甚至有人以一张模糊不清的老妇图片,指李子柒院子里的瓜果蔬菜均非李子柒亲自打理,镜头下便全部交由其相依为命的年迈奶奶打理等,含沙射影暗指李子柒虐待家中老人、镜头前全是做戏,完全罔顾偌大的院子根本不可能由李子柒将近80岁的奶奶独自完成打理的事实。

也有营销号以“李子柒做炸牛奶能吃?看清无滤镜下食物,难怪奶奶一口不吃!”为题,用网络图片捏造李子柒没有在镜头前做过的食物—“炸牛奶”卖相令人毫无食欲,以“佐证”李子柒是演员、厨艺欠佳等。

据网上报道,李子柒家的住址曾多次被无良营销号作为吸引流量的话题。作为四川绵阳人的李子柒,被所谓媒体独家“曝光”的住址几乎“覆盖”绵阳各个地方。早年时,随着李子柒家住址被越来越多无良媒体深挖,引来了许多人频繁上门打扰老人,甚至还偷摸在其家里安装了窃听器、监视器,迫使李子柒不得不搬离原本居住的地方。

02 被动接单不如“自产自销”

食髓知味的产业链从业人员很快便发现,对比起被动接收网络水军正面造势业务需求,精准拿捏商家及名人对于负面新闻敏感度的黑公关业务,显然更有利可图。

除了付费删帖业务,部分从业者甚至生成了“新变现玩法”--自己撰写发布恶意稿件,再找到相应的商家或名人,抑或隐藏身份,或者与公关公司联手,表示可以提供有偿删稿服务,抑或直接亮明所谓的“媒体”身份索要钱财,明晃晃地利用网络信息传播漏洞。

事实上,这场新型的“自产自销”型删帖产业链闹剧中,不少名人及商家均深受其害,在奋力解释澄清仍然无济于事后,很多均选择了无奈妥协,权当“花钱消灾”。然而,相关从业者也并非“无往而不利”,当他们的敲诈意图遇上性情耿直或对相关产业链变相勒索不胜其扰的名人,不仅无法索要到钱财,更是被对方直接曝光甚至起诉。

2020年9月,艺人张馨予发微博称某营销号先是刊发了关于她的恶意内容,再发私信至其工作室,索要删帖费用300元。张馨予工作室在向对方提出删除相关恶意内容不果后,决定提告。张馨予后再发博揭露,现在部分营销号媒体的套路是两头赚钱,一头收人钱发黑稿,另一头收人钱删稿,毫无职业操守可言。

前不久,演员黄晓明在接受采访时,也自称被“黑怕了”,并表示行业内的一些"没有良心"的大V通过发布关于他的不实报道来讹诈钱财。这些所谓大V用无中生有的“黑料”赚取流量,赢得粉丝关注,再要求明星花钱“摆平”。黄晓明称如今他将不再纵容这些勒索,称“越是惯着,他们只会越加放肆”,并呼吁大众不要盲目跟风。

就连知名编剧于正也曾经在去年于微博发文揭秘所谓“有偿删帖”的黑产业链,博文中于正直指部分营销号在明星陷入负面事件时,主动写发所谓“黑稿”,并上门找明星索要删稿费用或者日后“购入”一篇他们的文章。

03 解决“有偿删帖”从严抓“黑公关”起

11月5日,国家网信办决定,从当日开始开展为期2个月的网络“有偿删帖”问题专项整治。重点清理“招募水军”、“删除差评”、“负面优化”等推广信息及相关虚假谣言信息;集中处置参与有偿删帖的自媒体账号、批量转发虚假信息的“水军”账号;整治打着舆论监督名义敲诈勒索,及放任“有偿删帖”信息发布传播的网站平台。

不论是以网络水军发布推广信息或者散布谣言,抑或收费删帖删差评,无可否认均属于违法违规行为。

有偿删稿产业影响了新闻的公正性,妨碍公众对于热点事件及人物相关消息的知情权,剥削了公众自行判断事件真相的权利。然而,当网络水军或者黑公关无底线地发布虚假消息,蚕食公众注意力及舆论主导权,以致网络水军找上门索要删稿费用的行为犹存,就有商家及名人铤而走险选择“花钱消灾”的可能性。

事实上,无论是张馨予、黄晓明、李子柒或者是大小商家名人,面对这些纷纷扰扰砸向自己的谣言,无论是隐忍、在遭遇“自产自销”类删稿勒索时“花钱消灾”,甚或直接曝光对方进行反击或提告,都属于无可奈何之举。

而对于此类“黑公关”攻击,即便是头部明星和品牌厂家,也难以抵抗四方八面不知从何而来的暗箭伤人,更遑论是没有公关团队的小商家和个人。

清朗的网络空间是社会大众共同的诉求。除了利用网络信息传播漏洞变相实施敲诈的“有偿删帖”黑产业链应该尽快被叫停,与之相辅相成的“黑公关”产业链也急需加强管控。

只有从源头上解决“黑公关”恶意造谣,才能真正更好地保障网络空间上消息的准确性。商家及名人不再为了被恶意造谣勒索奔走付费,能够将精力与资本集中在提供更好的产品和作品上,而背后作恶的推手也难以找到与之配合的团伙。

也只有这样,一些有价值的、值得大众关注的报道,才能更好地被呈现到大众眼前,真正发挥监督及传播的用途。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100多年前尼古拉·特斯拉的构想迎来了新的曙光。

2020-12-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