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院线公司的生意愈发难做了

镜像娱乐 · 2020-12-17
流媒体的崛起,为院线企业带来了新的发展难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作者:梁嘉烈,编辑:于华东,36氪经授权发布。

日前,泰禾影城在全国各地的23家影院已经全部暂停营业,多数消费者也都发现自己在泰禾影城所购买的电影票,因影院场次取消无法正常观影。

从2017年首家影院落地北京立水桥至今,泰禾影城迈入院线市场仅三年时间。三年里,泰禾影城虽已从北京走向全国市场,但面临疫情的冲击,这家尚且年轻的院线公司并没有展现出过强的抗风险能力,而如今自顾不暇的泰禾系,也难以为自身的影视业务持续“输血”。

生存难,是今年所有院线公司都在面临的难题,开年至今,万达电影金逸影视、横店影视、幸福蓝海、上海电影等9家院线企业的净利润亏损累计已超45亿元。从2020年三季报来看,院线公司的拐点仍未出现。

面对疫情的冲击,万达电影、金逸影视、横店影视这些老牌院线企业的自保能力显然更强,因为在院线市场近几年的急速变革下,它们很早之前便开始了多元化布局。不过,疫情后流媒体平台在电影行业话语权的提升,又为这些尚未完全走出寒冬的院线企业带来了新的发展难题。

全年票房不足3700万,泰禾系“输血”中断

虽然今日才登上微博热搜,但早在12月初,泰禾影城就已经大面积关店。据证券日报报道,月初全国各地多家泰禾影城已经暂停营业,当时仅上海泰禾巨幕影城还在正常经营,不过据该影城员工透露:“我们现在是国管影城,不是泰禾的了。”

当时,外界有“北京泰禾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或将解散,多地泰禾影城已经通知员工”的传闻,对此泰禾影城给出的回应是:“因公司经营战略调整暂停营业。”北京泰禾影视文化正是泰禾系各地影院管理公司的控股方。

泰禾影城之所以全面关店,大概率是因经营难以为继。拓普电影智库的数据显示,2018年泰禾影城合计收获5483万元票房,位列各大影投第120名;2019年,泰禾影城累计票房升至1.34亿元,位列影投票房榜第57位。但2020年以来,泰禾影城总票房尚不足3700万,这自然无法支撑全国23家影院的正常运转。

天眼查信息来看,如今北京泰禾影视文化涉及诉讼达到了27起,其中33.3%的涉案案由为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在泰禾影视的业务中,泰禾影城一直是重中之重,不难推测,这些合同纠纷或多与影城业务相关。

受疫情影响,上半年电影院几乎均处于歇业状态,这是今年多数影院经营难的根本原因,但在7月份全国低风险地区影院恢复开放后,猫眼数据显示,直至国庆档全国已有1.06万家影院复工,虽然档期票房和八天内观影人次皆较去年有不同幅度的下滑,但却创下了国庆档历史第二高票房成绩。

在院线已经告别“至暗时刻”,甚至将迎来又一个黄金期贺岁档时,泰禾影城却倒下了,这不仅源于北京泰禾影视公司自身的资金链断裂,也在于其背后的泰禾系如今正深陷困境中,难以为旗下影视业务持续输血。

2016年年底成立后,北京泰禾影视公司开始涉足广告宣传、影片发售、影片播映等业务。2017年泰禾影视在北京立水桥正式开了第一家影城,之后便快速从北京向深圳、杭州、西安、泉州等一二线城市拓展院线布局,这个扩张速度不可谓不快。况且,泰禾影城主打的一直是“影院+”模式,其北京立水桥店便集影院、书吧、儿童乐园等于一体,这种“影城+”模式对资金投入规模的要求无疑更高。

因此,从2017年至今,泰禾影城的扩张或一直在依赖泰禾系的输血,但如今泰禾系颇有自顾不暇之意。今年前三季度,泰禾集团的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分别下滑了86%和193%,截至2020年三季报公布日,泰禾集团已期满未偿还贷款额度为487.1亿人民币,为了还清巨额债务,今年泰禾集团已经陆续出让了集团旗下多家公司的股权,今年3月25日至9月27日,泰禾集团出让股票价格溢价增资高达125.87亿人民币。

过去几年,泰禾集团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同时,布局了商业、医疗、文化、教育、影视等诸多领域,“泰禾+”战略也成为了集团高层在公开场合多次强调的重心。不过,以如今的经营现状来看,泰禾系的“文娱梦”颇有难以为继之意,其影城业务大概率将被质押或出售。

多元化业务布局,提升了头部院线的抗风险能力

不仅是泰禾影城经营不佳,2020年前三季度,万达电影、金逸影视、横店影视、幸福蓝海、上海电影等9家院线企业的净利润都处于亏损状态,累计亏损已超45亿元。

2020年前三个季度,万达电影全年营业总收入为32.14亿,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2亿;金逸影视营业总收入为2.2亿,净利润为-4.07亿;横店影视营业总收入为3.99亿,净利润为-3.68亿;幸福蓝海营业总收入为2.17亿,净利润为-2.74亿。行至第三季度,各家依然没有从亏损状态中走出。

万达电影第三季度财报

从2020年三季报来看,万达电影、金逸影视、横店影视、幸福蓝海几家院线企业的现金流皆为正向,四家数额分别为3555万、7947万、63万、1.1亿,其中万达电影、金逸影视、横店影视的现金流虽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但下滑幅度都控制在100%之内。这些头部院线企业在市场深耕多年,业务布局也更为多元化,因此抗风险能力较高。

以万达电影为例,2019年上半年,观影业务为其贡献了61.56%的营收,2020年同期这个比重下滑到了27.02%,院线营收缩水下,万达电影的电视剧制作发行及相关业务、游戏制作及发行相关业务的营收较去年有了大幅度提升,合计为其贡献了35.64%的营收。报告期内,万达电影子公司新媒诚品主导或参与出品的《暮白首》《怪你过分美丽》等多部剧集上线播出。

虽然过去几年多数头部院线企业都处于积极扩张中,但随着院线市场的饱和,单票利润下滑和客流量下滑的趋势依然无法避免。因此,近几年,头部院线企业都在加速自身的多元化业务布局,如向电影产业链上游渗透和泛娱乐领域延伸,以提升自身的市场竞争力。2018年时,万达电影通过重大资产重组将电视剧、游戏纳入了业务版块,并提出了影剧互动、影游联动的目标。

万达不是个例。2017年上市之前,横店影视前三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81亿元、21.13亿元、22.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265.39万元、3.27亿元、3.05亿元,虽然都处于增长趋势,但其院线放映业务的增长速度并不稳定,况且当时在院线市场份额上,其也难以与万达院线、中影星美大地院线等抗衡。

因此上市之后,横店影视加速了向电影产业链上游扩张的速度。2017年之前,横店影视参投的影片仅《摆渡人》一部,但在2017年至2020年,横店影视参与的项目达到了66部,其中包括了《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飞驰人生》《我和我的祖国》《少年的你》等多部档期头部影片。虽之前在多数项目中都为联合出品方,但近一两年,横店影视担任出品的作品数量正在慢慢提升。

受近几年院线市场经营成本提升、竞争压力增大、回本周期拉长等一系列因素影响,疫情开始前不少中小型院线企业就已经处于连年亏损状态了,疫情无疑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相比之下,疫情之前头部院线企业或基于整个院线市场发展的大环境,或基于实现自身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做出的多元化布局,加固了它们在此次疫情中的抗风险能力。

不过,虽然万达电影、金逸影视、横店影视等头部院线影企抵御住了今年最大“黑天鹅”的强力冲击,但疫情之后,业内对院线市场的重新审视,也在下一阶段对它们提出了更高的发展要求。

流媒体权重上升后,院线加速“内容+渠道”的闭环构建

下一阶段,院线最大的对手之一便是流媒体。

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论坛上,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傅若清谈到华夏电影在疫情期间的思索时表示:“未来除了线下、影院的电影发行之外,我们将大踏步地推进线上电影的发行工作。”

不止是华夏电影,今年阿里文娱电影内容战略发布会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文娱电影业务负责人李捷也表示,今后阿里不会强行区分自己的电影是院线还是网络,他认为让影片在最合适的渠道上映便是最好的。

“比方说《茉莉》它视觉效果非常好,所以可能会上院线。我们拍的电影是根据它的内容和用户匹配度来选择渠道的。可能一部电影拍出来后,我会直接让它走网络,也可能我们原计划是拍一个网络电影,但拍完后发现它适合院线,就会在院线发。”

此外,李捷提出未来衡量头部电影的标准不应该只有票房,今后灯塔专业版的战报将公布每部电影的有效观影人次,同时优酷电影也会从版权采买、网络分帐、用户付费分帐等全面推动网络电影的商业模式。

由此可见,如今行业各大电影公司对网络发行都更为重视了,也都较为看好其未来的发展。

虽然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凭借放映设备技术、设施及服务的优势,影院终端为观众带来的观影感受无法被流媒体所取代,观众的现场体验式观影习惯也不会有较大的改变,但流媒体的权重正在逐渐提升,是不争的事实。

疫情开始后,徐峥执导的《囧妈》率先在网络平台独家播出,影片《大赢家》也迅速跟进,后《春潮》又在爱奇艺以付费点播的形式上映,这些都在影响着传统电影的发行体系。虽是被疫情倒逼所致,但如《春潮》的探索确实为国内文艺片找到了一个盈利新思路:艺术院线尚未发展起来,上线流媒体平台不失为一个更好的选择。

未来一段时间内,国内或许仍是如《春潮》这种在院线市场缺乏竞争力的中小体量影片更为青睐流媒体平台,但在全球范围内,流媒体渠道和院线渠道的融合速度远比想象中快。月初,华纳传媒便宣布,2021年所有新电影将在院线和网络同时上映,华纳媒体首席执行官杰森基拉尔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正是疫情促使公司做出这一决定。

后疫情时代,随着优爱腾等平台对在线观影投资布局的加速,流媒体也将逐渐发展为电影投资重要的回报窗口,届时,流媒体与院线将呈双线发展趋势。流媒体的崛起,势必会影响到院线原有的“奶酪”,在此背景下,院线公司只有未雨绸缪,才能在面对流媒体时拥有足够的竞争力。

从各大院线企业的财报来看,优化现有终端来提升终端质量及市场份额、加速开拓线上营销模式、发力私人影院建设、突破“影院+品牌”及“影院+衍生品”常规模式等皆是它们针对疫情冲击做出的应对策略。同时,加大在影视行业的内容投资,也是多家院线企业的共同方向。

日前,横店影视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现金方式收购“横店影视制作”及“横店影业”10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横店影视将进行资源整合,自下而上渗透向影视全产业链,形成涵盖影视投资、制作、发行、放映等业务在内的产业闭环,实现“内容+渠道”全方位发展。这无疑是横店影视“向上游拓展”战略的一次深化。

此外,万达电影在2020年的半年度财报中提出,将继续着力开发优质影视剧项目,加强各业务版块整合。金逸影视也表示,将持续聚焦影视投资机会,拓展利润增长机会。

诚然,做院线和做内容的底层逻辑是各不相同的,一个公司的内容生态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建成的,但发力内容,院线企业的优势便在于自己的终端渠道。如果能走通从渠道到内容的产业闭环,那院线企业便能以更高的上限应对电影产业的结构性调整。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万达电影

金逸影视

泰禾集团

幸福蓝海

爱奇艺

天眼查

阿里巴巴

优酷

微博

一根稻草

数影

优爱

海行

大地院线

中影星美

微信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