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处罚和敲打社区团购,两只靴子同时落地

一千二百字 · 2020-12-16
这之间有没有关联?会给行业带来什么改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千二百字”(ID:word1200),作者:keykey7,36氪经授权发布。

这就产生了一个疑问:两件事之间有没有关联性?

反垄断处罚针对的是阿里巴巴阅文集团丰巢,实施主体是具有执法权的市场监管总局;敲打社区团购针对的是一批知名互联网大厂,实施主体是具有监督权的舆论喉舌。再从时间上看,政治局会议对明年经济定调在先,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随后反垄断处罚应声落地;而撰文敲打社区团购还要更早一些。

可以说,这两件事在逻辑上没有什么关联性,但因为结果都针对互联网公司,所以市场看法反映在这些公司的股价上,透露出悲观色彩:互联网的“春天”是不是结束了?

如果不孤立看待这两件事,反垄断处罚这些年一直没断过,只是对象没有这次受关注,不是VIE架构的公司;而这几年喉舌也曾接连针对“e洗车”O2O、共享单车、银行等发出过“单靠烧钱烧不出未来”“不计成本扩张怎能骑远?”“移动支付大规模烧钱真有效果吗?”等声音。

大概率上,反垄断处罚这次不是走过场,后续应该还会开罚单,并购成瘾的互联网资本会首当其冲,针对京东7亿美元入股兴盛优选的审批可以作为一个走向参考;社区团购也不会被一棍子打死,但资本理性化,监管介入是有可能的。

针对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调查这个事,美国也在做,前不久还在国会报告中建议对苹果、亚马逊、谷歌、Facebook这四家公司进行分拆。但考虑到相关法律的重新修订耗时漫长等因素,这四家的股价仍然涨势凶猛。最近企业级市场上Salesforce大手笔并购即时消息平台Slack,也处于正常进展中。

国内的反垄断考虑到更复杂的宏观背景,这里不做深入分析。把讨论重点放在互联网公司身上,他们是不是要抢菜贩的生意?是不是缺乏社会责任感,只会逐利?是不是会因自身过大而“做恶”?

现在网络舆论把马斯克放火箭与国内互联网公司卖白菜放在一起对比,拷问后者是否应感到羞愧。其实,中国出不了马斯克这么疯狂的人,全世界也只有这么一个,这一点可以从《硅谷钢铁侠》一书对他童年成长经历的描述中做判断。如果非要扯在一块比,可以往回追溯400年五月花号抵达北美开始比。换句话说,没有可比性。

而且这也不是道德层面的事。创建一家商业公司,首要的是先为股东创造价值,然后才是承担社会责任,这个过程必然会衍生出纳税、就业、竞争、淘汰。造火箭可以被拔高到火星移民、缓解地球危机的人类繁衍层面,互联网卖白菜怎么就成了不给菜贩留活路的勾当了?

去年高速公路撤销省级收费站,涉及部分人员的转岗或再就业问题。一位30多岁的收费站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说,“我收了十几年费,除了收费,我什么都不会干。”以前我们有一个印象,收费站工作是香饽饽,应届生托关系、挤破头想往里扎。但客观说,未来这个活儿难道不能让机器干吗?撤站的目的是用技术手段提高通行效率,在更先进的生产力面前,总会产生被淘汰的。马斯克的自动驾驶和自动化工厂,同样引来了美国汽车协会、卡车司机在特斯拉公司前拉横幅抗议。

与收费站相比,菜贩是大众认知中的弱势群体,对他们生计的关注更容易唤起舆论共鸣。菜贩是中间商,是一种职业,他们的收益产生于消费者的菜价里;超市也是中间商,各种商品进驻都要缴纳进场费;现在互联网巨头想借社区团购成为最大的那个中间商,把小角色都挤掉,和前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还是有的。社区团购的先行者是湖南的兴盛优选,它脱胎于当地的连锁便利店芙蓉兴盛,连锁便利在生存压力下找到了一条出路,用先收集需求,再向上游集中采购,最后让消费者自提的创新模式,解决了生鲜库存问题。它能在湖南做得风生水起,说明在消费者端和生产端是创造了价值的。疫情放大了这种模式的价值,才吸引了巨头重金围剿,下场分田。这样一个区域性可行的模式被巨头拿去放在全国真能跑通吗?那可不一定。这不是单靠钱解决的事。你能像在超市和菜场里那样挑新鲜的叶子吗?你能自提到新鲜的活鱼活虾吗?

但是,这种反向定制采购模式是可以提升流通效率的。美国冷链方案供应商Carrier集团CEO David Gitlin在云计算会议场合说,全球每天生产出来的食物有三分之一从未被消费过,这个数字导致每9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是饿着肚子去睡觉的。这说明,自然损耗、浪费、供需不匹配的过量生产等现象十分严重。这些损耗成本就有可能被加进菜价里。

David Gitlin

如果社区团购能够通过数字化方式缓解损耗问题,以集约化提升流通效率,降低终端价格(不是通过疯狂补贴),甚至设想一下,未来再往上游溯源以完善食品安全、农药标准等,岂不是好事?这个实现过程难道不需要技术创新?

但这里有个问题,互联网已经玩惯了先疯狂烧钱挤走对手,再提价收割的路数,打车、外卖都可以这么玩,笑到最后的平台享有佣金的定价权。但生鲜买菜不一样,它是民生根基,是高频刚需,打车和外卖算不上普遍刚需,没有民生商品的意义。如果互联网买菜也走这条路,胜出一两个寡头,怎么保证它不“做恶”,不滥用对上下游的定价权?

一个普遍认知是,在美国吃蔬菜比在中国要贵不少,当地肉价甚至比菜价还便宜。这是为什么?一方面,种植业比养殖业更复杂,更难流水线化,美国农业已经高度产业化、机械化,但仍离不开人工作业,农民的人力成本高,且蔬菜运输储存易损耗,菜就贵,而肉类的生产、冷链运输单位成本更低;另一方面也和寡头因素有关,几个巨头掌控着蔬菜水果的流通市场。

单就这一点看,社区团购如果出现一两个垄断平台,的确是有这方面潜在风险的。资本在这个领域的无序扩张应该受到监管。那么,开篇提到的反垄断处罚与敲打社区团购,两者之间是不是又存在一定的关联性呢?

卖白菜与“科技的星辰大海”并不矛盾。设想,我正要着饭呢,你走过来说,你该使用可降解餐具,建议吃低碳的人造肉,我是不是想跟你同归于尽?一个人讲环保当然没错,那是吃饱了之后的事。反过来,如果发展尚处于比较低效率的阶段,到处充满机会和空子,互联网扛着技术武器,过早进入这样一片开阔地,行业中没有传统势力可以对抗,互联网是不是会捡那些来钱最快的柿子捏?如果卖白菜能够获取垄断利润,为什么要去研究火箭?

抛开环境谈道德,并不公平。但先吃饱饭的巨头,应该承担更多的表率责任,建立边界意识和回馈意识,因为国内的土壤曾给了互联网公司最好的发展环境。

现在,监管通过接二连三的组合拳已经放出信号,仰仗互联网对经济的贡献,鼓励互联网朝硬科技的方向发展,去破解“卡脖子”的难题。不管社区团购和资本该不该被网友喷,这将来也会成为国内互联网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1
1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兴盛优选

比菜价

阿里巴巴

丰巢

京东

E洗车

阅文集团

星移

特斯拉

芙蓉兴盛

微信

下一篇

“细胞治疗、基因治疗是未来生物医药最有潜力的细分方向,CDMO企业是对这个细分行业起到了战略支撑作用。”

2020-12-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