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打假人王海:先把罗永浩这事“打死”,整天打辛巴已疲劳了

极点商业 · 2020-12-16
王海与罗永浩的交锋,才刚刚开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点商业”(ID:jdsy2020),作者 刘珊珊,编辑 朱珠。36氪经授权发布。

在辛巴“假燕窝事件”公开道歉,承诺赔偿6000多万,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辛巴公司介入调查之后,有“职业打假第一人”之称的王海,将矛头对准了罗永浩。

12月13日开始,王海连续在微博发文,对罗永浩直播间带货的“邓特艾克(Dentyl Active)”品牌漱口水,“效果用洗牙视频表现,涉嫌虚假宣传,要求退一赔三起步价500元。”

对王海上述质疑,罗永浩“所在朋友”直播间也进行了一一回应,称这段“洗牙视频”是“种草姐”制作或剪辑的,不是罗永浩直播中的内容,已经通过微博私信联系种草姐,要求其删除侵权内容,并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这种回应是相当拙劣可笑的。”12月14日晚10点,王海在电话中对“极点商业”表示,罗永浩所谓的严谨态度、严格把关、法务团队都是空话套话大话。“直接把麦凯莱的报关单晒出来最有说服力,看看报关单是不是也进口了65万瓶?”

“先把罗永浩这个事情给‘打死’。”电话中,王海如此表示,“已经通过12315举报,稍后也会将品牌方与罗永浩一起告上法庭,要求罗永浩承担连带责任。”

至于将矛头对准罗永浩的原因,王海的说法是:“整天打辛巴,我们和外界都已经疲劳了。只是调剂一下外界的关注,直播带货假象太多,打谁都是打。”

“从罗永浩性格来看,与王海之间的交锋,好戏才刚刚开始。”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表示,期待罗永浩来一场与王海之间的PK直播。

从最新情况来看,王海似乎已占据了更多上风。12月15日,罗永浩通过个人微博转发、公众号等渠道发布声明,承认其11月28日在“交个朋友直播间”销售的“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部分送检后鉴定为非羊毛制品。

01 先把罗永浩这个事情“打死”?

目前,罗永浩直播带货的这款漱口水宣传微博已经被删除,无法查看。罗永浩方也并未作出新的回应。

针对邓特艾克(Dentyl Active)漱口水产品,王海和罗永浩两方的针锋相对,主要围绕三个方向展开,一是该款产品中的视频效果是否涉嫌虚假宣传;二是其品牌是否“假洋鬼子”;三是代言邓特艾克漱口水的人是不是演员。

针对罗永浩回应的“非直播间视频内容”第一点,王海表示,“罗永浩甩锅不专业。”他表示,所有虚假视频链接都直接指向邓特艾克旗舰店,其性质属于邓特艾克的企业行为——发布虚假广告,而且是已经发布了很长时间。“罗永浩代言商品要有义务去约束如何使用自己的形象、名称、肖像。”

不过,也有律师表示,就代言人注意义务来看,如果确属他人侵权而不是罗永浩进行的虚假宣传,则罗永浩无责。

第二点争议的关键在于厂址和商标。罗永浩此前的回应是,制造邓特艾克漱口水的派瑞(Perirpoducts)公司原本是一家英国私营公司,20年来致力于生产和销售口腔护理产品,目前已被收购并入英国上市公司Venture Life。麦凯来的报关单可以证明邓特艾克漱口水是英国进口商品。

王海对此称,派瑞公司制造是谎言。派瑞公司没有生产工厂,标注的所谓代工厂D.D.D.LIMITED正忙着破产。而所谓英国上市公司Venture Life,根据他的查询结果来看只是一家小微企业。“证明在英国生产很简单,直接上英国工厂生产的照片和视频。”

对于商标,英国知识产权局官网显示,“DENTYL ACTIVE”商标早在2009年12月就被提交申请,2010年1月注册,商标所有人是VentureLife Group Plc。

中国商标网则显示,“DENTYL ACTIVE”商标最早申请收文是2017年10月20日,由麦凯莱科技所得,2020年1月初申请商标转让,目前所有人为派瑞公司。“邓特艾克”中文商标申请时间同样是2017年10月,为深圳麦凯莱所有。该公司商标数量2508件,其中不乏国外商标。根据《北京时间财经》报道,不排除该公司为专门注册商标做倒买倒卖生意的公司。

至于第三点,王海称,罗永浩回应中的演员冒充科学家说法是欺诈行为,这不仅需要退一赔三起步价500元,还需要罗永浩向消费者公开道歉。这种甩锅涉嫌抄袭耐克,“我举报耐克宣传篮球鞋两个气垫实际上只有一个,耐克就是解释说用错了宣传材料。那不照样罚款487万?”

相关数据显示,自2020年4月1日,罗永浩进行首次直播带货以来,截至目前,“交个朋友”直播间累计GMV已经接近20亿元。该款产品之外,王海是否还会针对罗永浩带货的其他产品进行质疑?

王海对此说法是:“一件件来,先把这个事情‘打死’。”

在王海看来,自己和“罗永浩”早已多次结怨,并且都赢得了胜利。2014年,王海发微博称,罗永浩公司鼓吹锤子手机是全球第二属于欺诈,是没有事实依据的欺诈行为。2015年,“全球第二好用的智能手机”广告语被原工商局判定违规,禁止发布。2018年,王海又在微博举报锤子“幻灯片工作效率提高1400%”未标数据来源,虚假宣传。”

02 审美疲劳,暂时放过辛巴

不过,也不少网友对王海的“打假罗永浩”表达了不同看法,表示从目前提供的信息来看,似乎并没有太多有力的证据。

对此,王海如是对“极点商业”反问:“如果我们没有掌握内幕,那么敢口气这么强硬打假罗永浩吗?25年来我们打假谁打错了?”

幸巴“假燕窝”事件后,围绕直播带货售假、造假的话题成为关注话题。王海称,之所以针对罗永浩,是因为“持续打假辛巴之后,包括团队内部、外界关注,都已审美疲劳。”

不过,这并不代表,王海就放弃了继续“打假辛巴带货假燕窝”,他表示只是“暂时放过”,并且已接到不少消费者的委托诉讼,目前具体情况在保密阶段,暂时不方便透露。

如果从最新消息来看,王海对罗永浩的“打假”似乎已占了一定上风——11月28日,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直播间”销售了“皮尔卡丹”品牌的羊毛衫,有消费者在收到货后怀疑衣服不是纯羊毛,而是假冒伪劣产品。12月15日,罗永浩发布声明承认,其11月28日在“交个朋友直播间”销售的“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部分送检后鉴定为非羊毛制品。

在声明中,“交个朋友”表示,在与供货方达成合作前,按照正规流程签署了完备的法律协议及合同,也检查了各种证书,但产品还是出了问题。

“将马上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告中同时称,作为该产品的代理销售方,在向供货方维权索赔的同时,“即刻起,马上联系所有购买该产品的消费者,代为进行三倍赔付。”

罗永浩主动承认“羊毛衫售假”,这是王海所希望看到的“助攻”——至少从网友评论来看,对他的支持多了一些。“事实证明,罗永浩没有选品,法务审核都发现不了假文件。”他说。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王海就一定会赢得“打假辛巴”、“打假罗永浩”的最终胜利。

根据不完全统计,自1995年,王海在北京隆福大厦购买12副假冒索尼耳机,索取双倍赔偿最终获得成功,成为《消法》施行以来第一个依据该法第49条主张双倍赔偿的人以来,王海开始从事打假行业已25年,发起了2000多件打假行动,结局各不相同,总体来看败多胜少,也有许多是在庭下和解后,没了下文。

职业打假人王海

业内普遍认为,王海称得上开辟了中国的职业打假行业。所谓职业打假,也就是利用法律维权,通过知假、买假等手段,来实现盈利的人。

从1996年成立第一家打假公司到现在,王海已有4家专业打假公司,公司主要经营“帮消费者维权打假、知假买假、替企业打假”等三种业务。

“业务量最大的还是知假买假,但营业主要来源、利润贡献最高的,目前仍是替企业打假。”王海称。根据媒体此前报道,王海一单企业打假收入在30万,总计年收入在百万到千万之间。不过,这个数据并未得到王海承认。

王海称,对于辛巴、罗永浩的打假,就属于“帮消费者维权打假”,其商业模式是,“委托我们深圳律师团队起诉要求退一赔三,索赔部分五五分成。”

最多时,他的打假团队有200多人,但出于各方面风险控制的考虑,目前已经精简到只有10多人。“都是北京、深圳等地,合作多年的律师。”

对王海的看法,多年来如同对罗永浩一样,褒贬不一。有支持的消费者将其视作“打假英雄”,也有人认为,这种以盈利为目的的打假行为,是投机者针对企业的恶意敲诈。

不过,王海对这些评价从不在乎。他说,自己的最新计划是,把帮助消费者集体维权的打假,发展成为一个常态化事情来做——并不局限于直播带货,“25年打假以来,没有什么记忆最深刻的事情。大家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质疑精神,比如罗永浩,其人设并非就不能被质疑。”

由此看来,王海与罗永浩的交锋,或许才刚刚开始。

+1
2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来自智研咨询的数据显示,2019年,电商代运营产业交易规模为14076亿。

2020-12-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