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反垄断:屠龙少年,你休想变成恶龙

格隆汇2020-12-16
贪婪的资本会被关进笼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格隆汇APP”(ID:hkguruclub),作者 墨羽枫香,36氪经授权发布。

风云突变

双11前夕,市场监管总局打响了反垄断第一枪——出台《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而在此几天前,27家互联网企业参加了三部门联合召开的规范线上经济秩序行政指导会。

对此,港股资本市场反应剧烈,几大互联网巨头2天跌掉了2万亿,要知道去年全年中国GDP一共99万亿。

后来,一份意见征求稿似乎也没有引起更多的波澜与警示。近来1个月,社区团购的互联网巨头争夺战愈演愈烈,俨然要把菜篮子生意玩成下一个共享单车、团购外卖。

12月11日,人民日报重磅发声,直指社区团购乱象:互联网巨头们不能只低头捡六便士还要抬头看月亮,应该有更多追求、更多作为,别只惦记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

高举高打的社区团购,一下子进入了凌冽寒冬。

这并没有结束。同一天,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分析研究2021年经济工作,有两点重磅表述:

第一,会议强调,要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全面领导。要增强政治意识,善于从讲政治的高度思考和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第二,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这是最高层的经济会议,首提强化反垄断,大超市场预期,意义可谓重大。

紧接着14日,市场监管总局对三家互联网企业罚款150万元,每家50万元。虽然金额不多,但意义不小。

市场监管总局在回答记者问表示,尽管罚款额度较低,但是上述三个案件的处罚可以向社会释放加强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监管的信号,打消一些企业可能存在的侥幸和观望心理,产生相应的威慑效果。

短短1个多月,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宏观政策环境发生了巨变,有人惊呼中国互联网野蛮扩张的黄金时代就此结束。

为什么会是现在,监管层一改过往宽松监管状态?为什么高层还要强化反垄断?一些列的问题,引发了人们的热议。

为何被批?

过去多年,互联网巨头逐步涵盖了人们的衣食住行各个领域,行业增量蛋糕被吃干吃净,已经转向了激烈且残酷的存量竞争。

在过去,互联网资本瞧不上买菜生意,然而今年却是所谓的大风口,想继续玩“补贴—垄断—收割”的老套路。

但社区团购跟单车、出行不一样,这是民生重要的菜篮子工程。一旦形成寡头垄断,会有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

6亿人口,月收入不足1000元,这是当下的中国现状。如果社区团购做大做强走向垄断了,如毛细血管般分布于全国各地的成千上万的菜贩、水果店从业者面临失业风险。这显然不是国家想要的,不利于稳就业的大方针。

其次,只要让互联网巨头实现对渠道的垄断,资本扩张的本能将驱使着巨头向上下游进行蚕食。极端情况下,对于上游,依靠垄断话语权,甚至可以决定农民种什么,对于下游,甚至还能决定百姓吃什么。

一旦完成垄断,到了“收割”的阶段,可以进行提价,直接影响CPI指数,进而影响到国家的货币政策。更为重要的是,对于全国一盘棋而言,粮食安全、素菜安全、肉食安全那是立国之本。

所以,互联网资本这次染指社区团购遭遇打压与批评,源于菜篮子百姓民生领域,是不允许垄断企业出现的。这也是为什么人民日报会迅速发声批评社区团购、最高层会议强调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重要原因之一。

内循环战略

下面,我们将从宏观大局维度来看待监管层反垄断的一系列组合拳,会有一个更加直观、更为清晰的认识。

早在今年5月14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首次提出“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是高层战略决策,重点在于内循环。

怎样才能减少对于外贸的依存度,做大做强内循环呢?

其实,从2018年开始的贸易摩擦,中兴、华为、大疆、海康等众多科技公司被美国残酷打压,硬核科技被别人卡脖子,成为了亟待去弥补的科技短板。

然而我国的互联网巨头基本在做应用层、模式上的创新,在硬核、底层上的科技创新乏善可陈。对外能打的超级巨头,只有华为一家,但我国还有不少短板,仅仅依靠华为是显然不够的。就如人民日报所言,互联网巨头不仅能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创新,更能承担起推进科技创新的责任。

并且,科技创新才是未来中国经济的核心增长动力引擎。过去很多年,我们吃人口的红利,吃房地产、基建投资的红利,未来要保持高质量增长,唯有科技创新才能做大做强经济的蛋糕。

10月29日,十四五规划明确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这里用了“核心”一词,意味着未来会大力围绕“科技自立自强”总指导方针去发展。

然而,互联网平台垄断却是国内大循环的堵点。这是前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9月底的经济50人论坛研讨会上所传达的意思。另外,周小川也在不同场合直言,互联网科技巨头掌控大量数据和市场份额,形成垄断抑制公平竞争,可能对当前国家发展产生某些阻碍作用。

那么,怎么才能畅通国内大循环?十四五规划有这么一段表述:

(来源:十四五规划原文)

如果互联网资本不断染指各行各业,继续强化垄断的话,显然不利于生产生活要素的流通,不利于竞争,不利于创新,跟国家内循环战略不相符合。

加强硬核科技的创新,降低对外的依存度,对内减缓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稳就业扩收入、提振消费,才是内循环的应有之义。对内的举措,跟互联网资本垄断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

互联网资本肆意扩张,对于稳就业一点不利。周小川在一次演讲中就提到,互联网巨头的过分发展,可能引发结构性失业。

互联网巨头依靠资本、资源优势不断挤占中小企业、个体户的生存空间,会导致结构性失业的问题出来。只有限制互联网巨头垄断,激发中小企业活力,才能承接内循环下的就业目标。

另外,贫富差距拉大,不利于内循环大背景下的经济增长。一场新冠疫情下来,全球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包括中国。但富人越来越有钱,基础消费只有那么一些,对于经济增长拉动的效用太小。唯有广大的普通人民群众扩大消费,才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

过去,我们的互联网巨头享受了时代红利,本应该依靠强大的资源投入科技创新,为国家和社会做出更大贡献,然而现在却老盯着流量生意,不免让人有些失望。

所以,互联网资本的扩张一定要有边界,反垄断一系列组合拳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资本凌驾于人民之上,西方已经给出了足够的历史教训。即便是中国香港,也给了我们足够深刻的警示。过往名噪一时的亚洲四小龙之一,发展这么多年,被地产和金融资本绑得死死的,而一河之隔的深圳,依靠科技创新,从小渔村发展壮大为全国GDP第三城,把香港越甩越开。

香港还在金融地产的泥沼里不能自拔,这亦是资本不断垄断后的必然后果。为了避免重蹈过往的历史教训,强化反垄断与加强监管,成为中长远谋发展、做大内循环经济下的明智之举。

尾声

反垄断强监管之下,中国互联网野蛮生长的时代算是翻篇了。站在当下,对于投资者而言,也是真正思考互联网企业的增长逻辑有没有发生深刻变化的时候了。

过去,互联网企业盈利模式大体可以简化为:互联网总用户(14亿)*渗透率*单个用户盈利数。企业想要高增长,无非就是要提升用户数以及提升单个用户的利润水平。

但现在互联网用户数的红利吃完了,单个用户的利润水平提升却没那么容易。无他,只有去拼过往看不上、利润并不高的其它细分领域,想方设法扩大边界去增厚利润,这是背后的资本本性所决定的。

但也从侧面反应出互联网企业内生增长遇到了不小的瓶颈。而外部的宏观政策环境呢,又不允许资本无序扩张,那么业绩高速增长前景应该是遭到了不小的破坏。

当然,C端红利吃透后,可以往B端走,赋能传统行业和企业是上策,而不是老想着去颠覆,成为披着科技外衣的新的吸血鬼。越是做利于内循环战略的互联网企业,越是值得投资者期待。

孙中山先生曾说过,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如果一些心存侥幸的互联网企业继续不懂要义,逆势而动,未来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在国外,这样的案例不少。早在1911年,洛克菲勒掌托的标准石油被美国高院拆解;1999年的微软操作系统,因为垄断差一点被肢解最终接受巨额罚款;还有当今,FTC正在逼 Facebook 分拆资产,包括 whatsapp 和 instagram。

强化反垄断,制止资本的无序扩张,引导互联网资本往科技创新上去,这是监管层的本来初心。屠龙少年不应变成恶龙,这亦是我们普通人所期待的。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社区团购

华为

人民日报

值得投

第三城

微软

微信

下一篇

Fitness+订阅服务正式上线

2020-12-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