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10w,经济独立,做up主如何影响95后大学生?

36氪的朋友们2020-12-15
当代大学生up主生存状态实录。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蓝鲸浑水”(ID:hunwatermedia),采访&撰文:亦雪 Kathy,内容总策划:郭楠,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4月,B站历史上首个千万粉丝Up主诞生。

Up主“老番茄”头像上那颗挂水珠的红番茄传遍圈里圈外,它的背后,是23岁的复旦大学研究生张秋实。

2020年8月,拥有600万粉丝的B站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打印出所有粉丝的ID进行合影,飙升至微博热搜排行榜第四,它的背后,是21岁的北京邮电大学本科生何世杰。

“老番茄”和“何同学”不过是万千大学生UP主里成功出圈者的缩影。

在如今的B站用户中,大学生是最忠实的粉丝群体,同时也是高质量内容产出的主力军:他们懂自己喜欢什么,也就懂了同龄用户喜欢什么。

消费者与生产者两种角色在大学生这一群体身上实现了完美融合。

▲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大学生UP主因兴趣进入B站,抱着“佛系随缘”的心态参与其中,比起赚钱他们更爱做“自己喜欢”的视频。

他们就像一盘磁带的正反面,一面承受着学业压力通宵背书,一面对着镜头分享观点、嬉笑怒骂。这其中,有收获,有成长,也有难以评判的改变。

他们中有人做UP主年入十万,比同龄人更早实现了经济独立;有人通过B站来助力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让原创歌曲得以传播;有人因B站而接触到自媒体,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职业道路。

本期浑水联系到6位在校大学生UP主,与他们聊了聊“做UP主,如何影响了你的生活?”

当迷茫和焦虑成为大学生的常态,B站UP主这个新身份给大学生带来的,究竟是多一条选择道路的赋能助力,还是进一步增添的额外压力?

一、年入10万,经济独立的骄傲

@小C,游戏区UP主,1.4w粉 

“和别人不一样,我做视频就是为了赚钱的。”游戏区up主小C这样告诉浑水。

小C目前就读于北京某211大学的王牌专业,由于家庭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小C自进入大学以来就一直在兼职打工,努力想办法自力更生。

2019年4月,小C在B站上传了自己的第一个视频。和很多学生up主一样,起初小C只是将B站作为记录和分享生活的平台,发布的内容多为以校园生活为主题的Vlog。但很快,小C将目光转向了游戏区。

创作的转向源自一次商务合作。

“这是我的第一次视频变现,”小C回忆道,“当时是我主动去联系的这个游戏网站,提出要帮他们做推广。我跟他们说,我做这个视频可以先不收钱,最后看实际的宣传效果再决定要不要合作。”

19年6月,小C制作上传了第一个以游戏道具开箱为主题的游戏视频,这个播放量刚过1k的作品最终为广告方(某游戏抽奖平台)带来了3000+的充值量,同时也让小C获得了几百元的收入。

这次合作的成功,让本来只抱着试试看态度的小C看到了up主的商业变现潜力。

在随后到来的暑假中,小C又陆续更新了20多个视频,其中单个视频最高播放量超过15w,小C的粉丝也很快突破了万字大关,2020年疫情期间,游戏直播也成为了小C的主攻方向。

“收入的话,目前差不多每个月能有1w左右吧。”小C语气中透露出几分喜悦与骄傲。

@糖窝瓜,生活区UP主,21.3w粉

对于一直为经济问题所困扰的小C而言,做up主获得收入是化解现实压力的一剂良方;而对于生活区up主糖窝瓜来说,做视频实现经济独立则是向家人证明自我价值的一种方式。

▲UP主“糖窝瓜”

“最开始家里其实不太支持我做up主,他们觉得这会浪费时间、耽误学习。”提起家人的态度,窝瓜显得有点无奈。

窝瓜现在是复旦大学一名大三的学生,她开始接触B站主要是在进入大学以后,出于对有趣的up主们和他们作品的喜爱,以及对短视频行业的好奇,窝瓜在朋友的鼓励下也踏入了视频创作者的行列。

目前通过创作激励、广告合作等不同途径的收入,窝瓜已经基本实现了经济独立,在这个过程中家人对于她做up主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

“他们看我做视频有了一些成果,学业方面也平衡得比较好,态度也就从不支持变得相对中立了。另外因为现在做视频基本都是花自己的钱,所以也比较有底气。”窝瓜笑道。

二、万众瞩目,视线焦点的压力

当然,成名带来的不只是骄傲和喜悦,也有接踵而至的困扰和压力。

截至目前,糖窝瓜账号下已经有累计超过20w的粉丝,增长进入了平台期。但相比之前几个月流量和关注的快速上升,窝瓜坦言她更享受目前这个相对平稳的状态。

“上升期会有大量流量涌入,可能就会带来一些毫无缘由的负面评价和攻击。”说起这段经历,窝瓜的情绪有些低落,“也许是因为我确实会很在意外界对我的评价和反馈,之前有些弹幕和评论会让我感觉很受伤,相比之下我觉得现在这个状态挺好的。”

@-阿健-,知识区UP主,53.3w粉

无独有偶,另一位up主阿健也表示,随着粉丝人数越来越多,汇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更多了,自己所承载的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我曾经以为很重要的‘出名’,现在觉得反而是一种‘受罪’。”

阿健是一位活跃在知识区的up主,主要通过视频分享自己对于生活中一些事件或现象的看法、观点,目前阿健在B站已经有超过50w粉丝,单个视频最高播放量275.7万。

▲UP主“阿健”

“粉丝刚刚过万的时候还很兴奋,可能还没有体会到,”阿健告诉浑水,“但是现在每次要同时对着几十万人讲话,我害怕自己处理不好那么多的人际关系。”

在阿健制作的一个名为“up主模拟器”互动视频中,阿健罗列了一系列在成为up主的过程中可能需要面对的问题和需要进行的选择。在视频接近尾声时,阿健说道:“你发现身处流量的洪流往往会带来焦虑,这时,你才发现你要过平静安逸的生活。”

三、被更大的世界看见,也看见更大的世界

@SealWu吴一凡,音乐区,7.4w粉

“对我来说,做up主带给我最大的影响,可能就是让我的原创音乐能被更多人听见。”音乐区up主吴一凡如是说。

今年夏天,一首改编自鲁迅散文诗集《野草》的同名说唱视频登上了B站首页推荐,刷爆了公众号和朋友圈,也让更多人知道了这个在北大玩说唱的年轻人吴一凡。

其实《野草》这首歌并非在B站首发,而是吴一凡之前在其他音乐平台发布过的原创音乐作品,但当时并未真正进入大众视野。今年疫情期间,由于无端多出了很多空闲时间,吴一凡将这首歌制作成了视频,传上了B站。

“B站作为一个视频网站,它的受众和单纯的音乐爱好者相比肯定还是要更大的。”在被问及为什么《野草》能爆红出圈时,吴一凡这样回答道,“另外可能就是这首歌题材比较新颖,突破了很多人之前对说唱音乐的印象,所以也吸引了一部分原先不听说唱的观众。”

“不过我当时确实也没想到这首歌能火到这种程度。”吴一凡笑道。

▲UP主“SealWu吴一凡”

2017年9月,吴一凡上传了自己在B站的第一个视频,那是在光华的新生晚会上表演的录像。2020年6月,吴一凡带着《野草》这首歌登上了B站录制的毕业歌会的舞台,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歌曲,也为更多人送去美好的祝愿。

不过,并非每一个小众的爱好都有这样出圈的机会。

@找不到拨片的K宝,鬼畜区,4.4w粉 

“其实我一开始是做音乐区up主的。因为我自己是搞乐队玩摇滚乐的嘛,喜欢弹吉他,一开始就是单纯想把自己的音乐分享出来,让大家听到而已。”K宝这样告诉我们。

▲UP主“找不到拨片的K宝”

理想是美好的,但是很快K宝就发现自己用心制作的音乐视频播放量并不是很高。

“早期我发布的那些音乐视频,观看量少的可怜,我也没怎么把B站UP主这事儿放在心上。我自己平时也挺喜欢看B站上的鬼畜视频,就随手剪了几个,没想到它(鬼畜视频)火了。”

转型成为鬼畜搞笑up主的K宝逐渐被更多人看见,现在的他已经有了4.3w粉丝,播放量最高的视频播放数已经超过了200w。

“其实有时候想想有点不是滋味。做一个音乐视频,从写谱到练琴再到拍摄剪辑,投入的时间精力远远比剪辑一个鬼畜视频要多得多,但获得的三连和观看量却远远赶不上鬼畜视频。”

“我没有说鬼畜视频不好的意思啊!我自己也挺喜欢看鬼畜视频的!”K宝赶忙补充道,“用户想要看的和创作者想要做的,大概很难实现完全的匹配吧。”

▲UP主“找不到拨片的K宝”主页

有人跳出原来的小圈子向外探索,也有人打破了自己内心竖起的高墙,看到更大的世界。

@晓晓,学习区UP主,保密

“我其实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看B站了,但是之前不太和网上的人交流。”学习区up主晓晓说,“在做up主之后,通过网络这个媒介从很多素昧平生的朋友那里收获了感动。”

晓晓会在视频中分享一些自己高中时总结出来的学习经验和方法,在后台经常能收到观众表达感谢和关心的私信和“小作文”,这通常是晓晓作为一个up主感到最幸福的时刻。

“做up主的这段时间,让我看到一个之前没有想到的新世界。”

四、人生的分岔路口,另一条可选择的路

对于尚处于探索人生未来可能性的阶段的大学生来说,做up主有时不仅意味着一个课业之外的爱好,更有可能指向一条全新的人生道路。

@小C,游戏区UP主,1.4w粉 

“自媒体可以说是完全改变了我的职业规划吧。”认真思考后,up主小C这样说。

“我现在已经大三了,如果不是做了UP主和游戏主播,我现在肯定就在准备考研了。”说起对未来的规划,小C解释道:“因为我学的是工科专业,不读研本科毕业的话很难找到好工作。”

小C对于游戏的热爱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燃起了火花,初中时曾一度有机会进入IG打电竞,但由于当时电竞不像现在得到认可,而常被看作是不务正业。

最终小C还是放弃了电竞这条路,回到学校好好学习。而做up主的这次尝试,让小C沉寂已久的爱好又重新有了用武之地。

“做up主这段经历让我接触到更多的可能性,能让我把打游戏的特长发挥出来,而且还积累了自媒体运营的经验,同时也在这个领域里拓展了自己的人脉与资源。这一年多的时间让我发现我真的挺喜欢这一行。”

当被问及更具体的职业选择时,小C表示自己计划本科毕业后去从事媒体相关领域的工作,但应该不会全职在B站做up主和直播。

“我觉得这个还是不太稳定,做up主对内容产出的质量、速度都是有很高的持续性的要求,但我并不觉得我自己能一直在一个巅峰状态。

而且从我做游戏区UP主来讲,我的视频能不能火,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整体形势:如果这个游戏公司投入力度大、资金充足、游戏用户多,那我视频热度上升是自然而然的;但如果我玩了个小众的游戏,技术再怎么好,看的人也还是少。”

对于小C而言,游戏不仅仅是一个获得收入的手段,更是陪伴自己十数年的爱好,其中承载了许多情怀与记忆,而做up主和直播本质上还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只是恰好这个爱好也能为自己带来经济上的回报。

“一旦全职去做UP主,打游戏对我来说就成为了一个工作,它不再是单纯地取悦自己的一件事,就变味了。”

@糖窝瓜,生活区UP主,21.3w粉

在这一点上,窝瓜也有类似的体会。

“现在很多说想去做博主的人,大多数没有真正接触过这个行业。可能从外面看很光鲜、有趣又能赚钱,但是除了特别爱拍视频的人,大多数人做到一定程度之后,最开始的创作激情慢慢就被消磨掉了。”

对于未来的规划,窝瓜表示之后不会全职做视频,但会将up主作为一个稳定的副业坚持下去。

同样是为兴趣入局,阿健则对全职这件事有不同的想法。

“我以后是有考虑全职做一名up主的,”阿健说,“UP主与其他工作相比具有更多的自由性,能够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阿健-,知识区UP主,53.3w粉

对于小C所担心的内容产出的持续性和稳定性,阿健在这方面表现出更高的信心。

“就我自己来说,我还没有遇到创作瓶颈,也就是说我还有足够的内容向外输出。我会将生活中产生的各种各样的idea记录下来,大概目前积累了有两三百个,做成视频的只有不到五十个。所以我觉得如果有更加充足的时间和精力,我能够更好地将这些内容实现优质产出。”

▲UP主“阿健”主页

同时,阿健也向我们分享了他做视频以来所总结出的一些经验。

“首先是涉及到“社会痛点”的选题是很容易做出爆款的,因为有争议才会有曝光度。但同时这样的选题容易把UP主自己的人设定位得过高,长久地维系下去比较困难。

另外对于一名知识区UP主来说,内容的普适性是比较重要的,传播的知识不一定要有多与众不同,但是一定要用大家都听得懂的语言说出来。”

毫无疑问,“B站up主”为这些身处大学校园的年轻人提供了一条可以选择的新道路,但这条路究竟是否要去涉足,前方将通往何处,就像这些年轻人的未来一样,仍然留有无限可能,需要等待时间给出它的答案。

+1
1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招揽蒋尚义加盟,主要是为了帮助中芯国际在先进制程上实现突破、并且发展先进封装技术。

2020-12-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