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op与K-Pop的差距只有一个互联网吗?

日经中文网 · 2020-12-15
J-POP可以夺取亚洲娱乐界的“C位”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日经中文网,作者:日经中文网,36氪经授权发布。

韩国流行音乐(K-POP)可谓新星辈出,在全球遍地开花。但日本却很难出现火遍全球的年轻明星。由于演唱会和CD销售等传统营销在日本国内市场拥有一定规模,日本娱乐产业对线上和海外市场缺乏热情。随着人口不断减少,日本音乐市场很可能缩小。有人开始担心日本这种独特模式的发展前景。

Hey!Say!JUMP举办了线上活动

“对于想加入高质量唱跳组合的人来说,现在学习韩语是一条捷径”,日本人气组合AAA成员日高光启(SKY-HI)如此断言。他9月成立了艺人经纪和唱片公司BMSG,担任负责人兼首席执行官(CEO)。计划2021年推出一个5人男子组合,目前正在进行试演选拔。

日高光启表示,最近10年韩国的优势地位获得进一步提高。他表现出了强烈的危机感:“虽然日本可以找到有才华的人才,但是培养人才的地方很少。在音乐方面也落后于人,日本甚至会购买未被K-POP采用的歌”。

实际上在日本,新的唱跳组合活跃的情况有限。《日经娱乐!》发布的2019年演唱会“动员能力”(单场演唱会可以容纳的观众人数)的调查显示,在日本出道3年以内的歌手中,演唱会规模最大的是K-POP男团SEVENTEEN。第二名同样来自韩国,是拥有多国籍成员的女子组合TWICE。

J-POP的人气唱跳组合依然是岚和三代目J SOUL BROTHERS from EXILE TRIBE等老牌艺人。从2019年排名前50的唱跳组合“动员能力”来看,从2014年就进榜的日本团体占比6成。但K-POP的7成以上是2014年尚未出现的新势力。

在新媒体的粉丝互动方面,J-POP也不如K-POP。典型例子是日本在网络运用上的落后。

岚11月上旬在YouTube上发布了新歌MV,之后过了接近一个月播放次数才达到470万次。远远比不上一周内播放次数超过1亿的防弹少年团(BTS)。BTS于10月举办了线上演唱会,全球共有99万观众收看,历时5个小时的演出获得了超过50亿日元的销售额。BTS能够灵活运用英语、日语和韩语等,强大的语言能力也对全球粉丝群体的扩大起到了支撑作用。

受新冠疫情影响,作为音乐市场主力收益来源的现场演唱会受到巨大打击,在此背景下,K-POP积极运用网络在全球建立起了盈利渠道,J-POP与其形成对比,二者的成败一目了然。

以一直拒绝在网上刊登旗下艺人照片的杰尼斯事务所为代表,日本音乐团体的线上活动称不上活跃。12月,杰尼斯旗下组合Hey!Say!JUMP在视频平台SHOWROOM上为购买专辑的粉丝举办了直播活动,虽然风向正在转变,但仍无法在国内现有粉丝的基础上进一步“破圈”。

在女子偶像的培养方法及与粉丝的交流方面,2010年左右一跃成为国民偶像的AKB48组合产生了深远影响。作家君塚太分析指出,“K-POP卖的是舞台表演,但日本粉丝买的是去见偶像”。

握手会等以跟粉丝近距离交流为核心的营销手法在AKB48组合以外也推广开来。直到疫情前,握手会及合影等跟粉丝一对一近距离见面的活动也举办了很多场。这些内容可以跟粉丝建立牢固的关系,但对于物理距离较远的海外则少有用武之地。

由于偶像并不一定需要高水平的舞蹈和唱功,因此有时普通人参加选秀后几个月就能出道。粉丝与偶像保持密切交流的同时,也在关注着偶像的成长过程。这与K-POP需要经过数年学习后通过筛选才得能出道、以实现高水平舞台表演的模式形成对照。

政企合作也是造成日韩差距的间接原因。在韩国,1998年以后是韩国政府在主导培育内容产业。韩国内容振兴院负责指挥海外业务的开展,2020年的预算规模达到4762亿韩元,比2019年增长25%。

除了音乐以外,韩国还在培育电影及游戏等广泛的内容产业。即使在疫情之下,韩国7月也作为“在线公演制作支援事业”,在2021年预算中计入290亿韩元,并将建设国内艺人可以使用的在线公演专用摄影棚等,给予的扶持也很迅速。

而在日本,经济产业省、总务省、文化厅及内阁府等的政策分散,没有出台有效的振兴措施。虽然常有类似“酷日本”(COOL JAPAN,日本政企合作的内容出口振兴政策)这样的豪言壮语,但目前日本政府连本国内容出口额的数据都还没有统计。

日本演唱会举办方的业界团体ALL JAPAN CONCERT & LIVE ENTERTAINMENT PROMOTERS CONFERENCE的常务理事长井延裕根据其在“酷日本机构”(日本政府和民间基金海外需求开拓支援机构)待过的经验,指出:“日本有种认为本国市场很大,不用辛苦进军海外的氛围”。

在很难从日本走向世界的现实下,即使活跃在日本娱乐界也要到韩国寻找出路的艺人也越来越多。

高桥朱里作为AKB48成员参加了2018年的选秀节目《PRODUCE 48》,虽然在节目中没有实现出道,但2019年通过韩国的娱乐公司出道。还有很多艺人出身于EXILE旗下的舞蹈学校,最终在K-POP实现出道。K-POP正逐渐成为日本年轻艺人走向世界的龙门。

在日本票务网站“pia”上,韩流频道的总编浅野宗祐表示,“在市场规模上,日本被韩国赶超只是时间问题”。

日本也出现了反击的动向。LINE向HKT48和NGT48的运营公司出资,其董事舛田淳强调,本国市场的增长潜力很大,“通过线上可以进一步放大粉丝的热量”。日高光启也表示,“韩国最近10年在全球实现了增长,那日本也可以”。J-POP可以夺取亚洲娱乐界的“C位”吗?新的挑战已一步步开始,但进步的速度也很重要。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高瓴成最早且最大机构股东,创始人夫妇身家涨近500亿。

2020-12-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