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手表更新“难产”,伏笔其实数年前就已埋下

三易生活 · 2020-12-15
Wear OS如今所面对的更新难题,其实源自谷歌早期的方向性错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 三易菌,36氪经授权发布。

前段时间,我们三易生活曾经撰文称赞谷歌与三星两家厂商的智能手机在系统更新方面表现。在那个时候,谷歌刚刚完成了他们对于Pixel 2系列为期三年的系统更新承诺,为搭载骁龙835的老旗舰推送了最后一次基于Android 11的系统更新。

说实在的,能够让三年前的老机型也用上新版操作系统,谷歌的这一行为不仅是展现了他们对消费者的诚意,实际上也算是变相秀了一波技术实力。毕竟要给这么老的设备做系统适配,本身在驱动与功能层面上的优化难度也着实不低。

但是如果我们告诉大家,身为Android“亲爹”的谷歌,近日却刚刚在一次系统更新上“翻了车”,不知大家又会作何感想呢?

没错,这就是同样由谷歌亲自操刀负责更新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Wear OS。从本质上来说,Wear OS其实也算是一种“官方改版Android”,因此照理来说,Wear OS的开发进度理应与最新的Android保持同步,或者最多只会稍微迟滞一点点。但实际上,谷歌不仅放了全球用户一个“鸽子”,而且在最终的系统版本和更新内容品质上,也引发了普遍的不满。

事情的起因,则要追溯到今年8月。当时面对诸多消费者“下一次Wear OS更新何时来到”的质疑,谷歌方面给出了“秋季发布新版本”的承诺。但实际上除了一款名为Suunto 7的智能手表之外,其他同样理应由谷歌负责系统更新的Wear OS设备,在整个秋季都没有收到任何推送。

不仅如此,当所谓的“Wear OS秋季更新”在2020年12月份终于大规模发布后,怀着期待的心情安装了更新的用户惊讶地发现,这份迟到了数月的“Wear OS H-MR2”系统更新,居然还是基于2018年就发布的Android 9的一个小改版。而它实际上的更新内容更是少得可怜,以至于诸如“增加了息屏时间的设置选项”这样的功能,居然被放到了更新列表的第一位。

很显然,发布如此迟缓、版本如此落后,实质性更新又如此少的一次系统更新,很快就点燃了“谷歌手表”用户的怒火。许多人在论坛上发泄不满,并要求谷歌至少给新版Wear OS适配Android 10内核。但他们得到的回复,却是Android 10将永远不会降临Wear OS,取而代之的是“2021年的某个时候”,将会发布基于Android 11的新版Wear OS。

说实在的,如果这些Wear OS智能手表的用户中,有人使用的智能手机是谷歌Pixel系列,那么TA肯定会感到疑惑,为什么同样是由谷歌亲自负责系统维护的设备,“谷歌手表”和“谷歌手机”的待遇差别会这么大呢?

其实,这或许真不能怪谷歌现在负责给智能手表做Wear OS适配的程序员。因为“谷歌手表”系统更新的难产局面,伏笔早在2016年,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

2014年9月,摩托罗拉推出了初代Moto 360智能手表,这也是谷歌智能穿戴系统(当时还叫Android Wear)的第一次亮相。在那个时候,整个智能手表市场都处于“混沌初开”的状况,吃螃蟹的Moto 360也收到了许多媒体的好评,同时也让谷歌下定决心发展智能穿戴生态。

然而谷歌错就错在,他们误以为“智能手表”是一个完全独立于传统手表的全新事物,因此将最初一批智能手表的合作伙伴选定为三星、LG、华硕、索尼等知名手机厂商。于是乎,这些合作伙伴就端出了下面这些智能手表产品。

三星Galaxy LIve和LG G Watch

索尼SW3

华硕ZenWatch

是的,话说到这里,许多朋友可能已经明白发生什么。与当初面向消费者的谷歌眼镜失败的原因如出一辙,由智能手机厂商设计的这些智能手表产品,在造型上实在是太过科幻、太过廉价,太过不像一个正常的表了,以至于消费者对于这些早期的智能手表产品同时产生了抗拒和蔑视的心理,更导致了第一批“谷歌手表”的集体失败。

谷歌现在和阿玛尼合作的智能手表

遗憾的是,谷歌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意识到,他们需要找传统手表厂商去合作,重新设计“更像表的智能手表”。但也就是这几年的时间差,一方面导致了苹果与三星智能手表生态的彻底崛起,另一方面也使得此前专为谷歌手表提供芯片方案的高通大失所望,并明显放慢了研发新款手表芯片的节奏。

于是乎,当你审视一些2019年甚至2020年新上市,搭载Wear OS的“谷歌表”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们内置的Wear 2100/2500或者3100平台,本质上依然是基于骁龙400改造而来的一款四核处理器。而骁龙400作为2013年的智能手机方案,无论是在芯片架构(32位Cortex-A7)、制造工艺(28nm),还是实际性能上都早已过时了。

上一代的Wear3100和最新的Wear4100+的架构对比

这意味着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谷歌负责Wear OS系统更新的团队,实际上是在努力地为一款2013年就诞生的32位四核处理器设备适配新版Android。从这一点来说,如今Wear OS能够基于Android 9打造,实际上完全不能说是偷懒,而应该已经算是技术上的奇迹了。

当然,谷歌并非不知道自家智能手表体系在基础硬件规格上的落后,这也是为什么高通在2020年推出了全新、基于12nm 64位处理器Wear 4100系列智能手表平台的原因。但毕竟此前28nm的32位方案已经是“积重难返”,无论是对于如今的智能手表厂商,还是对于谷歌的工程师来说,都没法现在就立刻宣布抛弃老平台的产品。因此先拖住现有用户,等新平台的新产品逐渐铺开之后,再一次性为其适配全新的系统和功能,似乎也就成为了谷歌当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嘴上全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2020-12-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