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篇判决文书背后:特斯拉在中国惹的那些官司

36氪的朋友们 · 2020-12-14
本土力量崛起,特斯拉还能继续“真香”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周菊,36氪经授权发布。

壹 || 在庞大的诉讼文书中,经济观察报记者梳理出了几类代表性的案件。其中一种是在特斯拉数次降价的情况下,被伤害了感情的车主发起的集体维权。

贰 || 对于特斯拉大量被诉的原因,除了它本身有一些让传统汽车行业规范相左的做法外,也与其产品特性有关。在电动化竞争时代,新造车企业们正在遇到一些前所未有的挑战,包括软硬件的快速迭代,以及价格如何调整等。

特斯拉与其车主韩潮的诉讼拉锯战仍在继续。“特斯拉并不存在欺诈行为,将提起上诉,”在一审被判退一赔三后,特斯拉向外界这样回应。而韩潮则对二审依旧有十足的信心,“我相信最后结果不会有任何变化,”12月9日,韩潮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硬气地表示。

因为吿赢了特斯拉,韩潮现在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维权人。12月4日,韩潮在微博上宣布其对特斯拉的起诉胜诉。韩潮一年前购买了一辆特斯拉ModelS P8官方认证二手车,但是在用车期间发现数十种问题。心疑之下,韩潮进行了第三方检测,发现该车C柱及后翼子板存在切割焊接痕迹,是一辆事故车。韩潮由此将特斯拉告上了法庭。因为证据充分,韩潮获胜。

韩潮向记者展示了此次诉讼的判决书,法院裁定特斯拉构成欺诈,其需退还韩潮购车款37.97万元,并赔偿113.91万元,累计151.88万元。

这则案件在业内引起不小关注。自汽车“三包”实行以来,虽有“退一赔三”的案例,但是在特斯拉身上,从未出现过如此彻底的败诉。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态度一向比较傲慢,其在此前的案件中很少有败诉的情况。甚至在因断轴被中国质检部门要求召回时,该公司还在美国诉苦,声称迫于压力被迫主动召回。

尽管一审败诉,但特斯拉认为切割痕迹是否构成“结构性损伤”还有待考证。对于该切割痕迹,特斯拉表示前任车主只是出现了轻微剐蹭,但由于车为全铝车身,只能按照官方维修手册将板拆下换新的,该车并非切割车以及重大事故车。但这个理由显然不能让韩潮信服。

“不巧的是,我开的特斯拉代步车也发生了相同的剐蹭,但官方给出的修复方式为钣金喷漆,并不是一定要切割焊接,我有钣喷中心的录音可以证明。”韩潮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铝的弹性相对较差,有时确实钣金难以解决,很多时候会考虑换件。”一位旗下也在生产全铝车身产品的车企技术管理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但其同时表示,“切割维修应该算结构性损伤,车企应该考虑到这种维修方式对下一个客户的影响,卖车时理应该明示。”上述车企人士对记者表示。

由于特斯拉的上诉,该案件仍没有最终的结论。但特斯拉与众多中国车主数量众多的法律纠纷早已高频次地出现在聚光灯下。而据经济观察报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特斯拉在中国各地法院共有数百条被诉讼记录;以“特斯拉”作为直接当事人(“原告”或“被告”)进行搜索,共有252篇诉讼判决书,而特斯拉被诉和申辩的原因、理由也是五花八门。

不过,尽管一身官司,特斯拉却始终在华呈现出“债多了不愁”的姿态,其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也一路狂飙,屡创新高。

01 “迷惑行为”大赏

在上海浦东新区金桥法院接受的诉讼案中,特斯拉早已是常客。上海法院诉讼服务网的信息显示,在刚过去的11月,上海浦东新区金桥法院就处理了不少涉及特斯拉的案件,仅在11月3日一天,金桥法院第八法庭就开庭审理了7起特斯拉被诉的买卖合同纠纷。除此之外,还有另外3起特斯拉被诉案件也在11月开庭。事实上,自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落地上海浦东新区后,这就成了常态。

就金桥法院受理的这10起案件的诉讼细节,经济观察报记者尝试联系金桥法院,但截至发稿电话未能接通。不过,只要打开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与特斯拉有关的判决文书,就可以看到特斯拉一系列不同于一般车企的“迷惑行为”。

在庞大的诉讼文书中,经济观察报记者梳理出了几类代表性的案件。其中一种是在特斯拉数次降价的情况下,被伤害了感情的车主发起的集体维权。如在2019年的10月2日这一天,北京法院就公布了32条特斯拉车主与特斯拉买卖合同纠纷的民事判决书,而这些车主全部指控特斯拉快速降价涉嫌价格欺诈。

频繁调整价格是特斯拉特有的操作。资料显示,在2018年5月以来的两年多时间中,特斯拉经历了十几次调价且多数为降价,降价最高幅度达40多万元。在起诉特斯拉的原告中,不仅有个人车主,也不乏采购特斯拉后经历车型降价的公司。而对于频繁的降价,特斯拉在文书中给出的答辩是,“特斯拉作为销售者如果根据市场情况对车辆销售价格进行调整,是基于自主经营权的正常商业行为。”法院支持了这一说法。

特斯拉的另一个被诉小高峰是在今年9月左右,彼时部分车主指控在购车时特斯拉宣传车辆搭载HW3.0芯片,但拿到手却发现是HW2.5芯片,而前者在宣传中性能是后者的21倍,基于此,车主认为特斯拉存在欺诈行为。但特斯拉给出的说法是,芯片版本未能对应是因为车主在选车时没有关注车辆的芯片版本问题造成的,且芯片对车辆的使用没有影响。虽然整件事发生后,特斯拉被工信部约谈,不过车主仍以败诉收场。

除此之外,一些五花八门的理由,也出现在特斯拉被诉文书中的答辩环节。比如北京大兴人民法院今年7月16日裁判的文书显示,一位廖姓车主在2019年8月在特斯拉购买一辆全新进口Model3,但在使用过程中发现车辆方向盘不正,行驶中后门会振动等问题,且其在为车辆上临牌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车之前被上过临牌,即曾经卖给别人过。后来特斯拉才告知车主,该车在出售给他时之前已被销售过并办理过临时牌照。

对此,特斯拉解释称,因为车辆前一位意向客户对车有划痕不满意,要求换车,后续才销售给廖某,但因为上一任车主的销售人员与和廖姓车主对接的交付人员分别处于上海和北京,工作交接断档才导致了未能及时告知。最后法院判决两者的订车合同解除。

在裁决文书中,类似案例还有很多,“在维权期间,遇到了许多同路人,据我了解他们车的主要问题就是芯片以及售前欺诈等方面。”韩潮说。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提及的方面,特斯拉在中国还出现过一些较严重的安全事件和纠纷,如2016年首例自动驾驶死亡案,以及去年的车库自然事件等。而在这些事件的处理中,特斯拉始终保持着强硬的态度。

经济观察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搜索显示,在诉讼地区上,北京是重灾区,涉及97篇判决文书,其次是广东,共计69篇。不过从上海只有5篇涉及特斯拉的判决文书来看,这252起诉讼绝非特斯拉在中国涉及的所有官司的数量,据中国经济网今年8月的公开报道,上海多法院被指裁判文书大面积不公开,因此,特斯拉在中国共背了多少官司,估计只有特斯拉公司自身有准确数据。而来自四度传播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从今年9月以来的三个月多月中,国内全网涉及到特斯拉的敏感信息(负面信息为主)总计49547条。

02 本土力量崛起,真香还能继续吗?

诸多的诉讼案件显示,自2014年4月向第一批中国车主交付车辆以来,通过卖车这件事,特斯拉似乎正在将车主们“培养”成为法律达人。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特斯拉在中国的第一条诉讼是和占宝生的商标案,2014年8月,在经历了5年的互相诉讼后,占宝生和特斯拉达成了和解。

不过,对于特斯拉大量被诉的原因,除了它本身有一些让传统汽车行业规范相左的做法外,也与其产品特性有关。在电动化竞争时代,新造车企业们正在遇到一些前所未有的挑战,包括软硬件的快速迭代,以及价格如何调整等。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处理不好与客户的关系,很容易出现纠纷。如去年7月,小鹏汽车的在推出更低价位的新款车型后,也遭到了老车主的吐槽和维权,不过小鹏汽车没有效仿特斯拉,而是迅速推出了系列政策对老车主进行了安抚。

尽管大量诉讼加身,但特斯拉的销量却完全没有受此影响。数据显示,今年11月,特斯拉Model3销量暴增到21604辆,这是Model3首次突破2万辆大关。而1-11月,Model3在中国累计销量超过11万辆。特斯拉的年度销量也已经超过此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对其全年销量超10万辆的预测,上演了汽车界的“真香”定律。

特斯拉的销量增加与其国产后价格下降有密切关系。今年1月,特斯拉在上海临港超级工厂生产的Model3电动车正式对外交付。与此同时,车型价格也进一步下探。在今年国庆节期间,国产Model3标准续航升级版补贴后售价降至24.99万元,比之前直降2万多元。降价后,国产Model3的订单量大增,特斯拉10月和11月的销量也因此均出现了暴涨。

未来,特斯拉还会继续“香”下去吗?目前,与特斯拉有着较强竞争关系的蔚来汽车销量迅速提升,数据显示,蔚来汽车11月交付量达到5219辆,前11月的交付量达到36721辆,虽然与特斯拉的还有差距,但蔚来汽车的销量是在保持价格稳定的情况下实现的,据悉,蔚来的平均售价已比特斯拉高15万元。

同时应该看到,在国内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通过提升客户服务实现与客户的情感连接已经成为每个新造车企业重点发力的领域,而这也拉升了新能源汽车客户对服务的期待值。但被誉为汽车业“鲶鱼”和创新精神领袖的特斯拉,却在与车主频频发生的矛盾冲突中,正在走向这一趋势的对立面。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规则重塑或许能打开新的一片天地

2020-12-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